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慘賠2億,如何東山再起?— 蕭明道大賺3億的告白

口述:蕭明道 整理:謝富旭

聰明理財

2012-03-27 14:23

投資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無法克服人性弱點,一錯再錯。曾明道曾誤信明牌慘賠2億元,再賺回3億元,從失敗經驗汲取可貴的教訓,之後在股海中,每年以高達20%到30%的速度累積財富,17年來一直如此,蕭明道是如何東山再起,他戰勝股海的真功夫值得一學。

台北市臨沂街某處僻靜巷弄的公寓中,51歲的蕭明道把這裡稱為他的「工作室」。他有個綽號叫「台積電」的助理管理帳務,自己主要的「工作」則是泡茶給來訪的老友喝,偶爾點起一根菸置身雲霧看看書;當然,還有替自己管理台股中新台幣3億元的資產!這3億元資產還不包括散落在台北市精華地段大安區的數幢房子。

 

這位衣著率性,出門總是戴著棒球帽、腳穿涼鞋的億萬富翁,過去17年來,每年以高達20%到30%的速度累積財富,有著極高的理財效率。

 

相較之下,他的生活卻處處充斥無效率:為了喝一泡好茶上台中梨山,為了吃一頓晚餐可以殺到宜蘭礁溪,更為了泡優質溫泉搭高鐵下新竹,還一周去2、3次,只因為可以置身山谷,人我兩忘。

 

現今的蕭明道已經擁有數億元的身家,很難不令人羨慕,他卻雲淡風輕地說:「幾億元在市場充其量算中實戶,大戶的邊都沾不上!」「面對股海要掂掂自己斤兩,夜郎自大鐵定掛,為了了解『謙遜』這兩個字的深刻涵意,我可是九死一生付出慘痛代價,才悟到那麼丁點的。」他緩緩道出他的故事,以下是蕭明道第一人稱敘事。

 

我出身典型外省軍公教家庭,父親蕭伯勤是位軍人,曾打過抗戰,更與老共李先念與林彪等部隊對決過。

 

60年前,中國大陸淪陷,父親來台任國民黨台中縣黨部主委兼救國團、軍友社台中縣市負責人;我是師長父執輩眼中頑劣、調皮、叛逆「不成材的東西」;從復興小學,復興中學,幾經退學到台中明道中學。從台灣最高學府台大,流落到台中最高學府東海大學,沒一間學校能順利念完。

 

 

年輕桀敖不馴 一半當兵時間關禁閉

 

因為操行成績不到80分,我無法考預官,就以二等兵下部隊到楊梅陸軍飛彈連。飛彈部隊的「涼」是當過兵的人都知道的,有點關係的人都把子弟往裡面塞,我忝列其中。

 

我的任務主要是照顧「官階」比我高的兩隻軍犬,牠們分別是「中士」比利與阿里,也兼在廚房打雜餵豬。

 

當兵第一年,時值8月一連3個颱風侵台,我被指派擔任「伙委」採辦全連伙食,菜貴、蔥貴,辣椒更貴。

 

基於伙食預算,擔任伙食採買的我,就少買很多辣椒,但大部分的外省籍軍官沒有辣椒吃不下飯,於是我被訓了一頓。就這樣,我因為沒辦法多買辣椒,天天被長官訓斥。有一天,我又因為辣椒被罵得狗血淋頭,脾氣本來就不好的我,再也按捺不住,於是就當著長官的面前把他們的餐桌全翻了,當然我也就被關了30天的禁閉室。

 

後來又有一次,我看不慣一名上尉作威作福,就調皮地故意放「比利」與「阿里」 咬他,一時的好玩,又換來30天的禁閉。可能是因為這樣,我開始變得憤世嫉俗,在一次莒光日的心得報告上,我寫下了「軍人是太平盛世看門狗」的文字,又再度被抓去關禁閉。

 

當時,長官來勸我,只要寫下悔過書,誠心認錯就會沒事;但我脾氣拗,硬是不寫,於是被移送到明德管訓班。因為在明德「表現不佳」,又被移送到岩灣管訓隊,算算我當兵的1年10個月歲月,關禁閉加上管訓的天數超過一半。

 

當兵經驗,讓我對國民黨恨到了極點。於是,退伍後,當時黨外運動澎湃洶湧,我選擇到《前進》、《明進》等黨外雜誌擔任發行工作。發行工作講是好聽,事實上,就是開著車把印刷廠印好的雜誌派送到各個銷售地點的開車小弟。

 

 

台股狂飆時代 不到30歲賺2億元

 

