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奮發向上不認命 脫貧人生更精采

奮發向上不認命  脫貧人生更精采

謝富旭

個人成長

攝影/陳永錚

673期

2009-11-12 17:20

如果把家庭年收入低於六十萬元,當成界定貧窮的粗略指標,在台灣有將近一七二萬戶家庭年收入低於六十萬元,占全國總戶數達二三%。貧窮並不可悲,只要保持奮發向上的心,脫貧的人生一樣也精采萬分。

高孟熙力爭上游 不放棄升學,從貧戶躋身跨國公司總經理


談起受盡貧窮與殘廢折磨的人生,全球眼藥大廠愛爾康台灣分公司總經理高孟熙仍然灑脫自如。他私下透露:「你不要看我這樣(小兒麻痺導致右腿癱瘓),年輕時的我,靠著清秀的臉還把了不少妹!」

不過,當你了解高孟熙的人生後,可能要「破笑為涕」了!高孟熙出生才九個月大就罹患小兒痲痺,三歲時,祖父與父親相繼過世,頓失經濟支柱的高家,從此家道中落。逼不得已,阿嬤與母親帶著他與六歲的姊姊、幾個月大的妹妹赴台北投靠舅公(阿嬤的弟弟)。

好不容易靠著親戚安排,高孟熙一家五口找到一間平房安頓下來,住沒多久卻又遇到一場大颱風把這間「土角厝」吹得東倒西歪。高家於是被迫再搬到一間集合式公寓落腳。這一家三代五口共住在一間不到四坪大的通鋪房間裡,浴廁、廚房與鄰居共用。

那張通鋪為高家五口提供各種不同的功能。白天時,媽媽在通鋪上做裁縫,放學後高家姊弟就趴在上面寫功課,晚上則是全家五口睡覺的地方。

通鋪日子從高孟熙讀小二持續到小四。讀小四那年,白天在工廠煮飯,晚上做裁縫,還要打理三個小孩與照顧婆婆的母親,終於累到病倒了。在阿嬤的安排下,高孟熙母親帶著三個孩子改嫁一位在市場賣牛雜的小販。

 

不過,高母改嫁一年後,全家又被高孟熙的繼父趕出家門。高孟熙說:「老爸(指繼父)當時娶我媽只是希望能生個自己的孩子,一年沒有如願,自然失去耐性。」被趕出家門不久,高媽媽發現自己懷孕了,於是繼父又歡喜地迎接他們回家同住。

 

原本賣牛雜的繼父後來因生意不好而改賣餅乾,生意反而漸漸有起色。在高孟熙初中時,繼父為了擴展生意,於是添購第二輛三輪車,計畫到另一個地點販賣。而這個任務於是就落在當時家中惟一成熟男丁——高孟熙的身上。

 

「我的右腳雖沒力,左腳力氣可大,騎三輪車還難不倒我!」高孟熙輕描淡寫地說。而正是這股永不服輸的鬥志,讓高孟熙在求學與職場上奔馳前進,突破種種難關。

 

日本知名社會學家三浦展曾做過調查指出,父母的階級性是會遺傳的,下流階級(日文意指貧窮階級,無貶損之意)的父母,其子女未來仍停留在下流階級的機會比較高。出人意表的是,「下流階級」出身的高孟熙卻同意這種理論。但是他特別強調:「這只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只要你主觀上想改變,一定可以辦得到!」

 

高孟熙認為,教育是貧窮家庭脫貧的最有力武器。他以自身的例子說,即使高中與大學聯考考不好,他從未因家貧或考試挫折而放棄升學的念頭。第一次高中聯考時因考上的學校不理想,他決定重考,第二年考上師大附中。大學聯考則考上台北醫學院藥學系夜間部。他靠著兼家教與打工來支應學費,讀大學時甚至還與人合夥開過照相館。

 

就讀藥學系期間,他雖得自籌學費,忙於家教與兼差,但仍把課業擺第一。高孟熙很清楚,兼差只是手段,課業才是他要達到人生目標的正軌。就讀大五時,他就擬定出完整的生涯規畫:先到醫院當研究助理,再到藥廠去歷練,然後再出國留學更上層樓。訂定目標後,便戮力往前衝刺。

 

藥學系畢業後,高孟熙果真如願同時考上三總與台大,後來選擇至台大醫院擔任研究助理。二年後考上日商藤澤藥廠。由於工作表現突出,還被獵人頭公司相中,被挖角至義大利愛寶藥廠擔任副總職位。

 

藥廠歷練豐富的他不忘持續學習,進入台大企業管理在職班研修。八年前,美國愛爾康藥廠延攬高孟熙成為總經理,八年之內,高孟熙帶領台灣愛爾康業績從五億元成長至十五億元新台幣,成長幅度達三○○%。雖然身為殘障者,但高孟熙卻創下出社會後每一次求職(包含高階職位)皆被錄取,從未被拒絕過的輝煌紀錄。

 

