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水正往低處流 —— 全球投資可能豬羊變色

水正往低處流 —— 全球投資可能豬羊變色

謝金河

股債前線

達志

904期

2014-04-17 10:21

今年美股看起來搖搖欲墜,可能是全球金融市場最不安定的變數,而中國的低基期反而提供逢低介入的機會,台股處在這個拉鋸中,下一個變化,值得大家高度關注。

上一期我在《今周刊》談到全球新舊經濟交替的現象,最具代表性的美國臉書〈Facebook〉、Netflix、特斯拉〈Tesla〉、亞馬遜〈Amazon〉這些代表新經濟的個股,股價紛紛出現超過兩成的大幅回檔。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香港恆生從三月以來的最低點二一一三七點到四月十一日漲到二三二二四點,恆指漲了近一○%,但是這幾年在港股光芒萬丈的騰訊,股價從港幣六四六元跌到四九七元,跌幅高達二三%。

 

中國股市

中國股市歷經六年打底,有機會浮現改革紅利行情。

 

美股出現沉重回檔壓力


除了新經濟股回檔,舊經濟股絕地大反攻外,最近出現了一個現象值得大家高度關注,那就是過去六年在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放水政策下,始終扮演全球股市多頭明燈的美股,今年開始出現沉重回檔壓力,反而是過去六年表現乏善可陳的上證指數,正在絕地大反攻。

最顯著的數字出來了,四月四日道瓊指數盤中創下一六六三一.六三點的天價紀錄之後,美股在其後的六個交易日中出現四次長黑回檔,四月十一日道瓊以一六○二六.七五點收盤,今年以來已跌掉五四九.九一點,跌幅為三.三一七%。美股各大指數幾乎都是下跌狀態,其中包括標普五○○指數下跌一.七六%,代表科技股的那斯達克指數下跌四.七一%,指數跌落四千點大關以下,那斯達克一○○也跌四.○四%。上一期我們提及漲勢凌人的NBI生技分類指數原本漲到二八七二.二九點,現在一口氣跌到二二五一.五三點,全年出現四.九七%的跌幅,而且指數幾乎一口氣摜壓到年線附近;代表小型股的羅素二○○○,今年以來也下跌四.四八%。

科技股與生技股是美股漲勢最核心的部隊,但這回生技股跌勢驚人,科技股只剩下微軟、英特爾、IBM、惠普等本益比相對在十倍出頭的個股獨撐大局。美股各大指數今年以來沒有下跌的只有費城半導體指數,今年仍有六.七二%的漲幅,這是因為全球景氣回溫,包括物聯網、穿戴裝置帶動半導體產業的強勁需求。

從二○○九年的金融海嘯以來,美股一直都是全球股市的一盞明燈,去年一年,美國道瓊指數上漲二六.五%,標普五○○上漲二九.六%,那斯達克指數上漲三八.三六%,羅素二○○○上漲三七%,費城半導體指數上漲三九.三%,NBI生技分類指數大漲六五.六%,美股是全球股市多頭發動機。


金融股逐漸甦醒 帶動上證指數上揚


與美股呈現強烈對比的,是經濟數據每年都十分好看的中國股市。我們以上證指數為代表,上證從金融海嘯前的六一二四點開始反轉下跌,過去六年,美股年年都上漲,上證則是年年都下跌,一三年上證從二二六九.一五點跌到二一一五.九八點,全年下跌六.七五%,美股連漲五年以上,中國上證則是從○七年持續下跌六年,上證最慘在去年一度跌到一八四九.六五點。不過最近沉寂很久的金融股逐漸甦醒,帶動上證指數上揚。

三月十二日上證最低一九七四.三八點,四月十一日盤中最高漲到二一四六.六七點,收盤是二一三○.五四點,出現了兩個重要訊號,一個是上證今年首度扭轉跌勢,指數出現○.六八%的漲幅;另一個訊號是上證站上年線,目前上證的半年線及年線仍下彎,但正逐漸扭轉頹勢,上證扭轉頹勢強力上攻的態勢還不明朗,但至少顯現一個訊號,跌了六年的上證指數正在盤大底,即將出現買進訊號。反之,連續大漲,今年邁入第六年的美股,目前正在盤大頭。