台灣民主化運動高潮過後,接踵而至的是一場吸引更多國民參與,讓社會為之瘋狂的股市運動,我也躬逢其盛。1980年代中期,我與幾個朋友研發出了一套可能是台灣最早的股票盤後系統,推出後在市場大賣,讓我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賺到錢後,我又開了證券研習班,現在的股市名嘴如朱承志、賴憲政與蔡明彰都是我研習班的師資群。由於遇到台股資金行情大多頭,證券研習班門庭若市,我一連在台灣北、中、南開了7家分店;這門生意讓我體會到什麼叫日進斗金的滋味,賺到數千萬元的資產。

 

當然,80年代的台股狂飆我也沒缺席,我的資金實力不弱,不但擁有研習班的信徒,又勇於槓桿操作,儼然已經成為市場小主力。我的操作一帆風順,記得光在中纖與台火兩檔股票,就獲利超過數千萬元以上。1988年,我才29歲,身價已超過新台幣2億元了。     

 

不到而立之年,兩億元輕鬆入袋,鑽錶鑽戒、醇酒美人,志得意滿、目空一切,儼然一副暴發戶的熊樣。當時的我,口袋深、腦袋活,生性四海,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紅的、白的、黑的、黃的,各路人馬都在我「交陪」的範圍。每當收盤後就是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開始。

 

當時景氣好、酒店林立,簽單隔月收帳,家常便飯,可曾想像一周400萬元的酒帳(相當於當時台北市一間公寓價格),心不驚、眼不眨,閒話一句罷了。

 

 

誤信明牌敗在福昌  賠掉身家還負債

 

由於交遊廣闊,我常會聽到一些內線消息以及明牌,也因此賺了不少錢;但豈料,讓我破產的竟是我一輩子最有把握的一檔明牌——福昌紡織。

 

1988年,我掌握到有市場重量級主力與福昌紡織公司派,將連手拉抬股價的消息。儘管我心裡明白,這是一檔爛股票,但「內線」消息卻舉證歷歷地告訴我,福昌公司派為了在高點出脫持股,即將砸下重金進行一波急拉。

 

我從福昌線圖研判股價尚無明顯拉升跡象,而且股本僅4億多元,於是認為機不可失,隨即調動資金預先卡位布局。

 

買進了第一批福昌紡織的股票後,豈料福昌股價在大盤持續推升下竟不漲反跌;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可能是主力進行洗盤動作,想把搭順風車的人趕下來,再來進行一波凌厲拉抬。於是福昌愈跌,我買得愈多,甚至不惜向金主墊款持續買進。

 

就這樣,我不自覺地踏入了一個別人預先精心設好的「陷阱」當中而難以自拔。我從福昌30幾元時就一路買,它卻一路跌,股價跌到20元出頭時,我甚至異想天開:既然沒人當主力,那我自己來當主力好了,我窮盡所有能動用、能借到的資金,全力攤平甚至企圖拉抬福昌這檔股票,沒想到它的賣壓卻源源不絕。

 

最後,福昌快失守10元時,墊款數億元的利息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在墊款金主的催討下,我被迫認賠出清福昌股票。結算下來,我之前擁有2億多元資金不僅虧損殆盡,還欠金主1,000多萬元。我用4年賺到2億元以上的財富,竟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賠光,還負債1,000多萬元。那年,我剛好滿30歲。而福昌紡織就在我出清後沒幾天開始飆漲,一路漲到100多元。

 

福昌一役千金散盡,掌聲不見了,以前的酒肉朋友也全都不見了。萬念俱灰,一度想從台北市台電大樓(當時最高大樓)一躍而下,塵歸塵,土歸土,碎屍羅斯福路。

 

在當時女朋友(現在的太太)鼓勵下,稍事振作,仍無心工作,每天不是看武俠小說,不然就是鑽研技術分析理論,反覆思考我所犯的錯誤,為何失敗?可能東山再起嗎?哪個行業能讓我東山再起?就是股市,別無選擇。

 

當時家裡開銷全靠太太一人維持。在金融業任職的她,向銀行借了30萬元。1993年,我們夫妻就用30萬元在北市吳興街頂了一家水果行,我開始當起老闆了。

 

偏偏老天爺又開起玩笑,眼拙選了個西曬場地賣水果,水果壞得快;生意差也就罷了,我還鬼迷心竅包下了拉拉山水果園準備發投機財。1993年全年沒半個颱風,水蜜桃大豐收價格也賤,水果行也陷入虧損之中,屋漏偏逢連夜雨,真的很慘。

 

在瀕臨絕境時,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一輛賓士車停在店門口,車裡步出一位熟悉的身影,他還沒看到我時,我就認出他就是當年借款給我的金主。

 

一位帳上還積欠1,000多萬元的債主找上門來,讓我趕緊躲進了置放水果的冰櫃中,躲了約20分鐘,自認債主應買好水果離開了,於是就走出來。未料金主卻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我一時間傻眼了。

 

金主登門委代操 自此翻本東山再起

 

這位金主看到我,倒是隻字未提欠帳一事,反倒問起我對最近盤勢的看法,適不適合進場?有什麼值得投資的標的?

