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謝爸愛心保單 為何讓謝淑薇做噩夢

謝爸愛心保單 為何讓謝淑薇做噩夢
謝爸爸把保單當作傳家寶, 滿過桌面的保單,張張都是他對子女的愛護。

蔡曜蓮

聰明理財

攝影/劉咸昌、林煒凱

987期

2015-11-19 11:30

台灣網球一姊謝淑薇在十一月七日於臉書發文,敘述謝爸爸購買多份長期高額美元儲蓄險保單,讓她除了面對高強度的比賽,還要應付沉重的保費,幾乎喘不過氣。為什麼原應保障生活的保單,卻成為她的最大壓力?

十一月十三日,謝淑薇於泰國華欣盃比賽止步八強,為積極爭取積分,目前世界女網排名一○七的她,下一站將馬不停蹄轉戰日本。但這位單、雙打都創下國內女子網壇紀錄的台灣之光,最近煩惱的事恐怕不只網球。十一月七日,謝淑薇於臉書專頁公開發文,敘述父親謝子龍長期買了多份高額保單,沉重保費已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二○一○年,謝淑薇因亞運表現出色,獲頒獎金新台幣三百萬元的國光獎章。為表孝心,她將其中一百萬元交給謝爸爸。隔兩天,謝爸爸拿出四份二十年期、一份六年期的美元儲蓄險保單,要謝淑薇簽字。對爸爸十足信任的謝淑薇沒有多想,也未發現這些保單的每年保費加總約一百萬元,揮筆即簽。

「簽下去後,第二年繳完費後,才發現這是噩夢的開始!一年繳一百萬元,為期二十年,第二年繳完有一天,突然想起這份讓我覺得壓力超大的百萬保單!」謝淑薇在臉書上寫道,保費外還有種種生活、職業開銷全落在她的肩頭上,「在那個時候,我有貸款、比賽費用、教練費用、弟妹出國的部分費用、龍哥(謝淑薇對父親的暱稱)每個月九萬元的生活費。」

在謝淑薇的主觀認定上,這堆百萬保單不但沒有為她帶來安全感,反而成為不安因子。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狀況:35份保單強迫儲蓄  為保障運動員兒女的生活


事實上,謝爸爸買的保單不只這些。謝家有七個孩子,謝淑薇排行第四。謝爸爸熱愛運動,因此積極培養孩子成為職業運動員,包括謝淑薇在內,有四個小孩不是職業網球選手就是網球教練,最小的弟弟謝鎮安則是少棒選手。

另一方面,謝爸爸也深知運動員職業生涯只有短短幾年巔峰時期,擔心孩子老來無財,除了備齊終身醫療險、終生旅行平安險外,一存夠錢,他就拚命幫孩子買美元儲蓄險,「我老人家理財是買穩當的產品,這沒有風險。」在台北郊區租屋處接受記者採訪時,謝爸爸攤開經年累積的保單,三十多本,幾乎淹沒桌面。

今年謝爸爸要繳的保費高達新台幣二百萬元,假設沒有任何保單解約,接下來三年,他每年保費仍然高達新台幣一七○萬元。之前謝爸爸原本在高雄當網球教練,他把教職交棒給小孩後,現在只能偶爾接案教學,收入並不固定,車子有車貸未清,鐵皮屋房子是租的,屋外有一畦田地種菜,夫妻兩人生活清簡。

衡量經濟狀況,想到接下來的高額保費,謝爸爸也忍不住焦慮,「我知道有點超過自己能力,可是我就是要強迫自己儲蓄啊!以後這些錢都是要留給小孩的,真的繳不出來,我也可以把車子拿去二貸。」

檢視謝爸爸提供的三十五份保單,除四份終身醫療險,三份終身壽險,三份終身旅行平安險(簡稱旅平險),一份投資型保單,一份終身婦女險外,其餘全是長短期限不一的儲蓄險。其中,有四份二十年期美元儲蓄險,因為財力難以負擔已經解約。

完整檢視謝爸爸提供的三十五份保單之後,宏觀財務顧問平台總經理邱正弘從基本觀念出發,指出一般理財族常發生的兩大謬誤。

 

謝淑薇

謝爸爸(左)對網球的狂熱,是謝淑薇(右)走上網球路的重要關鍵。

 

失算:以為終身險不吃虧  佣金+通膨  根本不保值


首先,是把資金過度投注於「終身險」,無論是為孩子投保壽險、醫療險或是旅行平安險,謝爸爸買的都是「終身險」保單。

對此,邱正弘強調,國人對「強調還本但保費偏高」的終身險,的確存在長期迷思,卻忽略了「不能還本但保費低廉」的定期險。原因在於,國人對定期險常有「浪費」的錯覺,基於「不蝕本」的心態,終身險成為國人投保的普遍選項,導致台灣的保險滲透率(保費占國內生產毛額比率)長期蟬聯世界冠軍。但根據友邦人壽調查,台灣人平均保額約四三○萬元,若以理想保額應為家庭年收入十倍來看,台灣人平均保額僅及理想的一半。

保終身險看似「不吃虧」,但是邱正弘直言,「怎麼可能不吃虧?」他表示,若考量通膨因素,假設平均通貨膨脹率為二%,現在的一百萬元乾放十年後,購買力將只剩下九十五萬元,「因此,終身型保單『只能保本卻無法保值』。你不可能靠買保險賺錢的啦!」邱正弘說。

 

