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煤礦之子開採休閒服務業商機

煤礦之子開採休閒服務業商機

陳雪齡

房地產掃瞄

shutterstock

613期

2008-09-18 15:55

二十五歲就接班,潘氏集團董事長潘方仁的長子潘仲光,直至念完碩士為止,只見過父親五次。從小,潘仲光就接受最嚴苛的鍛鍊,在嚴格的歷練之下,少年老成的他,在集團幾次重要轉型中,都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

穿著紅色馬球衫的潘氏集團接班人潘仲光正走出上海住處,隔兩戶的鄰居是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

潘仲光是中國「經濟五十人論壇」的惟一外籍人士,這個論壇成員包括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胡錦濤財經重要幕僚劉鶴(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副主任)、世界銀行副行長林毅夫等人。他在中國的政商關係不僅於此,像某位中共政治委員就與他交情匪淺。

這一天,潘仲光坐在上海東方飯店裡,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只聽到他在電話中說:「我們在上海的地,某某某已經打了三通電話給上海領導關切,但兩年都沒辦法。上個禮拜,有關單位給上海市政府去了個函,卻馬上獲准復工,你幫我問問,是誰幫了咱們忙?」談話中,透露出潘仲光在中國深厚的政商關係。

潘氏集團最早發跡於一九八三年,是美國惟一有煤礦開採權的華人企業,也曾經是全美前二十大煤礦公司,但是潘家的教育從小就很嚴格。身為潘家長子的潘仲光才年滿十七歲,每年暑假都要下礦坑挖煤。他回憶:「那時,高中同學都出去玩,我卻是每天都在礦坑挖煤,兩隻手永遠都是黑的,連指縫都是。」

潘仲光十歲就離開台灣,與父親分隔兩地,他和弟弟都是由美國的二伯父一手帶大。因為伯父工作忙,從小他就學會照顧自己。

 

潘仲光說:「我每天搭一小時車到學校,自己打工賺零用錢。伯父只給我學費、交通費和三餐的錢,當時我經常從晚上十點打工到零晨六點,因為大夜班的薪資是白天的二倍。」在成長的過程中,二伯父儼然才是他父親,潘仲光記得直到碩士畢業,他一共才見到父親五次。

 

開著車,前往上海球場的路上,潘仲光說話始終慢條斯理、帶著微笑,惟有在提到和父親的互動時,他沉默了許久才說:「我們的關係就是合作夥伴,我的企管專業背景較強,他在台灣的政商關係人脈深厚,在事業上個性互補。」除此之外,他說想不出其他形容詞來形容父子關係。

 

九三年,二伯父肺癌病危,臨終前留給他一句話「君子不器」,受美式教育的他根本不懂意思,「後來我慢慢揣摩,才知道這句話和英文的Thinking outside the box意思一樣!看到敵人,永遠要變。自己的原則不變,但隨著時代改變,方法要變。」這句話對他日後處事影響很大,包括出售冠捷電子、與中國官員談判開發球場,潘仲光說他都是「不器」,不自我設限。

 

二伯父過世後,全權負責礦場管理和財務的潘仲光決定出售礦場,當時礦場資產近五億美元。之後,也在二伯父生前的要求下,潘仲光回到台灣協助父親創立冠捷電子,擔任執行董事,開始經營新的事業。

 

長子出征 拿下關鍵定單

 

很多人會以為潘仲光是子承父業,但他經常做出超過父親預期的成就。像冠捷電子的第一張關鍵訂單就是他這位「太子」出馬爭取到的。

 

冠捷電子的前身是美商愛德蒙電視廠,潘方仁看中愛德蒙的土地,那時土地開發的價值遠高於收購成本,可是當潘仲光回台了解後發現,資遣員工的代價非常高。

 

而且加上公司的主管建議,未來將有大量個人電腦螢幕的需求,而愛德蒙本身就是做電視機螢幕,技術上可以直接切入電腦螢幕生產。在潘仲光的建議下,潘家決定遷廠到福建,和印尼華僑林紹良的三林財團,各持股一半創立冠捷電子。

 

為了以品質提升知名度,潘仲光堅持冠捷全力取得中國電子廠的第一張ISO9001認證,接著才是開拓客源。

 

潘仲光回憶:「當時IBM顯示器成本太高,於是我飛到美國接洽訂單,用低三成的價格,一樣的品質,接到IBM第一筆電腦螢幕代工訂單,前後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因為這張一年一億美元的訂單,潘仲光替冠捷爭取到國際大廠的代工定單。此後,陸續有其他大廠,如戴爾、惠普、三星也找冠捷代工。冠捷因此在短短幾年內,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電腦螢幕代工廠。

