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紐約時報精選》以前是「愛國者」,現在卻被說「別讓李嘉誠跑了」… 中共「鬥地主」再起 最新目標為何衝他而來?

《紐約時報》授權

國際瞭望

達志、《紐約時報》授權

2019-10-15 16:04

<編按>《今周刊》為您精選《紐約時報》最具價值的全球時事,人文、財經、科技、進步的新聞報導,給您最快速、最前瞻的國際視野。

「鬥地主」是中國最流行的撲克牌遊戲之一。這個名字來自20世紀50年代,當時的中國共產黨常常用暴力手段,以人民大眾名義沒收土地所有者的財產,多達200萬人被殺。

 

香港房價怪罪房產大享

中共用這招鬥李嘉誠

 

中國政府控制下的媒體正在玩一個新的鬥地主遊戲,鬥爭的對象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主之一:91歲的香港億萬富翁李嘉誠。中國媒體認為,香港今夏的抗議活動主因房價創下天價的結果,而且,李嘉誠和其他香港房地產大亨應該對此負責。

 

「在當下的香港亂局中,不少香港年輕人把房價高、租金貴的不滿憤怒發洩到了政府頭上,他們的發洩,也許搞錯了對象。」中共的中央政法委員會在一份官方評論中寫道。

 

鬥地主的重現將共產黨對商界態度的轉變暴露無遺。香港房地產大亨們曾是北京與商界間一個心照不宣協議的最大受益者:只要他們幫助中國實現經濟夢想,把政治交給共產黨,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如今,隨中共對中國人日常生活加強控制,商業已成另一種控制工具。不夠忠誠的商業領袖,可能會突然發現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雖然香港公司在不同法律框架下營運,但它們仍靠大陸市場獲取利潤,中國官方媒體近期越來越喜歡威脅或羞辱任何擋道的商業領袖。

 

中共日益擴大的影響範圍,令人們對李嘉誠這類人,乃至香港的未來產生了疑問。李嘉誠是舊遊戲的高手,結交了北京最有權勢的領導人,同時積累了大量財富。但在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已在要求絕對忠誠,消除了香港商業曾經立足的一些灰色地帶。

 

「習近平執政風格的最大特點之一是,他對於將不同利益集團團結起來這件事並不感興趣,」香港作家、評論人梁文道說,「他看不到灰色地帶的價值,他要求絕對的忠誠。」

 

在中國大陸,中共已直接參與到一些中國最大、最成功的企業的經營活動中。

 

今年夏天,中國官員與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兩位互聯網企業家,阿里巴巴馬雲和騰訊馬化騰見面討論國有企業與兩大科技巨頭間的更深層次合作。就在兩年前,他們的公司曾投資數十億美元支持一家國有電信企業。

 

企業派駐政府代表

商人不同意就被罰

 

今年9月,中國杭州市官員說,他們將向總部設在杭州的企業高層派駐政府代表,作為政府在企業的聯絡人,這其中包括阿里巴巴。他們說,這樣做的目的是改善政府與企業之間的協調。

 

不同意這樣做的商人可能會遭到針對。

 

倡導更自由的政治和社會政策的億萬富翁、風險投資人王功權曾在2013年9月被拘留,後被關押五個月。房地產開發商任志強在社群媒體上批評了共產黨加強言論控制後,發現自己的帳號被刪除,他目前被禁止出境。

 

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北京已在香港起更直接的作用。國有媒體痛斥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等企業,因為它們的員工參與了抗議活動。據路透社報導,中國政府已敦促來自近100家中國最大國有企業的代表,要求他們增加投資,對香港的公司進行更多控制。

 

▲九月,在香港一家購物中心,抗議者歌唱抗議運動非正式頌歌《願榮光歸香港》。這座城市的商界在抗議和北京的壓制行動之間左右為難。(圖片來源: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今,政府正在把矛頭轉向香港房地產開發商。長期以來,這些開發商曾一直尋求與北京保持良好關係。今年9月,香港最大親北京政黨呼籲香港政府從房地產開發商手中收回土地,用以建造民眾負擔得起的房子。一些房地產公司已表示,它們將交回一些小塊土地,不過李嘉誠沒有公開他的打算。

