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沉潛五年新體悟 陳進郎公開五大心法

沉潛五年新體悟  陳進郎公開五大心法

陳進郎

股債前線

shutterstock

828期

2012-11-01 17:24

繼五年前的《股市大贏家》一書引起讀者熱烈回響,知名股市作家陳進郎近日再度推出新作,書中總結他歷經金融海嘯後的種種操作心得與體悟。這些珍貴的投資心法值得讀者細讀,《今周刊》特別搶先曝光,以饗讀者。

編按:經過五年醞釀,「股市大贏家」陳進郎終於再出書了!在新書《股市大贏家Ⅱ》中,陳進郎以許多個人實際經驗為範例,將歷年來操作的心法大方分享給讀者。過去五年來,台股先是登上九八五九點高峰、距離萬點僅一步之遙,隨之而來的次貸風暴,卻將指數一路摜壓至三九五五點;經過這一番上沖下洗,陳進郎有哪些新體悟?本刊取得作者同意,搶先摘錄精華內容。以下是新書摘要:

就心理層面而言,一般人對股票的心態大多是「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滿手股票時,恨不得股市漲翻天,股票賣光了,恨不得股市會崩盤。如果我根據技術面,認為跌勢已近尾聲,卻在最後關頭因為心理面熬不住,把股票賣光了,那麼在接下來的大盤反彈時,我的心態一定調整不過來,而被行情拋在後面,這是比賠錢更可怕的煎熬。

 

股市

▲點選圖片放大

 

心法一:漲勢加速常是行情尾聲


隨著次貸風暴暫時緩和,台股重返九八○○點。對於一位根據轉折點操作的投資人,如果他在高檔並未大幅減碼而持股又漲回來了,由於在轉折過程中潛藏了很大的套利空間,所以他還是犯了「隱藏性的失誤」;至於那些在高檔減碼不多,而持股在大跌後也未隨著大盤大幅反彈的人,更是犯了明顯的錯誤。

對有本事的人來說,市場的瘋狂和混亂不但不是災難,反而是財富重分配的良機。債券天王葛洛斯就說過,「只要想到現在全球經濟如此震盪,我就覺得興奮不已。」回顧這一波,在市場一致看好的情況下,籌碼快速分散而大跌,看似就要崩潰,又在市場一致看壞下,籌碼迅速獲得歸宿而重新展開攻勢。這次大盤忽下忽上的經典課程,讓我學到兩點。

一、漲勢接近尾聲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漲勢急劇加速,但是激情不會持久。當大盤日K線在盤中挾著大量出現長黑,我就該先行減碼,不必等到尾盤確定日K線收長黑時才減碼;因為等到這時,我們很可能看到股價跌更深了而更捨不得賣出,甚至有的弱勢股已跌停出不掉。同樣的,如果硬要等尾盤買進訊號較確定時再進場,也會失去先機。

二、在指數大漲過後,跌破六十日均線時要保守。如果指數接著又跌到二四○日均線上緣,因為跌幅已深,可以不要再殺股票,甚至可以在指數逼近二四○日均線,而且拉出長下影線(或長紅)時搶反彈,例如在二○○七年八月十七日時。但不管搶不搶得成,最晚等指數創新低時要再減碼。

 

操盤

 

心法二:依六十日均線操作


技術分析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趨勢、二是氣勢。如《亞當理論》這本書上所說,趨勢是「一再重複的事」。

剛學習技術分析時,我用簡單計算法的移動平均線來研判趨勢,我看五日均線、十日均線、二十日均線、六十日均線、一二○日均線、二四○日均線、二年均線、五年均線,甚至還看十年均線。

由於除了這一大堆均線,我還要看KD、MACD、趨勢線以及走勢圖上的高低點等指標;操作時,股價動不動就碰到支撐或反壓,或者,股價的位置就某些指標而言是支撐,但就其他指標而言是反壓,令人很難適從。

更可怕的是,如果指數大漲後反轉跌破二四○日均線,我以為二四○日均線下面不遠處還有幾年線的支撐,而沒有賣股票,很可能還要面對另一段嚴峻的跌勢。

所以,均線只要三、四條就夠了。以重要性而言,依序為六十日均線、二四○日均線、一二○日均線。六十日均線代表持股者這六十個交易日來的平均成本,最能適當地反映短中期的市場心理。當股價在大漲後拉回,而向下跌破六十日均線,市場心理從普遍獲利的慣性變成虧損,投資人開始不安;如果股價不能迅速站回六十日均線,一旦該均線的角度轉而呈現下彎的趨勢,中線空頭走勢更加確認。

同樣的,當股價在大跌後反彈,而向上突破六十日均線,市場心理從普遍虧損的慣性變成獲利,投資人持股意願增強;一旦六十日均線的角度轉而上揚,宣告中線多頭走勢來臨。

慢慢地,我不再看比二四○日均線的時間架構還要長的均線。我尤其覺得,十年線的威力被媒體過度誇大了。

試想,這十年來,那些在早些年買進的人如果還留在市場,擺那麼久都還沒賣,即使股價由下返抵十年均線的解套點,大概也不會賣了,所以十年均線的阻力,就不如媒體所說的那麼大。同樣地,十年均線的支撐也沒有那麼大。

 

心法三:勝算過半就出手


我也幾乎不看對價格反應太過敏感的短天期均線,如五日均線、十日均線,或二十日均線,而用短期高低點來取代,如果股價向上突破短期高點,短線轉強;如果股價跌破短期低點,則短線轉弱。只有在判斷短、中、長期均線的大黃金交叉時,我才會注意短天期均線中的十日均線。

