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融股「流金」歲月何時了? P.104

金融股跌跌不休,「什麼時候才能止跌」,這是投資人最大的疑惑,台灣的金融狀況,在新政府實施金融掃黑後,就一直黯淡無光,金融股還有未來嗎?本刊社長謝金河日前與谷月涵一起探討金融股的前途在哪裡。以下是兩人的對談摘要:

谷月涵(以下簡稱谷):台灣金融股,這三年來已經跌得滿深的,我記得我十二年前來台灣時,中國商銀( ICBC )的總市值超過整個美國花旗銀行與大通銀行的總和, ICBC 的總市值是整個花旗銀行的十四倍,所以可見這幾年的差距有多大。在最壞的時刻,是一個很好進場買股票的機會,前年地雷股爆發,大家看銀行股看得更悲觀,不過我則認為那就是機會,去年底我認為今年的金融股也有機會。台灣的銀行股通常會跌很久,一旦突然漲要追就來不及了,所以要早點收集它。


金融股的慘狀過了嗎?


台灣的銀行問題跟國外滿像的,美國在一九八七、八八年碰到金融危機時,呆帳率也是六%,跟台灣現在一樣,美國很快就把這個問題處理掉了,而日本則是等這個問題自己解決,但是等了十年日本銀行呆帳問題都還沒有解決,所以台灣政府應該早一點處理這個問題。但光是合併並不是辦法,像是兩家壞銀行合併起來,變成一家更大的壞銀行,美僑商會是主張將銀行的呆帳或是不動產證券化,賣給其他的金融機構,若將不動產證券賣到國外去的話,等於是把台灣的不動產外銷,市場壓力可以減少,對國內的銀行來講,買台灣的呆帳、土地只會增加風險,但對外國銀行來講則可以多樣化,風險可以減少。

謝金河(以下簡稱為謝):在過去十年當中,如果長期投資台灣金融股的話,可以傾家蕩產來形容,舉例來說,在民國七十九年,台灣有六檔股票上了一千塊,十年之後到今天為止,差價最大的是北企,最高是一千一百八十元,最低跌到十二塊半,落差之大無法想像,若在十年前買到國壽價格是一千九百七十五元,現在是七十塊五毛,三商銀最高到一千一百二十元,現在彰銀跌到十六塊八、一銀二六元、華銀二三塊半,災情慘重創世界紀錄,台灣金融股的慘烈狀況過了嗎?

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看,第一、台灣的金融機構都是採不動產做為抵押品,如果房地產沒有止跌的話,銀行授信的品質就越來越壞,但房地產卻沒有轉好的徵兆。第二、表面上看到的呆帳是八千多億元台幣,有人放寬來看則認為呆帳超過一兆元,現在省屬行庫轉為民營後,逾放比都超過五%,台灣金融機構呆帳這麼嚴重,主要的原因是政治人物對銀行上下其手,這是台灣由來已久的掏空文化,民意代表借錢都不用還,現在比較可怕的是,很多企業看來營運正常,但是繳息都非常困難,像世華銀行今年可以賺一百億元以上,EPS 可以到二.五元,卻因為成為長億集團最大的債權銀行,而被外資降等,世華口碑這麼好的銀行都有這樣的問題,其他的金融機構就更嚴重了。台灣傳統產業都面臨負債嚴重的問題,像華國飯店跳票了,股價只有三塊六毛二,市值為三億二千多萬元,也就是說拿三億多元就可以買下一家飯店,但是要注意的是,它背負了三十幾億元的負債,像華隆、燁興等都有同樣的問題。逾放金額太大,原上游的資產品質越來越差,目前看起還沒有解決的方法。


低價股才是最危險


台灣對於金融機構的整頓太慢了,我們到現在為止還在說銀行不能倒,現在好的壞的都放在一起,所以現在該合併的,就應該用政府的力量來加速合併,整合的動作不能再耽擱,其次,面對很多銀行的股票跌到五元以下,應該先下市再說,現在掃黑就非常好,如果阿扁政府有魄力的話,就公布民意代表特權貸款最嚴重的名單,告訴大家有多嚴重,這樣大家才會敞開心胸。

谷:現在市場是比較透明,如果能夠度過這段時期的話,選什麼銀行都是不錯。

謝:現在的底部在哪裡不是很重要,未來的選股要怎麼選比較重要,我有兩位朋友很極端,一位是專門選威盛這樣的股票,最近不賠反賺。另外一位則是選八塊、九塊的股票來買,他認為低價股比較安全,但是現在卻跌到了二、三,元賠死了,現在低價股才是最危險的。有一句話說,「上市公司不成長」,所以我期待傳統產業的經營者,應該站出來告訴大家未來的經營方向。我認為,股價放在心中就好,要選擇成長性高的股票如軟體、光通訊及光纖等產業。

