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做好五年定時定額扣款準備

做好五年定時定額扣款準備

楊紹華

基金投資

shutterstock

612期

2008-09-11 17:38

無論是客戶主動打電話來,或者是在公開場合演講時的台下發問,富蘭克林投顧副總經理羅尤美最近遇到最多的問題,就是「基金愈買愈賠,定時定額到底應不應該停止扣款」?

無論是客戶主動打電話來,或者是在公開場合演講時的台下發問,富蘭克林投顧副總經理羅尤美最近遇到最多的問題,就是「基金愈買愈賠,定時定額到底應不應該停止扣款」?

 

所以,她乾脆把這張表格隨身攜帶:全球四大指數過去二十年來的定時定額平均循環報酬率。

 

簡單的說,這張表格代表過去二十年以來,在任何一個月的月初進場,定時定額投資MSCI世界指數、標準普爾五○○指數、道瓊歐洲指數、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各年期平均績效表現。

羅尤美:連續扣款五年是基本前提


攤開表格,無論是定時定額投資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平均報酬率都是漂亮的正數,「數字告訴我們,只要維持定時定額扣款,賺錢的機會多半會比賠錢機率來得高。」羅尤美解讀。

當然,這只是「平均」報酬率,如果在股市相對高檔時開始扣款,仍然會有出現負報酬的風險。

不過,表格裡的數字繼續告訴我們,要降低風險不是沒有辦法,隨著時間拉長,平均報酬率穩定提高,意味著如果定時定額扣款期間愈來愈長,虧損的風險也就必然愈來愈低。

 

羅尤美建議,擬定定時定額投資計畫時,最好能以連續扣款五年為基本前提。

 

基金達人何文賢,就是標準的「五年計畫」信奉者。他死硬派地堅持鎖定五年連續扣款,竟是因「這樣才能經歷空頭」。他說:「玩定時定額,一定要經過空頭的扣款期間,否則就沒低檔多買的機會。」

 

秉持這項信念,即使現在何文賢手上基金的總報酬率為負一五%,但他不但沒有停止扣款,反而提高扣款額度,「去年次貸以來,我惟一做的調整動作,是在基金虧損達到一○%之後提高扣款。」手中五檔基金,從原本的每次扣款八千元提高至一萬二千元。

 

何文賢:股市低檔不會超過兩年

 

何文賢說,這一趟投資計畫在兩年多前正式開始;當時,就已想好所有的作戰方針。去年六月接受《今周刊》採訪時,指數正在高檔,他只能採取「打帶跑」的策略,繼續扣款的同時,適度逢高獲利、部分贖回。

 

「終於,在五年計畫走進第三年之後,讓我等到低檔多買的機會了。」面對空頭,何文賢反倒語帶興奮。他表示,依據景氣循環的經驗,在一個五年計畫當中,股市處於相對低檔的時期不會超過兩年,當年美國科技股泡沫加上安隆(Enron)假帳事件,也只不過造成兩年空頭。

 

「現在只是我五年計畫的第三年,不必怕,一定等得到股市翻多。」雖然手上基金還在賠錢,但根據何文賢自己的估計,這趟五年計畫的總報酬率,至少會有五成左右。

 

真有五成獲利空間嗎?天知道。但若再回到羅尤美手中的那張表格,那麼,可以得到更加令人興奮的推論:低點進場定時定額投資五年,報酬率超過百分百的機會並不算低。

 

在這張表格當中,如果不看「平均」報酬率,而是抓出各年期的「最大」報酬率,則定時定額投資五年,標準普爾五○○、道瓊歐洲、MSCI新興市場等三大指數的報酬率,都遠遠超過一○○%。

 

整體來看,當你把定時定額投資計畫拉長到五年時,獲利的機會本來就不低,而若在相對低點開始扣款,更有機會五年賺一倍。

 

幸運的是,現在正好就是全球股市的相對低點。

 

Step2 債券部位比你想像的更好用

 

德盛安聯投信即將在九月下旬募集一檔債券組合型基金;對於這檔保守型基金,原本,德盛安聯的德國總部,並不同意台灣這邊設計推出這項商品,「他們覺得,這種基金和我們專精於主題式基金的品牌形象不符。」德盛安聯投信投資長柯志元透露。

 

