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業績未達標、爆出醜聞還能繼續領高薪 大老闆狠撈錢的5大怪象

業績未達標、爆出醜聞還能繼續領高薪  大老闆狠撈錢的5大怪象

譯者.劉華特

國際瞭望

達志

2019-07-19 15:55

<編按>《今周刊》為您精選《紐約時報》最具價值的全球時事,人文、財經、科技、進步的新聞報導,給您最快速、最前瞻的國際視野。

要當個企業執行長,大概沒有比現在這個時候更輕鬆了。

 

美國經濟暢旺,大大提高企業營收;總統川普的減稅方案讓企業獲利進補不少;上市公司大手筆實施庫藏股,也讓股價居高不下。

 

在這些順風順水的背景下,各家企業董事會似乎還認定,執行長有能力一手創造這些成績,甚至願意拿出大把鈔票獎勵這些人。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電動車龍頭特斯拉,2018年同意給予創辦人暨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價值高達23億美元的薪酬方案。

 

根據薪酬專家估算,這不僅創下2018年美國企業執行長最高薪酬金額的記錄,也是歷來金額最高的。

 

或許這就是時勢造英雄。企業主管薪酬諮詢業者Equilar每年都為《紐約時報》調查全美最高薪的前200位企業執行長,且幾乎每年都可以看到,已經賺得荷包滿滿的這些企業領導人,下一年拿到的薪酬還更多。

 

打順風球卻坐領高薪  企業執行長還年年加薪

 

根據《紐約時報》分析,2018年堪稱是美國企業執行長的豐收年,薪酬總額中位數達到1860萬美元,比前一年高出了6.3%,也就是成長110萬美元。

 

企業執行長薪資的成長速度,幾乎比一般薪資成長速度高出一倍。在勞動市場蓬勃發展的2018年,美國民間企業上班族的平均薪水增加3.2%,也就是時薪增加84美分。

 

近年來外界一直有呼聲要抑制執行長薪酬成長過快,但這些企業領導人薪水依然快速增加。將近十年前,美國國會曾要求企業界公布執行長薪資相對員工薪資中位數的比率,並為此修法給予股東特別(但沒有強制力)的投票權。

 

另一個相關趨勢是,企業董事會在部分股東與諮詢業者的壓力下,將執行長薪資的更多環節與公司績效掛勾。

 

然而,美國企業界依然付給各位執行長更多錢、更多甜頭。

 

最會撈企業執行長排行  馬斯克名列第一

 

根據Equilar估算的最新美國企業執行長薪酬排行榜,馬斯克名列第一名,探索公司(Discovery Inc.,探索頻道的母公司)執行長扎斯拉夫(David Zaslav)以1億2950萬美元排名第二,而且馬斯克領先札斯拉夫的薪酬差距竟然超過20億美元。

 

資訊安全業者Palo Alto Networks給予新任執行長艾洛拉(Nikesh Arora)的薪酬方案為1億2500萬美元;甲骨文(Oracle)給予兩位共同執行長各1億800萬美元,給董事長艾利森(Larry Ellison)稍微多一點。

 

甲骨文兩位共同執行長之一的凱茲(Safra Catz),是2018年名單上最高薪的女性執行長,也是名單上僅僅八位女性執行長的其中一位。

 

Uber執行長柯斯洛沙希(Dara Khosrowshahi)以4530萬美元,理應排名第十位,但由於去年Uber還沒有股票上市,因此並未名列排行榜上。

 

同樣從缺的還有私募基金與避險基金的執行長,他們通常一年都可以拿到數千萬美元。

 

以下是2018年美國最高薪企業執行長排行榜的五大要點:

 

─ 執行長的薪酬條件沒有邏輯可言

 

當2018年1月特斯拉宣布給予馬斯克高達幾十億美元年薪時,當時被視為是個大膽試驗,也符合這位極有願景的創業家。當然,這麼一大筆金額看來足以滿足上帝,但整套薪酬方案的結構設計,是特斯拉必須達到非常高的目標,馬斯克才能拿到錢。

 

目前特斯拉股票市值是350億美元,若真的要讓馬斯克行使這套薪酬方案中的所有股票選擇權,特斯拉市值就得再成長18倍,達到6500億美元。

 

特斯拉發言人Kamran Mumtaz說:「馬斯克的整套薪酬方案,都直接與特斯拉及其股東的長期成功掛勾,而且他2018年績效方案中的股票,還沒有任何一點已經進到他的口袋。」

 

這套薪酬方案的結構設計,是防止馬斯克的心思跑到其他事業,例如火箭發射事業SpaceX,或是哪天他完全離開特斯拉。董事會在說明這套方案時表示,「鑒於他的其他商業興趣,希望激勵馬斯克不僅長期領導特斯拉,也要投入時間與精力這麼做」。

 

然而,在馬斯克的經營重心看似鞏固後不過幾個月,他與特斯拉都跌了一大跤。

 

特斯拉本身的生產出狀況、交車時程一延再延、高層主管接連出走、財務烏雲再度籠罩。馬斯克還在推特發文,透露準備將公司股票下市的交易案,後來被主管機關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駁斥為虛假且誤導投資人。馬斯克與特斯拉已經就這場風波與SEC和解。

 

既然如此,當初董事會為何要給馬斯克這麼多錢?

