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這場瘟疫救了台灣! 讓寶島沒變成法國殖民地

法國畫家筆下之1885年3月法國艦隊砲轟馬公。

劉煥彥

國際瞭望

維基百科

2020-04-24 17:27

海軍敦睦艦隊截至今(24)日已有30例確診COVID-19(武漢肺炎),是近兩周國內最大確診來源,不僅喚起大家對鑽石公主號郵輪在日本疫情的印象,國人也好奇為何不易在船舶上控制疫情。

其實這次敦睦艦隊多人染疫,並非台灣史上特例。

早在1885年中法戰爭期間,率領法軍攻台的法國遠東艦隊司令、海軍中將孤拔(Amédée Courbet),最後染上霍亂在澎湖馬公去世,而且在澎湖喪生的法軍,病死人數竟然是戰死的三倍。

135年前這場瘟疫意外催生的結果,就是清廷與法國簽署天津條約後,法軍全面撤出台灣及澎湖,粉碎了當時法國想把澎湖打造為遠東殖民地及海軍基地的如意算盤。

 

中法戰爭從1884年打到1885年,在台灣的戰場不比中國大陸少,法軍先後攻擊基隆、淡水及澎湖。1885年3月29日,孤拔率領遠東艦隊六艘戰艦,連同海軍陸戰隊400人及砲兵進攻澎湖,才花三天就攻佔首府媽宮(馬公)

 

法國雖然船堅炮利,卻無法征服看不見的敵人。根據台灣師大歷史所博士生蔡文騰的2009年研究專文,法軍在為期三天的澎湖登陸戰僅陣亡五人,但戰爭結束後不到一個月就有15人在澎湖病死。

 

▲法國遠東艦隊司令孤拔中將因染上霍亂,1885年6月在澎湖馬公去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時駐紮基隆的法軍非洲兵團軍官E. Garnot上尉在台灣作戰回憶錄中提到,法軍從基隆前往澎湖時已經染病。

在基隆造成很多傷害的寒熱症,一直追著我們部隊到馬公。從3月29日至4月23日,小小的澎湖佔領軍已經有15個病兵死去,醫院裡還有20個病兵躺在床上,但為了有最佳衛生條件,我們什麼也沒忽略。」

 

蔡文騰指出,法軍之所以水土不服而染病,是因為法國處於溫帶,士兵不適應亞熱帶的台灣及澎湖,尤其3月是澎湖季節轉換之時,寒熱交加更容易使這些外國人染病。

 

▲法國畫家筆下之法國戰艦砲轟馬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根據後人發現隨侍孤拔中將的小水手Jean L.留下的海外日記,其中有這一段話:「媽宮(馬公)是這個可愛地區裡瘟疫、霍亂及其他傳染病的大溫床。城牆之外找不到一棵樹,地上盡是石塊,又缺水,永遠刮著難以忍受的大風。」

 

他在日記中還有這一段:「就在我們沒想到時,疾病…你知道那個沒有名字,而且是C開頭、A結尾的疾病(cholera,霍亂),又降臨我們身上。畏寒熱…是的,一種恐怖的熱病,讓人痛苦如絞。」

 

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Université d'Aix-Marseille)榮譽教授白尚德去年在台灣發表的中法戰爭研究專文中則提到,1884年法國攻擊淡水及基隆的遠征軍,不論在船上或岸上都面對不良的衛生條件,「數量驚人的海軍及陸軍擠在船上非常小的空間,在岸上得忍受熱度、濕氣、汙水的危險,還有登革熱、傷寒、霍亂等當地疾病」。

 

他也寫道,「官方正式宣布,在福爾摩沙封鎖行動中,有700人(法軍)死亡,其中120人陣亡,150人受輕重傷,其餘患病不見好」,也就是法軍病死人數高於戰死人數。

 

▲澎湖今天仍有中文及法文並列的孤拔紀念碑,就在馬公客運總站對面。(圖片來源:劉煥彥攝)

 

最後,率領法軍進攻台灣、澎湖及福建的孤拔中將,自己也未能免於看不見敵人的力量。1885年3月攻下馬公後,孤拔一度苦於霍亂造成的嚴重痢疾及貧血,後來一度好轉,但到了6月9日再度發病,11日於停泊在馬公港的旗艦Bayard號上去世,得年57歲

 

無巧不巧,就在他去世兩天前,清廷與法國代表簽署了天津條約(中法新約),確定法國勢力將全面退出台灣及澎湖。

 

促成雙方走上談判桌的因素,史家研究包括了清廷在對法越南戰事勝利,以及法國政府在這段期間換人當家、亞洲政策方向改變,但瘟疫癱瘓了在基隆及澎湖的眾多法軍,也是因素之一。

延伸閱讀

波蘭首次派抗疫專機來台! 傳中國阻撓、得繞路多飛2小時 已載醫療物資返國

2020-04-23

海軍艦隊染疫該查哪兒? 台大公衛:觀察期應拉長至28天 關鍵是要找出這個人

2020-04-20

他們原來想做流感口罩 沒想到武漢肺炎讓電子A咖、醫院都找上門

2020-04-17

是你嗎?幸福感高的人喜歡做「這些事」!中年培養好關係,快樂原來就在身邊

2020-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