 

不過隨著代工廠增多,毛利越來越低,○五年,也是在潘仲光的建議下,潘家決定出售冠捷電子持股給京東方集團。按照當時股價計算,潘家有十億股,每股五港元,整個出售金額約在五十億港元左右。

 

即使放棄電子代工,但潘仲光卻沒放棄高科技產業。他透露,三年前已開始研發全世界最薄的OLED(有機發光二極體),厚度僅0.02mm。

 

潘仲光說,生產傳統液晶面板要用十二個工序,成本高、失敗率也高,新技術只要一個工序,成功率高,而且成本可以降低七五%。他在美國創立的Advantech Global公司預計今年十月開始量產十七吋的OLED面板,中國前四大電視生產廠商將投資近一億三千萬美元,跟他一起另外成立海外合資公司AMAX,預估三年後每年生產三百萬片面板。

 

在潘仲光的字典裡,沒有「僥倖」這兩個字,他認為成功的要素,除了要做好本業的事,還要順應時勢。像電子代工開始微利化,潘仲光就轉型到休閒服務業,他旗下的東方高爾夫國際集團已在北京、上海等十六處建有高球場,是中國最大的連鎖高爾夫球場。

 

當機立斷 絕不心存僥倖

 

在中國發展的這幾年,潘仲光對內對外,都是行動果決。像開始整頓虧損的球場時,他就斷然解雇一批台幹,連父親都認為他手段太硬。然而五年下來,高球場事業轉虧為盈,每張會員卡定價已經從三、四萬元人民幣,上漲到三、四十萬元人民幣。潘仲光認為,就是因為他說到做到,日子久了,人家就會知道他是用心做事。

 

三年前,從台灣晶華酒店手上搶下「東方飯店」的經營權,也是因為潘仲光當機立斷的性格。當時晶華酒店和東方飯店的所有者上海港務局洽談,已進入尾聲,可是晶華酒店卻遲遲不願簽字,沒想到就被潘仲光後來居上。

 

潘仲光總結他成功的原因:「第一次到大陸做生意的台灣人,一切都掐得太緊,這樣和大陸官方做生意是不行的,我只花了三個月就簽下合同,因為東方飯店的地段獨一無二,這麼簡單的道理,比什麼都重要!」

 

據上海地產專家估計,潘家每年至少支付上海港務局六千五百萬元人民幣租金,取得東方飯店七成股份和四十年經營權,上海港務局則占三成股份。除此之外,潘仲光又花了二億三千萬元人民幣整修東方飯店。

 

雖然花費龐大,但從地段來看,潘仲光的決定有他的道理。東方飯店位於黃浦江彎道,而被稱為「亞洲第一彎」,夜景美得讓人嘆息!在上海有句俗語:北有和平(飯店)、南有東方,就是形容外灘上這兩座歷史最古老的飯店,而潘家則是第一位擁有外灘飯店的台商。

 

有了硬體後,不懂飯店經營的潘仲光,也決定出重金,聘請專業的飯店經營團隊,找來台北商務旅館董事長劉季強。劉季強非常欣賞潘仲光的「抓大放小」作風,他表示:「潘董和我一拍即合,為了禮遇我們,甚至讓出他一八%的持股給我。」

 

這樣只看大處、不重枝節的行事風格,正是潘仲光能在中國商場如魚得水的關鍵。

 

潘仲光
出生:1968年
現職:東方高爾夫國際集團總裁
學歷:田納西州範德彼爾特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企管碩士、賓州卡耐基梅隆大學(Carnegie-Mellon)計算機工程、工程管理及經濟學學士             
經歷:冠捷電子執行董事、西門子利多富個人電腦副總經理、南貝爾電信系統分析師

 

潘氏集團
成員:東方高爾夫國際集團、東方飯店、美國Advantech Global、屏東大鵬灣度假開發建設、台大後花園度假村
資產:約200億元台幣
投資項目:高爾夫球場、飯店、OLED研發、地產開發、私募基金

延伸閱讀

王健林何去何從?

2017-07-27

用先行者投資策略快速茁壯

2008-04-17

三座大山 壓住台商生路!

2015-04-30

新東陽家變十年

2008-09-18

中國首善曹德旺:因為窮過,所以把財富力量逼到極限

2011-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