谷:台灣面臨資金的問題,也是銀行的問題,銀行系統問題可以解決的話,可以帶動整個經濟金融市場的趨勢,政府應該將焦點放在這上面。

謝:銀行就像是人的任督二脈,一旦銀行不順暢,就會委靡不振,所以不能再有阿 Q 精神了,現在是改革金融的好時機。 現在至少要確保住好的銀行,像台新、華信銀行等。

谷:過去我已經有提過幾個想法,第一、是把金融的呆帳徹底挖出來,整個銀行的資本減少,放款的能力也會減少,所以一定要合併,要讓外國法人投資,並將呆帳、土地證券化,外國法人有這個經驗,會帶動台灣加速呆帳去除。

謝:藉著資產重估的方式,將金融機構的呆帳蓋掉也是辦法之一,但過去台灣金融機構都將資產做為抵押品的擔保,現在有土地要賣都賣不掉,所以我認為應該盡速全面性地將呆帳做一個有效的處理,另外是消極性的把過去製造呆帳的來源一個一個揪出來,像追查彰銀的案子對台灣金融機構授信的狀況朝正面有利的方向發展。


外資普通看好第四季


谷:台灣的優點就是高科技工程師素質很高,製造業都做得非常成功,但是電子性的產品趨向標準化,可以移到工資比較低的地方去,所以很多人擔心我們加入WTO, 是不是這些工廠都會移到大陸去,我認為機會很大,但並不是值得我們擔心的問題,這像七、八年前,大家還是看壞美國的經濟,因為也遇到同樣的問題,但有許多工程師都移到其他的如軟體、光纖等產業去了。對個別經濟來講,很多好公司都還是上漲。

謝:現在已經跌了三千點了,最恐怖的下跌過程應該告一段落,接下來個別的整,也就是說,體質壞的股票還是持續往下跌,但是競爭力強的公司低檔已不多了,事實上,跌了三千點以來,把今年配股權值還原,創新高的公司超過二十家,可見台灣最具競爭力的族群已經慢慢在誕生了。像聯電、台積電所確立的晶圓代工優勢,未來十年台灣還是可以維持世界第一,從晶圓代工延伸下來,威盛已經是世界第八大的 IC 設計公司,今年聯發科技可以擠到第十名,世界前三十大IC 設計公司台灣已經囊括九名了, 台灣最厲害的是可以腦袋瓜去設計,這是台灣投資的機會。

台灣現在有許多台商都到大陸去發展,但是以台商在大陸設廠的架式,我深刻感覺我們戒急用忍的政策,大股東都是以個人名義投資,到大陸投資應該建立在公司跟公司的基礎上,如果用個人就變成是用公司資源,賺的錢跑到個人口袋去,公司去栽培個人獲利,個人獲利卻跟公司沒關係,現在根留台灣是對台灣最大的傷害,台灣這幾年這麼慘是因為拿錢到大陸投資,但是叫台商把錢搬回來是不可能的,所以以前台灣放任企業到大陸設廠,現在則就要管理,否則就危險。

谷:對於美股的前景,美股在四、五月的急跌是可以預期的,因為美國經濟沒有成長那麼快,利率的壓力也就減少,最近香港股市在亞洲表現特別好,是給亞洲製造更大的壓力,所以我們擔心台灣股市大跌是因為新政府或是呆帳的關係,不過看韓國、日本及東南亞的市場也跌超過台灣的幅度,所以問題不是台灣的問題,是因為美國經濟高成長的時代已經過去,我們要特別注意好一點的產業。至於外資看台股第四季,應該會比第二、三季樂觀,其次, MSCI 在十一月要將台的比重增加到八成,外資在第四季持股比率不是那麼高,預計應該會有另外一波進來,另外,全世界最強的經濟發生在中國大陸,這也是為什麼香港股市這麼好,應該也會帶動台灣市場,尤其是傳統產業。

延伸閱讀

2年內從暴紅到慘輸...韓國瑜敗選的2個意義:我們信仰的價值觀,至少獲得了多數台灣人認同

2020-01-12

兩岸旅遊雙封 「史上影響最大」至少損失5億

2020-01-25

苦等兩年,母親開刀前一天卻走了...暖醫真情告白:懂得關懷家屬,是媽媽用生命教會我的事

2020-01-26

婚姻的表面是愛情,骨子裡則是犧牲、奉獻與妥協「丈夫離婚後很快再婚,我在工作中找到了自我價值」

2020-02-0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