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兩岸金融防火牆 正面臨瓦解危機!

兩岸金融防火牆 正面臨瓦解危機!
上市公司、上班族不斷將錢匯往中國賺高利,讓兩岸金融更加緊密,風險也快連在一起了。

呂國禎

國際總經

攝影/吳東岳

916期

2014-07-10 15:59

中國高利席捲台灣錢,讓台灣對中國曝險再創歷史新高,將兩岸金融風險高度連結。台灣應全面檢視對中國放款,揪出大玩兩岸套利的大咖,才是釜底抽薪的最佳方案。

嘉義市、中壢、廈門現場發現台灣人正在瘋兩岸高利差,台灣錢前仆後繼前往中國,更嚴重的問題是,大企業借台灣錢到中國玩套利、變「銀行」。台灣資金流向中國出現大漏洞,讓台灣對中國曝險金額不斷創新高,已經到了必須全面檢討,揪出真正害群之馬的時候了。

第一個問題是,兩岸金融防火牆被挖洞,錢不斷地流向中國。


時間回到去年底,台灣的銀行對中國曝險額已近新台幣一.四兆元,兆豐銀、上海商銀、永豐銀、中信銀、國泰世華銀、玉山銀等銀行的曝險金額都被點名,放款到中國必須要小心上限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些銀行借出去的錢(含放款、拆借、直接投資)都逼近淨值一倍的限制,一旦超過,就不能再借錢到中國去。


今年第一季,情況更加惡化,根據央行統計,今年第一季當人民幣定存超過兩千六百多億元之時,台灣的銀行吸收人民幣存款無處去化,大多數轉存中國銀行台北分行,這些存款終點仍回到中國,因此這些人民幣定存也被視為兩岸曝險金額。因為這些人民幣定存目前沒有回流機制,也無法做國際離岸市場,最終就是流回中國,因此央行定義叫最終風險(都會有被中國倒債,錢要不回來的風險)。

用簡單的話來說,情況正在惡化,台灣從上市公司、大型台商都將錢借到中國去,後果是台灣金融體系與中國愈來愈緊密,中國金融業一旦出現任何風險,影響台灣的機會也愈大。

 

葉銀華

 

上市公司玩套利  變身為台灣版「影子銀行」


造成台灣的銀行放款到中國不斷激增的原因,真正該檢討的是台灣的上市櫃公司,今年四月,外資盛博香港Sanford C. Berustein(Hong Kong) Limited發出一份名為「廣達銀行」的報告,指出台灣上市公司廣達的財務操作,幾乎已經是「銀行」的規模。

三年來,廣達在利息和匯兌的收益竟然分別占了獲利三成多、二成多與四成多。除此之外,英業達、鴻海和廣達一樣,利息和匯兌收益不輸給銀行一整年的獲利,也同樣成為外資的焦點。

學者與專家指出,這些大型上市公司都在大玩兩岸套利,變身成為台灣版的「影子銀行」(見小辭典),在台灣借錢的利息有的才一%多,取得大量資金之後,搬到中國去定存人民幣、買理財商品甚至放款,報酬率五%起跳。這些錢本來借給上市公司的目的是投資實體經濟,例如蓋廠房、買設備與採購原物料,但這些公司卻看上了兩岸高利差,把錢用在理財操作。

交大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葉銀華說,要求台灣的銀行放款到中國不得超過淨值的一倍,是因為自開放中國投資以來,台灣經濟已經演變成過度依賴中國,讓兩岸經濟風險綁在一起。所以有一句話是這樣說:中國經濟如果失速,台灣經濟就要摔車;中國經濟如果打個噴嚏,台灣恐怕就要重感冒。

因此,政府不希望再讓兩岸金融也綁在一起,葉銀華說,這就像一道防火牆,隔離台灣與中國的金融體系,避免中國金融直接影響台灣金融體系。

然而,當我們試著直接在台灣將人民幣匯往中國去理財或定存,赫然發現錢進中國非常容易,也就是說,拿台灣房子貸款新台幣,這些新台幣換成人民幣匯到中國,只有一天人民幣八萬元的上限。

葉銀華說,這代表金融監理制度有破洞,雖然個人將資金匯往中國對於兩岸曝險影響不大,但這代表防火牆正在鬆動。

第二個問題是,中國金融風險很大嗎?

