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朱德群 通透東西方抽象藝術大師

朱德群 通透東西方抽象藝術大師
朱德群的書法造詣極高,油畫創作裡的線條,就是其筆力的展現。

林亞偉

品味收藏

《典藏投資》提供

902期

2014-04-03 13:11

華人抽象藝術的領袖人物,朱德群,他也走了。他從杭州到了台北,從台北到了巴黎,在巴黎成就其盛名;台北,則是其畫作價格的起漲之處,藏家集聚之處。朱老之逝,台灣收藏家同感悲傷。

朱德群走了,唯有他的畫,留在人間。去年四月,朱德群在杭州藝專的老同學趙無極先走了;而今朱德群以九十四歲喜壽之齡,也揮別了大家。趙無極與朱德群,他們自東方來,居住於西方,透過不斷實踐的藝術創作,將東方文人畫的氣韻帶入西方的油彩抽象畫世界,獲得藝壇的敬重。

這三年時間,朱德群的畫作平均價格,幾乎漲了四倍,精品價格更是暴衝,成為當前收藏市場最火熱的作品之一。去年十一月,朱德群創作於一九六三年的《無題》雙聯屏於香港佳士得上拍,拍賣前的低估價為三千萬港幣,以七○六八萬港幣成交,刷新藝術家作品紀錄;而在一二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朱德群的雪景精品《白色森林之二》以六○○二萬港幣成交,當時創下拍賣最高紀錄,而今成為朱德群的第二高價作品。

 

與趙無極、吳冠中齊名


在華人抽象藝術的拍賣市場上,一直是由趙無極遙遙領先朱德群,昔年收藏市場更有著「有趙無朱」的蜚語。隨著收藏圈的擴大,朱德群同樣獲得愈來愈多收藏家的關注;隨著其畫作價格不斷攀高,朱德群的抽象畫不僅是收藏家喜愛的購藏目標,同樣成為藝術資產配置下的好選項。因為,只要是朱德群的好作品,在收藏市場的流動性非常好,一幅畫隨時可兌換千萬港幣台銀本票。

一九二○年出生的他,一九三五年就學於杭州藝專,在校長林風眠的主持下,朱德群優游於當時中國最開放的美術學府,他的同學有趙無極,小他一屆入學的有吳冠中。

吳冠中曾說:「沒有他(朱德群)就沒有今天的吳冠中。」原來在入學前軍訓認識的兩人相談甚歡結為好友,朱德群的鼓勵,讓吳冠中毅然放棄原本考入的電機系,隔年考入杭州藝專。而朱德群、趙無極與吳冠中,都是旅法或是留法,人稱「留法三劍客」。

朱德群在一九九七年成為法蘭西學院成立逾兩世紀歷史的第一位華裔藝術院士。在法國,法蘭西院士備受尊崇。朱德群在院士加冕前,完全不知道成為院士後的地位。在法國人的座位排序中,主位由女主人就座,女主人右手邊的位置首先留給男主客,紅衣主教最為優先,如果沒有紅衣主教到席,就是法蘭西院士,可見地位的崇隆。他的藝術生命,愈老而愈凝鍊,他的作品畫面,愈是企圖創作宏大瑰麗的抽象意境。

朱德群雖然高大英挺,但個性比較木訥內斂,相較他的杭州藝專同門趙無極與吳冠中,趙無極風流倜儻,神采照人,讓人如沐春風;吳冠中執筆為文,發言爽利,勇於批判中國藝壇成規,生前一直是中國藝壇的領袖人物;朱德群不同,他比較像是「宅藝術家」,不愛出門,最愛在工作室創作,若非其妻董景昭協助打理其創作之外的所有事務,朱德群很容易淹沒在像校長林風眠所說,巴黎藝術家如過江之鯽,要成為職業藝術家依靠創作過活何其不易。

 

藝術

《白色森林之二》油畫,是收藏市場最喜愛的朱德群雪景系列精品。


藝術家的愛情是創作泉源


朱德群有其堅持、執著的一面,讓他在巴黎最終打開局面。藝術家的愛情,往往是其創作力的泉源。朱德群追求愛情,就像他追求藝術的本源一樣,一經點火就熊熊燃起無人能擋了。

朱德群的人生轉折,就在一九五五年,他從台北搭乘「越南號」赴法國,帶著前一年在台北中山堂舉行畫展大獲成功的三千美元畫款,實踐他的巴黎夢,這一走,二十年後才回台灣。

他在越南號遇見了學生董景昭。她當時拿到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獎學金前往馬德里,兩人譜出了師生戀曲。朱德群毅然放下了在台的妻女,追求他的愛情,這在近六十年前的社會是難以想像的。朱德群不僅要面對妻女的責難,妻子柳漢復一直無法接受,董景昭家人同樣難以接受。董景昭之父董彥平,在國民黨政府遷台前為安東省政府主席、國民黨的陸軍中將,董將軍聽聞掌上明珠要嫁給年長十二歲的有婦之夫,怒不可遏,但兩人還是堅持在一起。

