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外商名嘴丁予嘉中年轉業 P.30

參與籌設花旗證券、並在兩年多的時間內為花旗證券創造不錯績效的前花旗證券副總裁丁予嘉, 一月底因花旗總公司的策略考量,在眾人錯愕聲中被「 layoff」而暫時失業;不到兩個月,丁予嘉找到了新舞台,已於三月九日正式就任新職,新的頭銜是國際投信投資研究部副總經理。


丁予嘉在外商圈中素有名嘴封號,他帶領的花旗證券研究部對總體經濟及匯率的看法頗為獨到,經常引起主管機關「關愛的眼神」及金融圈的討論,剛過四十的他這次中年轉業、重新出發,有什麼感觸?對未來有什麼規畫?以下是《今周刊》的專訪摘要。

《今周刊》問:先談談你為什麼選擇國際投信作為重新出發的起點吧!

裁員新聞見報 蔣國樑立刻來電丁予嘉答:一月底花旗證券準備 lay off 的消息見報後, 當天下午國際投信的蔣總經理(蔣國樑)就打電話約我見面,我想他大概是希望我能幫國際投信在總體經濟和投資研究方面盡點力吧。

會選擇國際投信,基本上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是我在國際方面的專長和蔣總經理希望我在國際投信做的事能夠契合,再者他希望把操盤多年的ROC基金交出來,這個基金是募集國外資金投資國內的基金,主要客戶和我在花旗的客戶有部分重疊,在人脈上不會有銜接不上的問題,而且我仍舊有足夠的曝光度和舞台,這是我考量的第二個因素。
最重要的,國際投信是國內最老的投信公司,主要股東都是法人,沒有財團或券商體系的背景,對經營團隊能充分授權,過去也已經有了很好的基礎,因此揮灑的空間很大,這也是我選擇的重要考慮。


問:投信界現在的生態如何?有什麼樣的改進空間?

答:我想改進的空間很大。 一個是 research,一個是獨立性的問題,這點有財團、券商系統背景的投信,所承受的包袱會比較大;像是傳聞甚多的交換單、鎖單上面,有多少投信有說「 No 」的權力?這一點國際投信是相當不錯的,不過國內投信還是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許多衍生性商品應該開放, 現在投信不能做期貨,連 heage 都不行,還有就是現在台灣規定一個基金要有一個基金經理人,這會限制投信 size 的成長;像是在美國,一家公司可能有一千個 fund,但是它不會有一千個經理人, 它是用橫縱面、產業面來分類,某些同類的基金由同一個經理人負責,這樣 size 才會變大,台灣現在的規定會限制基金公司的成長。


今年經濟成長會比去年好

問:你過去在花旗證券時,多次以預測經濟成長率及匯率準確聞名,你對台灣今年經濟的看法如何?

答:最近幾個月大家都很悲觀,但是我去年底在花旗發表對今年台灣經濟的看法,預測今年經濟成長率會達到五.八八%,我另外一個朋友更樂觀,看到六.五%。最後真正的數字多少並不重要,重點是一個趨勢,去年是四.九%,我不覺得今年會那麼差。

今年台灣的成長是由貿易盈餘所帶動的,因為進口衰退得非常厲害,來自軍備、電子生產設備的進口大幅衰退,而美歐經濟持續暢旺,再加上日本經濟復甦帶來台灣出口的成長。不過,今年的情況不會像九七年那麼好,因為這與九七年經濟成長的動力來自民間投資及消費有所不同,但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差。

在這種情況下,新台幣不但不會貶,短期內反而還要升值呢!我估計新台幣升值的趨勢在今年九月以前都不致改變,三三元是撐不住的,因為美國不會再容許新台幣在這麼低的價位;九月、第四季以後則因為有加入WTO的變數,新台幣或許會出現回軟的走勢,到時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不過,央行也不會讓新台幣快速升值,上限大約在三一.五元左右,匯率再往上走台灣的出口就會受到影響,央行也不會允許的。


不敢休息 怕別人忘了自己

問:你面臨中年轉業、或者說中年失業的心情如何?

問:(大笑)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趕快找一個好 job,(記者插話問,沒有想過趁機會休息一段時間?)我怕休息太久,大家根本忘記丁予嘉這個人了。我從頭到尾就不覺得我會待業很久,因為我覺得一個人過去只要有好好埋頭工作,即使暫時沒「頭路」,一定會有好機會的。事實上從農曆年前,幾乎天天都有人找我談,包括新、舊投信、券商,獵人頭公司,甚至還到香港和外商談過。我是一個閒不下來的人,從離開花旗證券到過年前因為盡是忙著這些事情,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是一過完年,這些約都沒了,忽然真的安靜下來、無事一身輕,我才突然想到「 wha t happen?」這到底怎麼回事?

其實在外商公司任職,職位愈高、風險愈大,愈容易被 layoff, 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所以心裡很輕鬆。其實碰到這種事也滿好的,理由是離職還可以拿一筆錢,而且是很不錯的一筆錢;唯一的遺憾是花旗的潛力很大,原本準備擴展據點的,如果我繼續做下去,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因為花旗和旅行者集團合併後策略改變,也沒這個機會了。

問:四十歲面臨轉業,有沒有想過轉行?

答:當一月底離開花旗後,我有過幾種想法,一是再到另一家外資券商,二是本土投信,也有人找我合作開投資公司。再到外資券商做的可能和在花旗差不多,而代客操作又遲遲不開放,最後考慮發揮空間,還是選擇本土投信公司。

我也想過轉行,「最遠」曾經想到娛樂事業,以前也有人來找過我,不過我真正進入證券界才二、三年的時間,之前大部分都是在學術單位,在證券業累積的時間還不夠,希望能夠再多一點資歷及經驗,不要給人蜻蜓點水的印象,所以還是回到證券界。


財政部、央行都曾請他喝「咖啡」

問:過去在外商,現在轉到本國公司,過去在證券公司,現在在投信,你有沒有適應上的問題?

答:文化上的認同我覺得還好。過去比較自由可以講個股,現在到投信,發表言論也要注意,講話最好偏向大方向,以免造成困擾。證期會對投信管得嚴,我可不希望我一到投信,主管機關就打電話來說:「你閉嘴!」(眾人大笑)

九七年第一個外資券商「喝咖啡」就是我;那時候證管會不希望股票漲得太快,但是我那時認為當年股票一定上萬點,結果報紙第二天頭版登出來斗大的字:「萬點不是夢,花旗證券……」,當天下午證管會就請喝咖啡了;後來我們說新台幣要用力貶,分兩波貶,結果這次換央行請喝咖啡,叫我們「閉嘴」,結果花旗證券定期的總體經濟評估報告也因此停了,我這次到國際投信,覺得本身要調整的不多,不過行事風格上要注意、低調一點,要謹言慎
行才行。

延伸閱讀

肺炎、流感肆虐全球!資深防疫專家警告:做到這2件事,才能預防無藥可醫的「疾病」再次出現!

2020-01-31

全民瘋搶口罩》第一線醫護擔心受怕 口罩缺口比SARS時期更嚴重

2020-02-05

武漢肺炎》護理師證實「口罩延長壽命術」!4步驟降低污染、確保下次戴在臉上是乾淨無虞

2020-02-08

邱吉爾: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 美股暴跌你該貪婪還是恐懼?

202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