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消費力將啟動下一個黃金五年

中國消費力將啟動下一個黃金五年
陶冬提醒,只要美元一升值,全球股市可能因此出現震盪。

陶冬、蔣士棋

全球股市

攝影/聶世傑

684期

2010-01-28 10:55

進入二○一○年後,各國政府的態度已從一年前的積極救市,轉為伺機退場。這種轉變會有什麼影響?風暴後快速崛起的中國,未來的成長力道又在哪裡?本刊特別邀請瑞士信貸亞洲區董事總經理,深度剖析二○一○年的經濟趨勢。

這兩年,主導全球經濟方向的有兩個「D」。二○○九年的「D」指的是Depression(衰退);進入二○一○年,這個D換成了「Dollar」(美元)。換句話說,未來經濟走勢到底如何,還是得看美國臉色。

話說從頭。○八年底的金融風暴,嚇壞了全世界所有國家。為了預防經濟陷入全面性的衰退,各國政府在○九年無不大量地向市場灌送資金,維持金融體系流動性。

 

預言一 聯準會最快下半年開始升息


回顧二○○○年的千禧年危機,各國央行為了預防經濟受到影響,創造了比平常多七五%的流動性;九一一恐怖攻擊時,也是擔心經濟受到恐怖行動摧毀,全世界央行聯手注入了一七○%的流動性。但是○九年一年裡增加的流動性,規模比平常多了近十倍,真要比起來,前兩次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而且前兩次最多只維持幾個月時間,可是這次已經持續了至少一年四個月,而且未來幾個月可能還會維持下去。比起消費的些微增溫,流動性才是支撐○九年一整年經濟復甦的重要因素。

所以,奉行基本面分析的投資人,去年可能沒有趕上;他們看到的是經濟基本面跟市場表現脫鉤了,但他們沒有看到的另一面,是整個經濟體系內的流動性氾濫,資金成本等於零。這個時候,儘管你沒有投資,央行還是把大筆資金往投資人身上送。這就帶來了金融資產價格的「雨露均霑」。

但進入二○一○年,原本由流動性主導的市場,將改為由基本面主導。這個切換一定不順。由於今天的消費需求、企業獲利仍然處於不確定的狀況,央行只要開始退出,抽回資金,市場出現動盪是很正常的。

因此,我認為二○一○年的經濟有三個關鍵趨勢。第一個是經濟穩定。政府的退市與否,一定與經濟的發展程度連在一起,如果力度不強,政府也不會退。

我們觀察到,美國的非農就業人口,會在二○一○年的三、四月間恢復穩定,因此美國聯準會,最快在今年下半年就會開始升息,因為在今年上半年,儘管非農就業人口數字有改善,但是真正起來的,其實只是短期就業人口,代表真正的經濟復甦還需要一段時間。至於消費,美國現在的儲蓄率只有三%到四%之間,我認為要到八%,一般人的所得跟消費水準才算真正穩定下來,而這可能還需要幾年的時間去調整。

 

預言二 美元升值牽動資產價格波動


第二個關鍵趨勢則是美元升值後,可能造成的資產價格波動。美元其實已經是個失去信用的貨幣,可是它不見得會年復一年的貶值。美元缺少了信用,所以全世界都看淡美元,可是美元持續貶值的前提,是有更強大的貨幣可以升值。今天無論是歐元還是日圓,都沒有升值的空間。我不敢說美元何時升值,但當有一天美元真的大幅升值,首當其衝的,會是套利交易(carry trade)的大量平倉。

過去一年內,為什麼金融資產的價格上漲那麼多?一個原因是投資銀行、對沖基金的槓桿操作;另一個原因,就是美元的套利交易大規模增加。貨幣要套利交易得要有三大條件,第一是大量的流動性,能容易借到錢;第二是利率要能長期維持非常低的水準;第三是匯率會持續往下跌。而美元在去年可說是符合全部的條件。

○九年裡,至少有兩兆美元被借出去作套利交易,大家借了美元以後,就去炒商品、炒新興市場股市、炒高息貨幣;一旦美元開始升值,有些套利交易就變得無利可圖了。例如美元跟澳幣之間,有二%的利差,只要美元升值三%,你就虧錢了。當美元一升值,這些貨幣的套利交易就得平倉,只要一平倉,美元就得繼續升值,連新興市場股市、商品交易也得平倉。

越平倉越升值的結果,美元升值帶來的會是「火燒連營」、所有風險性資產價格的調整。這會是二○一○年全球資本市場最大的變數。

第三個關鍵,則是全球央行「退而不出」。過去一年裡,全球的央行已經往經濟體系中注入過多的流動性,但即使想要退場,看到還相當脆弱的經濟狀況,也不敢貿然退出。這就像一個裝滿水的大水桶裡,只用一個小湯匙把水往外舀。未來央行何時才會把動作加大,是觀察重點。

