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投信要打世界盃 績效才是硬道理

歐陽善玲

基金投資

950期

2015-03-05 12:21

過去幾年,國內投信經營艱辛。不只投信家數減少,資產管理規模也呈現「內減外增」趨勢,當國內投信跨出台灣,朝海外市場發展已是既定事實,主管機關就應創造公平環境,所有遊戲規則須一律平等。

 

群益投信總經理賴政昇

 

▲國內資產管理業者要跨出台灣市場,中國相關基金產品將具核心競爭力。(攝影.劉咸昌)

 

 

 

「說穿了,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才會一直在這個市場。」群益投信總經理賴政昇,在資產管理業逾二十年,跟他同期的夥伴,已相繼離開管理規模「逐漸萎縮」的投信市場。面對境外基金強敵壓境,國內投信生存困難,賴政昇只想證明一件事,「我們不會比老外笨,管理績效不會比他們差。」

過去幾年,國內投信經營確實備感艱辛。「以家數來看,國內最多曾有四十五家投信公司,現在減少到三十七家;資產管理規模部分,目前整體規模約兩兆元,其中股票型基金約二三○○億元,貨幣型基金約八千億元,其餘部分,都是海外市場的天下。」台灣大學財金系教授李存修指出,國內投信朝海外市場發展基金產品,已是既定潮流,趨勢不會改變。

「過去五年,台股基金沒有成長,以檔數來看,甚至還減少,相對海外市場大幅增長;要跨出台灣,投資全球,需要的就是人才。」李存修不諱言指出,「要發行海外產品,就會面臨到來自海外的競爭,這是目前國內投信辛苦的地方。像一些投資人耳熟能詳的海外資產管理公司,不但在國際赫赫有名,管理規模也很大。」

海外投資遇瓶頸
付顧問費或買當地ETF


他表示,這些名氣大的公司,研究資源充沛,從當地總經趨勢,到產業基本面,乃至個別公司發展,皆有厚實研究基礎。國內投信要正面迎戰,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培養這方面人才。不過就算人才培養起來,研究資源迎頭趕上,基金募集完成後,在資金匯出部分,主管機關也有一定規範,業者只能照章辦理,不見得夠自由。站在投資人立場,基金有申購贖回需求時,在時間上就會有所耽擱,不夠便利。

「既然產業發展趨勢不可逆,國內投信要走出去,有兩條路最簡便,一是找海外投資公司當顧問、付顧問費,二是直接買當地市場的ETF,成本低廉許多,也不需要做研究。這樣一來,基金經理人的功課就只有選擇市場,而不必選股。或朝這個方向發展組合式基金、ETF組合基金,來滿足投資人布局全球的需求。」李存修點出國內投信在海外投資能力上遇到的瓶頸。

但話鋒一轉,他也提到國內基金公司的優勢。「相較境外基金申購手續費,國內投信費用較低,管理費也低,且非外幣計價,沒有總代理問題,又可省下一筆費用。若國內發行的海外基金,績效能與國際大業者競爭,甚至打敗海外對手,就是很大的利基。」

這就是賴政昇不服氣的地方,他要證明,投資人最後相信的還是「績效」,不論管理資產的是金髮碧眼還是黑頭髮黃皮膚,只有績效才是硬道理,是投資人買單的重點。一旦有持續良好的績效展現,自然能吸引投資人「慕名而來」,帶動基金規模成長,開啟正向循環。

 

投信操盤功力具國際水準績效勝出



投資不限在台灣
加速投信業跨入國際市場


「現在國內投信能拿出去和人家競爭的,只有多元產品與績效,才能殺出一條血路。」賴政昇說,十年前,群益投信就知道,基金投資不能只局限在台灣,就開始往海外市場發展。

這麼多年過去,拜網路、基礎建設所賜,全球投資困難度不斷降低,以前要透過顧問才能了解當地投資情況,現在透過網路傳播,都能即時掌握訊息,增加不少便利性。

另外,近一、兩年願意投入海外投資研究的人才不斷增加,研究團隊建置速度也加快。「由於時空背景不同,這幾年國內投資機會相對減少,海外產品卻不斷成長,現在要當海外基金經理人的機會,比國內基金經理人還高。加上整體環境更開放,投資人意識到資金布局不能限縮在台灣,加速投信業跨入國際市場,積極建構海外投研設備,並從產品廣度到深度,發展海外基金。」

賴政昇堅信,現在國內投信往海外投資方向走,和國外大型、百年資產公司比,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累積實力,但只要能夠證明基金操作績效不會比較差,甚至還能更好,基金規模就能持續壯大。一旦規模穩定成長,國內資產管理人才就不用自我設限,認為薪資待遇不能與國外公司相提並論。

事實上,國內投信在大中華及中國股票型基金績效,確實相當具有競爭力。以大中華股票型基金為例,根據晨星基金評比公司統計,過去五年國內投信發行的基金,報酬率遙遙領先境外基金。

留住人才優先做
強化職業保障 壯大產業


而兵家必爭之地──中國股票型基金部分,過去五年績效前十名基金中,本土投信也都有不錯成績,不但足以與國際一流操盤人一較高下,也顯示國內基金成功經驗,未必不能跨到國際市場,如何複製台灣模式到海外,是當前投信公司最大課題。

首華投顧總經理黃慶和,過去是市場上最知名的明星基金經理人,他觀察近幾年國內投信發展,對人才照顧及薪酬制度部分,感觸特別深刻。他直言,投信公司對投資研究人員職業保障相當薄弱,只要﹁做不好﹂,動輒處分、淘汰,在高風險、低報酬環境下,好的人才留不住,是投信產業無法持續壯大的根本原因。

他以中國發布的新「國九條」為例,裡面內容針對資本市場發展條列清楚,從相關制度建立、業務開放到投資人權益,多有著墨。反觀國內主管機關,過去幾年高喊建立資產管理中心,卻不見實際討論,流於口號;相較下,台灣實在缺乏規畫大局的宏觀視野。黃慶和建議,資產管理核心在人才培育,要留住優秀人才,應建立具競爭優勢的薪酬制度,例如經理人可分享基金管理費,或將公司持股分享給員工。

賴政昇也建議,主管機關應營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平台,以強化境內基金競爭力。舉例來說,在投資範圍或限制上,應與境外基金站在一致的基礎;像境外基金投資無到期日次順位債券已是常態,但境內基金由於尚未有明確法令解釋,目前業者仍受限制。

在業務方面,境外基金申贖皆已採T日〈買回生效日〉淨值計算,國內發行的基金也應比照辦理,不分類型,買回淨值也應採當日計算,如此才能在相同條件下,方便投資人因應市場局勢、靈活進出。

 

延伸閱讀

科學與真理不是絕對正確 其實只是一種幻覺?

2019-01-14

沃旭暫停合約 影響台廠200億

2019-01-20

月經血量及血塊增加 當心子宮肌瘤

2019-03-25

不以科學為基礎

2019-05-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