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禿鷹環伺的俄國經濟

禿鷹環伺的俄國經濟

戴至中

聰明理財

599期

2008-06-12 14:26

禿鷹花錢結合軍警甚至司法勢力突襲對手的辦公室,使敵對企業深陷刑事調查中,這不但是企業的噩耗,也是俄羅斯經濟的新隱憂。

在陶里亞氮氣(Togliatti Azot),這個上班日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這家巨大的化學工廠位於俄羅斯的薩馬拉(Samara)地區,也就是莫科斯東方六百英里的窩瓦河(Volga River)邊。工程師在做晨間巡視,工會代表則剛商討完對新婚員工的經費補助。
 
接著到了早上十一點左右,有十來個身著迷彩服、手拿自動武器的人闖進了行政大樓。「我們以為是遭到了恐怖分子攻擊。」在談到○五年九月的突襲時,該廠的副廠長瑟傑.柯魯謝夫說道。

事實上,這些不速之客有當地特警部隊(OMON)的成員,他們是俄羅斯的頂尖武警;還有莫斯科來的警探。他們查扣了幾千份財務文件,並表示這是管理階層犯罪證據。
 
不久之後,警方針對廠長弗拉德米.馬可來以及執行長亞歷山大.馬卡洛夫,提出了逃稅與詐欺的告訴。而他們後來也雙雙潛逃出境(所以聯絡不到他們對此發表意見)。

一億五千萬美元的補稅命令重創了該公司,陶里亞氮氣裡則有許多人對這件事有自己的解釋。「有人為了一己之私,而想要好好地狠咬一口。」柯魯謝夫說。
 
該廠目前的老闆尤里.布達諾夫把警方的搜查稱為「整肅」,因為當地的政治人物跟敵對的公司有所勾結。

 
警察成資本主義武器

跟許多俄羅斯人一樣,布達諾夫和柯魯謝夫相信,警察和法院已經成為資本主義兵工廠的武器。在對手的指使下,一年有大約八千家公司身陷官司或調查,目的則是要把它們趕出業界或接管它們,俄羅斯商工商會(Russian Chamber of Commerce & Industry)如此說道。
 
俄羅斯人把這個過程稱為「reiderstvo」,也就是突襲。在其中一些例子中,公司是靠收買警方和法院來達到騷擾競爭對手的目的。

禿鷹經常借貪汙法庭之手來判定,它們是公司的合法擁有人。在某些例子中,突襲的公司或打手則是把法律壓力當作手段,以強迫股東賣出持股。被盯上的公司有時候並不曉得,法律攻勢是由誰在背後主使。但這種作法屢見不鮮,俄羅斯的媒體也點出了貪官汙吏涉嫌針對各種「服務」所收取的價格。
 
根據媒體報導,找警察展開刑事調查要兩萬到五萬美元,突襲辦公室高達三萬美元,法院的有利判決則從一萬到二十萬美元不等。

總統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說,法紀淪喪是俄羅斯經濟發展的頭號障礙。當過法學教授的他承諾把法治列為首要重點,並創造了他的第一句名言「法律虛無主義」(legal nihilism),以形容社會各階層普遍視法律為無物的現象。
 
梅德維捷夫在五月七日接下普丁(Vladimir Putin)的總統職位後,便呼籲立法管制reiderstvo。而國會也在討論,要對違法收購公司的禿鷹處以二十年的徒刑。

俄羅斯的法律操弄有時候會登上全球頭條。在○三到○七年間,俄羅斯政府把大型石油公司尤科斯(Yukos)加以分割並再次國有化。警方在三月二十日突襲了英國石油的辦公室,以及它的俄羅斯合資企業秋明英國石油(TNK-BP)。
 
四月六日時,英國投資基金靜寺資本管理(Hermitage Capital Management)表示,俄羅斯警方以他們涉嫌逃漏稅為由前往調查,並偷走了文件,打算日後用來敲詐該基金(警方並未對此評論)。

 
中小型企業常遭鎖定

雖然這類案子受到全世界關注,但reiderstvo更常鎖定像薩馬拉這種地方的中小型公司。薩馬拉長久以來都帶著狂野的氣息,十七世紀時,這個身為薩馬拉省首府的城市是俄羅斯最知名歹徒的基地。
 
他名叫史提芬.羅辛,專門打劫河船。到了九○年代,當地的犯罪集中在大型車廠AvtoVAZ身上,地點就在薩馬拉的第二大城陶里亞(Togliatti)。歹徒除了偷車,還槍擊經理人。

近來的生活已較為平靜。雖然還是有商人與官員遭到暗殺,但在普丁的年代,薩馬拉的經濟已漸有起色,大型電子連鎖店、行動電話販賣店以及花旗銀行(Citibank)和阿迪達斯(Adidas)等西方品牌進駐。時至今日,當地的企業比較擔心的不是歹徒,而是警察和他們上面的官僚。