以標普五○○為例,指數從六六六.七九點大漲到一八九七.二八點,漲幅達一八四.五%,道瓊從六四六九.九五點漲到一六六三一.六三點,漲幅達一五七%。道瓊已跌破半年線,一旦跌破年線,或者是年線走平下彎,很可能美股會出現一次系統性大回檔,空頭大師末日博士麥嘉華已預告美股一年內崩盤,標普五○○跌幅少則二○%,多則三○%,其實從線路形態已可以嗅出這個味道。

換句話說,美股代表的是這些年漲勢最猛烈的高基期市場,與美股最神似的是歐洲的德國股市,同樣受益貨幣寬鬆政策,過去股市表現十分溫和的德國股市也出現了驚人漲幅。德國DAX指數從○九年最低的三五八八.八九點大漲到九七九四.○九點,漲幅高達一七二.九%,表現還超越道瓊,不過漲勢進入第六年的DAX指數,今年也出現疲態,德國股市去年累積漲幅達二五.四八%,四月十一日的收盤價是九三一五.二九點,今年已下跌二.四八%,和美股一樣,都是出現居高思危的跌勢。過去六年漲了九八.六七%的英國股市,今年也出現二.七七%的回檔。

去年年底,各大投資預測都很明確指出,資金仍將持續流入成熟市場,從今年以來全球資金配置來看,這個情勢似乎也是如此。今年以來,全球共同基金淨流入美國二○四.三二億美元,歐洲三二七.五六億美元,日本一○一.○二億美元。而新興市場則顯著出現資金淨流出,例如,全球新興市場淨流出一七六.八二億美元,不含日本的新興亞洲是淨流出一二四.四三億美元,拉丁美洲淨流出三十二.六八億美元,歐非中東市場淨流出十四.一億美元,連過去熱門的金磚四國也有六.六九億美元的淨流出。

但是從結果論,實際的情況正好與大家預期相反,這又可以日本股市為代表。一三年安倍射三箭成為全世界的焦點,在日圓貶值的助力之下,日經指數在一三年從一○三九五.一八點大漲到一六二九一.三一點,全年大漲五六.七%,這是日本泡沫經濟後,日股罕見巨大漲幅,而且漲幅超過歐美。但是今年日本提高消費稅,加上日股去年累積巨大漲幅,日股出現多空易位的景象。

到四月十一日,日經指數以一三九六○.○五點收盤,今年跌幅已達一四.三%,日經指數去年漲幅領先群雄,但今年跌幅也領先全球。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個交易日,日經指數都是跳空下跌,且都跌破年線,一旦年線下彎,日股就正式進入空頭市場。


全球最活躍資金 已從大漲幅市場逐漸移走


美股、歐洲的德、英、法股市都是連漲多年,成熟市場的代表,日本是去年最大漲幅的代表,如今股市開始出現顯著下滑的現象。這意味了全球最活躍的醒目資金,已逐漸從大漲幅的市場移走,大家回頭尋找過去幾年低漲幅的個股,美股中的舊科技股如英特爾、惠普、微軟、IBM受青睞,一方面是低漲幅,另一方面是息率高,即使全球股市今年再度出現系統性風險,至少手上抱這些股票是進可攻、退可守,這是今年全球股市豬羊變色最顯著的徵兆之一,而中國股市正好是連續下跌六年的代表。

上證下跌與中國的銀行股下跌有十分大的正相關,像是浦發銀行從○八年的三十一.一六元(人民幣,以下同)跌到七.一一元,建設銀行從六.七五元跌到三.七五元,中國銀行從四.九五元跌到二.四四元,中信銀行從八.四九元跌到三.三九元,中國人壽從三十四.六八元跌到十二.八九元,工商銀行從五.七六元跌到三.二元,交通銀行從十一.三八元跌到三.五九元,農業銀行從三.二八元跌到二.二七元,跌勢只有一個慘字形容。