 

 我心裡狂喜難抑,老天爺派天使來了,我向他分析,「這波低點就是3,740點了!目前就是初升段的修正波,修正時間雖然長達半年,然而,絕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看看,波段攻擊量能潮蠢蠢欲動,五行均線糾集,只待號角響起,就是一波主升段的展開,這不就是波段的買點?」

 

聽完,他眼睛一亮點點頭,問我願不願意重出江湖替他操盤?我求之不得,豈有不願意的道理?金主又說了:「你離開市場一段時間了,生疏在所難免,先500萬元做做看,好嗎?」我斬釘截鐵地回絕,「500萬元就不必了,這是一波大行情,不要小鼻子小眼睛,要嘛!5,000萬元,我全力以赴。」他沉思了一會兒,說給他幾天時間考慮考慮。

 

即使他就出500萬元,我還是願意為他操盤的,因為股票是我的生命。但我很清楚這位金主的實力,我想要試試他的底限,並企圖藉此資金翻身東山再起。

 

這位金主果然委託5,000萬元讓我操作,1993年10月9日是我畢生難忘的日子,我將5,000萬元全數獨押聯電;只因聯電在當時依各項技術分析研判來看,就是要漲。磨磨蹭蹭了3周,聯電終於動了,3個月上漲了2倍之多,去頭去尾賺足7,800萬元。

 

聯電大賺後,我打鐵趁熱乘勝追擊,又選中台苯重押了9,000萬元,不到7周時間,台苯上漲了2倍多。不到一年時間操作聯電、台苯、台達化,為金主賺了2億多元,不僅還清了積欠的債務,也為自己贏得了3,000多萬元的資本。

 

自此之後,我步步為營,深恐重蹈覆轍,歌台舞榭、風月場所非必要絕不涉足。

 

有了聯電成功的經驗,深深體會到以外貿為導向的台灣經濟體,勢必全面大革命,正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電子股將全面取代金融股,成為未來台灣股市主流。

 

於是,我開始介入未上市股,先是英業達,繼之華碩、技嘉與廣達,穫利豐碩。與此同時,我的量價、時間、角度與轉折的技術分析功力與時俱進,也幫我避開了所有崩盤危機。從1993年賺到3,000多萬元資本,目前為止,我的投資部位多元化且分散,遍及現股、期貨及未上市股票(瓷微科技與智微科技)。17年來,我的資產穩定成長,估計投資部位約在3億元。

 

記取慘痛經驗  體悟理性、冷靜才是王道

 

經過福昌的慘痛經驗後,我深刻地體會,股票操作最重要的兩個贏家特質:一個是理性,一個則是冷靜。理性地去研判市場多空力道,冷靜且有紀律地去執行停損與停利。不過,當你聽信明牌時,往往就會對這檔明牌產生偏執,導致理性與冷靜喪失殆盡。而一個沒有理性與冷靜的人投資股市,就好像你矇住眼睛過馬路一樣,隨時都會被撞死!

 

直到今日,我透過在股市、企業界或是政界的朋友,每天聽到的明牌不知凡幾;但我只當作聊天題材,絕不把它們當作操作題材。福昌紡織那一役讓我成了一個懷疑論者,我不相信公司發布的訊息,不相信基本面,也不相信報紙的股票新聞。

 

最後,我建議投資人,「大道至簡」、「執簡御繁」——就是不要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技術分析不外「量價、時間、角度與轉折」,捨此無他。

 

另外,鎮日惦記著股市與自己的股票,會逐漸陷入迷網而不自知,生活品質犧牲了,日子也不會快樂。在收盤後,我就放下了,不談股票,只聊風月,1年至少閱讀60本以上書籍,其中大多是文學、哲學,與傳記類的書籍。

 

最後我要和大家分享,「只要股市在,隨時都有賺錢的機會,準備好了再來,要在股市獲利永遠不嫌晚!」

 

