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獲利大跌 國泰航空為何還敢大投資

鄧寧

股債前線

攝影/吳東岳

1034期

2016-10-13 10:10

營運遭挫的時刻,誰還敢加大投資力道?香港國泰航空上半年營收、獲利雙雙下滑,面對虧損,國泰積極採購新機隊,並擴增直飛航點,迎戰航空業戰國時代。

十月一日上午,由東京羽田機場飛往香港的國泰航空波音七四七航班,完成了別具意義的「道別之旅」──服役三十七年、為國泰航空載送過近十六億名旅客的波音七四七客機機隊,最後一架飛機正式退役。

「這是一個轉捩點!」國泰航空行政總裁朱國樑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預告,包括七四七在內,過去三十年的主流機型,都將在未來一年內退役;新一代波音七七七客機則已替補到位,目前國泰的七七七機隊規模達到七十架,是該機型全球第二大機隊。

就在國泰準備再高飛衝刺時,這家亞洲航空業界的資優生卻遇上了亂流。

翻開國泰航空上半年財報,集團營收年減九.三%至四五七億港幣(約合台幣一八七一億元),稅後淨利僅有三.五三億港幣,較去年同期大幅衰退八二%;航空本業上半年更賠了七.八億港幣(約合台幣三十一.九億元),為四年來首度虧損。

 

投資新機隊
砸七千三百億採購新客機


上半年,國泰航空燃油避險操作損失達四十四.九億港幣(約合台幣一八三億元),可說是影響國泰獲利的最大殺手;朱國樑也不諱言,燃油占集團營業成本高達三成,「這個負面因素會持續影響下半年業績。」

或許燃油對沖虧損只是一時的,但國泰航空飛美洲、歐洲的主力長程航線,正被後進者中國籍與中東籍航空公司,以新機隊、較低票價包夾,也影響其上半年營收、獲利雙雙下滑。

航空業分析師指出,過去許多歐美旅客會從香港轉機,中國旅客也會從香港中轉歐美,但中國籍航空公司崛起,積極擴張直飛歐美航點,削弱國泰以香港為樞紐機場的中轉競爭力。

「中國與中東不停地加碼國際長程航線,票價殺得低,航班又多,幾家國有企業還能得到政府補貼,對消費者來說是好事,但對航空市場供需影響很大。」朱國樑感嘆。

面對亂流,國泰航空的作法是積極「投資未來」。朱國樑強調,即使今年大環境經濟放緩加上航空業競爭激烈,營運壓力極大,但還是要為明天做足準備,「國泰航空與香港政府都在投資未來,開源是最重要的應對策略。」他說。

首先是新機隊投資。國泰最新計畫採購空中巴士A三五○與波音七七七等客、貨機共七十一架,並在八年內全數接收,購機總預算高達一千八百億港幣(約合台幣七千三百億元)。這筆購機金額是長榮航空的二.八倍,也是國泰史上最大筆的購機計畫,甚至比香港機場第三跑道工程的興建預算多二八%,用新機隊爭取更多商務客,和競爭對手正面對決,是國泰選擇的迎擊策略。

 


 

擴增直飛航點
吸納「趕時間」的商務客


朱國樑觀察,中國經濟放緩,讓企業旅遊出現諸多限制,今年上半年,來自高級商務客戶收入下滑五%,國泰前十大企業客戶的旅遊支出也都相應減少,導入新型飛機除可節省二五%的燃油消耗,又適合長途飛行,有助於點對點直飛,「對時間敏感的商務客喜歡直飛,這將是國泰的重要競爭策略。」

除了高資本支出的機隊汰換,國泰也要以新增的直飛航點突圍。近半年,國泰不斷擴增新直飛航點與對手競爭,以今年六月新開航的西班牙馬德里為例,香港直飛馬德里約十三小時,能吸納北亞、澳洲、紐西蘭旅客,他透露,「這條新航線很受歡迎,載客率達到八五%,這讓我們更有信心。」

不只國泰航空,華航、長榮航,以及新崛起的中國籍與中東籍航空公司,幾乎都以「高燃油效益的新飛機、直飛航點」來迎戰航空業的戰國時代。分析師就提醒,當每家航空公司都在擴充、更新機隊,很容易造成行業運能過剩、供過於求,特別是如今亞洲航空業,已有陷入票價低價競爭的徵兆。

在全球新舊機隊的轉換期,國泰如何靠新直飛航點搭配密集航班與時間帶優勢等策略組合,加速擺脫亂流,是它能否重返資優生的關鍵一役。

國泰航空
成立:1946年
行政總裁:朱國樑
總部:香港
主業務:定期航空業務、航空貨運等

延伸閱讀

長榮大房內鬨!二子張國明控訴張榮發基金會濫權 基金會駁:與事實不符

2020-01-16

美中第一階段協議終於簽約 裡頭暗藏什麼玄機?投資機會在哪裡?

2020-01-16

客觀思考 才是股海贏家心法

2020-01-21

0325更新:新增19例、共235例確診!皆為境外移入,埃及旅行團再添1例

2020-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