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科技業回魂的五帖解藥

美國科技業回魂的五帖解藥
普瑞光電執行長史沃波達希望能在美國蓋廠房。

Pete Engardio,譯者/曉陽

科技

665期

2009-09-17 14:27

美國正逐步失去其在大型科技製造業的領先優勢,不過若能祭出優惠稅率、低廉貸款和工業區,或許能夠說服工廠留在美國境內。

總部設在加州太陽谷(Sunnyvale)市郊的普瑞光電(Bridgelux),希望掀起美國家用及商用照明革命。普瑞光電將擴大生產節能發光二極體(LED)晶片;為了滿足激增的訂單,該公司未來三年將斥資二.五億美元興建無塵室。問題是,廠房要設在哪裡?

 

基於種種策略考量,普瑞光電希望在美國製造,但財務現實卻指向亞洲。不僅馬來西亞、中國和新加坡等國家的稅率更低,政府優惠措施更加大方,在海外也更容易以較低成本募資;反觀美國的民間投資人不喜歡製造業,銀行放款亦近乎凍結。普瑞光電執行長史沃波達(Mark Swoboda)表示,這項決策是「本公司最艱難的考驗。」

 

拚委外 拱手讓出科技業優勢

 

不久以前,似乎沒有人介意這些公司在哪裡生產產品。反正,這幾十年來美國發明的各項產業一直外移到亞洲,像是彩色電視機、記憶晶片、個人電腦和液晶顯示器(LCD)。日本、韓國、台灣和中國投入數十億美元興建巨大廠房以量產商品化產品,美國則轉往更有利潤的領域,包括軟體、生命科學和金融服務。至於戴爾和蘋果等公司,因為專精於設計和行銷仍可賺取厚利,生產的粗活就交給海外代工廠去做。

 

如今,情況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正當美國亟需新的成長動力之際,普瑞光電等數百家最能振興美國製造業的新創公司,卻發現幾乎沒辦法在美國擴張。

 

這個問題很棘手,因為這些公司的創新產品將撼動整個產業,包括將重塑規模一千億美元的全球照明市場的LED 晶片,電力車使用的燃料電池,還有軟性顯示器和太陽能板。「這種劇烈轉變發生時,每件事都為之改變,產生新的贏家和輸家,」創投公司VantagePoint的執行長索茲曼(Alan E. Salzman)表示,該創投公司投資普瑞光電等二十二家清淨能源公司。「假如沒有一開始就加入戰局,你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所幸,美國在大部分的新興產品領域仍占有優勢。事實上,目前上市的新一波高科技產品,均源於一九六○年代納稅人投入數百億美元,由美國聯邦與大學研究室所研發出來的成果。

 

然而,除非美國製造基地可以奇蹟式的復甦,這些科學突破所創造的高報酬工作都將流向海外。這並不是因為亞洲地區的勞工低廉。不像其他移往低成本海外基地的產業,這些新興科技產品都是在高度自動化生產線上製造。問題在於美國已在大規模高科技製造業喪失優勢。

 

從國際貿易就可以看出來。哈佛商學院教授史兆威(Willy Shih)指出,二○○○年,美國高科技產品出超二九○億美元。後來因為製造業投資不足,二○○七年時已轉變為入超五四○億美元。

 

在IBM公司任職十四年,並擔任過伊士曼柯達數位消費品部門總裁的史兆威表示,美國製造業走下坡的成因「眾多、複雜,而且是長時間造成的。」二十年來毫無節制地委外給亞洲,已掏空了美國的供應商、工廠主管和技術人員人才庫。美國民間資金則不願放款給工廠和機械產業。美國《商業周刊》分析聯準會資料指出,在一九九四到九九年的繁榮時期,美國經濟大幅成長二六%,美國製造產能擴增四四%。但由二○○二到○七年,美國經濟成長一七%,產能卻只增加五%。同期間,中國的投資則暴增。

 

策略一 系統性改革企業稅率

 

最大的問題出在美國政府的政策。亞洲和歐洲國家積極吸引策略性高科技產業,提供優惠的減免稅、現金補貼、廉價貸款、低成本設施和快速審核。他們很重視這些工廠,因為它們提供廣泛的經濟刺激。除了技術性工作,它們亦帶動零件供應商、營建工程、服務業,並且創造大批工程人才,成為新產業和公司的支柱。

 

相較之下,美國對於製造業漠不關心。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在計算減稅之後,美國的公司稅率在工業化國家中仍屬最高水準。美國也不像亞洲那樣給予一些產業投資免稅。美國各州大多提供稅負優惠和財務補助以吸引大型工廠,希望由新工作帶來的所得稅作為補償。但和聯邦稅相比,州稅算是小巫見大巫,況且州政府的補貼預算極為有限。此外,在美國要兩年時間才能取得現代電子廠所需的環評、衛生和安全許可,這在科技業好像是一輩子那麼長。「華府的政客們沒有想到美國對製造業真的是很不友善,」加州聖塔克拉拉的薄膜太陽能電池廠商米亞索能(MiaSolé)執行長拉以亞表示,該公司正在考慮要把第一座大型廠房設在美國、歐洲或亞洲。

