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錢荒」照出銀行業大問題

中國「錢荒」照出銀行業大問題

謝金河

股債前線

862期

2013-06-27 10:38

就在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QE退場示警次日,上海銀行間隔夜拆款利率急升,但是中國人行卻沒有「放水」行動,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關注。此外,外資機構今年也全面看淡中國銀行股,中國的銀行業背後究竟有什麼未爆彈?

六月十九日,美國聯準會(Fed)的FOMC會議(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上,主席柏南克再度明確重申五月二十二日在國會作證的談話,美國實體經濟的復甦假如符合預期,Fed將在二○一四年底讓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場。這個宣示,立刻讓平穩的金融市場出現恐慌大跌勢。

美國道瓊指數十九日下跌二○六.○四點,次日再跌三五三.八七點;歐洲股市則連續出現三根大長黑,德國、英國、法國股市幾乎把今年的漲幅都跌光了。除了歐股下跌,希臘執政聯盟解體,讓歐豬國家再起波瀾。但是,真正讓全球金融市場繃緊神經的,竟是中國的金融市場拉警報。

就在柏南克QE退場示警的次日,六月二十日,上海銀行間的隔夜拆款利率(SHIBOR)突然飆升了五.七八%,一口氣上衝到一三.四四四%,一個星期的拆息也上衝二.九二九%,創下一一.○○四%的最高紀錄,而一個月拆息也寫下九.三九九%的新紀錄。

SHIBOR飆高,但是中國人民銀行卻沒有「放水」行動,一時之間,市場傳聞四起,中國的「錢荒」,在美國演出「收水」震撼之後,又成了全球金融市場另一大焦點。

二十一日,市場傳出人民銀行定向投放資金舒緩銀行壓力後,隔夜拆款利率下跌四.九五%,回落到八.四九%,但十四天及一個月的拆息利率仍然繼續往上走高。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人行還出面警告,商業銀行必須改變流動性永遠放鬆的心理預期,甚至敦促大銀行發揮市場穩定器的作用。


約束商業銀行信貸膨脹 人行袖手旁觀


上海銀行間的隔夜拆款利率急升,最早源自六月初興業銀行向光大銀行拆借六十六億人民幣借款,卻無力償還,也導致光大銀行資金壓力告急;而這段時間,市場謠言四起,《二十一世紀經濟導報》暗指中國銀行資金鏈出問題,但立即遭到否認。和訊財經網則稱,人行已向市場定向逆回購釋放資金。《彭博》則稱,人行透過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向市場投放五○○億人民幣資金。不過,人行都沒有對這些市場傳聞作出回應,為什麼人行會頂住市場壓力,不願「放水」?

源頭出在六月八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主持環渤海省分經濟工作座談時,首次提出「要通過激活貨幣信貸存量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理念,如何激活貨幣信貸存量,將「死水」變成「活水」?中國廣義貨幣供給M2超過五兆人民幣,而到五月底的人民幣存款也高達九十九.三一兆人民幣,直逼百兆人民幣大關。照理說,中國貨幣供應鏈的資金應不缺才對,但實際上卻鬧錢荒,就是有不少資金被「鎖死」。

李克強在環渤海省分經濟工作座談的宣示,就是要「通過激活貨幣信貸存量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活化被鎖死的資金。另外,根據人行貨幣信貨形勢分析會議紀要顯示,六月前十天,全中國新增信貸規模達一兆人民幣,而六月前十天新增的一兆人民幣信貨中,有七成以上是票據,一般性貸款並不多。

換句話說,這是標準信貸空轉的現象。銀行沒有落實支持實體經濟,而這個情況完全說明了中國「高融資,弱經濟」的窘況,在這當中,有些銀行的票據交易竟占了九八%,顯示新增貸款,完全沒有進入實體經濟。

今年一至五月,中國社會融資規模高達九.一二兆人民幣,比去年同期還多出了三.一二兆人民幣,但是經濟成長卻下滑。關鍵是大部分信貸融資在市場「空轉」賺錢,並沒有進入實體經濟。

六月以來,市場資金持續緊俏,銀行間拆借利率持續走高,在六月十九日,隔夜拆款利率已上升到七.六六%,一周期為八.○七五%,一個月期是七.六一五%,拆款利率一直走高。