小時候曾經受過家扶中心濟助的高孟熙,懷著感恩的心,做起公益更加賣勁。他個人不僅捐款認養多名窮苦孩子,也說服美國總公司積極從事企業公益活動。「人要認命才會快樂,如果你不幸陷入貧窮,只要花五%時間檢討原因,而把九五%時間用來改變未來!」這是高孟熙給的中肯建議。

 

陳明珠一家四口 降低房貸、兒子從軍,十年脫貧成功

 

十三年前的一個早上,陳明珠的老公蔡政翰開車送三名子女上學的途中,竟突然無法分辨交通號誌的顏色。他趕緊就醫,沒多久竟被診斷出罹患急性脊髓性白血病。半年多後,先生過世,留下陳明珠與三名兒女,一個原本小康的家庭跌入貧窮深淵。

 

蔡政翰是拖板車司機,運輸業收入尚可,加上陳明珠在幼稚園擔任廚工,愛家的老公總是把每月收入交給陳明珠。陳明珠說:「我個性比較直,老公總是處處讓我,雖然我們收入不豐,當時的我覺得很幸福!」「但是他走了,一切都改觀了!」

 

陳明珠老公過世後,雖留下一間房子,但房貸仍有二百八十萬元未繳清。當時她擔任廚工的工作,每月薪資僅一萬七千元,入不敷出。有人勸她把房子賣了,但陳明珠捨不得就這樣讓孩子沒有自己的家。

 

陳明珠的父母親這時伸出了援手,「借」給陳明珠一百七十萬元,陳明珠決定用來償還房貸。在降低房貸負擔的同時,她積極尋找兼職機會,並在賽鴿協會找到差事,同時也利用周末到娘家的貨運行幫忙。

 

家扶中心提供給陳明珠孩子每月一千七百元,總計五千一百元的助學金,解決孩子的學費與營養午餐問題,也對舒解陳明珠的生活壓力有極大幫助。即使如此,陳明珠的本業與兼差收入,扣除每月房貸後,她計算出一家四口每月最多僅能花費一萬三千元,換句話說,陳明珠一家四口人一天不能花費超過四百三十四元,否則將超支。

 

在生活各方面已極為節省的陳明珠,要從生活中「擠」出一丁點節餘,只能從食物著手。她說,她正好在幼稚園擔任廚工,如有剩餘伙食就打包,每個月可多少省一點錢。其次,三個小孩完全沒有零用錢,不上安親班、開銷也很低。「這三個孩子真是乖巧極了,他們從來沒有吵過要買什麼東西以及要過零用錢」,陳明珠眼眶泛紅地說。

 

不過,真正讓陳明珠感動的是,老大在國中畢業後,主動跟她說要讀軍校。就讀軍校不僅不必負擔學費,學校還負責食宿,甚至每月還有數千元的薪水可領。乖巧的大兒子將薪水全數交給陳明珠。

 

數年前,家扶與中國信託合作推出資產脫貧方案,只要被輔導的貧戶每月能存多少錢(每月存款上限為四千元),家扶與中國信託即提撥相對補助款,專案為期一年。為了參加這個計畫,陳明珠全家進入省錢大作戰,那一年她每月均存到最高上限金額,一年後總計領回九萬六千元,存到了「第一桶金」。家扶中心社會工作處處長蕭琮琦說,不是填飽肚子就算脫貧,那是沒有人權思想的觀念。貧窮者也有權過尊嚴的生活,「資產累積」則是尊嚴的最大來源之一。

 

隨著小兒子進入社會工作,女兒再過一年也將從護校畢業,陳明珠於二年前不再接受家扶幫助,脫貧自立。目前她在家扶於台南縣設立的愛心小舖餐飲店任職。一有空常與女兒到家扶擔任義工。

 

在經濟負擔稍減之餘,陳明珠努力學習製作手工香皂、萬金油,甚至XO醬等,並取得講師執照,期望未來能增加額外收入,能把賺來的錢部分回饋給家扶。雖然她不富裕,但已經有一顆助人的心。

 

陳明珠

成功脫貧之後,陳明珠(中)已勇於作夢,希望未來能擁有自己的早餐店。(攝影/林煒凱)

 

資產脫貧理論

 

■高孟熙

出生:1959年

學歷:台北醫學院藥學系夜間部

經歷:藤澤藥廠業務主管、義大利愛寶藥廠副總現職:台灣愛爾康總經理

 

■陳明珠

出生:1963年

現職:台南家扶中心愛心小舖員工

學歷:高中

延伸閱讀

想從沒錢變有錢 現在你該學的是:FQ

2015-10-08

給年輕人一個家

2010-11-04

【我們這一家】每年冬天就是他們受寒的時刻...一個離島貧困家庭道出澎湖長年困境

2018-11-23

下雨就漏水、上廁所還得防蛇咬 誰能許台東偏鄉孩童一個安全的家?

2019-03-29

價差400萬,該買在婆家還是娘家附近?夫妻買房得先搞清楚2件事

202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