失算:以為可靠保險賺錢  高估繳費能力  恐得不償失


但靠保險賺錢卻是謝爸爸理財規畫的中心思想。謝爸爸自承這輩子「沒玩過股票」,他不願承擔投資風險,只希望報酬率能高過定存。對他來說,每兩年、甚至每年,可以領回一筆年度生存金的儲蓄險,非常「穩賺」。

而這也是邱正弘眼中謝爸爸、以及許多國內理財族會犯的第二個錯誤:「過度」把保險當成累積財富的工具。

迄今,謝爸爸買過的儲蓄險大約二十三份,起初都是短年期,四到六年不等,保費介於三千至六千美元,繳費期間可先領回幾筆小錢,繳費期滿後每年可領六百至一千四百美元不等金額。進一步的,謝爸爸也認真計算各張保單未來的領回金額,作為再買下一張保單的基礎,陸續新購保單。

平心而論,謝爸爸想要透過保單強迫儲蓄,並且一路讓手中財富鎖在變現性偏低的保單上面,出發點並沒有錯;而擁有保險業務員證照的謝爸爸,想出這套「保單養保單」的邏輯,原本也還不至於太過天馬行空。問題就出在「保單養保單」的手筆越來越大,從原本以六年期的短期保單為主,進階到長期的二十年期保單,年繳保費皆為六千美元起跳。

邱正弘表示,以謝家成員多是運動員的結構來看,「要求自己強迫儲蓄是對的,可是,運動員職涯的收入黃金期相對短暫,短期儲蓄險保單或可接受,但若採用長期儲蓄險,過程中一旦無法繳交高額報費、被迫解約,造成的損失還大過定存。」

邱正弘進一步就謝爸爸實際購買過的一份二十年期美元儲蓄險進行精算,每年保費為六六六五美元,繳費期滿時,總繳保費為十三萬美元,繳費期間總共可領回五萬一千六百美元,之後每年可領回三四四○美元。整體計算,投保後四十三年,才能把十三萬美元的本金領回來。

他繼續設想各種「無法負擔高額保費」的意外狀況,依上例來說,若只繳五年即解約,將虧損六一九二美元,近新台幣二十萬元;假如撐到第十年解約,則虧三三一一美元,約新台幣十萬元,「四十三年才終於領完本金,中間完全沒有賺到利息。而一旦繳不完,損失動輒十萬元起跳,這樣真的穩賺嗎?」

至此,邱正弘對謝爸爸提出建議,如果繳費能力不是常態,不如不要再浪費這筆錢,減額繳清是最好的辦法。至於保單解約的優先順序應該是,「盡量撐完短期保單,捨棄長期保單。」

針對保單調整原則,淡江大學保險學系副教授郝充仁建議,謝爸爸可以先就「年度末解約金高過或最接近總保費支出者」優先解約,也就是說,優先剔除「虧最少或小賺的保單」。

「因為長期支援家裡,我希望有一天我若是有什麼意外,保險照顧我,我的家人則不必承擔『可能要拿錢出來照顧我的困擾』。它讓我安心在外闖蕩,在這個旅行增加死亡風險的行業下,給了我家人一份安心的保險。」這段話取自謝淑薇臉書,透露她對保險的期待。

 

解方:應保高額意外險  避免因職業傷害影響生計


然而,若單就謝爸爸提供的保單來看,或許因為主要投保於「高保費、低保額」的終身險及儲蓄險,因此這些保單對謝淑薇的保障總和並不算高;舉例來說,若謝淑薇不幸發生重大意外,獲得的意外險理賠金恐怕不到二○一三年她參加溫布頓網球賽獎金的一半。

邱正弘認為,以網球選手的職業特性來看,他們長年在海外奔波,又涉及大量身體勞動,極可能受傷,甚至失能,需要的其實是高額意外險與醫療險。

此外,「旅平險也不需要保終身,只要針對職涯黃金時期投保即可,同時應該找產險公司投保意外險取代旅平險,因為意外險就包含旅平險,而且產險公司的意外險收費較壽險公司低廉。」邱正弘建議。

郝充仁認為謝淑薇可加保「部分失能」的年金保險,體壇競爭激烈,頂尖運動員一旦受傷,能不能回復原先水準,誰也說不準。一旦受傷導致部分失能,不論是復健期或不幸被迫退休,有一筆固定金額的年金收入,都可以暫時緩解經濟焦慮,「當然這樣的保險肯定不便宜,最好是針對容易受傷的這三、五年黃金期間定期投保即可。」

天下父母心,謝爸爸縮衣節食,只為幫子女繳完儲蓄險保費,許孩子們一個無憂的未來,出發點並沒有錯;但作為家中重要經濟支柱的謝淑薇,為了這些保單備感壓力也是事實。良善的出發點,因為對於「保險」的定位錯誤而造成財務壓力,甚至排擠原本該有的保障,這不僅是謝淑薇與謝爸爸的問題,其實,長期以來也是許多國人的通病。


儲蓄險

儲蓄險


儲蓄險

▲點圖放大

延伸閱讀

防疫險、疫苗險熱銷 這樣買最聰明!

2021-07-22

疫苗接種話題夯、疫苗險保單熱銷已逾50萬件! 6家保險公司「疫苗保單」內容一次看

2021-06-22

30歲男打AZ血栓「賣家當」籌70萬保命! 怕副作用一張表看懂3家疫苗險理賠差異

2021-06-07

有買台產「防疫神單」還需買其他防疫險? 接種前要買疫苗險嗎? 專家:在「這種」狀況下不用

2021-05-14

飲食實驗室 封存節氣糅風土

202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