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大債時代來臨 六項指標操作債券基金

蔡曜蓮

基金投資

達志

2018-06-07

台灣有兩兆資金停泊在債券型基金中,目的無非希望穩定賺取固定收益,但今年以來,扮演資產守護者角色的債券型基金,在這點上卻吃了癟。

債券中最常見的三個債種:新興市場債、高收益債、投資等級債,若分別以JPM全球新興市場債券指數、巴克萊全球高收益債指數、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代表,根據晨星統計,今年以來至五月底,貶值幅度各為三.九二%、二.一%、一.三一%,以債券來說是相當大的跌幅,波動度則各為○.二七、○.一九、○.二五。

 

上述數字透露一反常現象,過往以為最「投機」的高收益債,波動度竟然最低;而跌最深的JPM全球新興市場債券指數,占指標比率最高的前十檔債券中,有九檔是被視為「安全牌」的主權債;似乎愈安全的券種,在今年債券市場反而愈不可靠,投機的券種卻意外穩健,這不免讓債券投資人有些茫然。

 

要重新找到操作債券基金的方法與判斷趨勢的指標,勢必得先理解反常現象的由來。

 

 

匯率、利率風險加乘

投資人須關注美元竄升速率

 

首先,債券投資不外乎三大風險:匯率風險、利率風險及信用風險。復華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汪誠一認為,新興市場債這次之所以跌深,是匯率風險加上利率風險所致。

 

汪誠一說明美元強升讓阿根廷、土耳其貨幣大跌,引發這次新興市場債市動盪。但,以往美元指數也有破百,甚至達到一二○的時期,為何那時卻風平浪靜?

 

宏利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鍾美君解釋,二○一六年起,新興市場開始大量發行美元債,美元債的暴增提高新興市場對美元指數的敏感度,才使得美元指數動見觀瞻。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統計,去年新興市場包含政府公債與私人部門負債等增加了七.七兆美元,其中約八千億美元債務是以美元發行,超過總債務的十分之一。

延伸閱讀

債務危機遍地開花 慣犯國家為何老神在在?

2018-06-07

彭博陳世淵:失控企業負債 使中國出現假性榮景

2018-06-07

伊爾艾朗:危機傳染難免 但結局不必然走向災難

2018-06-07

多頭金牛 vs. 債務灰犀牛 華爾街A咖多空大解讀

2018-06-07

懂AI還不夠 必學5G、區塊鏈新應用

2018-06-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