陶里亞氮氣的處境顯然就是如此。該廠是俄羅斯最賺錢的石化廠之一,專門生產塑膠和肥料的要素。該廠創立於七○年代,美國富豪阿曼德.哈莫則提供了技術支援。以俄羅斯的標準來看,它相當現代化。八○年代的經濟改革雖然造成了傷害,但在新合夥人與新市場的協助下,該公司又重現了生機。

 
運用刑事案件混淆視聽

有很多人把陶里亞氮氣的重生歸功於流亡的廠長馬可來。他在蘇聯時代出掌公司,等到九○年代初期民營化後,他仍是大權在握,並成了最大股東。廠內的職員對老闆極為忠心,他們已經舉行了數十場示威活動。
 
標語和牌子上寫著「別碰陶里亞氮氣!」以及「我們不會讓骯髒的禿鷹好過!」這充分說明了員工對於起訴的想法。「假如員工跑來捍衛經理,那就是因為他無罪。」該廠的工會會長歐加.塞佛斯譚諾娃氣憤地表示。

警方的指控宣稱,在○二到○四年間,該廠故意以低價把氨水賣給瑞士的貿易公司。警方堅稱,這家瑞士公司是馬可來的幌子。它利用市場把氨水轉賣出去,以賺取差價。該廠否認了這點,並得到司法部專家的支持。他們同意陶里亞氮氣的說法,認為警方的指控缺乏足夠的事證。
 
薩馬拉的警方拒絕評論,位於莫斯科的內政部也一樣。可是警方官方報紙《矛盾》(Shield and Sword)的調查編輯阿里姆.德西根辛(Alim Dzhiganshin)說:「調查人員的結論很接近真相。馬可來嚴重掏空了公司,現在他正設法把罪怪到禿鷹頭上。」

的確,陶里亞氮氣牽涉到氨水的公平出口價這種複雜問題,評論家表示,這類案子很少非黑即白。「運用刑事案件當然是一種企業戰爭。」遊說團體俄羅斯商業(Business Russia)的負責人波里斯.提鐸夫說。「你根本不曉得是誰在攻擊誰。」

 
禿鷹企業行徑囂張

儘管還在未定之天,但這起紛爭已經在當地引發軒然大波。「矛頭顯然全部指向了惡意接管的公司,也就是所謂的禿鷹。」議員阿納托里.伊凡諾夫說。

伊凡諾夫隸屬於支持政府的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並在俄羅斯國會中代表陶里亞氮氣所屬的城市。他直指雷諾瓦(Renova)這家位於莫斯科的公司,它的老闆維多.維賽伯格是名對石化業很有興趣的大亨。
 
身為陶里亞氮氣的小股東,雷諾瓦集團斷然否認涉入企業禿鷹案。但它坦承,它和該廠的管理階層在股利和股東權利上有過歧見。「執法機關調查陶里亞氮氣一事絕對和雷諾瓦集團沒有關係,因為它是民營的俄羅斯企業集團。」雷諾瓦對《商業周刊》表示。

恰好在它受到民事訴訟影響時,陶里亞氮氣就突然遭到了刑事和稅務調查。○六年時,經理人很訝異地獲悉了一件在莫斯科近郊的伊凡諾沃(Ivanovo)所提出的訴訟案。有一家小公司控告另一家公司違反了協議,沒有百分之百賣出陶里亞氮氣的持股。
 
在原告當庭提出了股東名冊,看似證明了被告持有股票後,法官撤銷了陶里亞氮氣股份的交易。可是當公司證明那份文件屬於偽造後,情況就逆轉了。

在另一件沒有成立的案子裡,主管表示,原告對陶里亞氮氣提出告訴,並拿出了警方在○五年突襲時所帶走的文件。「他們握有這家公司根本不應該拿到的文件。」陶里亞氮氣的法務主任歐雷格.克魯克霍夫說。

 
顧問、律師也成打手

薩馬拉地區不乏其他涉嫌reiderstvo的例子。在薩馬拉市,施瑪茲(Smarts)行動電話公司的處境跟陶里亞氮氣幾乎如出一轍。該廠是出自蘇維埃工業園區,並在俄羅斯爭議不斷的民營化過程後轉型為民營。相較之下,施瑪茲則是俄羅斯後共產時期消費熱潮下的產物。
 
它在窩瓦區大約有四百萬個用戶,並在薩馬拉擁有美觀的辦公大樓。有別於陶里亞氮氣是由資深工程師所領導,施瑪茲的總經理安德瑞.傑瑞夫年輕、瘦高,穿著有品味。可是施瑪茲和陶里亞氮氣有個共通之處:過去三年來,它一直受到法律上的挑戰與刑事調查,傑瑞夫更稱它是「典型的禿鷹攻擊」。