 

全球最大的機構投資人服務機構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ISS)當時曾表示,由於馬斯克已經擁有大約五分之一的特斯拉股份,他的財務利益已經與公司本身緊密結合。若特斯拉市值真的達到6500億美元,他的持股價值將超過1000億美元,因此外界不明瞭為何還要額外給他23億美元的激勵方案。

 

以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來說,他就沒有要求額外給他一大筆股票選擇權,才能激勵他把公司打造起來。

 

─ 執行長多拿更多錢,卻只是做該做的事

 

Equilar排行榜上有兩位執行長排在很前面,都是以併購案帶領公司而獲得高額薪酬,分別是影視業巨擘迪士尼的執行長艾格(Robert Iger),與電信業者T-Mobile執行長雷格爾(John Legere)。

 

不過,執行併購案可能被視為執行長核心工作一環,不值得另外拿錢。以連鎖藥局CVS為例,該公司是有對負責執行安泰保險(Aetna)併購案的幾位高層主管給予特別獎勵,但執行長Larry Merlo連一點特別獎金都沒有。

 

迪士尼執行長艾格的薪酬方案,包含了一筆額外股票,條件是完成與好萊塢巨擘21世紀福斯集團(21st Century Fox)的併購案,而且必須符合一些績效目標,Equilar估計這筆額外股票價值近7400萬美元。

 

不僅如此,去年艾格已拿到6560萬美元薪酬,若加上這筆額外股票,將可讓他進帳將近1億4000萬美元。

 

至於雷格爾領導的T-Mobile正與同業Sprint合併,他將能為此獲得3700萬美元特別購併獎金,而且就算這宗併購案最後不成,他還是拿得到這筆錢。

 

T-Mobile在股票委託書中指出,這項獎金是以股票形式發放,設計目的是激勵受贈者擴大T-Mobile股東的報酬,即使該公司最後未能與Sprint合併。

 

─ 就算爆發醜聞,執行長照樣拿錢

 

富國銀行(Wells Fargo)爆發多宗醜聞後,執行長史隆(Timothy Sloan)一直無法說服國會及主管機關已經解決問題,並於今年3月下台。

 

Equilar估計,史隆仍可以拿到價值約2400萬美元的股票;富國銀行則表示,這批股票將在未來三年給予。

 

臉書過了非常悽慘的2018年,劍橋分析醜聞暴露出該公司對用戶資料的管控很鬆散,而且在2016年大選期間俄羅斯相關人士曾在臉書有可疑活動,引發外界對於臉書極度不滿的聲浪,是大型科技業者史上少見。

 

現在臉書耗資數十億美元加強自家網路安全,主管機關加強監管也可能影響該公司好幾年。

 

然而,臉書高層主管的薪酬幾乎沒有受此影響,董事會同意給予營運長桑柏格(Sheryl Sandberg)與技術長施瑞佛(Mike Schroepfer)總共1840萬美元的股票。

 

臉書執行長薩克柏(Mark Zuckerberg)的薪酬方式則與其他高層主管不同,幾乎他所有薪資都用來支付旅行及個人維安。

 


─ 執行長的實際薪酬經常高於公司公告金額

 

Equilar是根據上市公司公開資料列出的主要薪酬數字,以估算高層主管拿到的薪酬總額,但這些只是估計值,是依據各家公司繁複計算出股票及選擇權的未來價值所得出。

 

有些股東代理服務機構的分析師則是自行計算,最後發現高層主管實際拿到的薪酬,可能遠超過上市公司宣稱的數字。

 

舉例來說,全球最大機構投資人服務機構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ISS)估計,2018年矽谷科技大廠甲骨文給予兩位共同執行長各價值2億700萬美元的股票,遠高於甲骨文股票委託書列出的1億800萬元。

 

ISS估算金額之所以有這麼大差異,有時是因為對高層主管達到績效目標的假設條件不同。

 

對此甲骨文拒絕回應。

 

當然,若自家企業的表現好到不行,高層主管最後拿到的薪酬可能遠高出原先公告的金額。

 

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的薪酬總額,在Equilar的2018年企業執行長排行榜名列第22位,他在2016年獲得的股票是價值2050萬美元。

 

這批股票的給予期間於今年1月結束,根據Equilar估算,部分因為戴蒙達到了更高的績效目標,這批股票價值其實達到了5600萬美元。

 


─ 執行長拿錢投資自家公司,還能讓公司再付錢給自己

 

資訊安全業者Palo Alto Networks執行長艾洛拉(Nikesh Arora)去年加入公司時,就自掏腰包2000萬美元買了公司股票。當企業執行長拿自己的錢投資公司股票,可以強化高層主管與股東之間的關係。

 

一個有名案例是,當戴蒙在2000年加入Bank One前,他拿出約5700萬美元買下該銀行股票,後來Bank One併入了摩根大通。

 

問題是,這個誘因在艾洛拉的案例中可能沒那麼強,因為與他2018年的薪酬總額1億2500萬美元相比,2000萬美元實在不算很大一筆錢。

 

不僅如此,Palo Alto Networks還為此給了艾洛拉一筆限制股,這是一種動用條件較多的公司股票。

 

公司發言人Ben Malloy表示,艾洛拉拿到的股票是以績效為前提,只有在股東賣股獲得大筆資金時,這批限制股才會有價值。

 

註:全文獲《紐約時報》授權,By Peter Eavi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老闆收入是你的1400倍、花9秒賺到你的年薪 大企業員工其實好心酸?

2019-07-18

「這裡錢不值錢,命也不值錢」台灣南漂博弈移工,百萬年薪背後的血淚代價

2019-07-17

「想讓父母有個家...」孝女月薪5萬,繳4萬房貸大崩潰!血淚教訓:房貸,絕不要超過月薪●●%

2019-07-16

媽媽怕累、姊姊太懶...她月薪2萬5養一家3口,每天被客人罵到生病...「寄生家人」讓全家都毀了

2019-07-12

群光員工比同業多領一倍 許崑泰:員工加薪5%,公司多20%獲利

2019-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