 

預言三 中國仍扮演全球經濟驅動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經濟已在這次金融危機中快速崛起。一月二十日早上,官方發布中國第四季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數字,我正好把手機關機半小時;再打開時,裡頭已有了四十幾通留言,要問我中國的狀況,問的人不只是中國的投資人,還有美國、巴西。中國的經濟數據,已成為全世界的數據了。

○八年時,中國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率,比美國、日本、歐洲加起來都高;到了○九年,當其他國家的經濟都負成長時,只有中國還在正成長。毫無疑問地,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經濟最主要的驅動力。

的確,最近政策上出現了連串變化,似乎在抑制經濟,但我認為這只是在「打響板」,做做樣子而已。這就像古時候被縣太爺打板子,只要你私底下先打點好,堂上可以打得皮開肉綻、聲音響亮,可是打完以後人居然沒事,代表只是在虛應故事罷了。

就拿房地產市場來說,之前政府宣布,建商不得囤積土地,結果建商開始積極整地、蓋房,以免土地被政府收回或罰款。實際上,這對於經濟成長是好事情呀,完全不是在抑制房地產。

此外,人民銀行前一段日子調高了法定準備率,許多人以為緊縮政策要開始了。沒錯,我也認為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從量化寬鬆轉向量化收縮的方向前進,但另外一方面,這對實體經濟的影響應該不大。銀行有二.三%的資產存放在人民銀行,調高了法定準備率後,只是把銀行存在人行的錢從超額準備移往法定準備罷了,對於它本身流動性的影響幾乎是零;但是看到房地產市場漲那麼多,政府一定要有所動作,才想到調高法定準備率;這就是個典型的「打響板」。

 

預言四 通膨出現才會引發宏觀調控


我估計,在往後的一段時間裡,隔沒多久就會出現類似的調整措施,影響都不大;那麼何時才會有真正的緊縮政策出現?要看就業市場。就政治家的觀點來看,社會穩定、就業才是他們在意的關鍵,而這又跟出口緊密相關。所以我認為除非出口提振、失業率降低,使得通貨膨脹出現,否則宏觀調控不會出台。

要注意的是,下半年可能有三件事情會同時發生,第一個是突然間房屋供應量大幅上漲,開發商都想在宏觀調控之前再賺一筆,一定建得快也賣得快;第二個是政府會限制中央企業投資房地產;第三個是到今年年底,可能就突然開始升息了。

在海嘯發生的三個月內,人行一口氣降了二%的利率;今天就算只是回到正常的位置,也有兩百個基點的變化。可想而知,很多人都還沒有準備。

長遠來講,我很喜歡中國股市。過去中國曾有幾次連續五年的經濟成長率都超過一○%的黃金時期。第一次是受農村改革以及鄉鎮企業的帶動;第二次則是市場經濟開放還有外來直接投資的貢獻;第三次是拜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和房地產成長之賜。至於第四次,我認為,再次推動中國經濟高速成長的新「超級因素」,會是城鎮化,以及之後萌生的消費商機。

中國正大幅放寬戶籍制度,允許農民進入城市;未來如果進一步放寬,讓他們把自己的土地賣掉,就能拿這筆錢到城市消費,也可以拿土地到銀行抵押。這會是一個前所未見的商機,他們也許買不起開發商蓋的房子,但就算要自己建,也需要鋼筋水泥!或者也至少要辦手機吧!

 

預言五 農民進城將啟動第四次躍進


我認為,要靠中國現有的四億五千萬城市人口,把經濟再翻上一番其實不容易,但若是把眼光放到另外四億五千萬農民的身上,的確會帶來許多新的變化,也會創造許多新的需求,更會帶動一波新的商機。

另一個變化的來源是高速鐵路。舉個例,大家都曉得廣州、深圳的房地產價格已經漲翻了,可是兩個城市中間的東莞,房地產一直沒什麼起色。三、四年後,廣州到深圳的高速鐵路開通了,東莞到深圳只要半小時,你說上班族會住在哪裡?

到二○二○年之前,中國在高速鐵路上至少還要投入七千七百億人民幣,總里程達到一萬八千公里。這對於中國的經濟與社會生態,會帶來一次革命性的轉變。

我們眼前看到的,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點。上一個全世界的大故事,是美國的嬰兒潮,我們的投資不見得能趕上;而下一個世界級的大故事,就是中國的消費力,而我們,就處於離它最近的位置上。

 

經濟

 

中國

▲點擊圖片放大

 

陶冬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央行被喝倒彩的2016年

2016-02-18

熱台幣 找對好投資

2010-10-28

2011年增長見好、市場波動

2011-01-06

2010投資要知進退

2010-01-21

美元,新的宏觀變數

2018-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