 

碟機大廠希捷科技(Seagate)前任執行長魏特金(Bill Watkins)把美國的困境形容為一家無法適應新商業模式的老公司。早年任職康諾(Conner Peripherals)和希捷的時期,魏特金在愛爾蘭、馬來西亞和中國等地設廠。去年他把希捷設在加州苗必達(Milpitas)的一千五百人廠房搬到新加坡。「其他國家甚至付錢請你創造就業,」魏特金說。「全世界正把我們生吞活剝。」

 

美國可以採取明智及大膽的政策來挽回頹勢。華府已實施一些產業計畫。例如,美國給予安裝太陽能板的家庭三成用的扣稅額,並已提撥二五○億美元的貸款擔保,以協助汽車廠商打造節能車輛。歐巴馬政府提供數十到數百億美元的扣稅和貸款額度,協助工廠生產太陽能電池和汽車鋰電池。華府也增加給予先進製造科技研發中心、小型企業育成中心,以及職能訓練的費用。歐巴馬總統並已指派督導汽車產業政策的布魯姆(Ron Bloom),擔任督導製造產業政策的新職。「我們明白製造業是美國經濟關鍵的一環,也採取堅決的手段給予支持。」國家經濟理事會副理事長法瑞爾(Diana Farrell)表示。

 

可是,迄今公布的政策都是為了因應金融危機而採取的補救措施。以個案方式給予援助,讓人有政商勾結的疑慮,也讓公務人員肩負挑選贏家的風險。況且,聯邦投資扣稅額無法媲美歐、亞提供的財務補貼。「這是有用的一步,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有系統地改革企業稅率以刺激資本投資。」華府智庫資訊科技創新基金會(ITIF)主席艾金森(Robert D. Atkinson)表示。

 

美國工業

米亞索能執行長拉以亞:「美國的政策氛圍對製造業真的很不友善。」

 

策略二 縮短研發與製造的補助失衡

 

現在有許多美國企業主管呼籲採行歐洲和亞洲培植產業的綜合方案。根據Deloitte研究與製造研究所的訪查,大約六成的北美製造業主管認為,美國競爭力在二○一二年前將進一步下降,七成七的主管認為美國需要一套策略來發展製造基地。

 

歐巴馬政府確實有介入產業的政策,例如汽車業紓困案和綠能產業補貼。但是,華府並未規畫長程產業策略,因為這不符合戰後以來美國決策者的原則,亦即將聯邦支出集中於研發,讓市場自行摸索如何將科技商業化。而且,修改稅法以優待製造業,將遭遇莫大的政治阻力。開明派往往將減稅視為公司福利,而許多保守派則主張減稅應適用於所有企業,而不是獨厚特定部門。無論如何,華府競爭力協會主席溫絲史密斯表示,美國因為「巨額研發投資與製造之間完全失衡」而陷入困境。

 

衡」而陷入困境。太陽能電池產業最能說明這種失衡。一九七○年代以來,聯邦贊助的實驗室已在太陽能電池做出許多突破。但卻是日本將面板商業化作為家庭和公司用途。中國目前主導規模三百億美元的全球太陽能產業,生產全球三五%的電池和四九%的主要原料多晶矽。美國則只生產五%的電池。許多太陽能設備是得到美國稅負優惠從中國進口的;當地因為產能過剩已造成價格大跌。

 

美國現在急起直追還來得及。雖然目前家用太陽能系統的全球需求疲弱,可是四年內預估將達到三倍。而且現在趨勢走向是薄膜電池,這是美國的強項。「美國有很大的領先機會。」全球最大薄膜電池廠第一太陽能(First Solar)執行長艾希恩(Michael J. Ahearn)表示。

 

不過,美國公司的產能大多在海外。第一太陽能今年投資十億美元將產能倍增,創造了四千份工作機會,並計畫每三個月蓋一座新廠。可是該公司八六%的產能位於德國和馬來西亞,另外一座大廠將設在法國。

 

一大理由是,歐、亞國家以保證收購價格有效地刺激國內需求。這套制度規定公營事業以高於石油發電的費率收購太陽能發電,進而確保太陽能廠會有穩定的獲利。目前美國只有幾個州要求公營事業高價收購太陽能發電,而且美國太陽能電廠的規模也小很多。「目前的需求無法在美國創造一個產業。」密西根州薄膜太陽能電池United Solar Ovonic執行長戈烏(Subhendu Gahu)表示。

 

美國工業

 

策略三 保證收購價格刺激需求

 

