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操盤績效不好 是你認不清事實

操盤績效不好 是你認不清事實

陳進郎

股債前線

陳進郎

2012-10-29 11:27

你是否常苦惱自己的股市操作績效不好呢?有可能是你在失敗後替自己找理由,或對紛紛擾擾的市場訊息過於關注,反而忘了靜下心來反省與思考。懂得針對自己的資源、個性和特色,釐清自己的交易態度,就有機會讓你成為股市大贏家。

正如作家楊照引述他老師的話,「教會你評斷自己會還是不會,比光是教會你更重要一百倍!」如果我們不能評斷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做得好不好,再喜歡的工作也會變得乏味,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進步,不能從中得到激勵或警惕。

還好,股市每天都有收盤價,我們很容易衡量自己的實力。但有些人剛出道就碰到大多頭市場,隨便買隨便賺,因而掩蓋住很多問題,誤以為自己很厲害。這些人只有經歷過跌勢市場,才能體會到股市的凶險,才有可能被逼著改變自己。

我有一位朋友,在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二十日以後,把過去幾年在多頭市場賺的錢都賠光了,還進退兩難。他透過關係,捐了一筆錢,好不容易才請到一位很有名的仁波切指點迷津。說明了原委,仁波切摸摸他的頭,只說了兩句話,「投資本來就有風險,你要想開點。」

這位朋友一直想不透為什麼會傷得這麼重,直到看到了一篇專訪債券天王葛洛斯的文章。在文章中,葛洛斯提到他在一九八七年道瓊崩盤和九一一事件時,兩度錯失投資債市的機會,原因出在他無法從當天的恐怖氣氛中抽離,一時忘記股市慘跌時,正是介入債市的良機。

我的朋友恍然大悟,自己不也是錯在太過沉浸於總統大選後兩岸破冰的歡樂氣氛中!他回想起,總統大選揭曉後的那一兩個交易日,法人大買,市場一面倒地看好,金融股卻爆出空前大量,他當時怎麼就沒想到:會不會是公司派大股東已察覺次貸風暴正要擴大而趁機倒貨?他進一步發現,自己做股票時太情緒化,以至於不能從盤面中聯想到還沒見報的經濟情勢,他需要一套客觀的準則來拿捏該站在哪一邊。

也有一些人長時間以來的操作績效不理想,但為什麼不替自己打分數,甚至還自我感覺良好呢?這可能是他們只會尋求外援,並在失敗後替自己找理由;也可能是他們對紛紛擾擾的市場消息太過關注,或對明天的走勢太過牽掛,收盤後還忙著和同好談論著市場的種種,不能靜下心來反省和思考,而讓過錯不斷累積。他們在大多數的失利當中,偶爾也會幸運地小賺幾次,這讓他們覺得自己沒那麼差,要是他們每次都失手,或許會及早認清事實。

這也可能是他們有一定的實力,卻不遵守紀律。比如說,他們知道在某種線形結構下股市可能大跌,但如果有一次因為心存僥倖,在出現這樣的線形時沒有賣股票,結果反而賭對了,就會強化錯誤的行為,他們此後可能就不會遵循這項原則來賣股票。

此外,讓我們不能認清事實的,還包括以下兩個原因。

一、我們分不清楚自己要短中線投機,還是要長線投資。通常,投資的週期比投機長,但一般投資人在操作時毫無策略可言,有賺就做短線,被套就做長線。我認為投機客的最大悲哀,是因為被套牢而淪為長期投資,就像大陸順口溜把「炒股炒成股東」和「炒樓炒成房東」、「泡妞泡成老公」並列為人生三大憾事。我認同巴菲特和彼得‧林區「股價長線的命運取決於每股盈餘」的觀點,也認同科斯托蘭尼「股價短線的命運取決於市場心理」的觀點,我認為做長線要特別重視基本面,做短線要特別重視技術面。

