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人越來越不愛讀書 年輕人還有未來嗎?

劉迪

國際瞭望

達志

2018-03-15 09:33

日前,某調查說半數日本大學生每日讀書時間為零。作為一名身在教學一線的教師,筆者也深感困惑。但另一方面,日本大學中,仍有大量學生發奮讀書。盡管如此,「不讀書」現象正在日本蔓延。作為一個趨勢,其原因值得探討。

上世紀90年代初的日本,人們在電車內,人手一冊。不論車廂外陽光燦爛或陰雨連綿,車廂內總是那樣靜謐,每人讀報讀書,表情優雅和藹,那種東京溫馨的「老風景」,令人懷戀。那是,我在早大讀書,每天從大學步行到JR高田馬場站,20多分鐘路程,沿途「古書屋」鱗次櫛比,但今天,書店減少,存留下來的店鋪變得破舊,被淹沒在拉面店、手機店間。

 

我教授曾說,在他們讀書時,學生每天要讀5小時書。那是一個沒有網絡,沒有電話,甚至沒有電視誘惑的時代。20年前,東京有一圖書管理員對我說,她每天讀一本書,她的讀書時間,是通勤時的2個小時。有一日本前駐中國大使,也是讀書家。他是工薪族出身,在其常年電車通勤時代,讀了幾千本書。今天的日本報刊,仍有著名企業家推薦閱讀專欄。讀這個專欄,人們發現許多企業領袖其實也是讀書家。不過,這些「讀書人」已漸漸老去。

 

時代改變,閱讀方式改變,但仍有一些閱讀者不忘最素樸的「讀書」,他們讀那些成冊的文字。每天,在東京電車中,在巴士裏,有時,我會註視那些打開書本的人,欣賞他們讀書的優雅與專註。不過,他們之中,少有青年。他們打開一本書,一行行讀下去,全神貫註。他們不看手機,免去通訊的焦慮與不安。在電子媒體世界日漸擴張的壓力下,這些讀者忠實自己,維護自己的一份奢侈,也捍衛一種神聖。

 

近代後,大學制度承載培養社會精英的使命。至今,各國學術界仍在流傳「大師」的學霸傳聞。二戰後,大學數量增多,定員增加,大學與現代工業制度同步發展,成為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社會的齒輪。在全民皆入時代,大學生們也丟失桂冠,光環不再。上述「大學生不讀書」的調查結果,恰好印證了今日大學全民皆入之後時代的印象。大眾社會崛起,取代了以往「精英社會」,這種現實導致閱讀方式發生變化。

 

一般而言,現代國家競爭力中,包括國民閱讀力。每人平均訂閱多少份報紙,每人每年閱讀多少本書,這些數據,即使在今天,日本仍領先世界。但上述調查也表明,日本年輕一代,不讀書報者大有人在。這種狀況,將讓國家文化水準受損。

 

對年輕人而言,「讀書」包括兩種類型,一是國民教育系統中的閱讀,另外一種是自由閱讀。前一種閱讀減少,將損害國民教育,後一種讀書減少,可能削弱人格、良識形成環境。一個讀書風氣熾盛的國度,必受萬邦敬慕。讀書時間減少,可能損害年輕一代的包容力,想象力。其結果,對整個民族創造力將是災難。

 

今天,來自中上層社會的名校大學生,還在讀書。他們或不打工,或雖打工但卻堅持讀書。而那些非名校生,閱讀習慣明顯不及名校。其中既有閱讀習慣問題,也有經濟問題。尤其來自下層社會的學生,父母無力支付他們的學資,而他們不但需要打工支付生活諸費,甚至也要自己負擔部分學費。

 

在日本,超長時間勞動仍十分突出。現役勞動者中的40代,恰值年富力強,本可享受閱讀,但這個群體的現狀是,每日平均工作10小時以上。現代人日益從體力勞動轉為腦力勞動,電腦作業增加,這種工作形態需要目力、精神與肌體協調,看似較體力勞動輕松,但其實深度疲勞增加。現代工作形態現狀,導致人們日益遠離閱讀。

 

日本進入高齡社會,老人減少或放棄閱讀,因為體力,目力衰退,閱讀吃力。而中年人口也面臨沈重負擔,開始遠離閱讀。據日本總務省調查,承受撫育孩童贍養老人的「雙重負擔」中年人增加。其背景源於當代日本人普遍晚婚晚育。3、40歲的社會中堅,下要照顧孩兒,上要看護臥床老人的現象十分普遍。這種現狀,導致社會中堅群體疲憊。疲憊,剝奪了日本中堅一代的閱讀。

 

今天我們是否仍要堅守「讀書」?「讀書」定義是否可以擴展?日本是漫畫大國,不但在娛樂領域,而且在許多專業領域,也有很好的漫畫,很多日本年輕人,他們知識的重要來源是漫畫。日本年輕一代,是在閱讀漫畫,遊戲中成長起來的。我也曾讀過漫畫統計學,漫畫經濟學,漫畫憲法,漫畫論語等。這種漫畫,顯然不能代替經典閱讀,教科書學習,但作為一種子文化,也有其意義。

 

當世中堅勞動者,是在遊戲、動漫、電視影響下成長的一代,他們的閱讀對象,已從「書」變為動畫、文字、聲音等綜合信息。人們獲取信息方式已從紙媒閱讀轉向視頻。    

 

今天學生想要了解亞裏士多德,馬基雅維利,不一定非要讀《政治學》《君主論》這類文字,他們可以通過網絡,閱覽有關記錄片,網絡公開課。上述調查中的「不讀書」,也許並不等於「不學習」。也許學生「閱讀」轉向網絡,轉向斷片視頻,社交媒體資料,即以閱讀紙媒為核心的學習,正在發生重大轉變。

 

即使在今天,中日社會都仍有不得踐踏文字的禁忌,這種習俗來自文字神聖時代。盡管人類讀書歷史很長,但大眾閱讀習慣的確立,卻始於近代印刷術普及。在那之前,人類獲取知識,主要依靠口口傳誦。在人類史中很長一個時期,文字十分神聖,真正可以享受讀書的人,僅限於貴族。

 

日本人漸漸遠離讀書。也許,世界上許多地方的年輕人,也在遠離讀書。技術革命,不斷改變人類閱讀歷史。今天,大學圍墻之外的變化,正在逼迫圍墻內教育方式的改變,而教育機構,似乎並未認真理解這種變化的意義,更未做好準備。

 

※本文獲劉迪教授授權,作者任教於日本杏林大學。

 

 

 

 

延伸閱讀

現在為什麼留學日本?

2018-03-15

旅遊日本豆田商店街 老謝:物價比台灣便宜!

2018-03-11

兩極化的日本服務

2018-02-13

郭台銘開粉絲專頁講人生志業 留言還抽簽名國旗帽

2019-01-31

《復仇者聯盟4》票房創紀錄 漫威英雄誰最會賺?

2019-04-2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