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股票是最佳投資選項

股票是最佳投資選項
QE年代,受惠最多的是黃金、債券和房地產,尤其是華人區的房地產。

劉俊杰

股債前線

CFP

862期

2013-06-27 14:07

將近四十年的投資經驗,投資專家劉俊杰看盡幾回景氣興衰,具備洞悉長期多空趨勢的敏銳觀察力;面對後QE時代的市場恐慌,他認為此時正是長期股市投資的進場時機。本刊特邀其撰文,與讀者分享他寶貴的投資見解。

六月以來全球資產價格普遍下滑,股票跌幅更是慘烈,主要原因是市場情緒聚焦於美國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很可能逐步退場,及中國經濟情勢險峻,中央卻不放寬貨幣政策刺激經濟這兩大利空。

市場的價格現象,是所有參與者集體心態總投射的最終反映,這種集體心態的氛圍,通常是焦慮的、直覺的、交互感染的,而非冷靜的、理性思辨的、獨立判斷的,出現重大事件時更是明顯。在深受情緒感染的氛圍下,作出來的買賣決策,錯誤的機率遠高於正確的機率。所以股神巴菲特說,成功的投資者要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別人恐懼時貪婪。


三大原則 須反覆檢視


但是在實務運用上,也不是「反市場而行就對了」這麼簡單。有三大原則是選擇堅實的資產配置時必須反覆檢視的:(堅實的意思是短期不必然有高獲利,長期而言總報酬率高於市場平均值且耐得住衝擊,不致一敗塗地。)

一、該資產的價格是處於長期趨勢的哪一階段?已漲(跌)多久?幅度多大?

二、該資產是否有特立獨行的價值內涵,也就是不管同類資產漲跌,它可以自行其道。房地產投資的金科玉律:地段、地段、地段,就是一例。

三、未來外部大環境的變化,對該資產或該類資產的價值,將產生什麼影響?是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

對一般投資者而言,原則一及三是比較容易理解的,也是本文闡述的重點。

相較於上個世紀,全球金融情勢在這個世紀的前十五年,最詭異的大變化是,上個世紀主要經濟體(日本除外)的利率很少低於五%,而這個世紀除了新興經濟體如中國及印度,利率很少高於五%。

幾個月前巴菲特被詢及對全球投資情勢的看法,他很含蓄地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這是一場很好看的電影,只是不知何時結束。」這個世紀前十三年的全球資產配置方向,關鍵性的因素就是上個世紀,乃至人類經濟史上前所未見的低利率,這是整部電影劇本的主軸。

QE如果在未來一至二年退場,可以預見超低利率年代將結束,好看的電影就散場了,所以全球資產價格無一倖免先跌再說。問題是跌一段之後,哪類資產會止跌回升進入另一個多頭循環?哪類資產繼續盤跌?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同的選擇,五、七年後的價值可能相差數倍,投資者不可掉以輕心。

 


對股票而言 低利率是雙刃劍


目前各類資產所處的長期趨勢階段有極大差異,黃金、銅等原物料剛步入空頭,亞洲尤其是華人區的房地產是多頭末期,債券的黃金年代已逝,未來只能尋求穩定的報酬,只有股票,是後QE年代以迄利率升破六%以前最好的投資選擇。

在整個QE年代,受惠最大的資產類別是黃金等原物料、債券及房地產,股票其實獲益不大。從二○○八年迄今,全球主要股市表現最強勁的美國,道瓊指數也不過比金融海嘯前的高點上漲七%,歐洲及亞洲股市普遍低於金融海嘯前的高點三○%至四○%,中國更慘,幾乎跌了七○%。

反觀黃金、債券及房地產,○八年迄今獲利皆遠高於股票。最主要的原因,是各類別資產對利率的敏感度差異極大。股票以外的其他類資產,低利率是絕對正面的激勵指標,可以說是影響價格漲跌最關鍵的因素,對股票而言,低利率是雙刃劍或七傷拳,利弊參半。

低利率有助於降低企業籌資成本,有增強資金流入股市的誘因,理論上可刺激消費意願,增加企業創造更高獲利的機會。但是,QE以來全球經濟景氣依然不振,最主要的原因,是超額的貨幣供給,流入有助於實體經濟領域,主要是投資、消費、降低失業率以改善所得分配,再回頭促進投資、消費意願的良性循環並未出現,大部分的資金,流入原物料、債券、亞洲房地產等,以交易或套利為目的的金錢遊戲,造成股票以外的資產泡沫化的危機。

整個QE年代,流入股票市場的新增資金其實不多,這點可以從比較QE實施前各主要國家的股市成交量,及QE實施後五年來的成交量變化看出端倪。不論是美國、歐洲或亞洲,這五年來的交易量皆未曾高於○七至○八年間的成交量,主要原因就是QE所帶來的低利率對股票的價值提升助益不大,反而更加凸顯實體經濟的窘境。

在股票市場資金載舟覆舟的風險顯然很低,表示股票現階段是相對安全的資產,六月以來的股市慘跌,是市場情緒性的錯誤反應。回顧上個世紀的幾次股市大多頭行情,利率都在五%以上,影響股票價值的「權值比重」,實體經濟榮枯遠高於利率(惡性通膨致利率高於八%是例外)。


美國對經濟復甦有相當把握


QE終於宣告很可能逐步退場,代表美國當局對於未來美國實體經濟的增長與復甦,至少已有七、八成的把握,就算未來利率上升,但經濟體成長的力道一定足以抵銷、甚至勝過升息的影響;例如一家企業有一百億元的資產,其中負債比四○%,如果利率上升二個百分點,該企業的利息費用會多支出八千萬元,但資產報酬率按平均計算若增加二個百分點,即使扣掉多出來的利息費用,該企業仍然多賺了一.二億元。而企業獲利狀況改善,正是支持股市上漲的根本原因。

綜觀整體大環境的變化,美國QE逐步退場是全球股市的正面訊息,中國的經濟情勢險峻則是一個隱憂。

中國的房、股市出現最極端的兩極化,基本上應以「漲高漲多就是最大利空,跌多跌深就是最大利多」看待。中國堅持穩定的貨幣政策,不輕言寬鬆救市,是英明的決定。相較於GDP(國內生產毛額)保八或保七,中國房市泡沫如何在傷害最小的狀況下收場更重要。以現今中國政府的實力,折騰一陣子後應可化解危機,A股應該已接近長期底部。

本世紀前十三年股票市場的投報率,大致低於黃金、債券、房地產等非股票資產,以更長遠的眼光來看,這不會是常態。不久的將來,很多投資分析會建議增持股票占資產配置的比重,穩健的投資者不妨待中國情勢確定沒有重大危機後,積極建立股票投資部位。

 

延伸閱讀

謝金河:TAPER效應 牽動2014年大局

2013-12-26

債券型基金 見好就收 落袋為安

2013-06-20

投資新藍圖 債市、原物料何去何從?

2013-02-28

全球資產配置將出現乾坤大挪移

2013-04-25

貨幣戰爭開啟財富消長關鍵時刻

2010-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