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與英國石油插旗伊拉克油田

中國與英國石油插旗伊拉克油田

譯者/連育德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85期

2010-02-04 23:13

中國求石油若渴,也希望在全球頂尖石油企業中搶占席次。能幫助中國一石二鳥的,或許非伊拉克莫屬。

這可能是全球最大採油工程的開端。每天,來自英國石油(BP)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下稱中石油)的二十名工人,聚集在伊拉克南部的魯邁拉(Rumaila )油田,進行鑽油前置工作。

 

此地只見零星的棗樹與貝多因人營地,油田長五十哩,輕油儲量高達一百六十億桶,日後產量可能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加華( Ghawar )油田。

 

沙烏地阿拉伯幾十年來對油田維護有加,反觀魯邁拉油田,自七○年代後就沒確實整頓過。

 

去年伊拉克授權BP與中石油,想在七年內將魯邁拉油田日產量由一 ○ 六萬桶增至二八五萬桶。在這麼大的油田以如此速度擴產,可謂史無前例,屆時將動用數萬名工人、開鑿千口新油井,斥資達數十億美元。

 

BP持有這家合資企業三八%股權,與中方的三七%差距極小(餘由一家伊拉克企業持有)。BP甘願每桶產量僅收取兩美元,成為媒體焦點,但中方扮演的角色可能更為重要。「一個是史上能源需求成長最快速的國家,一個是擴產幅度預計史上最大的國家,中石油的加入結合了兩者。」愛丁堡石油顧問公司Wood Mackenzie的伊拉克專家Alex Munton說。

 

改變遊戲態勢

 

中國的手腳很快。中石油身為中國主要石油企業,營收逾一八八○億美元,員工一五○萬人,一年多就在伊拉克三處油田取得大筆股權。這些油田的目標產量約每日三五 ○ 萬桶,逼近中國國內產量。中國在其中兩家都是控股股東。

 

未來二十年,中石油可能在此挹注兩百多億美元,規模之大,超越海珊下台後任何一家當地業者。對中國石油產業而言,布局伊拉克足以改變遊戲態勢。任職加拿大亞伯達大學( University of Alberta )的中國 能源需求專家姜聞然說。

 

隸屬國營的中石油,一九八八年由中國石油工業部拆分,先是耕耘華北的油氣田,後拓展至祕魯、蘇丹與委內瑞拉。中石油以保守和官僚聞名,與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簡稱中海油)相較尤其明顯。後者成立於一九八二年,握有與外資合採外海油礦的授權,主管英文能力佳,多方遊歷而識多見廣。「中石油自視為石油工業部的接班。」曾任中海油法律總顧問、現為私募股權投資人的高志凱說:「行事比較正統,自認是國營單位。」

 

BP與中石油相輔相成

 

五十四歲的蔣潔敏自○四年即接掌中石油,生性寡言。但他與公司在伊拉克確實打出好牌,簽下魯邁拉油田幾個月前,就拿到中型Ahdab油田的開採權,成為少數在當地有挖採經驗的國外石油企業。蔣亦與BP執行長唐熙華( Tony Hayward ) 關係良好,後者視中石油為前進中國的跳板。

 

BP希望在各個市場都能與他們合作,倫敦Perella Weinberg Partners公司石油天然氣投資金融主管Bob Maguire 說:「在唐熙華眼中,中石油是最大的國營石油企業。」中石油婉拒評論。

 

BP與中石油相輔相成。BP取得伊拉克同意後,已研究魯邁拉油田多時,也擬出開挖計畫,而中石油則能從國家開發銀行與中國進出口銀行取得低成本貸款。「在供給吃緊的石油產業中,他們有多餘產能、鑽油台與設備,可動員在地面開採。」BP的伊拉克商務主管說。

 

布局伊拉克的關鍵,在於速度。

 

根據合約條件,BP與中石油須待擴產一成後才能獲利。中方挾其部署中亞與蘇丹的經驗,知道如何在偏遠嚴峻之處管理數千名員工、如何開採陸地油田(國內日產三三○萬桶)。中國也有建造輸油站、煉油廠和輸油管的廠商,能讓伊拉克將石油運輸到全球市場。

 

