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邊境市場新秀取代墨比爾斯有玄機

邊境市場新秀取代墨比爾斯有玄機
墨比爾斯近年投注不少心力研究邊境市場,如今也將下一檔基金交給邊境市 場出身的卡洛斯掌管。(圖片/富蘭克林提供)

陳怡芬

債券基金

970期

2015-07-23 10:59

新興市場教父還不算是真的下台,但當墨比爾斯把重要的新興市場基金交給一位管理邊境市場的主管操盤,其背後意義與邊境市場未來展望的關聯,值得投資人細細玩味一番。

「教父下台,墨比爾斯(Mark Mobius)交棒!」這是近來全球基金市場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七月十四日,國際各大財經媒體紛紛發布緊急訊息,指出叱咤投資界近三十年的新興市場教父墨比爾斯已卸下基金經理人職務,不再擔任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基金的操盤者。

這樣的訊息當然不盡正確,墨比爾斯交出的,只是「坦伯頓新興市場投資信託基金(Templeton Emerging Markets Investment Trust)」主要經理人一職,這檔基金屬於封閉式基金,在英國倫敦掛牌,並未引進台灣;而墨比爾斯目前也仍是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團隊總裁,主管集團的新興市場操作策略,所謂他要「下台」,言過其實。

不過,在這樣一則重大
人事案的背後,還是有著值得投資人稍加關注的另一層意義。
 

超級冷衙門主管出線接棒


這次從墨比爾斯手中接下「主要經理人」重擔的,名叫卡洛斯‧哈登(Carlos Hardenberg),加入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團隊已十三年,目前擔任新興市場團隊的資深副總裁;有趣的是,這個團隊共有多達五十三位經理人和分析師,在全世界十八個國家設立據點,但卡洛斯所負責的範圍,其實算是一個超級冷衙門。

「土耳其市場的負責人,主管領域涵蓋中歐、東歐、非洲、中東……」這是富蘭克林坦伯頓對卡洛斯的介紹。換句話說,新興亞洲、拉丁美洲這兩個新興市場最重要的一級戰區,卡洛斯都沾不上邊,金磚四國之中,也只有俄羅斯勉強算在他的管轄之內,「他是邊境市場(Frontier Markets)團隊的重要人物」,Frontier這個字,中文可翻譯為「邊疆」,也就是「非主流」。

這樣一位「負責邊疆區域的主管」,為何能從教父手中接下「新興市場基金」的棒子?富蘭克林投顧表示:「由於是封閉式基金,有設置基金管理的董事會,因此人事異動都是經由董事會成員討論通過。」但不可否認的是,「他能出線,和邊境市場的未來展望,必然脫不了關係。」

坦伯頓新興市場基金董事會所敲定的這樁人事案,正在傳遞一項重要訊息:邊境市場對於新興市場投資者的重要性,正在快速提升。

根據MSCI邊境市場指數的組成,目前被列為邊境市場的五個主要國家包括科威特、奈及利亞、阿根廷、巴基斯坦、摩洛哥等,五國占指數權重達到六三%以上。但從過去一年的績效表現來看,邊境市場其實並不突出;至今年六月底,MSCI邊境市場指數近一年報酬率為負一三.五八%,遠遠不如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一.一九%的正報酬;即使是看今年以來報酬率,邊境市場也只有負二.八三%,同樣遜於新興市場的二.九五%。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六月中旬以後,新興市場陸續發生中國股市快速崩跌,以及希臘破產危機引發資金抽離避險等衝擊,MSCI新興市場指數在六月分自然難看,單月跌掉二.三%,但相對的,邊境市場指數卻頗為抗跌,跌幅僅有○.○六%。邊境市場與新興市場的表現,意外脫鉤。

 

邊境市場報酬率具攻擊性


今年三月,在集團中一向少有公開發言的卡洛斯難得接受媒體簡短採訪。他當然不會唱衰新興市場未來展望,但卻坦言,「新興市場的問題,在於每個國家的分歧愈來愈大,各有不同的風險與題材……至於我負責的部分,我認為前景樂觀。」對比六月以來狀況,邊境市場的表現似乎確有獨立於新興市場的味道。

若從市場評價面分析,邊境市場目前的吸引力也明顯高過新興市場。

以MSCI邊境指數的成分股來看,目前整體本益比為十一.二倍,低於新興市場的十八.五倍,邊境市場的股息殖利率達到三.七%,也高於新興市場的二.八%。事實上,規模高達八千九百億美元的挪威主權基金已在去年六月宣布鎖定邊境市場,今年四月,該基金再度表明將加碼投資奈及利亞、肯亞。

整體而言,邊境市場正在走出自己的路,且市場評價面又優於新興市場,的確有可能成為「新一代的新興市場」,這或許就是卡洛斯能夠出線的主因。

不過,目前國內投資人並不容易買到純度夠高的邊境市場基金。根據理柏資料,目前所有國內核備的新興市場基金當中,對五大邊境國家持股比重超過一%者僅有七檔,最高者即為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中小企業基金。

相對的,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經理人對邊境市場的布局明顯更加積極。理柏資訊顯示,對五大邊境國家持債比重超過基金規模四%以上的新興市場債基金共有十檔。從債券基金經理人的布局動作,也可感受到邊境市場對於下半年美國升息造成資金抽離的衝擊程度,至少在經理人的解讀中,是有可能輕於一般新興市場。

無論如何,邊境市場畢竟仍屬經濟穩定度較差的國家,絕對具有較高的投資風險,但在新興市場教父把重擔交給邊境市場新秀之後,對於這個特殊的市場,投資人是該開始給予更高的重視程度了。

墨比爾斯近年投注不少心力研究邊境市場,如今也將下一檔基金交給邊境市場出身的卡洛斯掌管。

 

基金

延伸閱讀

三位趨勢大師 解讀英國風暴後全球新局

2016-06-30

新興市場資金出走潮已到尾聲

2014-04-03

兩大管道 讓你與邊境市場聰明結緣

2014-02-27

二○一○年新興市場誰將勝出?

2009-12-24

墨比爾斯:現在不是買中國ETF的時候!

2018-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