就在台灣錢不斷被吸往中國的同時,中國公司債規模已經悄悄成為世界第一,信評機構更質疑中國企業的還債能力,直接點名房地產與鋼鐵業有違約的風險。

 

中國曝險


中國公司債攀升  企業償債能力值得關注


六月十六日,信評公司標準普爾發表報告,指出中國的公司債規模已經超越美國,成為全球公司債發行規模最大的國家,這比它們先前預期的早了一年,截至去年止,中國公司債規模為十四.二兆美元,美國則為十三.一兆美元。

預期到了二○一八年,中國公司債規模將達二十.四兆美元,占全球的三分之一,而美國預計將為十四兆美元。中國不僅公司債高居世界第一,債務還在快速累積當中。

可怕的是,中國債務風險也在增加當中,標準普爾也發現,北京政府已經開始讓一些小的私人企業違約,降低為問題公司紓困的意願。這項作法的目的是提早讓不良企業倒閉,避免雪球愈滾愈大,將發生更嚴重的系統風險。標準普爾還認為,接下來不動產、鋼鐵業的償債能力值得關注,甚至點名中國鋼鐵業會有更多的債務違約。

所以台灣人如果投資中國銀行的理財商品必須小心,如果最終連結的商品是房地產與鋼鐵業相關,恐怕會有違約與倒債的風險。雖然迄今仍未出現任何一檔產品讓投資人本金拿不回來,但廈門銀行行長洪主民提醒,一旦違約或發生問題,台灣人想跨海求償,難度比一般中國公民還要高而且麻煩。然而,誰也無法保證中國不會發生本土金融風暴。

第三個問題是,中國錢荒吸引台灣錢去套利,反而造成資金排擠的效應。

學者與台商專家呼籲,要同時解決不斷飆高的對中國曝險金額與台商資金短缺問題,方法不是放寬淨值一倍的規定,而是揪出台灣哪些上市公司在台灣借錢搬到中國開「影子銀行」,就能優化對中國放款,釋出額度給真正需要資金的台灣人。

 

劉芳榮


資金排擠效應  中小型台商借錢難度增加


葉銀華說,台灣民眾到中國去定存人民幣,總金額還不至於大到影響對中國曝險上限,只要加強金融監理即可;真正的問題是,大型企業在台灣借錢,跑到中國去做財務操作,大玩兩岸套利遊戲,變身成為影子銀行,這個問題才大。今年六月更產生資金排擠作用,原來當台灣人瘋狂定存人民幣,讓台灣對中國曝險金額飆高,造成多數銀行因為放款到中國逼近淨值一倍的上限,因此不願意借錢給中小型台商。

富蘭德林事業群總經理劉芳榮說,六月一日中國放寬內保外貸政策之後,就有江蘇昆山的台商拿廠房抵押想回台灣借錢,這筆資金並未直接匯回中國,而是向台中的工具機業者採購六百台的工具機。

當一切手續都辦妥後,台灣的放款銀行最後卻踩了煞車,不願意放款給台商。原來台灣統計對中國曝險金額上限,從過去的直接放款到中國,現在變成借錢買機器設備,也要問這批設備是不是移到中國生產,如果這批機器最終是到中國,這筆貸款就被列為對中國的最終風險,不得超過一倍淨值的放款額度中。

劉芳榮說,這造成了二害一利的局面,第一害是台商無法取得相對低廉的台灣資金發展,只能回到中國去借,從台灣不到三%,變成借當地少則八%到一○%的貸款。第二害是台灣工具機王國因此少了六百台的訂單,最後是中國銀行與中國工具機業者賺到,這個台商最後轉回中國去貸款並且在當地採購工具機,獲利者反而變成了中國。

然而,葉銀華與劉芳榮都認為,真正的問題是目前台灣的銀行放款到中國,有多少錢是被上市公司、大型台商借到中國去做財務操作,特別是做電子代工的上市公司。

葉銀華說,上市公司兩岸套利問題已到了必須檢討的地步。劉芳榮也認為,全面檢視,讓台灣國銀對中國曝險金額降低,才能讓需要資金的台商可以取得資金,兩岸金融防火牆才不會鬆動。

所以,正當中國高利差席捲台灣錢時,是到了該檢討誰正在大玩兩岸套利的手法,因為一旦中國發生本土金融風暴,屆時不管你有沒有存人民幣,都會因為這群大玩套利的人而被捲入其中。
 

2008年中國印人民幣救經濟,讓中國債台高築,公司債高居世界第一。當台灣 第一大債權國變成中國,必須小心中國倒債時錢要不回來。

2008年中國印人民幣救經濟,讓中國債台高築,公司債高居世界第一。當台灣第一大債權國變成中國,必須小心中國倒債時錢要不回來。(圖片/CFP)

延伸閱讀

人民幣 大吸金(摘)

2014-07-10

人民幣 大吸金

2014-07-10

中國版次貸危機還沒發生

2013-06-27

虛火上升 中國首見金融警訊

2013-06-20

MOU影響關鍵十問

2009-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