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紐約時報精選》不用再假裝是異性戀 這家夏令營讓跨性別孩童「揪感心」

譯者.劉華特

國際瞭望

《紐約時報》授權,By BRUCIE ROSCH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2019-05-25 11:51

<編按>《今周刊》為您精選《紐約時報》最具價值的全球時事,人文、財經、科技、進步的新聞報導,給您最快速、最前瞻的國際視野。

在月桂樹基金會(Laurel Foundation)於加州推出的夏令營中,孩子們忙著游泳、划船、健行及做手工藝,還可以選擇參加Trans 101討論課,這是個探討跨性別歷史及跨性別人權的課程。

 

這個夏令營從2017年起開辦,所有學員都是跨性別者或非常規性別者(gender nonconforming)。在許多傳統的夏令營裡,大家都一起歡樂地玩在一起,直到回到小木屋後才發現有個學員跟大家不太一樣。

 

為了針對這些小朋友的需求,近年來美國出現了許多新型態夏令營,包括為性別流動者/性別酷兒(gender-fluid)及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者(LGBTQ)的學員另外安排臥鋪。

 

美國露營協會主席兼執行長羅森堡(Tom Rosenberg)說:「年輕人可以參加學員是自己同類人的活動,是蠻有幫助的。」

 

許多傳統夏令營可能訴求對學員背景非常包容或寬容,但LGBTQ未成年人可能覺得不易融入大家,因為他們必須在男女分開的小木屋睡覺,或試圖假裝自己是異性戀,或是常規的性別者。

 

來自賓州,年僅17歲的帕瑪(Ethan Palmer)已經參加多年猶太夏令營,今年換到以LGBTQ為訴求的「燈泡夏令營」(Camp Lightbulb);這個夏令營成立於2011年,地點遍及麻州、紐約州及洛杉磯。

 

帕瑪表示自己在猶太夏令營過得很快樂,「但與大多數同伴相比,我很難跟其他人有交情。就算他們不知道我是男同性戀或根本不在乎這件事,但我還是得表現得像個十足的異性戀者,才能融入大家,我得在保有自我本色與融入大家之間,找到巧妙平衡」。

 

這就是跨性別與LGBTQ夏令營,運作方式不同於傳統夏令營的地方。

 

位於維吉尼亞州南部的夏令營Camp Quest Chesapeake,是專門設計給所有性別傾向的學員,不僅小木屋沒有區分任何性別,也沒有任何活動及課程是以性別分班,而且所有人配戴的名牌,都寫著自己選擇的暱稱。

 

創立於2008年的亞利桑納州鳳凰城夏令營Camp OUTdoors,今年夏天將接待約250名LGBTQ兒童,小木屋的分配將以學員年齡為主。Camp OUTdoors創辦人史都華(Kado Stewart)表示,目前為止家長及兒童都非常支持這種做法。

 

史都華在一封電郵中說:「傳統夏令營的活動與架構,並非針對LGBTQ族群的孩童設計。我們在規劃階段就需要考慮更多傳統夏令營無須煩心的項目,例如洗手間、更衣室、住宿分配等,這些努力都是為了要讓年輕學員們感覺到這個營隊的包容性。」

 

不過,LGBTQ孩子真的非得有自己的夏令營嗎?或是傳統夏令營可以變得更符合他們的需求?

 

吉拉德(Ann Gillard)曾任美國女童軍的夏令營事務主管,也是美國露營協會的義工,她認為上述兩種方式都需要。

 

跨性別學員在夏令營經驗中,應該擁有其他選擇。

 

吉拉德說:「對部分跨性別年輕人來說,參加一個學員都是同類的夏令營,對他們來說是個強而有力且正面積極的人生經驗。對於其他跨性別年輕人來說,重回以前參加過的夏令營、感到被接受及肯定,則是另一種的不同體驗。」

 

然而,在他們去參加傳統夏令營之前,主辦單位可能需要先做些改變,熟悉LGBTQ議題的社工人員尚恩(Kryss Shane)就經常接獲相關諮詢。

 

尚恩說明,傳統夏令營的第一步是訓練輔導員及其他工作人員,讓他們完全了解夏令營學員的性別與性向需求,並且找出在性別之外,區分輔導員及學員的其他方式。

 

北加州的猶太夏令營Camp Tawonga一直設法想在傳統管理方式中融入更多新意,今年夏天將在其中一期的營隊安排一棟全性別的小木屋,對象是五年級至七年級的學員。但若學員認為睡在單一性別的住處比較不尷尬,他們也可以選擇睡那裡。

 

Camp Tawonga執行主任賽門(Jamie Simon)說:「沒有單一的方式認定自己應該是女生、男生或任何性別,營隊歡迎所有學員都做自己,不論大家有多麼不同,只要能忠實做自己就應該感到受歡迎、被接受。」

 

賽門表示,營隊會根據所有學員表明的性別來安排床鋪。

 

有些LGBTQ學員與家長很驚喜地發現,終於有適合自己的夏令營。當羅德島州居民康寧漢(Pruett Cunningham)送兒子去燈泡夏令營時,這是他兒子第一次遇到那麼多跟他有相同經驗的人。

 

康寧漢說:「他才開始(性別)轉變,感覺很孤單,但去了那裡,他發現還有許多像自己一樣的孩子,他可以跟大家打成一片,感受到被人愛護及接受的感覺。」

 

許多曾經參加LGBTQ夏令營的人,對康寧漢的說法都感同身受。

 

加州一個LGBTQ夏令營Brave Trails在2015年成立後,16歲的洛杉磯居民潘德格雷斯(Lou Pendergrass)每年都會去參加。Brave Trails與她之前參加過的女童軍夏令營很類似,都有游泳、低繩索、健行及團體用餐等活動,但她在LGBTQ夏令營才真正感覺有了自信心。

 

她說:「我找到一個全面接納我的空間,讓我認識自己是誰。在某個角落,如果少數族群能當一次「多數人」,就算只有一次也是有幫助的,因為這能讓我們的聲音被大家聽到,當我們一大群LGBTQ夥伴聚在一起時,大家可以更了解我們的狀況。」

 

註:全文獲《紐約時報》授權,By Danielle Braff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川普手段越來越強硬 紐時專欄作家:是中國應得的

2019-05-25

紐約時報精選》開會一直打哈欠想睡覺?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2019-05-24

「我是軍人,我是同性戀」 挨過歧視與等待 她們終於可以結婚了

2019-05-24

同性結婚後配偶是否可領撫卹金?銓敘部解惑

2019-05-21

紐約時報精選》建築界巨擘貝聿銘最重視的價值:「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2019-05-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