問題是從○五年開始,當時施瑪茲正在計畫首次公開發行。它找上了俄羅斯的顧問公司馬歇爾第一合夥(Marshall Capital Partners),該公司幫過莫斯科的投資公司西格瑪(Sigma)。施瑪茲聲稱,馬歇爾沒有做到它所答應的事,於是該電話公司便終止了合約。接著法律問題就開始了。
 
「過去是胡作非為的惡霸,現在則是打著領帶的顧問和律師。他們表面上很有教養,但幹的還是勒索的勾當。」傑瑞夫說。他懷疑西格瑪是在替想要收購施瑪茲的公司做事。

馬歇爾的發言人說:「對我們來說,這個案子很久以前就結束了。」在被要求評論時,西格瑪並未回應。但該集團對俄羅斯的報紙說過,施瑪茲的禿鷹攻擊案跟它無關。
 
西格瑪說,施瑪茲違反合約,西格瑪有權買下該公司兩成股份。西格瑪多次上法院對施瑪茲提告,但去年打輸了官司。

這樣的商業爭端令人遺憾,但卻屢見不鮮。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卻不屬於尋常的商業紛爭。施瑪茲的大股東甘迺迪.柯尤申現正因為涉嫌刑事犯罪而受到調查,其中包括詐欺、企業不法,還有洗錢。「這件刑事案沒憑沒據。」柯尤申說。
 
依照法律規定,他不得離開薩馬拉。傑瑞夫說,有人威脅保證會讓柯尤申坐牢,除非他答應出售他的股份。接著他就成了嫌疑犯。

指稱犯罪的理由是什麼?施瑪茲被控以基地台未取得許可,而違反了執照申請規定。傑瑞夫坦承,有時在執照申請程序完成前,公司就會開通基地台,但這只限於施瑪茲已經分配到的頻道。這種技術違規通常可處以四百到八百美元的罰金。警方對此則拒絕評論。

 
重建法治文化才是王道

施瑪茲在地方法院還有十幾件民事訴訟案。這些官司幾乎是口徑一致地要求中止施瑪茲股份的交易,理由是私人沒有依照合約出售施瑪茲所發行的債券。
 
「這關施瑪茲什麼事?」傑瑞夫問道。有幾位法官起初判公司有罪,但施瑪茲力主這些都是小案,而得以扭轉判決。「到最後,我們打贏了。但不久後,俄羅斯的其他地方又上演了一模一樣的戲碼。」傑瑞夫說。

由於俄羅斯各地出現了數千件類似的案子,主管和企業家紛紛要求當局採取行動。但令人懷疑的是,光靠新的立法能不能解決問題。畢竟在reiderstvo的劇本裡,有些手段永遠不合法,像是法院和檢察官貪瀆、造假、收賄。它有賴於掃除目無法紀的文化,至於俄羅斯的新總統有沒有本事做到這點,那就不得而知了。
 
(By Jason Bush)
 
 
英國石油也在俄羅斯吃癟
英國石油在03年和俄羅斯大亨聯手成立了好幾十億美元的合資企業秋明英國石油。但近幾個月來,英國石油的俄羅斯廠卻成了當局持續施壓的目標。
 
英國石油的麻煩是從一月開始。當時有148位外派秋明英國石油的外籍員工被宣告簽證失效,使他們好幾周不能工作。接著在三月時,英國石油和秋明英國石油的莫斯科辦事處雙雙遭到警方突襲。過了不久,俄羅斯的情治單位又以涉嫌從事間諜活動為由,逮捕了秋明英國石油的經理。
 
正當英國石油和它在秋明英國石油的俄羅斯夥伴AAR公開爭執時,英國石油就和當局鬧出了問題。AAR指控英國石油不顧俄羅斯股東在合資企業中的利益,並要求執行長辭職。英國石油對此則予以駁斥。
 
姑且不論爭執的是非,有很多莫斯科觀察家認為,政府對英國石油不斷施壓,跟日益激烈的股東衝突脫不了干係。
 
眼見俄羅斯其中一筆最大的外國投資發生衝突,提心弔膽的投資人不太可能開心得起來。因為當關係惡化時,外國投資人大概拿不出什麼辦法,可以跟關係良好的地方利益抗衡。

延伸閱讀

俄羅斯正面臨全國性產業停頓

2009-03-26

俄羅斯經濟成長被迫喊停

2008-10-16

俄石油大亨孤兒暴富的神祕傳奇

2008-09-11

中亞油田 各方勢力競逐

2008-09-18

油價大暴走、台塑四寶度寒冬 逢低買進的好時機來了?

20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