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美大國競爭下的價值觀、台灣與香港的角色

中美大國競爭下的價值觀、台灣與香港的角色

Michael Mazza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2019-10-21 11:38

對中美關係,川普總統傾向把重點放在兩國的經濟關係,事實上在2017年底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NSS)中將中國(與俄羅斯)定位成「試圖削弱美國的安全與繁榮」並「挑戰美國的力量、影響力和利益 」,而隨後發布的《國防戰略》與《印太戰略》進一步闡釋其中一些論點。但最近發生的事點醒美方中美競爭的關鍵是價值觀競爭。

 

香港的角色

 

今年整個夏天,香港一直處於政治動盪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從要求撤回法案,逐漸升級為真普選與直接選舉。這是一個本土運動,與中國聲稱的相反,反送中運動不受美國、或其他國家的煽動與指揮。

 

川普總統將反送中運動稱為「暴動」,此舉順應習近平的定調。但與此同時,美國政界著手於一些更具建設性的行動,從魯比歐(Marco Rubio)到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參眾議員都發表支持此運動的聲明,不僅如此,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在今年八月六號的聲明中同意國會將會著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並努力維護香港的民主自由和法治。

 

這些參眾議員體認到川普政府至今未充分了解的議題:中美之間的競爭不僅僅是不同經濟體系的競爭、全球影響力的爭霸,甚至不是國際秩序的洗牌,而是自由與反自由的價值觀競爭。

 

現在這價值觀的競爭直接在香港上演,事實上不僅僅是在香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其國內更是肆無忌憚的箝制言論自由,儘管大家似乎對於中國這類暴行逐漸習以為常,但事實上中國攻擊的是自由國家最珍惜的信念。

 

不幸的是,美國因為自身優勢似乎還沒有準備全心投入這場競賽,戰術上來說如果中國外交官必須為他們慘不忍睹的人權紀錄背書,那他們在反擊美國的外交倡議或是孤立台灣的正當性就更低了。

 

台灣的角色

 

蔡英文政府與川普政府最大的不同是台灣明確認知此價值觀的競爭,在過去的兩個月蔡總統與外交部長吳釗燮頻繁的聲援香港,甚至在運動的開端發文:「我們與所有愛好自由的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在他們的臉上我們看到了對自由的渴望,並提醒我們台灣來之不易的民主制度。」,蔡總統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說時說到:「獨裁政府企圖利用民主社會的新聞自由,在我們之間挑撥對立,要讓我們懷疑我們的政治制度,好讓我們對民主失落信心。我們看到威脅正在衝擊香港,年輕人沒有管道發聲,只好走上街頭為民主自由拚搏。我們台灣人民決心和他們站在一起。」

 

事實證明,台灣在闡明威權主義與民主之間的競爭確實存在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台灣面臨著對其民主的威脅,而這威脅對自由世界來說相當陌生,因此台灣與香港站在一起將集結民主國家捍衛自由,而另一方面,身為熱愛自由的國家—美國—應首先響應,因為在自由民主的氛圍中,中國將會失去其優勢,這對美國來說也是一舉數得。

 

作者:Michael Mazza

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EI)的訪問學者,主要研究領域為亞太地區的軍事國防政策、中國軍事現代化、兩岸關係、與朝鮮半島國家安全議題,現為AEI 年度國家安全政策和戰略執行經理、GTI資深研究員。

 

譯者:李旻臻 Lilly Min-Chen Lee,現為青年外交 NGO 民主維新協會理事長。

 

原文:US-China Great Power Competition: The Role of Values, Hong Kong, and Taiwan

By: Michael Mazza/ VOL. 4, ISSUE 16/Aug 14, 2019 

延伸閱讀

兩岸關係的新戰線:宗教自由

2019-11-20

雙城異論:台灣的國際空間

2019-12-02

評估台灣:美國自由開放的印太願景

2020-01-06

試想終結「戰略模糊」

2020-06-22

為什麼《香港國安法》對台灣很重要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