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讓台股變成紅色大鱷獵物?

誰讓台股變成紅色大鱷獵物?

謝金河

股債前線

993期

2015-12-31 09:28

從股市來看,陸股本益比高於台股,加強紅色風暴的購併威力;就稅制而言,台灣過度民粹化之下,不只企業,經濟也更加無力。

中國紅色企業大軍挾龐大銀彈,收購台灣企業,紫光集團先是以每股七十五元,入股力成二五%之後,矽品林文伯又找紫光抗拒日月光,紫光再宣布入股矽品及南茂各二五%股權;此時,購併宣德的立訊精密,也進一步拿下美律增資二五.四%股權。台灣電子產業,漸成紅色供應鏈獵物,終於引起國人高度關注。

 

由林宗男、林盈達等學者領銜的四百多位學者聯名反對IC設計產業中資入股,不久,此屆立法院在閉會前夕,也通過暫緩中資入股半導體產業,紫光股份由趙偉國領軍的鯨吞台灣電子產業行動暫告一段落,但是,台股本益比太低、市值太小,容易成為大鱷獵物的問題也浮上枱面。

 

鴻海集資效益 硬是不如比亞迪


代工天王郭台銘日前邀請記者聚餐也提到:要設法健全台股,解決本益比過低的問題,否則會有愈來愈多企業,選擇去對岸,台股會整個被消滅掉!郭董感受深刻,他最知道鴻海股價,一五年前三季,鴻海稅後淨利九三九.三億元,EPS(每股盈餘)六.○三元,若以一四年第四季EPS三.八五元,或一三年二.九元來算,鴻海一五年全年EPS在九元以上,但股價只有八十一元,本益比(P/E)只有九倍,對照在中、港兩地掛牌的比亞迪,目前本益比高達一八九.九六倍,同樣在資本市場集資,購併能力,鴻海處在最不利的地位。

 

紫光集團為什麼在台灣可以呼風喚雨?是因為在深圳掛牌的紫光股份,最近一年從二十六.五元人民幣大漲到一三九.五元人民幣,本益比拉高到一六六.八九倍,紫光股份享有超高本益比,再加上國家隊的資金供應源源不絕,所以,趙偉國可以在台灣高調說大話。

 

台股本益比超低,上市櫃公司面臨被購併危機,金管會主委曾銘宗透露,很多企業老闆都向他求援,為了避免台股被邊緣化,他將從四個層面著手檢討,包括股市稅制、外資交易便利性與國際接軌、強化產業及企業基本面,但他同時也提到總體經濟表現要好才行。

 

曾銘宗主委大選後,將出任不分區立法委員,未來的金管會主委,面對台股邊緣化危機,恐怕會是千斤重擔壓肩頭,但是擺在眼前的兩岸企業本益比太懸殊,市值差距極大化,及郭董暗示很多企業會跑到對岸去上市的問題,大家必須好好思量如何面對。

 

企業西進掛牌 市值飆高有前例


大家不妨把兩岸產業拿來對比一下,例如,電池模組產業,中國具代表性的德賽電池目前市值一一四.九億人民幣,本益比是四十三.六三倍,德賽前三季營收五十九.○一億人民幣,淨利一.七三億人民幣,台灣的新普科技前三季營收四六八億台幣,約九十三.六億人民幣,淨利二十二.五二九億台幣,約四.五億人民幣,新普的淨利是德賽的一.六倍,但是新普市值只有三三一億台幣,本益比只有十倍,市值只有德賽一半,難怪新普董事長宋福祥說,新普如果到對岸掛牌,股價從三百元起跳,如果以德賽本益比來推算,漲到四五○元新台幣也不奇怪。