輸贏的結果,不僅取決於每次出手的勝率與每次可能輸贏的金額,還取決於出手的總數。在股市,假設每次出手的勝算從五○%多個五%,提高到五五%,當我們累積出手的次數只有九次,贏的次數比輸的次數多的機率,只提高到六二%;再假設每次輸贏的金額都一樣,把交易成本算進去,勝負還不是很明顯,這時賭博的成分還是很大,「多個五%」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但是當我們累積出手的次數達到九九九次,贏的次數比輸的次數多的機率就提高到了九九%;假設每次下注的金額都一樣,就算把交易成本算進去,贏面還是很明顯,而且交易的次數愈多,賺的錢愈多,這時,做股票就成了一種行業。

 

我們不要等很有把握時才出手,只要覺得合理就可以出手,這樣才會多出手,也會提高命中率。就像我們常看到NBA球員最後一秒鐘在三分線外得到投籃空檔,毫不思索地出手,往往就中了,但只要稍加猶豫,反倒不會中。

 

一般人做股票時,經常顯得猶豫的一個原因是,讓招式和招式之間互相牽制。例如,想要兼顧基本面和技術面,但兩者卻互相牴觸,或是想要兼顧短中線和長線,但兩者卻經常分歧。

 

有了一套判斷市場走勢的準則,也有了好的資金管理辦法,我們還要遵守操作紀律。有時,我們覺得走勢不太對,卻告訴自己「這次真的不一樣」,但違背了原則一次,有一就有二。人在輸錢時,由於不服輸的心理,比在贏錢時更難離場,且常會急著進場攤平,所以總是加碼得太早。

 

股票

▲點選圖片放大

 

心法四:切勿「拉回再買」!

 

我覺得,做股票最錯誤的觀念之一是:在漲勢形成後,等指數或股價拉回守住六十日均線後再買。這個觀念就像「指數或股價向上突破箱形上限時,等它拉回站穩箱形上限再買」,讓原本猶豫不決的人更猶豫。但真正強勢的市場或個股不太會回頭,尤其當突破六十日均線或箱形上限的氣勢很強勁時,這樣就買不到了。

 

就算指數或股價拉回測試季線,我也不會在拉回過程中買進,而是等它拉回守住六十日均線後,再一次形成強勁的向上動力時買進,比如說拉出長紅或再創近期盤整的新高時。但萬一拉回跌破六十日均線,我會考慮減碼。

 

在股市這個極端的世界,我們在某一小段時間內的獲利(或損失),有可能超越之前好幾年的總獲利(或總損失)。所以,真正關鍵的是超漲時的大贏或超跌時的大輸,不是股市的平均年報酬率。

 

同理,在股市,我們也不能只關注代表權值股股價加權平均的指數,或是太強調過去一段時間指數的平均值或年漲幅,而忽略了時間與個股這兩個更為細部的變數。

 

如台股繼一九九○年後,於二○○○年再度站上萬點,指數看似差不多,這是根據長期和平均的觀點。但在這十年間,很多投資人的境遇像在天堂和地獄間來回了不知多少回,能大致抓對指數重大轉折的人,身價已不可同日而語。

股市是一個「時勢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時勢」的世界。

 

一般人操作上最大的缺失,就是不但沒有在大盤上漲時加碼強勢股,反而往上減碼強勢股,這是因為從起漲點來看,股價漲多而變貴了,就算漲勢再明朗,有的人還是以為這只是空頭市場的反彈。

在漲勢中,要做到「不減碼強勢股,反而加碼強勢股」,要有以下兩點認知。

 

第一、趨勢凌駕於基本面:當大盤處於明確的漲勢,樂觀的氣氛讓人的想法更接近投機者,甚至是賭徒,而不是投資者;只要炒作的題材夠吸引人,股價會立刻再漲,投機者才不管股價已經漲了多少、本益比有多高。即使這時候買進的人,也認為泡沫遲早會破滅,但他們堅信還有「更傻的傻瓜」會來把股價推得更高。

 

股票

 

心法五:向上加碼強勢股

 

一旦某支個股的線形翻多,如果我們還執著於該股的本益比已超過幾倍,或遷就於大家都已經知道的其他基本面利空數據,就算我們不敢買,但因為多頭市場的惜售氣氛很濃,只要有人拉抬,股價照樣大漲。

 

第二、不要因股價漲幅已大而買不下手,甚至賣出。這時,我會告訴自己,在大盤漲勢初期,我對行情半信半疑,要不是這些股票接下來的漲幅擴大,我怎能確認它們的底部已經浮現了呢?

 

做股票就像拔蘿蔔,當市場處於漲勢中,就像蘿蔔還在生長期,這時要先賣漲不太上去的弱勢股,而不是先賣漲最多的強勢股;強勢股如果還會漲,我們甚至應該買進,等股價或指數有作頭跡象時再賣。

 

一般人的迷思是,在比較個股的走勢後,跑去買比較沒漲的,這樣才安心。比如說,在某個時點,A股創下波段高點時,同類股中的B股價位與它差不多,兩者股價同樣拉回後,如今A股已再創之前的新高,B股卻離當時的價位還差二、三成,所以去買B股。但A股強B股弱,一定有原因,買漲幅落後股通常占不到便宜。

延伸閱讀

空軍壓境 聚焦強勢股波段操作

2015-07-16

「雙線戰法」多空都賺 窮作家翻身千萬大戶

2015-05-07

緊追買賣訊號 達人親授5招獲利絕技

2014-02-20

廖繼弘:移動平均線法賺大波段

2011-03-03

移動平均線賺大波段—靠三線一心找到 強勢股啟動點

2015-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