在今天看見明天

馬克宏的法國總統路 還有兩關卡要過

馬克宏的法國總統路 還有兩關卡要過
馬克宏雖有望自法國總統大選勝出,但若六月的國會改選,他的政黨未能取得多數席次,未來執政恐寸步難行。(圖片/Getty)

乾隆來

政治社會

1063期

2017-05-04 09:29

39歲的馬克宏,很可能成為法國二戰後最年輕、打破傳統左右政黨束縛的實權總統。但面臨極度不穩定的政府以及擺盪的民意,馬克宏的蜜月期恐怕不會太長。

法蘭西民族是個浪漫的民族,在五月七日舉行的第二輪總統選舉,法國選民用難以理解的浪漫情懷,決定他們國家的未來。

年僅三十九歲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沒有沉重的政治包袱、不被密室政治利益交換綁架。他若能順利當選,將會強化歐盟的連結,與德國總理梅克爾密切合作;對於大量的移民,馬克宏不會像他的對手勒朋(Marine Le Pen)那樣喊著要將移民趕出法國,而是以更高的政府預算來協助移民融入法國社會;還有,與他的前任歐蘭德、薩科奇完全不同之處,馬克宏高舉經濟自由的大旗,將大幅度縮減過於肥胖的社會福利補貼,重新找回經濟的活力。

但是,政治的本質從來就不是浪漫,而是現實殘酷的殺戮戰場。馬克宏所承接的法國,是個分裂的國家、是個山頭林立的政府、是個青年人口大量失業的社會、是個找不到成長動能的衰敗經濟、而且恐怖攻擊四處引爆,憤怒與不滿充斥全國,馬克宏可能淪為被老舊政治勢力綁架的傀儡,或者成為空有理想的唐吉軻德。

緊接在總統大選之後,法國將在六月十一日與十八日,舉行國會議員的全面改選,就算五月七日的第二輪投票沒有意外,馬克宏進入總統府之後,與他競爭的勒朋、費雍、梅蘭雄,外加即將卸任的歐蘭德總統,都還會在舞台上繼續與他競爭,而且在每一個馬克宏要推動的改革路上合縱連橫,逐一與他討價還價。誓言帶領法國「向前行!」(En Marche !)的馬克宏,能夠帶領千瘡百孔的法國走多遠,還是一個問號。

 

未獲絕對多數支持 首輪投票顯示 政壇四分天下


馬克宏是新世代政治人物的「極品」,不僅是顏值超高的帥哥,在學業上出類拔萃,還擁有職業鋼琴家的演奏能力;他還熱愛打拳擊、踢足球,還具有「盲測紅酒」的品酒師實力。這樣全方位的完美青年,還有一個催淚無比的浪漫愛情故事。馬克宏十五歲就愛上比他大了二十四歲的高中老師布里姬(Brigitte Trogneux),至今結婚十年,每次出門,馬克宏仍然緊緊牽著六十三歲的布里姬的手,恩愛一如初戀。

浪漫的故事說得動心,然而,馬克宏自己並沒有獲得絕對多數支持的政治實力,他的出線其實也是法國投票制度的結果。在三千六百萬投票的法國選民中,馬克宏在第一輪得到八六五萬餘票,獲得二四%的選民支持;第二名的勒朋有近七六八萬票,右派共和黨的費雍也拿了七二一萬票、左派梅蘭雄有七○六萬票,四位候選人的得票差距非常接近,馬克宏勝出只是表面,實際上法國的政壇是「四分天下」。

由於法國選舉制度只有前兩名進入第二輪投票,形成一對一對決,其他的候選人都表態支持馬克宏,才讓馬克宏取得超越勒朋的領先地位。馬克宏的「共主」地位,來自於傳統左派、右派政黨的支持,但這些老政治勢力,可以支持他,也可以隨時讓他跛腳。

 