日月光併矽品,同是SIP(系統封測廠)的環旭電子,就是日月光很大的啟示。一○年日月光以一七八億元,讓生產主機板的環隆電氣在台灣下市,兩年後,環隆電氣改名環旭電子在上海上市,一五年元月滬市大漲時,環旭電子市值一度推升到三千億元,目前環旭市值三二二億人民幣,本益比約四十九倍,日月光以環旭的四十九倍本益比,併十二倍的矽品,自然很划算。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從事ERP(企業資源規畫)軟體的鼎新電腦身上,○七年,鼎新電腦以大約七十四億元新台幣在台下市;一四年,改名為鼎捷軟件,在深圳創業板掛牌,如今市值高達一一九.七五億人民幣,本益比高達二○四.七六倍,深圳創業板把本益比極大化,像精誠入股二○%的四方精創,股價八十五.五元人民幣,本益比高達一五六.六倍,台灣的精誠資訊投資四方精創,回報相當驚人。

 

京東方獲利低 市值是雙虎五倍


最明顯的是面板產業,中國的京東方市值極大化,台灣的面板雙虎市值極小化,長期下來,台灣的面板廠前景黯淡。目前京東方市值一○四七.五六億人民幣,本益比三十七.三四倍。但是,友達的市值九四二億元,前三季淨利一三一.一三億元,EPS一.三六元,股價竟只有九.七九元;群創前三季淨利一七五.三八億元,EPS一.七七元,股價只有十.二元,市值一○一五億元,本益比只有五倍左右。相對京東方營收大約只有友達、群創的三分之一,京東方前三季淨利十九.九二億人民幣,都不及友達、群創,但是市值一○四七億人民幣,竟是友達、群創的五倍大。

 

過去台灣面板雙雄的實力,直追樂金顯示器(LGD)及三星,如今超低本益比,正象徵台灣面板產業與資本市場都走到困境,而京東方正透過超高本益比展現購併實力。這次被紫光點名入股二五%的南茂,以面板驅動IC封測為主,最早表示意願的其實是京東方,後來京東方也邀請力晶合資設立DRAM廠,這是超高本益比的威力。

 

很多產業的本益比都出現中國極大化、台灣極小化的現象,像觸控面板,中國的歐菲光電目前股價三十一元人民幣,市值三一九.四億人民幣,本益比高達五十九.六倍,但是台灣的TPK宸鴻已陷入嚴重虧損,介面、洋華已是奄奄一息狀態。

 

LED產業台灣感受最強烈,過去晶電根本沒有放在眼底的小廠三安光電,目前股價二十四.○四元人民幣,市值六一三億人民幣,本益比三十二.九七倍,台灣晶電已陷入虧損,目前市值二八一億元,只剩不到三安光電的十分之一。最近友達、群創、晶電股價反彈,是因為市場傳言陸資會來低價購併,台股太便宜,成了懷璧之罪。
 

台股

 

中國力拚股市 台灣受限稅制


兩岸資本市場一邊是極大化,一邊是極小化,這是台灣資本市場最大的危機所在。一五年五、六月間,陸股大暴走的時候,深滬兩市有一天成交量達二.一八兆人民幣,換句話說,深滬兩市成交量高達十兆新台幣以上,以台股年成交量大約二十二兆元,這代表深滬股市只要成交兩天,就是台股一整年交易量,對照九○年代初期,台股一天二千多億新台幣,深滬股市大約只有二億多人民幣,這二十年間兩岸股市一邊是極大化,一邊是極小化。

 

這兩年,中國領導人全力搞活資本市場,鼓勵投資人勇於入市,陸股崩盤,不但派出國家隊護盤,公安甚至到號子去站崗,中國證監會拉抬股市不遺餘力;反觀台灣,卻用稅制框住了自己,從證所稅、富人稅,不但把民粹極大化,如今資本市場已奄奄一息。

 

租稅是經濟活動最重要的遊戲規則,但是稅制最容易成了政客操弄的工具,這次總統大選辯論,朱立倫再度提出加課富人稅,有錢人多課稅,窮人少繳稅的政見口號,這個口號政客最容易脫口而出,但是稅制與貿易條件相同,都會出現比較利益的現象,資金往有利的方向移動,錯誤的租稅政策,不小心就會掏空整個產業。

 

最顯著的例子是兩岸三地的藝術市場。一九九三年國際拍賣公司佳士得、蘇富比,與台灣的財政部談判失敗,台灣堅持對藝術拍賣市場課稅,這兩家拍賣公司決定把亞洲總部搬到香港,而這正是兩岸藝術市場最重要轉捩點。

