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G2退場 今年投資應有新思惟

G2退場 今年投資應有新思惟
為了平息民怨,歐巴馬公布新的金改方案,今年的投資人投資,必須更加保守。

陳怡慈

全球股市

Top Photo

685期

2010-02-04 14:24

美國與中國在過去一年的救市方案,造就了去年投資市場「令人意外」的資金行情,依循簡單邏輯反推,當兩國政府的退場機制開始啟動,必然也將成為今年整體投資環境的關鍵變數。

美國總統歐巴馬打算採用「伏克爾法則」,來從事大規模金融改革。這項後金融海嘯時期的政府退場方案,衝擊了美國股市的表現;而在不久知之前,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也坦言「宏觀調控面臨的局勢更為複雜」。

在史無前例的救市規模之後,G2(美國與中國)近來開始出現退場動作,全球投資市場一夕變色,G2退場的第一步踩得太凶太急、太重太快嗎?

 

退場機制啟動成為最大變數


不可否認,G2過去一年的救市方案造就了去年投資市場「令人意外」的資金行情,依循簡單邏輯反推,當美國與中國開始退場,必然也將成為今年整體投資環境的關鍵變數。

更精確的說,G2退場將是未來一年最關鍵的風險之一;換言之,對投資人而言,評估此一風險將是今年最重要的功課。

先從美國看起。一月二十日,美國財長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和華爾街大銀行的大老闆們共進晚餐時透露,歐巴馬已同意前聯準會主席、現任白宮「經濟復甦顧問委員會」主委伏克爾(Paul Volcker)的提議,準備限制大銀行的規模,且將規範商業銀行的自營交易以便和投資銀行區隔。「出發點當然是好的,總體來說,這是從減少風險、不重蹈金融海嘯覆轍的觀點出發。」瑞士銀行董事總經理浦永灝表示。

他解釋,商業銀行有兩大功能,一是傳統存款貸款匯款業務,另一是自營業務,包括持有對沖基金、私募基金等資產。

然而,伏克爾主張金融機構應該「分業經營」,背後意涵為銀行自營操作的損失不應由社會大眾承擔;至於傳統存放匯渠道,則應由政府繼續支持擔保。

歐巴馬一月二十一日親自公布這項被喻為「現代版格拉斯-史蒂格爾法」(The Glass-Steagall Act)的金改新方向,其欲仿效一九三三年羅斯福總統推行「新政」的姿態不言可喻;然而美股並不領情,以重挫回應,影響較大的機構包括:美國銀行、高盛與花旗集團。

但浦永灝也強調,此案真實施的話,確實會對金融市場有負面影響。而這負面衝擊可從兩方面思考,在直接衝擊部分,因自營投資業務從此受到限制,美國銀行業的利潤空間自然減少;另外一個部分,在業務受限、規模縮小之下,也會影響到銀行投資時可以放大的倍數操作,銀行的槓桿性投資會受到一定的限制。

用股票市場解釋,「歐巴馬新政」直接衝擊金融股,另一方面,則可能會讓華爾街銀行對外投資開始進行一輪「去槓桿化」,對市場造成一連串的後續衝擊。而在直接與間接衝擊之外,在「極短線」的部分,某種程度上,近來股市劇跌多少也是來自於市場對於未來「不確定性」的心理反應。

渣打銀行(香港)亞洲區總經濟師關家明認為,「伏克爾法則」目前還在提議階段,還沒送進國會、還不是正式的法律案,「國會立法執行細節還有很多變數,股市反覆反映是能預料的,但肯定不會一直往下走。」

層層拆解「伏克爾法則」的衝擊,短線上,來自「不確定心理」所造成的波動,預料不致過度失控;但若法案通過,就要看看如何因應新政策造成的直接與間接衝擊。一言以蔽之,因應之道在於「回歸基本面」。

摩根富林明中美G2新勢力基金經理人田克杰建議:「既然法案是衝著大型金融股來,美股投資人不妨想想,是否非要買金融股不可?雖然大銀行的業績不錯,但有政策大帽子壓頭上,不如另外尋找有天空的類股。」

田克杰說,美股各類產業的市值比重較為分散,以標準普爾五百指數為例,高科技股的權重最高,占二○%,其次為金融股占一四.二%,醫療保健占一二.五%,「沒了金融,還有公共事業、消費、水電力公司等固定配息股票可以投資。」

他強調,美國賺錢公司比比皆是,很多大公司獲利來自海外,蘋果、Google、麥當勞都不錯。另以沃爾瑪(Wal-Mart)為例,與港商利豐集團(Li & Fung)策略聯盟一案獲市場肯定,股價在一月二十九日美股收黑中逆勢上漲一.六%。

換言之,金融股或許面臨新政衝擊而必須修正,銀行業縮手也將對資金面造成負面影響,但具有基本面的個股,仍具抗跌、甚至逆勢走強的空間。在基金操作策略上,不妨依此準則檢視基金持股狀況,進一步從規避風險角度調整標的。

 

美國

市場認為,美國金融新政策將對銀行業的獲利造成重大影響。(圖/Top Photo)

 

中國

中國所面臨的退場局勢較美國單純,但中國銀行也有自己的硬仗要打。(圖/Top Photo)

 

美國、中國各有問題要面對


對於退場,多數評論均以「短空長多」解讀,但如今美國出人意外地是從資本市場活水源頭銀行業來開刀,這種宛如「破壞資本市場結構」的手術,是否仍能達到「長多」的效果?