對於米亞索能這類新創公司,這些是很實際的考量。該公司在七月開始生產重要的太陽能零件。執行長拉以亞表示,米亞索能的強項在於其專利製程。可是,亞洲對手很快就會趕上來,所以米亞索能希望現在就擴大產能。該公司希望在九月中旬決定設立大型廠的地點。拉以亞希望是在美國,但「亞洲提供十年期稅負優惠很難讓董事會改變心意。」他說。

 

固態照明(solid-state lighting)亦足以說明「美國發明,他處工業化」的病症。美國是研究LED的佼佼者,普瑞光電就是少數的商業化LED廠商之一。這種體積小如一元硬幣的省電型LED晶片,可產生亮光以照明家庭和辦公室。現今的LED燈具很昂貴,相當於四十瓦的燈泡造價七十美元以上。普瑞光電估算,在兩年內他們可以生產出家庭常用的六十瓦燈泡,價格不到十美元。

 

可是,普瑞光電不想在中國成立大型廠房。單是大連市就有四十多家LED公司,該市並且把二十萬盞街燈改為LED,保證把當地變成一個大市場。

 

普瑞光電的美國銷售今年可望成長一倍,達到二千四百萬美元,而全球LED市場預計在三年內將達到一二○億美元。「我們現在面對的考驗是及時設立廠房,以趕上這個爆炸性的市場。」執行長史沃波達表示。普瑞光電想要先在美國蓋一座小型廠,並且在加州尋找可以改裝的老舊晶片廠,但當地的無塵室已年久失修,沒有大筆投資是無法使用的。「我們很訝異找不到可用的廠房,」史沃波達表示。「所有的無塵室都破舊不堪,房地產業主索性改裝為辦公室。」

 

策略四 提供設廠稅負減免

 

更難的是決定設立大型廠的地點。為了就近照顧公司的科學家和保護智財權,史沃波達想留在美國,但投資人對於高成本感到不滿。普瑞光電現正申請能源部的貸款,但同時也收到新加坡、中國和馬來西亞的熱情邀約。這種案例讓Palo Alto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史崔特(Robert Street)感到憂慮,他擅長的就是軟性顯示器的領域。「我們可能大量將研發輸出到亞洲。」他說。

 

美國用製造業補貼支持研發的另一個領域是車用充電式鋰電池。汽車未來趨勢已邁向電力車,培植國內電池生產商被視為拯救美國汽車產業的重要一環。八月時,美國能源部總計貸款二十四億美元給A123 Systems、EnerDel、Johnson Controls等多家公司,讓他們在中西部興建工廠。

 

可是,通用汽車早已將預定二○一○年上路的電力車Volt所用的電池,委外給南韓的LG化學生產。美國新創公司還得跟資金更加豐沛的亞洲大廠競爭,像是日商Panasonic和中國比亞迪。此外,最大的市場可能是在亞洲,因為亞洲車商已在開發電力車取得領先,當地汽油價格也很高。「這項產業不會被美國獨占。」創投公司VantagePoint的索茲曼預測。

 

華府要怎麼做才能提升製造業競爭力?政府可以替研發和商業化牽線作媒,如同之前的生技業。如果美國相信軟性顯示器、燃料電池或LED照明值得投入數百億美元的研發,就應該投入足夠的援助以支持產品開發和製造。

 

即使沒有一套指導政策,美國還是有很多方面可以著手。ITIF的艾金森表示,或許給予企業十年期的設廠稅負減免在政治上不可行,但華府可以允許投資一億美元於新高科技廠的公司,在第一年全額抵扣,而不是分十年攤提。為了創造在國內大規模生產再生能源設備的需求,美國可以對能源設備實施歐式保證收購價格制度。

 

華府可以不要把有限的資金提供給少數的幾家,而是應該提供給凡是能夠證明他們具有市場及符合特定標準的新工廠。美國也可以考慮設立一個類似美國輸出入銀行的機構,放款給企業以幫助他們履行出口訂單。

 

策略五 設定大型工業園區

 

美國甚至應該考慮套用某些新興市場的策略。史丹佛大學商學院教授李效良(Hau L. Lee)認為,美國需要鎖定特定產業的大型工業園區,像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和中國的。這些園區提供稅負減免、廉價或免費土地、勞工訓練、大量水電、以及快速審批的單一窗口。事實上,美國內政部正在規畫將西部數千英畝的聯邦土地作為十三座太陽能電廠區,並在內華達州成立特別辦事處以加速通過計畫。這些園區也可能包括太陽能設備廠。採取開發中國家的思惟,或許貶低了美國這個經濟強權。但美國製造業或許就會下降到開發中國家水準,除非轉換跑道,美國不僅無法挽回已經失去的產業,甚至可能無法推展其所投資的新產業。

延伸閱讀

太陽能龍頭廠商贏的關鍵

2009-01-15

友達推動成長的三大祕密武器

2009-08-13

小池塘釣大魚

2008-07-17

鴻海、節能、IC設計成反彈主流

2009-01-08

三大利多支撐太陽能股長線走勢

2008-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