 

蕭明道

出生:1959年

現職:專事投資

學歷:東海大學經濟系

經歷:股市研習班負責人、水果行老闆

身價:9位數

 

 

蕭明道大賺3億的線形選股法

 

過去,蕭明道聽信明牌賠光了所有的財產,讓他對「明牌」深惡痛絕。,他戮力鑽研技術分析理論,作為選股與進出的準則。蕭明道強調,技術分析的最高境界是「敵不動我不動,敵甫動我先動」,量價會說話,它會即時告訴你事實真相。他同時分享操作20幾年,不聽明牌,運用技術分析發掘「自己的明牌」3個心法。

 

操作心法1:選股

 

均線在低檔糾結時,出現向上突破訊號,勇於買進。

 

蕭明道說他選股不靠內線,只相信線形,當5日線、10日線、20日線、60日線與120日線,在低檔糾結走平翻揚時就買進(如2009年9年3月初行情),如果出現了一個向上突破的訊號,往往代表剽悍的牛市來臨,這時候應該勇於積極加碼。

 

相反地,如果上述均線在高檔糾結,出現了一個向下跌破訊號,走平翻黑就賣出(如2008年6月初行情)。

 

當各條均線開始出現糾結時,通常會出現整理數周到數月,蕭明道會先部署少量資金「守株待兔」,等到突破或跌破的訊號出現,再加大資金擴大戰果。這當中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耐心。然而均線糾結形態不多見,1年有個1、2次就算幸運了。

 

操作心法2:進出

 

以DMI指標作為最重要的進出。

 

DMI(Directional Movement Index)是一種研判市場多空勢力強弱的指標。它能預告「底部確認」、「頭部完成」訊號。DMI指標有3種次指標:第一:代表多方力道的正DI,第二:代表空方力道的負DI,以及判定多空方勝的ADX。

 

DMI是蕭明道研究「觸底」、「落底」、「完底」與「觸頂」、「摸頂」、「完頂」的最重要參考指標。他的心得是,以周K線圖來看,在長空跌市修正中,每當正DI自下而上突破自上而下的負DI時,且ADX轉折而上,就是底部完成形態,如2009年2月底3月初的台股。更妙的是「底部完成形態」經常伴隨著「均線糾纏登天梯」的出現,此時不買更待何時?

 

在長多漲勢盤整後,每當負DI自下而上突破自上而下的正DI時,且ADX轉折而上,就是「頭部完成形態」。

 

在2008年5月馬英九總統就職時的K線與DMI,「均線糾纏溜滑梯」就同時出現了,此時當然要盡快出清持股。

 

操作心法3:不要與股票談戀愛

 

漲勢中,三盤(三根月K線)還不見高點,並且月K線出現紅翻黑,減碼。

 

價值型投資人總認為;只要選定一檔績優股,如鴻海、台積電長期抱牢,未來一定有好的結果。

 

蕭明道指出,這當中存在對績優股的迷思,說穿了也是一種明牌心態。

 

他舉例,10幾年前的華碩與廣達就曾是稱王稱后的績優股,但10幾年長抱下來怎堪一個「慘」字了得。

 

他建議,如果投資人要作長線(持股期間6個月以上),多頭趨勢中「K線見高不見低」就是抱牢;「月K線,三盤還不見高點,並且月K線出現紅翻黑」,最好先行拔檔。空頭趨勢中「月K線見低不見高」則不要出手,「月K線,三盤不破底,並黑翻紅」則是買進訊號。盤整期間則空手。

 

如果是比較短線操作,蕭明道經多年經驗的結論則是,「漲勢中,出現爆大量後的隔日K線,如果量縮不見高點(價格沒有前一日高),大量減碼」。「跌勢中,出現爆大量的隔日K線,量縮不見低點(價格沒有前一日低),可開始介入」。

 

 

DMI趨向指標

這是美國技術分析威爾斯‧王爾德(Wells Wilder)發明的一套計術分析工具。DMI由3個次子標組成:正DI(今日最高價減去昨日最高價)、負DI(今日最低價減去昨日最低價),以及衡量價格運動連續性的指標ADX。DMI一向被運用在研判市場是否發動轉折的跡象。

 

 

延伸閱讀

你說你比較會投資,真的嗎?!

2018-03-19

當心!散戶瘋炒股、美家庭持股比重創史上第二高

2018-03-19

中國股市出現磁吸效應?顧立雄:只有鴻海玩得起

2018-03-19

宣布退休?李嘉誠:下午4時該講的都會講

2018-03-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