 

八○年代,台灣藝術家作品像洪瑞麟、李石樵、李梅樹等頻頻創新高價,但是國際拍賣公司把亞洲總部搬離台灣之後,中國藝術家崛起,大家看到張曉剛、曾梵志、岳敏君、蔡國強等作品頻創天價,台灣藝術家作品卻乏人問津,台灣藝術市場在這二十年間徹底邊緣化,大家今天才見到資本市場邊緣化,其實二十年前稅制掏空台灣,老早已開始了。

 

最近才宣布廢除的證所稅,最大問題也是民粹化的結果,一個公平正義就讓台灣陷入厄運。

 

馬英九總統為了「公平正義」四個字,堅持開徵證所稅,可是他害怕趕跑外資,於是內資課稅,外資不課稅,把同是市場參與者分成兩種人。我當時跑去跟財政部長說,同樣都是人,一種不課稅,一種要課稅,這樣的稅制一定會失敗,但是馬總統執意要硬幹,最後是浩劫一場。

 

因為,此時中國正使盡全力搞活股市,台灣的政府卻拿刀自宮,努力趕跑台灣資金,證所稅上路後,股市交易量一直縮減,周轉率下降,本益比也跟著壓縮,市場大戶轉戰別的市場,台股只剩下不必課證所稅的外資獨撐大局,而這些外資卻大半是由內資變身的,一套制度照顧外國人,獵殺本國投資人,證所稅當然非失敗不可。

 

拍賣

拍賣品在台須課稅,已預見台灣產業如今被稅制壓縮的窘境。(圖片/法新社)

 

富人稅負加重 恐掏空台灣資本


但是真正讓台灣沉淪的是富人稅,這個稅在證所稅上路一年後推出,本來是為補證交稅收的不足,將淨所得逾一千萬元的高薪人士再加徵五個百分點,也就是稅率從四○%上升到四五%,而且,財政部宣布,本來扣抵一七%的營業稅,只能扣抵一半,再加上二%的二代健保附加費,把個人所得稅率,拉升到五○%的世界級紀錄。

 

這個在立法委員賴士葆口中「專門修理有錢人」的稅制,才是掏空台灣資本、人才的最大催化劑。在資金全球化的時代,台灣金融帳連二十一季淨流出,金額高達七.二七兆台幣。

 

其實兩岸互動愈來愈頻繁,台灣下一屆的政府團隊,實在要用心思考兩岸不同稅制造成的衝擊力,例如,台灣的股利所得要併入綜合所得稅,但是同是華人世界,香港、新加坡股利所得免稅,中國持股一年以上也是免稅,一個月到一年一○%,一個月之內是二○%,當全世界有九成國家對股利所得都採分離課稅,台灣何德何能可以對股利所得課重稅?

 

我常說,租稅是經濟活動最重要的遊戲規則,台灣必須有一套具競爭力的租稅制度,有人批評台灣企業有效稅率只有一二.七%,綜所稅有效稅率只有五%,實在太低,但那是因為我們把每年七千多億元的健保費,及五百多億元的汽車燃料捐等都算成「費」,如果把這些「費」當成「稅」,有效稅率將接近二○%,況且,台灣也該徹底檢討哪些該課的稅未課,不該課的稅太民粹。像薪資所得課重稅,一流人才絕不會來台灣,同時也把台灣一流人才趕跑。

 

在資本全球化時代,大家都知道有錢人要課重稅,但資本流動向來快速靈活,台灣過度民粹化衍生出來的稅制,只是讓台灣更加無力,如何構思一套有創意、又有競爭力的賦稅新制,這才是恢復台灣經濟活力的當務之急。

延伸閱讀

期待小英總統翻轉資本市場!

2016-05-26

台灣電子業最寒冷的冬天

2015-12-17

台灣資本市場「消風」的這三年

2015-11-05

小心!史上最大棄息潮來了!

2015-06-18

台股面臨本益比苦戰!

2015-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