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用社會報酬看投資正面衝擊

黃正忠

聰明理財

1199期

2019-12-11 14:37

投報率是投資人關注及投入相關市場的一大理由,而衝擊投資所帶來的外部利他效益,更應納入投資績效衡量。

近期應邀走訪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與泰國,都與一個共同的議題有關,那就是如何衡量衝擊投資(impact investing) 所創造的正面衝擊。這股來自非主流投資人的空前熱潮,提高了音量,隱然將醞釀一股具顛覆性的潛在力量。

 

許多人以「影響力投資」應用在我指的衝擊投資,我則比較偏好用有力道的影響力,來彰顯衝擊投資所造成足以力挽狂瀾的效果。

 

早期的衝擊投資,比較偏向能在特定環境或社會議題上,創造顯著效應的投資,優於對投報率的考量。這些投資聚焦在能有「可量化」效果的企業、組織、基金或固定收益的金融商品上,投資標的所產生的社會正面衝擊,諸如微型金融、創造弱勢就業、教育普及與品質改善、再生能源、剩食、負擔得起的醫療、乾淨的水資源等。

 

五年前,一項研究顯示,衝擊投資的投報率與主流投資相較,已縮小到一至二個百分點的差距。這個結果令人雀躍,因為有了可驅使主流投資人關注與投入的正當理由。

 

如果一塊錢投資出去,沒有做好外部衝擊評估,反而加速導致諸如氣候變遷的惡化,那麼利己的投資績效,就應該是必須嚴正以待的議題;如果一塊錢投資出去,可帶來多元的正面衝擊,那麼這些外部性的利他效益,就應該都要納入投資績效衡量。

延伸閱讀

你們好大的膽子

2019-10-16

企業使命與重新定義價值

2019-09-11

不怎麼方便的店

2019-08-07

社會企業撥亂反正的玄機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