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做新藥 我現在才開始懂一點」

「做新藥 我現在才開始懂一點」
小藥商翻身,林榮錦走自己的路打造東洋帝國。

賴筱凡

傳產

攝影/吳東岳

883期

2013-11-21 13:31

不像枱面上國際經驗豐富的大科學家,也沒有漂亮的國外名校學歷,林榮錦從一個小藥廠經銷商起家,靠著敏銳的市場嗅覺,務實的作風,在學名藥界殺出一條血路,再將學名藥廠賺到的錢,反攻新藥,一步一步打造出生技界誰都無法輕忽的「東洋王國」。

說起話來有些急促,訪談過程中還可以同時處理其他事情,好似片刻都不能浪費,他是東洋董事長林榮錦。

一談起自己做藥的經驗,林榮錦收斂起氣勢,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新藥,我做了二十幾年,現在才開始懂一點。」

林榮錦口中的「一點」,非同小可。這些年,台灣製藥業一片欣欣向榮,林榮錦旗下的新藥公司也很爭氣,十月底生技股最高價時,東洋集團市值曾經一度逼近千億元,最近即使股價小幅回檔,也有將近七百億元。

儘管如此,林榮錦和多數科學家沒有兩樣,他們都有相同的夢想,就是—想做新藥。

當年他只是個懷抱創業夢想的小藥商,不比如今枱面上個個大有來頭的國際級科學家,但他靠著靈活的腦袋,敏銳的市場嗅覺,從廝殺激烈的學名藥藥廠殺出一條血路,造就了如今台灣生技界誰都不敢輕忽的「東洋王國」。


學藥出身卻從商 靠業務身段走出一片天


「他自己是學藥出身的,卻靠著獨到的經營手法,開創東洋今日的榮景,對台灣製藥業的貢獻,絕對沒話說。」面對林榮錦這位「大前輩」,工銀創投協理羅敏菁連忙豎起大拇指。

就讀台北醫學大學藥學系,其實不是林榮錦的初衷,小時候家裡窮,那個年代的父母對孩子的最大期待,就是能栽培出一位醫生,只是沒料到林榮錦沒考上醫科,反而以第二志願錄取藥學系。

科班出身的林榮錦,或許不是畢業成績最好的那位,對照今日的成績,卻是製藥業成績最斐然的一位;然而,畢業後的他其實並不順遂,為扛起家計,他進入美商必治妥當業務,卻受不了業務員成日應酬的環境。

在林榮錦做業務的那段日子,其實相當艱苦,有時為了要與醫生博感情,擺桌吃飯是必要的,但這對窮人家出身的林榮錦來說,實在是一筆不小的花費,這樣的業務環境,其實林榮錦不甚喜歡,他不是沒有動過放棄念頭,也一度轉行,但後來還是失利,林榮錦最終還是重回到製藥業。

那一年,林榮錦已經三十九歲,正面臨中年危機的尷尬時期,他思索再三,決定做一個讓人生從此反轉的重大決定:接手虧損累累的東洋藥廠。

「我想自己做藥,從二十年前就想。」林榮錦的念頭很清楚,如果他要擺脫只能與人應酬的業務員身分,他就得脫胎換骨,靠著代理藥品、奶粉等賺的第一桶金,讓林榮錦開口向當時的東洋董事長張天德說,他想自己建製藥廠,最後張天德將東洋轉賣給林榮錦,他的人生就此邁入另一個境界。

林榮錦成功整頓東洋的故事,向來是台灣製藥業裡,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傳奇一頁,甚至後來還養出六隻小金雞,壯大東洋集團的實力,但看在他自己眼中,卻只有淡淡一句:「這證明了我們當年的策略是正確的,先用學名藥累積實力,才有本錢做新藥。」

對比一般科學家對研究的堅持,林榮錦顯然務實許多,或多或少與他的家庭背景有關,不像旅外歸國的大咖科學家,林榮錦沒喝過半滴洋墨水,那是因為他的家境並不允許,當然,也不是他的興趣所在,這讓林榮錦經常被畫歸為「台灣製藥業的土鱉派」。