朱德群與董景昭最難熬的苦難,就是甫於巴黎成家的時刻,兩人有甜蜜的愛情,卻沒有家中的經濟支援,僅能靠著朱德群準備的留學款。「房錢、吃飯錢,一個月一百美元就夠了。存的錢,本來想一年就會花完,後來可以用三年。」這就是當年的朱德群。他得省吃儉用,買狗食當作水餃餡料;頂著無形的心理壓力,放棄在台灣師大的教職以及台北的妻子與女兒;不會講法文的他,得在法文環境裡掙扎著追尋自己的藝術道路。他幾乎放棄了所有,只剩下董景昭的愛情,以及他對藝術的真心。

 

藝術

朱德群1963年《無題》雙聯屏,成交價為7068萬港幣,為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榜首。


擁有極佳的水墨根底


朱德群非常感謝音樂家許常惠,在這一段最落魄日子裡的提攜。許常惠與他正巧就住同一棟旅館,許常惠總是拉著朱德群出席不同的藝文圈飯局,朱德群不會講法文很怕出去,許常惠說:「別怕,我幫你翻譯!」他還引薦藝評、畫廊經紀人來看朱德群的畫作。他於一九五八年拿到了勒讓德爾畫廊(Legendre)的經紀合約,一簽就是六年,開始有了穩定的生活保障。

有了畫廊代理,作品得到了認可,朱德群在一九六○年與董景昭結婚,昭示著他旺盛創作力時代的來臨。在杭州求學時即苦練書法,勤練不輟的朱德群,對於中國文人畫有著深深的眷戀。他的杭州藝專另一位恩師即為國畫大師潘天壽,這使得朱德群有著極佳的水墨根底。他在巴黎的創作核心,即是將東方的山水意境與詩意,透過西方油彩媒材,以抽象的形式表現心中的探索所得。

北宋畫家范寬、郭熙對朱德群的創作影響甚深。北宋以降的中國山水,講究高遠、平遠、深遠,往細觀朱德群用色塊、線條構成的藝術平面,細細品味後往往能窮究出藝術家追求的宇宙空間,與北宋山水彷若千年的對話,也是藝術家一直以來的追求。就像朱德群在一九九九年的法蘭西院士加冕典禮的致詞:「我是一名漢家子弟,我一直追求將西方的傳統色彩與西方抽象畫中的自由形態,用中國陰陽和合的精神組合成新的畫種。」

朱德群最後一次返台是二○○七年,當時他說:「中國的繪畫、中國的山水,是文人畫,是抽象的,裡頭有中國的文學傳統,文學傳統的主幹是詩詞,而詩詞是抽象的。這就像一首詩,你每一字都認識,但你不一定懂意思;繪畫也是一樣的,紅紅綠綠一片片,但每一種紅紅綠綠,代表的意思不一樣,這就是抽象。」中國文人畫追求詩中有畫、畫中有詩,朱德群的抽象畫,每一位觀者,都可以有自己的詩意解讀。北京中央美院美術館館長王璜生評價:「在朱德群的藝術中,我們總能夠體驗到一種生命流動感的存在。」

生命時有窮盡,朱德群的創作,就是藝術家一生的寫照,他飛筆遒勁,就像他追求董景昭的決心,他用色追光奪影,精神氣韻內涵在畫面裡。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說:「朱德群有一雙純真之眼,他來自於東方,取材於西方,又回首東方,最終將不同的藝術風景和諧並生於自己的意象世界裡。」

朱德群走了。他通透東方與西方的畫作,將透過藏家之手,一代一代地遞嬗而下。
(作者為《典藏投資》雜誌總編輯)

 

朱德群
朱德群
出生:1920年
學歷:杭州藝專(今中國美院)
成就:1997年當選法蘭西學院院士;去年11月,《無題》雙聯屏於香港佳士得以7068萬港幣成交,刷新藝術家作品紀錄

延伸閱讀

你不認識的趙無極

2017-09-28

三天捐40幅朱德群畫作的神祕藏家

2014-05-22

趙無極 最抽象也最寫實的百年美學傳奇

2013-04-18

耗費二十年 典藏百年華人藝術史

2012-09-13

遠方的行星:尋找趙春翔的奇幻旅程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