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經濟重挫 是德國迫歐洲改革良機?

經濟重挫 是德國迫歐洲改革良機?
中國總理李克強將一精巧的魯班鎖送給梅克爾。他相信中德之間的合作能不斷創新,共同破解世界性難題。

乾隆來

股債前線

930期

2014-10-16 12:44

歐元區的經濟有救嗎?這要看歐元區龍頭國家德國是否願意出手相救。雖然從近期經濟數據與重跌的股市表現解讀,德國像是「泥菩薩過江」,但若撥開經濟數據的愁雲慘霧,德國實際上或許早有一套搶救歐元區的完整盤算。

看看以下的經濟數字:「出口貿易金額重挫五.八%,工業生產指數大跌四%,企業投資信心指數連續九個月下滑,今年從元月至今的生產者物價指數,每個月都呈現緊縮的負數,國內生產毛額(GDP)在今年第二季衰退○.二%……,股市在一個月內暴跌一一%,市值驟減新台幣五兆元。」
 

德國近期經濟數據

▲點選圖片放大


這些看起來像是經濟崩盤的第三世界國家的警訊,竟然是歐洲龍頭國家德國在十月初連續公布的統計數字。這個全球第四大經濟體、歐元區十八國經濟領航的航空母艦,正身不由己地駛入寒冷的經濟北極圈。

德國總理梅克爾知道原因,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急著要力挽狂瀾,德國財政部長薛伯樂、德國央行總裁魏德曼也高聲呼籲歐洲國家必須進行結構性的改革,大家都高喊著拯救不斷下沉的歐洲經濟。然而,德拉吉與薛伯樂、魏德曼三人,卻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當著全世界媒體與投資人面前,毫不保留地大吵了一架。


反對歐洲央行量化寬鬆政策

 

被稱為「超級瑪利歐」的ECB總裁德拉吉,從今年五月就不斷釋放歐洲經濟已陷入衰退的警訊,必須使出「非傳統的貨幣政策」,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再一波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德拉吉的量化寬鬆目標,是要藉著大量購買西班牙、義大利、法國等地的債券,總額釋放超過一兆歐元、約新台幣三十八兆元(相當於台灣整體貨幣供給額的一.一倍)的強力貨幣,用超大量的貨幣供給水淹市場,來托起即將擱淺的歐洲經濟。

 

德拉吉的歐洲版QE

▲德拉吉的歐洲版QE。大量購買西班牙、義大利、法國等地債券,總額釋放超過1兆歐元、約新台幣38兆元的強力貨幣,用超大量的貨幣供給水淹市場,托起即將擱淺的歐洲經濟。(圖片來源/Getty)


德拉吉領導的歐洲央行,從六月至今已經兩度調降利率,德拉吉的寬鬆政策,讓歐元兌美元匯率從一歐元兌換一.四○美元一路貶值,貶幅已到一○%。但是歐洲經濟與出口卻不見起色,就剩下「央行購買政府公債」的最後一招了。

十月九日,德拉吉在美國華盛頓參加國際貨幣基金(IMF)年會,高聲推銷他的量化寬鬆政策,同樣是歐洲央行的理事、身兼德國中央銀行總裁的魏德曼,卻與他大唱反調。

魏德曼批評德拉吉的量化寬鬆「是個危險的政策」,魏德曼在各國央行總裁與財政部長齊聚的IMF年會上說:「擬議中的兩個債券購買方案,讓我憂心,這些擴大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的(量化寬鬆)方案,潛藏了相當的風險。」「歐洲央行會買到一堆不值錢的資產。」

在場的德國財政部長薛伯樂也反對,他說:「美式的量化寬鬆在歐洲不可行!」薛伯樂堅持,歐元區各國應嚴守財政紀律,才能維持歐元的整合與穩定,他說:「寬鬆的貨幣只能買時間,不能解決結構性的問題。」

薛伯樂的意見代表了德國傳統的經濟思惟:只有各國進行結構性的經濟改革,去除買票式的福利政策、鼓勵產業競爭、降低行政障礙,歐洲經濟才找得到復甦的動能。氾濫的貨幣供給,只會助長金融投機,阻礙結構改革。

無獨有偶地,持反對意見的還有荷蘭財政部長迪森布倫,他在IMF年會公開批評歐洲各國「過度仰賴ECB的糖水」,甚至直接點名「法國與義大利不能再靠ECB的寬鬆貨幣,應提高政治動能,全力推動經濟改革的法令。」