中國的銀行股充分反映經營不夠透明,中國影子銀行及企業呆帳壓力等問題,造成股價長期都在低檔,本益比處在四到五倍,股價淨值比都在○.八以下的窘境。

以交通銀行為例,去年淨利達六二二.九五億元,EPS是○.八四元,每股股息派發○.二六元,已從十一.三八元跌到三.五九元,此時股價下跌近七成,本益比只有四.二七倍,息率也有六.七%。除了呆帳壓力令人不放心外,大致都符合逢低入市的長線投資買入點,這也符合投資專家劉俊杰先生去年在《今周刊》發表的看法:「長線介入上海A股十年賺三倍」的看法,也就是說,在大家最悲觀時,正好是長線投資人撿便宜的好時機。

去年中國股市是跌勢,但創業板已拉出一波超過六成的驚人漲幅,正在崛起的中國科技股去年也有十分出色的表現,但代表舊經濟的銀行、鋼鐵、石化、有色金屬等都還在低檔。例如,西部礦業從一一年的二十三.三元跌到五元,如今正在盤大底,興業銀行從四十三.四八元跌到八.五元,上周大漲○.八三元,拉出近一○%的漲幅,從這些都可以看出保守資金已悄悄展開行動。

除了中國上證外,中國在香港的代表是國企股,去年香港國企股全年下跌五.四二%,相較於香港恆生指數全年仍有二.八%的漲幅,國企股表現確實不佳,但近一個月,香港國企股指數從九一五九.七六點上揚到一○五九一.○五點,指數也拉出一五.六%的漲幅,最弱勢的國企股也站上年線,都是很明顯的豬羊變色現象。


巴西與俄羅斯都是低基期代表


另一個富貴險中求的危機入市代表是歐豬五國,一一年第四季歐債危機爆發,很多經濟專家都預測歐洲可能裂解,尤其是歐豬五國朝不保夕。那時候我們看到希臘人在街頭抗爭,情況岌岌可危。一二年六月,希臘股市最低跌到四七一.三五點,但這兩年希臘從谷底走出來,希臘股市漲到一三七九.四二點,兩年當中,希臘股市大漲一九二.六五%,這是最經典的危機入市例子。

歐豬五國率先宣布停止紓困的愛爾蘭,股市表現更是可圈可點,歐債危機爆發之前,愛爾蘭股市已跌到二三四○.五九點,如今漲到五一九五.九七點,漲幅也達一二二%。義大利股市最慘跌到一三三四五點,如今漲到二三六七七點,漲幅也有七七%。西班牙股市則從五九○五.三點漲到一○七○五.一點,漲幅也有八一%,現在事後諸葛來看,最危險的那一刻,正是最佳的進場買點。

那麼全世界還有什麼市場是低基期的市場?除了中國股市及香港國企股外,金磚四國的印度去年上漲八.九七%,今年繼續上漲六.八八%,可能與總理大選有關,印度已是高基期市場,但巴西與俄羅斯都是低基期代表。

今年爆發的烏克蘭危機,加上克里米亞公投事件,讓俄羅斯盧布急劇大貶到三十六.八三八,俄羅斯股市今年也寫下一○一六.○一點的新低點。

巴西雖取得一六年奧運主辦權及世界盃足球賽主辦權,但巴西股市這兩年卻從七一九二三點跌到四四一○七點,成了全球最弱勢市場代表,也許巴西與俄羅斯的低基期優勢會吸引國際投資家。

今年美股看起來搖搖欲墜,可能是全球金融市場最不安定的變數,而中國的低基期反而提供逢低介入的機會,台股處在這個拉鋸中,下一個變化,值得大家高度關注,但唯一的法則是居高思危、危機入市,這是不變的準則。

 

股市

延伸閱讀

錢往低處流:全球股市的基期轉換

2014-08-07

美股正破解崩盤疑慮——全球投資人高度預警系統性風險

2014-05-15

精選市場,精選個股──2014年投資戰略

2013-12-05

從低基期市場切入——2012年其實是全球股市的好年

2012-12-20

解開2013年全球股市新面貌

2013-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