即使如此,林榮錦反而用他獨特的策略,走出東洋的康莊大道,從特色學名藥走到高階學名藥,像是與台微體合作,取得力得(Lipo-Dox)微脂體技術授權,成為全球唯三擁有Liposomal Doxorubicin製造技術的藥廠。


為瞭解蛋白質藥 勤跑南陽街補四十堂課


靠著學名藥,讓東洋營收大幅成長,但這對林榮錦來說只是打底,因為東洋這隻母雞是整個集團的根本,在發展新藥的同時,東洋必須蓄積更多能量,才能讓其他做新藥的小雞往前走,「所以,我們現在看更多癌症的特殊學名藥,更有價值。」

問他是否腦中有著一片東洋集團的藍圖?林榮錦搖了搖頭,有些時候,其實是機會找上了他。

就拿東洋旗下的蛋白質藥廠永昕來說吧,成立於二○○一年,當時資本額不過一.四億元,卻因遲遲繳不出獲利成績,增資壓力甚大,於是,永昕總經理溫國蘭找上了時任永昕董事的林榮錦,希望他能投資永昕的蛋白質藥廠。

那時的林榮錦,壓根兒不懂什麼是「蛋白質藥」,還跑到台北南陽街的研究所補習班,惡補了四十堂課,就為確定蛋白質藥是未來發展的潮流,才以個人名義投資永昕一千五百萬元,隨後又再入主永昕董事會,主導了一波組織改造,讓永昕有了今日的新局面。

在永昕之前,林榮錦同樣接手了瀕臨倒閉的水劑廠晟德,晟德是家老公司,做的是坊間常見的藥水產品,市場規模不大,消費的族群多半是老人與兒童,讓晟德營運碰壁。林榮錦卻不這麼想,他認為正是老人、兒童與特殊病患,才讓水劑藥品擁有利基市場,這類病患對於傳統錠劑藥品,有服用上的障礙,更需要水劑藥品,進而整頓晟德的產品線,開創新藍海。

然而,林榮錦的成功,也絕非都靠機運。他在整頓永昕的過程中,認識到了蛋白質藥的趨勢,「如果永昕的蛋白質藥要更具競爭力,生產成本要更低,我們就要有自己的細胞株。」這也是為什麼繼永昕之後,林榮錦又投資一億元成立金樺,就是要向上整合,自己掌握細胞株的培植。

走過這些年後,現在的林榮錦最大的目標,反而是帶東洋集團走出去,所以他很重視人才,找來智擎總經理葉常菁是一個,還有原本要為國家生技鑽石基金操盤卻壯志未酬的張有德,要讓東洋集團從「土鱉」走向國際化。

帶著東洋集團走到今日七百億市值,林榮錦沒有疲態,反倒活力充沛,「上周我們集團內的策略會議一開就是三個整天,但林先生(指林榮錦)都沒有停下腳步過。」東洋副董事長曾天賜說,林榮錦體力過人,宛如打了嗎啡般。

或許,正是這股活力,讓林榮錦在人生最大轉彎處,沒有半點猶豫,毅然決然地往製藥業走,因為做藥的人,一輩子都會有個夢想,就是做一顆新藥。

 

東洋

▲點圖放大


林榮錦
出生:1954年
現職:東洋集團董事長
經歷:必治妥業務、東杏藥品總經理
學歷:政大企管所、北醫藥學系

延伸閱讀

生技教父林榮錦為何陷入掏空風暴?

2015-01-15

透視三大生技投資教父布局心法

2013-08-29

台灣新藥大進擊

2013-08-29

看領導、執行、創新、決策能力—投資生技產業 CEO是關鍵 

2014-04-04

老將新秀齊手掀併購潮 台灣生技產業能跟上國際腳步?

2019-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