不過,頑固的德國人最後竟然還是被說服了。「我們提出數字來說明一個台灣市場特有的怪異現象,台灣投資人幾乎完全不碰債券型基金。這個現象,讓德國總部大為驚訝。」柯志元說,台灣投資人對於債券基金的認識與接受度,明顯偏低。
 

債券多一點 報酬不變風險驟降

 

或者應該說,台灣投資人似乎還不清楚,債券型基金在資產配置當中的實用價值。羅尤美表示,觀察各種比重分配的股債配置五年期投資績效,會很容易發現,多加一點債券部位,對於報酬率的影響其實極為有限,但卻能夠大幅度地降低虧損風險。
 

舉例來說,在過去二十五年間,若在任何一年以一○○%的股票部位投資五年,最佳報酬率可達二○三%,最差報酬率則為負七%;但如果把股票部位降至八成,並以兩成的債券取而代之,那麼,最佳報酬率降為一七八%,但是最差的報酬率,卻有二%以上的正報酬。

 

以五年期投資的平均年化報酬率來看,多加兩成債券,只犧牲了○.七%的報酬率,但卻可以換來「再怎麼倒楣也有二%正報酬」的避險效果,得失之間的差異不難衡量。由此,也清楚凸顯出債券工具在資產配置上的實用價值。


如果繼續讓不同比率的股債配置彼此PK比賽,無論是股六債四對決股四債六,或者股二債八對決一○○%的債券部位,其結果都頗為類似。
 

結論是,多挪一部分資金用於債券,對平均報酬率的影響有限,卻也都能大幅拉高最差報酬率的績效數字。 

 

提高安心指數 更能熬過空頭


在第一銀行總行擔任財富管理部經理的李美娟,投資基金的年資超過十五年,過去,大多只投資股票型基金。

 

「遇過幾次大空頭,看到手中一堆基金的報酬率在短時間內全部由正轉負,心情真的很差。」李美娟說,在這兩年才決定將資產配置納入債券型基金部位,試著讓投資組合的波動度降低一些。
 

去年高點時,李美娟把手中的東歐、拉美基金部分贖回,將資金大舉轉換至單筆投資債券型基金,至此,債券部位已經超過了股票型基金,達到債六股四的比重。「去年高點至今,手中的股票型基金表現不好,東南亞基金虧了兩成,歐洲基金也掉了一○%以上,但我的整體投資組合,只有虧損六%。」

 

在李美娟的定位當中,債券型基金的功能類似於提高「安心指數」。她強調,定期定額投資股票型基金,最大的信念就是「總有一天等到賺錢」。

 

「但在空頭時,如果沒有足夠的債券部位讓你安心,恐怕一般人看到對帳單之後,很難可以熬得下去。」李美娟說。

 

配置債券是風險管理的好辦法

 

納入債券,下檔風險大幅降低,報酬空間相差無幾

 

以過去25年歷史經驗分析,將股票部位減少兩成,轉進債券部位,對5年期投資績效的報酬率不會造成明顯扣分,但確實可以大幅降低虧損風險。

 

Step3 投資組合愈分散愈美麗 

 

基金達人謝文通,去年八月曾經接受《今周刊》專訪。當時,他的基金明細表列出這樣一堆驚人數字:最高的投資報酬率達到一六八四%,報酬率超過一○○%者,則有多達十四檔基金。

 

達人就是達人,今年九月再問一次,他說,因為每天追蹤全球各地股市指數,所以多半都能在股市修正初期獲利出場,「除了幾檔淨值遠遠高於成本的基金留作紀念之外,其他新買的基金,多半都能出在高檔,報酬率大概只被刮掉了八分之一。」

 

很難讓人不對他的操作方法好奇。 

 

放棄重壓單一國家求翻身的念頭 

 

謝文通說,每天早上起床後,至少追蹤四十幾個國家指數,還有各種原物料報價、國際油價等。每個指數,再進一步分析十日、二十日、六十日均線與目前指數的相對位置。若是手上持有相關基金,還得比較指數與基金持有成本的對應關係。

 

講了一堆之後,謝文通對投資人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基金投資,一定要放眼全球,不錯過地球上任何一個獲利機會。但前提是要有足夠的心力去鑽研每個市場,這一點,恐怕一般投資人很難做到。」