但人行仍袖手旁觀,不但不實施逆回購操作,也不啟動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目的是要警告商業銀行,約束信貸過度膨脹與投機,同時告誡銀行,要改變對流動性永遠寬鬆的預期,希望銀行審慎管理流動性。

在人行力求保持貨幣總量的「惜水如金」政策下,銀行業將愈趨謹慎,中國資金緊縮局面將持續到七月。而近期流動性嚴重短缺,將更讓疲弱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中國銀行間的國債價格全面暴跌,一年期國債收益率已攀高到四%,十年期國債價格也上升到三.七%,網路版的《華爾街日報》形容這是「腥風血雨」。

中國銀行間拆息利率陷入瘋狂狀態,主要是不少金融機構,即使是大型銀行,也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短期資金缺口,以致被迫在拆借市場也跟著搶錢,才促使隔夜拆款利率飆升。但是短天期資金緊縮,人行態度卻十分強硬,除了有中央政策當後盾,主要是中國銀行業在官營體制下,仍控制得了全局。

到二○一二年底為止,中國銀行業的資產總值是一三三.六兆人民幣(幣別以下同),負債總額是一二五兆元,不良貸款總額一.○七兆元,一年中增加二三四億元,逾放比更是從一.七八%降到一.五六%,商業銀行整體加權平均資本適足率達一三.二五%,上升了○.五四%,呆帳覆蓋率也達二九五.五%。從數字來看,中國的銀行業底子很厚實,但這只是過去的數字,真正的挑戰在未來。

第一個要檢驗的是中國的銀行股P/E(本益比)已經很低了,但股價仍然跌跌不休,以中國最好的商業銀行--招商銀行來說,招銀去年淨利三一六.八億元,每股稅後純益(EPS)二.一元,但股價在二十五日盤中跌到十元,P/E剩不到五倍,股價仍跌跌不休;中國銀行這一波從三.二元跌到二.四八元,而中國銀行去年淨利九○五.八億元,EPS○.五元,現在跌到二.四八元,P/E只有四.九六倍。

最大的工商銀行從四.五三元跌到三.八一元,去年工商銀行大賺一五四九.三三億元,EPS○.六八元,股價跌到三.八一元,P/E只有五.六倍;獲利第二的中國建設銀行,去年大賺一九三六.○二億元,EPS○.七七元,股價從五.一九元跌到三.九元,P/E只有五倍。


外資昔熱烈參股陸銀 今年幾乎撤光光


中國的四大銀行都躋身世界十大銀行之列,說規模有多大,這些國有銀行有中國龐大版圖與腹地,經營規模都很大,但是P/E跌到五倍,賣壓仍不停,背後當然與銀行的放款、資產品質,以及未來中國經濟前景有關。

最值得關注的是○三年起,中國的銀行在中央匯金注資下全力改造,除了大打呆帳,並迎入國際大銀行,成為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最大的保證,當時美資銀行以高盛入股中國工商銀行,美國銀行入股中國建設銀行最受矚目;新加坡淡馬錫及新加坡投資公司也都大規模參股中國的銀行。

然而,這個熱烈參股的景象,今年外資幾乎全都撤光了,只是出手賣建設銀行的美國銀行,由於在金融海嘯受到重創,必須賣出建設銀行持股來彌補帳上的虧損,其實,最值得注意的,則是高盛出脫中國工商銀行股份。

高盛是在○六年四月以二十五.八億美元入股中國工商銀行,取得一六四.七六億股,但高盛從○九年元月出脫三○.三三億股,一○年十月再出脫三○.四一億股,一一年十一月又出脫一七.五二億股,一二年四月再減持七八.二八億股,最後一筆是今年元月的一三.五六億股。

高盛出脫工商銀行最後的價位是五.四七~五.五港幣,如今工商銀行H股股價跌到四.三九港幣,高盛這一票淨賺九十八.二六億美元,真是超級大豐收。

一向在投資上很精準的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及淡馬錫,也逢高賣出中國的銀行股股權,如今也出脫乾淨,這些外國投資機構拋出來的籌碼,都由國家級的投資公司中央匯金接回,像中央匯金最近兩次買進建設銀行股權,一次是買進二四四九.四萬股,另一次是一.六九億股,但是對股價幫助都不大。