低成本優勢勝出


中國還有低成本優勢。「中國的管理與人力成本通常只有歐美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高志凱說。

 

專供石油研究的大學目前有九所,「中國人認為石油產業攸關生死,」高說。歐美的石油產業人力正快速高齡化。「分析師都說石油大廠面臨缺人問題,」位於北京的油氣獨立顧問徐小杰說:「中國則是人力過剩。」

 

耕耘伊拉克市場仍有龐大障礙,包括教派衝突、 貪汙、政權不穩等等。

 

伊拉克人可能也不樂見大批中國人進駐油田。引進低廉工程師是中國的優勢是沒錯中、印市場研究公司Rhodium Group 的業務夥伴Trevor Houser說:但也造成緊張氣氛,尚比亞就是一例,中國成為當地選戰爭鬥的原因。

 

然而,中國與中石油別無選擇。中國求石油若渴,也希望在全球的頂尖石油企業中搶占席次。能幫助中國一石二鳥的,或許非伊拉克莫屬。
(By Stanley Reed and Dexter Roberts )

 

伊拉克自家的 石油之爭

 

庫德區艾比爾市因石油產業而蓬勃發展,與巴格達的緊張氣氛也隨之高漲。

 

從巴格達到艾比爾市(Erbil)途 中,彷彿進入另一個國度,這麼說其實也對,因為艾比爾市是伊拉克半自治區庫德斯坦的首都。新建住宅向外蔓延,主要道路正在施工,準備埋入光纖纜線。市集裡有傳統農民,也有人騎車兜售手機。

 

隨著巴格達擴充石油產量,或許可從這個北方城市取經,學習如何與外資合作。庫德人2002 年起便開始發包工程給外資企業,比海珊垮台早一年。如今,加拿大 Addax Petroleum (被中國石化所購併)、挪威DNO International、土耳其Genel Enerji International 都拿到開採合約。庫德人說,日產量可由去年最高10萬桶, 到今年年底增至20萬桶,約為伊拉克目前產量的 1 成。

 

北方政局穩定,讓庫德族總統巴札尼(Massoud Barzani)與巴格達交涉石油資源時更有籌碼。伊拉克人口 290 萬人,庫德區就占近2 成,隨著 3 月全國大選在即,庫德區更公然宣揚自治主張:警方身著庫德族制服; 紅白綠的庫德國旗到處可見,就是不見伊拉克國旗;庫德區的黨派將投入選戰,但巴札尼並不參選。

 

問題在於,庫德人沒有伊拉克總 理馬利基(Nuri al-Maliki)的協助, 就無法外銷石油,因為輸外油管仍由政府所控。庫德人09 年 6 月開始對外輸出石油,但巴格達拒絕支付外資企業應享的外銷營收,聲稱巴札尼政權無權自行簽約。庫德人10 月中斷石油輸出,日產量大減至 2 萬桶。

 

庫德區大興土木、積極招商,雖廣受國內外讚許,但庫德人與阿拉伯族伊拉克人的對立仍舊是一大隱憂。 巴札尼說,位於艾比爾市東南方、石 油產量占伊拉克四分之一的吉爾庫克省(Kirkuk),應當隸屬於庫德區。

 

公投延宕了 2 年,巴札尼與馬利基在該省都部署兵力。「如果跟鄰居 動武,投資人就很難有信心。」卡爾集團(Kar Group)執行長卡林(Baz Karim)說。該公司位於艾比爾市,能源與營建合約金額達 10 億美元。

 

然而,艾比爾市仍舊洋溢著樂觀氣氛。回顧過去,80 年代數千名庫德人喪命於海珊軍隊手下,90 年代庫德區貧困潦倒,與世界脫節,與今日榮景形成天壤之別。

 

「幾年前,這裡沒錢、沒電、沒 銀行。」艾比爾市商會會長 Dara Jalil Khayat 說:「現在,我們的產業欣欣向榮。 」

 

中國石油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油價直直落!看「油神」的大預言

2014-10-09

伊拉克危機升級 中國是最大苦主

2014-07-03

十年產量倍增 全球供需將變化

2009-11-12

未來一百年不會缺油!

2010-01-14

伊拉克油田競標成效不彰

2009-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