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現有國際秩序下的台灣外交前景

現有國際秩序下的台灣外交前景

王惠光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0-04-13 10:00

近20年來,經過國民黨及民進黨的輪流執政,兩黨對兩岸關係有不同的想法與做法,但是台灣和中國現在不相統屬則是共識。因此我們的外交部得以在有意無意之間,朝著一定的方向前進,創造了國際法上新的外交模式,也創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國家樣態,在以後的國際法教科書中,一定會有專節說明台灣的特殊性。

 

所謂國際法是由條約、慣例、法理、學說等所構成,因為沒有一致且可以貫徹執行的法典,所以在抽象且鬆散的國際法原則中,存在很多特例。

 

以國家的定義言,國際法的教科書在論述「國家」的章節中,一定會提到聯合國的會員國及觀察員當中,有不俱備政治權力的神權國家梵蒂岡教廷;有外交權或國防權委由其他國家行使的摩納哥、安道爾、聖馬利諾、列支敦斯登;甚至會提到在18世紀就已經失去領土,但是現在仍然和一百多個國家有外交關係的馬爾他騎士團。教廷還有0.44平方公里的土地,馬爾他騎士團根本沒有領土,只有在羅馬的市中心有一棟佔地數百坪的大樓和一棟別墅,但卻是聯合國的觀察員。

 

還有一些有爭議的國家,例如身為聯合國觀察員且獲得135個以上國家承的巴勒斯坦,有100個以上國家承認的科索沃,有近半數聯合國會員國承認的西撒哈拉,僅僅獲得土耳其一個國家承認的北賽普路斯,有數百萬人口但沒有任何國家承認的索馬利蘭,還有前蘇聯瓦解後各共和國內戰所產生的頓內次克,盧干斯克、南奧塞提亞、阿布哈茲等等。這些國家長期在戰亂當中,或者根本無法有效行使主權。即使獲得很多國家外交承認,但因戰亂等因素,沒什麼國際往來,也沒有什麼國家派遣外交官到這些地方,而且無法發行受國際信賴的貨幣,發行的護照也無法獲得普遍承認。

 

主權是看政府運作,有沒有最終決定權

 

台灣主權何在?主權要看政府運作能不能有最終決定權,台灣的行政、立法、司法有最終局的決定權。相對於香港,特首要對中國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任免官員要由中國國務院同意,還要定期上京述職;香港立法會所立的法律中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否決發回;香港法院對香港法律並無最終解釋權,解釋權在中國人大常委會。所以即使香港特首可以參加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而台灣總統不行,但香港終究沒有主權,香港政府沒有主權國家所俱有的最終決定權限。

 

國際法上國家的要件是要俱備領土、人民、政府、與外國交往的能力等4個要件。台灣有領土、人民、政府,至於與外國交往的能力,台灣也完全俱備。國際法立下這個要件,是要排除那些沒有辦法履行國際條約義務能力的政治體,但台灣有完全的履約以及與各國政府正常往來的能力。況且,在國際法上,國家需不需要國際承認這個要件本來就有肯定及否定說,但無論如何,我們經過長期的努力與實踐,已經創造了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際往來模式。

 

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 但長期以主權國家地位存在,並與世界各國正常交往。世界各主要國家在台灣都派有代表執行實際的大使館及領事館功能,且和我們的外交部直接往來;我們派駐各國的代表也很多都享有外交官的功能及待遇;我們可以和各國簽訂條約並有效執行;我們發行的護照不只獲得各國承認,享受免簽證待遇的國家比一直打壓我們的中國還要多很多。

延伸閱讀

「台灣是典範,早就看到問題、開始做採檢」 比爾蓋茲上電視 談美國可學到的他國防疫經驗

2020-04-06

瘟疫中的人們...由彼此猜疑轉變為相互感恩、自我奉獻 陳建仁:台灣民眾從艱困疫情淬煉出的美德

2020-04-06

口罩國家隊拉動巨大產能,成為傳奇 謝金河:台灣走向世界最好機會!

2020-04-05

台灣在疫情蔓延中找到新定位

2020-03-31

靠堅韌、團結與實力對抗疫情 蔡英文:身為台灣人,我們真的覺得很驕傲!

2020-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