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莫讓稅改 變作建成圓環式的改革

莫讓稅改 變作建成圓環式的改革

謝金河

台股

898期

2014-03-06 10:26

面對新的稅改制度,我有兩個擔心,一是假如富人不願被課重稅,大家跑了,那麼今日留在重慶北路上的那座圓形孤樓,恐怕就是台灣孤島的縮影;其次,未來對股市造成的衝擊可能不下於證所稅。

今年是大選年,財政部決定挑戰高難度的新稅改方案,內容包括金融營業稅從二%調升到五%,但最令市場投資人注意的是從一九九八年以來實施的兩稅合一的稅改制度將有新的變革,也就是原兩稅合一的扣抵率將減半,同時對所得淨額逾一千萬元的富人加課富人稅,最高稅率達四五%。

為了對富人多課稅,財政部也決定對薪資所得者及身心障礙者減稅,薪資扣除額從一○.八萬元調高到一二.八萬元,身心障礙的扣除額也從一○.八萬元調高為一二.八萬元。前者受惠的會有六四六萬九九九五人,綜合所得稅可少繳二千元到一.六萬元,而後者受益人數則有五一萬四八九○人。

乍看之下,這是對有錢人課稅,對中低收入者減稅,這是租稅正義的一大步,財政部長張盛和也表示,有感於國內貧富分配嚴重不均,而且,郭台銘及長張忠謀也贊成對富人多課稅,但是這項租稅大菜端出來,買單的企業界人士並不多,第一個跳出來的是工總理事長許勝雄,他回應健全財政方案應有更全面性的思考,同時政府更要有責任把話講清楚,勿拿正義的帽子當回饋,政府尤其應告訴大家:錢要用到哪裡?

面對新的稅改制度,我有兩個擔心,一個是乍看之下,這是一個劫富濟貧的稅改新制,理應得到國人熱烈支持,因為對薪資所得者及身心障礙者減稅,同時對有錢人多課稅,這是實踐公平正義的一大步。但是,這就像是台北建成圓環式的改革,最怕空有改革的殼子。

 

就在二二八紀念日前夕,連戰的長子連勝文在圓環宣布參選台北市長,連勝文選擇在台北建成圓環誓師,當然有其地緣上的考慮,但是連勝文站在圓環也凸顯了馬總統當台北市長改造圓環留下的敗筆。

早期的圓環,外形老舊,有點雜亂無章,很多小販、小吃在那裡擺攤,但那是台北人最愛去的逛街熱點之一,因為穿著拖鞋,套上一件短褲就可到圓環內吃小吃。後來的馬市長上任後,他想讓圓環有一番新氣象,就把老圓環拆了,換上了美輪美奐的圓形創意建築,乍看圓環變成現代化建築,好像變漂亮了,但是原本圓環獨特的味道全都變了。

圓環穿上現代人的新衣,卻沒有人氣。從前穿著夾腳拖逛圓環、吃滷肉飯的小市民不再進入那個美麗圓形的新建築,裡面的老牌小吃店紛紛走出圓環,到重慶北路及寧夏路重新找店面開店營業。而新進入圓環設店營業的業者也不斷更迭,大家都感嘆,在圓環裡面做生意,要有更大的創意及努力。

今天的稅改最怕掉入馬總統建成圓環式的改革,表面上照顧弱勢者,對富人多課稅,實踐社會正義。但那是一劍兩刃,假如,富人不願被課重稅,大家跑了,那麼今日留在重慶北路上的那座圓形孤樓,恐怕就會是台灣孤島的縮影。

第二個擔心是兩稅合一可扣抵稅率減半及所得淨額逾一千萬元以上,最高稅率提高到四五%,未來對股市造成的衝擊可能不下於證所稅。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後,馬總統為了實踐他的「公平正義」施政理念,宣布開徵證所稅,這其中包括八五○○點的「天花板」門檻及一年賣出金額超過十億元的「大戶條款」。後來股市備受衝擊,陷入低量盤整局面,八五○○點的課稅門檻拿掉了,但是十億元大戶條款仍然高掛,股市持續陷入低量盤整窘境。