 

北京對李嘉誠和其他房地產大亨的指控並非毫無根據。長期以來,香港政府與富裕的房地產開發商之間的親密關係一直受到專家的批評,他們說,這種關係加劇了香港房價過高的問題。

 

但北京高壓手段不太可能解決這個問題,儘管有政府的控制,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大陸城市都在全球最貴的房地產市場之列。控制房價的努力也不太可能滿足示威者的要求,他們正在尋求的是捍衛自己的個人權利,以對抗北京對香港日益增強的影響力。讓北京在香港經濟中起更大的作用,與抗議者的目標背道而馳。

 

李嘉誠靠敏銳政治直覺登高

昔被封愛國者今卻屢遭官媒批

 

李嘉誠透過他的基金會表示,對他的指控「毫無根據」,並說希望各方尋求對話,而不是挑起衝突,但他的發言人並沒有向記者回應。

 

中國媒體並未針對李嘉誠長子李澤鉅,李澤鉅目前負責李氏帝國的日常經營。李嘉誠的另一個兒子李澤楷則有自己的房地產和電信投資事業,在中國網民指責他的一家公司支持一名港獨歌手後,李澤楷在報紙上刊登了反對香港獨立的廣告。

 

李嘉誠職業生涯跨越了幾十年,從中可看到共產黨對商界態度發生了怎樣的改變。二戰期間,李嘉誠作為一名為了躲避日本軍隊而來到香港的貧窮難民而言,他白手起家,靠房地產、港口、電信和公用事業積累了巨大財富,欽佩他的香港人稱他為「超人」。

 

李嘉誠的政治直覺一直很強,中國官方媒體曾因他在大陸的慈善事業稱讚李嘉誠為「愛國者」。

 

他經常與過去的中國領導人見面,這些領導人急於表明他們支持新興的中國商業領袖階層。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曾兩次與李嘉誠單獨見面。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三次訪問香港時都在李嘉誠的九龍海逸君綽酒店下榻,並曾與他一起吃飯。李嘉誠也見過還是一名省級官員的習近平。

 

但就在中共開始尋求更大控制的時候,李嘉誠近年來表現了幾分獨立的傾向。

 

2013年,隨著房地產市場變得更加不確定,他的公司開始出售在大陸和香港的資產,官方媒體將他的退出描述為對中國經濟缺乏信心。兩年後,一家由中國官媒控制的智庫發表了一篇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提出由於李嘉誠通過他在中國的政治關係賺了很多錢,他應該承擔更多幫助窮人的社會責任。隨後,李嘉誠發表了一份長達三頁的聲明稱他不會撤出中國。

 

李嘉誠也曾表現出一定的政治獨立性,他沒有支持北京在2012年選擇的香港行政長官候選人,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期間,新華社曾發表一篇英文文章,批評李嘉誠「對抗議者的訴求不置可否」。

 

在最近這一輪抗議活動中,官方媒體再次稱李嘉誠態度曖昧。他在報紙上刊登的呼籲香港街頭和平的廣告,被官媒批評語氣有問題。

 

那之後,李嘉誠今年9月在香港的一次佛教活動上說,「希望年輕人能夠體諒大局,執政的亦都能夠對我們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這談不上是對抗議者的明確譴責。

 

▲由於對中國政府管理經濟的方式感到失望,陳天庸今年早些時候離開了中國,在馬爾他定居。(圖片來源:GIANNI CIPRI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企業家陳天庸說,公開對李嘉誠施壓,是一種殺一儆百的手法。今年早些時候,由於對中國政府管理經濟的方式感到失望,陳天庸離開了中國,在馬爾他定居。

 

陳天庸說,「如果他們能這麼輕易地與李嘉誠翻臉,我們這些人會是什麼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延伸閱讀

首富與皇帝的戰爭》香港4大家族3個都割地賠款...為何只有李嘉誠敢拒絕習近平?

2019-10-05

老謝:李嘉誠對香港的憂心溢於言表

2019-09-10

多家港媒刊登「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廣告 聲明反對暴力

2019-08-16

中環中心400億買家倒債 李嘉誠照樣賺

2018-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