 

資金


銀行股重挫 陸股頻頻破底元凶

 

今年中國股市成了全球最弱勢的市場,尤其是上證表現格外慘烈。今年深圳股市表現平穩,六月二十五日深證收盤八七九.九三點,與去年底收盤價八八一.一七點相差不大,但是上證二十五日最後跌到一八四九.六五點,與去年底的二二六九.一三點,跌幅達一八.四九%,算是全球最慘烈的股市之一,上證把去年最低的一九四九.四六點都跌破了,原因是眾多銀行股都在上海股市掛牌。

最近周轉不靈光的興業銀行就從二十一.四八人民幣(幣別以下同)跌到一二.八一元;光大銀行則從三.八一跌到二.五三元。壽險股這一波也跌很大,像中國人壽就從二十二.七元跌到一三.○一元,今年下跌四二.六九%。從深圳發展銀行改名的平安銀行從二十四.七一跌到九.一四元,也是災情慘重。

可見銀行股的重挫,是中國股市一再破底的元凶,但是,中國的銀行股考驗還沒有完。

今年三月摩根大通出具報告,對中國的銀行股發出全面減持的訊號,摩根大通全面看空中國的四大銀行及其發行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結果四月十二日摩根大通賣出四二三五萬股的農業銀行,花旗也賣出九二五九萬股的農業銀行,私募基金The Capital也出脫一億股農業銀行,五月十四日淡馬錫賣出最後一筆建設銀行一六.一一億股。

外資機構全面看淡中國的銀行股,已經嗅出銀行體系背後潛藏的危機,也就是說,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三十年,最後累積的泡沫必須由銀行來承擔。


中國更大泡沫危機 固定設備投資過剩


我們剛剛從內蒙古考察鄂爾多斯的「鬼城」康巴什新區。我們乘車從包頭進入鄂爾多斯,立刻可以感受到泡沫的威力,在鄂爾多斯放眼望去滿是蓋了一半的爛尾樓。

那些起高樓的煤老闆跑路了,鄂爾多斯滿街都是債務人,街上名車不見了,行人也變多了。號稱「鬼城」的康巴什新區情況更嚴重,當然鄂爾多斯只是眾多房地產泡沫中的一例,北京、上海房價大漲,不見得有泡沫,因為泡沫的構成必須有兩大要件,一是個人信用無限擴張,二是銀行發生系統風險,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可能存在浙江溫州、鄂爾多斯這些槓桿用得特大的地方。

但是,中國更大的危機,很可能在固定設備的投資過剩上面,我們去參觀被中國鋁業收購的包頭鋁業,回頭一看,中國鋁業的股價已從二○.八三元跌到三.○一元,包頭鋁業的生產線從東邊走到西邊,全長七五○公尺,令人歎為觀止。

在過去原物料大漲的年代,只要投入這些固定資產或公共建設產業,無不大豐收,結果,全中國的水泥、鋼鐵、玻璃、煤業到處都充斥了泡沫。這些公共建設產業,包括投入西北及西南的高速公路,沿海城市的動車,再加上地方政府債務,中國的金融體系潛藏的風險,恐怕要讓習李政權頭痛一陣子了。

資金吃緊,中國人行為何冷眼旁觀?

1. 向市場宣示人行堅持「穩健」貨幣政策的決心,貨幣政策不會進一步放鬆。
2.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在嚴厲調控政策下,房價持續上漲,因此擔心放鬆貨幣將加大房市泡沫。
3. 一至五月中國社會融資規模大幅增加,但經濟成長仍放緩,反映貨幣並沒有進入實體經濟。
4. 目前中國經濟成長仍處於合理區間,中央對經濟成長放緩容忍度提高。
5. 市場流動性緊張,但6月分上半月,四大銀行新增貸款,已超過5月分的規模。
6. 懲罰投資性行為,迫使商業銀行更審慎信貸管理,降低不良貸款。

延伸閱讀

金融業的苦日子會很久!

2016-04-21

我看P/E五倍的中國銀行股——中國銀行業超大獲利的背後

2013-09-05

虛火上升 中國首見金融警訊

2013-06-20

中國能否挺得住雙風暴夾擊?

2013-06-27

我看農業銀行IPO——中國銀行業下一個挑戰的10年

201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