關於這個問題,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從極高的角度評論,他說,就像一九三○年代,歷經大的金融危機之後,會有新的管制措施出來。「我個人很同意,要重新建立我們的道德標準,至於是否影響股票市場?這是社會價值觀的問題。」他進一步解釋,「美國和台灣一樣,最大問題在所得分配越來越不平均,經濟成長果實應該讓大部分的人享受到,社會價值觀要好好檢討一下。」

梁國源說,歐巴馬意識到退場不易,起用鷹派老將伏克爾挑大樑。一九七九到八○年時,美國因國際原油價格飆升,通膨高達二位數,「伏克爾堅定升息,不惜把利率調高到二○%,被罵死了,但是通膨從一五%掉到一%,事後獲得大家的尊敬。」

說到底,梁國源或許認為美國金改對經濟的「長治久安」具有正面意義,但對股票市場的未來尚難評估。整體而言,美國退場第一步所帶來的風險,大抵可說是短期衝擊明顯、中期將加速使股市回歸基本面。

相較下,中國所面臨的退場局勢較美國單純,但中國人民銀行也有自己的硬仗要打。

人行於一月二十九日,在官方網站發表〈二○○九年四季度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報告,新聞稿提綱挈領點出,「房地產價格上漲較快,通脹預期增強。二○一○年宏觀調控面臨的局勢更為複雜」,也因此,「保持物價穩定,優化信貸結構……,促進國民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的任務更為艱鉅。」

中國領先全球走出金融海嘯陰霾,然而它所採行的緊縮措施卻讓全球股市備感壓力。一月十二日,人行宣布將自十八日起調高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五個百分點至一六%,金融機構可對外貸放的資金一下子少了三千億元人民幣,美、歐、亞主要股市全面重挫。

匯豐銀行中國區經濟師屈宏斌表示,市場會恐慌,可能是政策退場的時機比市場預期得要早,「但我個人倒是認為,政策應該有預見性,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工業生產指數、出口動能等等,恢復速度都超乎預期,人行其實可以更早一點行動,去年第四季就應該調高存準率了。」

屈宏斌說,「中國政府今年已進入緊縮政策的新週期,市場應有充分體認」;他預期,人行今年會再上調存準率二到四次,人民幣存放款利率也會調高,第二季就有兩次調升的空間,每次幅度二十七個基本點(一個基本點等於○.○一個百分點)。

 

一○年投資宜抱持長線心態


中國退場的方向雖然單純,動作幾乎僅是調升存準率或利率而已,但難度並不低,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首席經濟學家盧卡.史力浦(Luca Silipo)一月二十九日發表的報告就指出,「政府退場」一事對亞太新興市場國家來講,難度遠勝歐美國家。

原因在於,中國升息的對手是「熱錢」。畢竟,全球供給過剩的游資將因亞太新興國家開始升息、與歐美市場的利差拉大,而加速從成熟市場撤出;亞太各國利率升得越高,熱錢就越愛來。這也是中國、台灣、印度、韓國等,今年在政府退場上的一大挑戰。

對於新興國家的股、匯市而言,熱錢代表的意義很簡單,它是最凶猛的助漲、助跌力道。換句話說,當中國開始退場,熱錢被迫加速進出因應時,「高度震盪」大概就是中國股市的基本格局。

一個逐漸回歸基本面的美國股市,加上一個高度震盪的中國股市,交織而成一個操作難度明顯提高的二○一○年投資環境:若要規避波動風險,恐怕必須提高成熟國家部位,但這又得面臨「回歸基本面、資金去槓桿化」的投資環境,報酬率空間顯然難以樂觀預期。

因此,相較○九年,一○年在G2退場的大環境下,最須把握的投資心態,恐怕是降低報酬率預期,並且以長線心態調整資產配置。無論如何,從歷史經驗分析,每逢刺激政策退場發生的後一年,股市多半還是維持上揚態勢。

 

美國

▲點擊圖片放大

 

伏克爾法則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人民幣閃崩全解讀

2016-01-13

看見全球股市大調整後新機會

2014-02-13

一份關鍵報告 重新看懂新興市場

2014-02-06

股市修正都是進場好時機

2010-01-21

全球經濟進入「副作用調整期」

201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