 

的確,很難有人能像謝文通一樣,每天和全球各地的指數糾纏,然而,避免過度重壓單一市場的全球化布局思惟,卻又是基金投資的成功要素。

 

「解決的辦法,就是在建立投資組合時,盡可能達到分散布局。」羅尤美說,建立適當的股債配置比重還不夠,如果股票和債券的組合成分過度集中,同樣會讓自己的基金投資置身於高度風險。

 

她表示,最近常常被投資人問到的問題,除了定時定額該不該停扣之外,就是該不該擇機單筆重壓單一市場,尋求最快速的解套機會。「如果你有時間隨時緊盯各國指數,又有足夠的專業分析能力,或許可以一試,但多數人並沒有這種條件,往往,只是看到指數上漲之後,才慢半拍的向上追漲。」

 

然而,這種作法往往會讓自己的投資陷入更險峻的危機之中。羅尤美以今年亞洲各國股市為例,「像台灣,二月加權指數漲了一一%,如果選擇在此時單筆介入,半年後,恐怕跌掉了一五%以上;再看印度,四月強力反彈一○.五%,但接下來的兩個月,卻重挫了二三%。」

 

全球型布局策略相對穩健

 

那麼,放棄重壓單一市場、尋求短線翻身的念頭,而回歸到分散布局、長期投資的基本原則,五年後真有翻身機會嗎?
 

依據富蘭克林投顧的計算,若以囊括全球各地市場的MSCI世界指數來看:自一九七五年以來,任一年初單筆投資五年,則最佳報酬率可達二七一.六二%,平均報酬率則有一○○%以上。長期加分散,卻有帶來財富翻倍的機會。

 

當然,如果你的進場時機衰到極點,五年的單筆投資仍有可能呈現負報酬。
 

以前述條件來說,最差的五年單筆投資報酬率發生在九八至○二年,共計虧損五.九%。「不過,以現在全球股市處於相對低檔的情況來說,現在進場,五年後虧損的機會並不算高。」羅尤美說。
 

Step4 精選四十檔核心配置基金 

 

 

基金投資計畫的最後關鍵一步,還是挑選基金。而挑選基金,又可分為核心、衛星部位,兩個層面來討論。

 

其中,核心部位講求的是「長治久安」,讓基金淨值能在五年期間穩穩長大;因此,股票型基金部分建議採用具有分散投資特色的全球型基金為主。或者,是「搞出次貸麻煩卻沒跌得比別人慘」的美國股票型基金。畢竟,美國還是最具自我調適能力的成熟經濟體。而具有防禦效果的債券型基金,也是核心配置的要角之一。

 

在挑選基金時,羅尤美建議,既然當前全球投資環境風險偏高,可多加考慮基金的空頭抗壓力,並且挑選任何時間進場都能創造穩定報酬的基金。

 

「所以,成立十年以上,至少度過兩次空頭,就是一個篩選標準。」此外,若是基金在過去十年當中,任何時間進場投資五年的平均報酬率表現優異,也是投資人可以提高信賴度的重要指標。

 

至於衛星投資主要精神,是掌握「波段機會財」,波動度較高的區域型、單一國家型、產業型基金等,都可列入配置。


如何抓準機會財?基金達人謝文通獨門心法,是以二十日均線為判斷指標,以此抓準股市出現反彈訊號的時間,「基金淨值總是會落後股市一到三天,看到訊號之後快速切入,應有一定獲利機會。」

所謂的二十日均線指標,是指股市指數向上突破二十日均線,即是轉強訊號,「不過還是要保留一點彈性空間,如果害怕風險,不妨等到指數突破二十日均線三至五%後,再作介入。」


倘若不幸判斷錯誤,謝文通強調,一定要嚴格執行停損。「停損點是以自己的成本價為主要指標!」他建議,基金淨值一旦跌破成本價的一成,至少要出脫三分之一,跌破兩成再跑一次,跌到三成時,必須完全停損。

延伸閱讀

不安中 仍應堅持長期致富思考

2013-07-15

三基金達人的私房操作計畫書

2009-01-22

逐步從債券型基金轉往股票型基金

2013-03-21

基金達人私房 投資組合大公開

2008-09-11

海外基金定期定額致勝三法則

2008-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