台股成交量頻創新低,過去為國庫貢獻龐大的證交稅收入也頻創新低,為了「公平正義」四個字,一個證所稅弄得全民皆輸,迫使馬總統出面做出調整。為了克服股市低量,金管會又推出開放現股當沖及先買後賣的當沖救急措施,才讓股市出現千億元成交量。

一二年證所稅匆匆上路,當時只為了追求公平正義的虛名,完全沒有周密的規畫與設計,證所稅方案端出來,國民黨立法院的投票部隊護航,很快地通過了證所稅方案,立刻發現窒礙難行,這其中至少有幾個破綻,一是證所稅方案中的內資課證所稅,外資不課證所稅,形成標準的一國兩制,獨厚外資制度,逼得本國投資人搖身變外資,在這項制度下,外資券商及投資銀行大發利市,本國券商及證券從業人員則陷入窘境。


大戶條款 壓抑股市成交量


另一個是凸顯了租稅結構上更大的不公平,外資在台灣不課證所稅,又不課二代健保補充保費,股利所得又可分離課稅,最高稅率二○%;而本國投資人則須負擔二代健保補充保費二%,股利所得併入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四○%,證所稅的規畫形成獨厚外資現象,也讓外資在台股市場的影響力大增。

另一個衝擊是大戶條款,也就是每年賣出金額逾十億元的人課證所稅,這是不懂股市的人訂出來的遊戲規則,大家用最簡單的概念來想:假如有一位貴婦,她每年在百貨公司消費十億元,她會不會得到最高等級的貴賓禮遇?今天進出股市的人都知道十億元根本不是什麼大金額;更何況,賣出十億元的人已貢獻三百萬元證交稅,他不但沒有得到任何獎賞,反而因為進出股市金額太大,被迫懲罰,這完全違背自由經濟法則。

大戶條款壓抑了股市成交量,最根本原因是今天已是一個資金流通十分通暢的時代,一個資金充裕的人,兩隻腳可以跑遍全世界,鈔票上面也不會寫名字。在台灣當外資有很多好處,變成外資還可投資全世界,這個制度也等於是變相把台灣的資金驅趕到境外。

為了彌補大戶資金出走的量縮窘境,金管會又推出很多救急措施,包括推動權證交易、鼓勵當沖、降低期貨交易稅等偏向鼓勵短線交易的措施,用來提振股市成交量,但充其量只是在揠苗助長而已。因為政策在鼓勵短線投機,股市搖身變賭場,長期投資者反而受到懲罰,這回兩稅合一扣抵率減半,更讓這個現象進一步凸顯化。

這次稅改內容,我對銀行及壽險業營業稅從二%調升到五%,沒有特別的意見,因為那是一九九八年在亞洲金融風暴後,當時台灣銀行業受到重挫,李登輝前總統為了讓銀行有更多實力打呆帳,特別宣示的一項新政策,銀行營業稅降三%是來打銷呆帳用的;現在銀行業體質已大有改善,逾放比已降到很低的水平,恢復原來營業稅制也屬合理。

 

股市

稅改新制上路後,長線投資人恐湧現棄權息賣壓。(攝影/吳東岳)


扣抵率減半 恐影響長期投資意願


不過兩稅合一的扣抵率減半及個人所得淨額超過一千萬元,課徵四五%的「重稅」,恐怕還要再斟酌。從目前的稅制來看,兩稅合一是一九九八年開始實施,是在李登輝總統的時代,當時財長是邱正雄,個人所得裡有「營利所得」,這包括衍生自公司獲利配發的股息,由於是公司繳納公司營利事業所得稅後再分配給個人股東的股息,因為企業已繳納過營所稅,因此在個人申報綜合所得稅時得以扣抵。

公司營所稅在一○年之前是二五%,後來政府為了提升企業國際競爭力,於是又降為一七%,因此今天個人繳納所得稅有一七%的扣抵率;如今財政部突然實施這個扣抵率將減半,衝擊是十分大的,因為在現行個人所得稅中,營利事業所得是很重要的項目。