國會恐陷癱瘓危機 成功結盟 才能不淪空殼總統


如果馬克宏在五月七日順利勝選,立刻面臨的挑戰就是六月十一日、十八日的國民議會選舉。法國國民議會有五七七席,每個選區都與總統選舉一樣,是兩輪制、第二輪一對一的對決。

法國制度與台灣有點相像,是同時具有總統與總理的「雙首長制」,總統由人民選出,具有實權,國會議員則由最大黨的領袖出任總理,形式上總統提名總理。

本屆總統歐蘭德的社會黨,在國會是最大黨,總統與總理在政治位階與政策上不會有衝突;但是如果總統與總理來自不同政黨,那就熱鬧了。

馬克宏的「向前行」政黨未曾經歷任何一次選戰,若無法在國會獲得多數席次,就必須靠政治新人與叛逃現任議員;然而,費雍領導的共和黨(右派)、與歐蘭德領導的社會黨(左派)兩大政黨雖然疲弱,卻根基穩固,即將卸任的本屆國民議會社會黨有二八○席、共和黨一九四席,已經占了五七七席之中的八二%。上一次總統選舉,勒朋雖在第一輪中獲得最高票,在隨後的國會議員選舉中,竟然只拿到了兩席。

今年六月的國會議員選舉,非常可能出現零碎不穩定的結構,四位總統候選人馬克宏、勒朋、費雍、梅蘭雄、外加即將卸任的歐蘭德總統,都將在國會擁有一定比率的議員席次。總統與總理分屬不同政黨的聯合內閣,在第五共和時期共出現三次,但每次都淪為同床異夢、寸步難行的噩夢。

最壞的情況,法國國會因此癱瘓、總統與總理對立分裂;最佳的情境,則是馬克宏的政黨取得多數,或者與其他四位之中的兩位結盟,且委以總理大位,將總統權力讓出部分,組成穩固的共治政府;另外,如果馬克宏的向前行政黨選得太差,沒拿到有影響力的席次,那麼他將淪為一上任就跛腳的空殼總統。

馬克宏在四月二十三日第一輪總統大選投票勝出,實際上受益於民意的鐘擺效應,他的對手勒朋即使有恐怖攻擊的助選,支持度卻長期困在二○%,無法突破;英倫海峽對岸的英國,主張脫歐的英國獨立黨(UKIP),在去年六月獨立公投投票後,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支持度幾乎崩盤。

 

勝選唯一利多 歐盟危機解 上演短暫甜蜜期


英國獨立黨在一五年國會大選時,獲得超過四百萬票,有一三%的選民支持;去年六月脫歐公投,支持度更向上攀升到一七%至一九%,為脫歐成功做出了重大的貢獻,但是過去半年黨內紛爭不斷,唯一的國會議員脫黨叛逃,在英國首相梅伊宣布重新大選的四月,英國獨立黨的支持度竟然只剩下六.二%。

另一方面,德國民粹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也陷入政黨內訌,四月二十三日舉行的黨代表大會,聯合主席彼得李提案主張較為溫和的路線,進入主流政府參與執政,並且淡化反猶太與種族主義的政策,卻遭到黨內極右派的否決。德國另類選擇黨曾經在地方選舉獲得超越梅克爾政黨的選票,全國民意支持度一度達一五%,但是四月底已經剩下七%,在今年九月的聯邦國會議員選舉中,面臨徹底泡沫化的危機。

馬克宏的勝出,只確認了一項利多:歐盟不會崩解,歐元不會崩潰。這是金融市場最歡迎的訊息,除此之外,他面臨的卻是非常不穩定的政府,快速擺盪的民意。法國選民雖然浪漫,但是馬克宏的蜜月期恐怕會很短,很短,很短。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法國

▲點圖放大

延伸閱讀

又飛走一隻黑天鵝!

2017-04-27

法國總統大位 將坐上39歲高富帥?

2017-03-16

民調告急 梅克爾王朝真的要掰了?

2017-02-16

歐盟會不會裂解?最關鍵的兩個女人

2016-09-15

歐盟會裂解嗎?就看明年法荷德大選

2016-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