一支持股跌了一段,價值型投資人在深入而有系統地評估基本面後,如果情勢沒有變化,他們不但不會賣,反而會逢跌加碼。但投機客認為基本面情勢很難評估,股票也沒有明確的真正投資價值,價格主要決定於市場情緒,他們根據技術分析來衡量市場心理,要等到一檔股票的第一筆交易出現利潤後才能加碼;一旦股價無故跌破重要支撐,他們認為,如果不是市場有問題,就是這支股票背後有少數人知道但你不知道的問題,這是出脫的時機。

在跌勢中,一個想搶差價的投機客,原本應該效法李佛摩,等到股價反轉向上後才積極進場,但是當他看到股價跌深,卻學習巴菲特,採行價值投資法,因為他的口袋不夠深,對持有的公司也不夠了解,他買進後在股價持續重挫時撐不下去,就會掙扎著要不要認賠殺出,亂了節奏。

我們必須針對自己的資源、個性和特色,釐清自己是要用基本分析來長線投資,還是要用技術分析來短線投機。有些原本做短線的人在經過一段期間頻繁的進出後會發現,如果不知道技術面短中線的趨勢,操作時就沒有方向感,而會忽買忽賣,到手的飆股也很容易被洗掉,即使賺到差價,還不夠支付交易成本,所以他們的作法會從短線變成短中線。

我對交易的態度是,不管短中線投機或長線投資,能讓我們多賺到錢的就是好方法,但經過我的觀察,短中線操作的確比較可能讓我們多賺到錢。這不只是因為長期的事比短中期的事更難捉摸,或是經濟基本面的長期趨勢比群眾心理更難預測,而且是因為做短中線時我們會提高警覺,像凱因斯就認為投機比投資安全,因為投機者知道自己在冒風險,而投資者不知道。

雖然做短中線投機時,如果股票沒出現賣點,一樣可以擺長,而做長線投資時,如果情況不對,也要做短線修正,但如果先釐清自己要做短中線投機,我們會對短期績效很敏感,會對當前發生的事提高警覺並處處設防,在走勢不對勁時,比較不會用「要做長線」來規避賣股票的問題,也多出了很多測試交易系統的機會。

反之,做長線時,我們因為無法得知自己的方法能不能奏效,或因為對自己的方法太有信心,如果短期內帳面表現不理想,我們常會告訴自己「這只是暫時的」,會繼續等待情況好轉,即使自己做錯了,也不知道該修正。

股票是用來玩的,不是用來愛的,買股票不像買保險「保得愈久,領得愈多」。持有股票時,我基本上認同作詞家林夕在《愛情轉移》中的歌詞,「短暫的總是浪漫,漫長總會不滿。」像我這樣的投機客,一檔股票如果放了一年,通常不是投資,也不是股票還沒出現賣點,而是被套牢。

二、我們的「知道」是事後才知道,不是事前就知道。我們在事後都準確的知道某支股票應該如何地買低賣高或一路長抱,會很正常的反問自己當時為什麼不堅決地這麼做。「後見之明」最大的問題是讓我們高估了自己的預測能力。

像以前在跌勢中,在看盤時,我這一刻還在後悔為什麼不照自己剛才的想法賣某支股票,等該股當天又跌了一些,除了懊惱,我又想到是不是要出一些,但仍舊沒出;隨著股價愈走愈低,我當天一再的自責。收盤後為了走出悲情,我安撫自己:「從今以後,絕不再犯這種猶豫不決的錯誤。」可是言猶在耳,隔天我覺得該賣點什麼,卻依然什麼都沒賣。

在跌勢中,我常覺得自己很無能,但等到股市又活過來,我又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一切操作上的問題也跟著煙消雲散。直到下一波跌勢來臨,我陷入同樣的窘境,過去失敗的種種又湧上心頭。幾經折騰,我終於明白,原來我的問題不只是心理面「該怎麼做而沒做」,而是「後見之明」讓我把做股票看得比實際還簡單。

 

延伸閱讀

跟著均線走 短、中、長線賣點全搞定

2015-06-25

進場操練是訓練的最佳方法

2012-10-29

許雅鈞靠「創新高」年賺三○%

2009-02-05

沉潛五年新體悟 陳進郎公開五大心法

2012-11-01

同事10.65元買2張群創,每天盯盤最後只「大賺100元」!想提早財富自由,你要懂的5投資觀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