一般家庭或個人的所得總額裡面,包含了薪資所得、利息所得、營利所得、租賃所得及執行業務所得等幾個大項,但很大一項恐怕就是營利所得,一個普通的受薪階級可能有相當大的比重是「營利所得」。一個沒有經營企業的人,為什麼會有「營利所得」?那是因為他參與了投資衍生出來的股息股利收入。

國內經濟在○七年景氣最好的那一年,上市櫃公司配出的股息超過台幣一兆元,這幾年也有七、八千億元,這些錢是在公司賺到錢,繳稅之後再配發給股東,於是股東在年度報稅時在稅單上都會有一欄扣抵率,例如一二年的綜所稅中,鴻海的扣抵率是一二.六九%,台積電是七.九八%,大立光是一○.六九%,聯發科是二.八七%,精華光學是一四.三三%,儒鴻則高達二五.一二%,扣抵率愈高,代表這家公司得到的租稅獎勵愈少,投資人報稅扣抵的金額愈大;扣抵率高低,也成了股市投資人計算股息回報率的重要依據。現在財政部驟然宣布股利扣抵率減半,必然會影響到投資人長期投資的意願。

從兩稅合一開始實施以來,「營利所得」就一直是綜合所得稅重要的一項。因為除了上市櫃公司一年上兆元的股息收入外,未上市企業的股息恐怕也遠超過此數,兩稅合一扣抵率減半,加上富人稅將所得淨額超過千萬元的人加徵五%稅率,變成四五%之後,將大大衝擊股市生態。

富人多課稅,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但是扣抵率減半,加上富人條款,也許對郭台銘、張忠謀那樣的企業大老闆影響不大,但是對於那些積極投資的「中實戶」,可能帶來重大影響。這些所得淨額逾千萬元的「富人階級」,很可能薪資所得不高,但因為股利進帳豐厚,營利所得比重很大,如今扣抵率減半,再加上最高稅率變成四五%,必然會產生積極避稅行為,它所衍生的後遺症,將遠大於大戶條款。

將來若新稅制在立法院通過,至少會產生幾個立即效應:一個是為了減輕扣抵率減半及最高稅率四五%的撞擊,股市將出現前所未見的棄權息壓力,也就是大家會在公司除權日之前先出清持股,除完息之後再買回來,如此一來,形同懲罰長期投資股東,因為領這個息還要負擔二%健保附加保費,扣抵率減半,還要衝高稅率到四五%,少了長期投資者,股市會愈來愈賭場化,沒有長期投資,只有短線投機。

二是為了減輕租稅負擔,個人可能把資產轉為投資公司,因為公司稅與個人綜所稅差距拉大,今天企業所得稅一七%,即使盈餘不分配加課一○%的保留盈餘課稅,加起來也不過是二七%。而個人最高稅率衝高到四五%,加上扣抵率減半,及二代健保附加保費,實質的最高股利稅負會衝高到四九.六七五%,那麼選擇二七%?還是四九.六七五%?不必問大家都知道。


鎖定股市投資人剝皮 股市沒活力


這兩年所有的租稅改革都是執政者柿子挑軟的吃,專門鎖定股市投資人,一頭牛剝了三層皮還要繼續剝。股市怎麼會有活力?那麼我們也要反問,為什麼只有大富人家或壽險公司才玩得起的土地交易可以一直不必課稅?這些年社會財富完全往房市集中,年輕人抱怨買不起房子,房價節節炒高,但財政部就始終不願意對房地產的稅制積極回應。

二是政府頻頻喊衝,但為什麼不問錢花在哪裡?要開源之前,為什麼不在節流上面下工夫?這才是納稅人想知道的事。

稅改是國家大事,也是一國競爭力的關鍵,台灣希望國際化人才能與國際競爭,但眼前的財政部租稅制度是明顯開時代倒車,倒退台灣競爭力的作法,最後的下場,難保不會淪為建成圓環式的改革噩夢,讓台灣一場空。

 

課稅

延伸閱讀

台灣亟待一套合身的新稅制

2017-09-07

台灣資本市場的異常訊號

2016-06-16

租稅的藥力!林全內閣必須有新思維

2016-06-09

股息課重稅 資金一去不復返

2015-07-02

小心!史上最大棄息潮來了!

2015-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