相對於德國與北歐國家的嚴謹態度,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浪漫國家」卻相當支持德拉吉的量化寬鬆。法國財政部長沙賓就在IMF年會中為德拉吉幫腔。沙賓表示,過去靠著歐洲央行正確的貨幣寬鬆,讓歐洲免於衰退,這次也需要更為寬鬆的貨幣環境,來紓解通貨緊縮的痛苦。

 

德國財政部長薛伯樂、央行總裁魏德曼參加IMF年會

▲德國財政部長薛伯樂(右)、央行總裁魏德曼(左)與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在IMF年會中失和,德拉吉要推動超級QE,兩位德國官員則堅持法國、義大利須進行徹底的經濟改革。(圖片來源/Getty)
 

出口與內需降 是結構性問題
 

事實上,雖然ECB吵得熱鬧,歐洲經濟的病灶卻不在貨幣問題。

例如德國出現五.八%的出口跌幅,主要原因就是對俄羅斯地區的出口出現衰退,尤其是烏克蘭危機引發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造成德國貨品需求大減。在政治衝突沒有緩解前,德國的出口還要再忍耐一段時間。

此外,一四年是歐洲跌下「人口斷崖」的第一年。由於戰後嬰兒潮從一四年開始大量進入老人區,平均消費能力大降,未來十年,包括德國、瑞士、奧地利等歐元的核心富裕國家,都會出現消費下滑現象。而西班牙、義大利、希臘等國,仍深陷巨債壓力、及高達二五%以上的青年失業率拖累,歐元區內的消費與投資,自然落入「地層下陷」的泥淖。

如果烏克蘭、俄羅斯的緊張關係無法緩解,加上中國這個第三大貿易往來國的需求又低迷不振,德國的出口貿易還是難以扭轉下滑的壓力;就算是匯率貶值一○%,比競爭者日本暫時取得匯率的優勢,但日圓隨即競貶,雙方仍打成平手。面對德國與歐元區內需求下降,德國的保守派經濟學家或許沒錯,結構性的經濟問題若不解決,德拉吉的貨幣寬鬆將只是「安慰劑」,不可能是重振需求與投資的「威而鋼」。


梅克爾將推出財政刺激政策

 

雖然德拉吉等人在華盛頓近乎撕破臉,身處柏林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倒是好整以暇地接待中國總理李克強,雙方簽署一份厚達五十二頁,囊括福斯汽車、賓士汽車、空中巴士,以及中國石油在內的龍頭企業投資協議書。值得注意的是,在李克強造訪的前一天,梅克爾在柏林舉行的記者會中,首度鬆口表達「增加政府財政支出,來刺激經濟成長」的意願。

梅克爾雖未表達「擴大財政支出」的具體作法,倒是簡略提到了德國政府正在研擬「提振投資方案」,特別是在數位高科技與能源領域。由於德國在網路、移動通訊、App軟體的發展政策相對保守,而新能源又是列為國家戰略層級的產業政策,這項在科技與能源領域的優惠政策,可能是值得期待的方向。

德國鎖定在一五年達到「平衡預算」的歷史目標,財政收支的健全堪稱全歐洲最佳。當遇到經濟下行壓力時,有能力提高財政支出以刺激景氣;但是,德國擴大財政支出,必然有外溢效果,有利於周邊國家的經濟復甦。因此德國從梅克爾以下的官員都異口同聲,要求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政府進行「經濟結構改革」,逼迫南歐浪漫國家減少福利支出、放鬆勞工法規,梅克爾這次要用德國擴大財政支出作為手段,交換南歐國家的經濟體制改革。

德國的經濟數據實在很糟糕,糟到讓人以為經濟崩潰即將來臨;但是,德國擁有史上最健全的財政,稅收豐富、政府負債處於低點,這些下沉的數據,在當初決定制裁俄羅斯時,就已經計算在內了。

梅克爾手上多的是振興經濟的籌碼,她的目的不僅僅是拉抬德國經濟,而是要周邊的歐元國家拉高改革力度。值得注意的是,梅克爾過去都有先透過記者會,暗示經濟政策轉向的習慣,十月下旬,歐盟經濟部長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將會討論全歐洲的振興經濟方案,是否會出現貨幣與財政雙管齊下、雙箭齊發的刺激政策,倒是值得大家期待。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歐洲祭出負利率猛藥 能擺脫通縮困境?

2014-06-12

歐洲央行超級馬力歐能解歐元之危?

2012-08-09

德拉吉,嘴炮掩護下的QE退出

2018-12-19

「遇到問題,找娘子軍來救援就對了」 首位歐洲央行女總裁將如何撼動金融市場?

2019-07-05

女性任命歐洲央行總裁首例!律師出身的她 如何帶領歐洲經濟前行?

2019-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