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告別職場競爭 創意務農更富有

告別職場競爭  創意務農更富有
莊泰琳認為行行出狀元,農業要成功,就得要走精緻化路線。

李建興

個人成長

攝影/蔡宗昇

673期

2009-11-12 17:25

職場無情的競爭與大環境起落無常,讓人常有身不由己卻又前途茫茫的無奈。年輕新農民莊泰琳和許塍愈兩人,就選擇回歸田園生活,並靠著創新的農業經營法,讓財富和生活都更加自由。

嘉義瓜農莊泰琳 走精緻路線,頂級水果年產值四百萬元


初秋清晨,沁涼的海風、透亮的露珠,古樸的嘉義小鎮布袋,剛剛撥開如夢的色調,從畫中甦醒過來。

這天,三十二歲的莊泰琳醒得比沉靜的農村還早,阡陌中蛙鳴的樂章還沒畫上休止符,儘管晨露溼透了衣裳,但手上捧著沉甸甸紅寶石般的番茄,流著豆大般汗珠的他,站在自己一手打造、結實纍纍的溫室果園前,此時感受到豐收的喜悅與無慮的步調,全在富足的笑意裡表露無遺。

然而,富足對莊泰琳來說,不僅是生活的愜意,更有財富的滿足。相較於其他農人僅能靠著在菜攤叫賣,賺取微薄利潤,莊泰琳的番茄和美濃瓜,卻是台銀、富邦、嘉裕西服等知名企業逢年過節饋贈貴客的好禮,也為他帶來實質的財富。

當市面上的番茄還以每公斤七元的低價流血競爭時,他的產品居然可以叫價到四百元,而一個市價不過數十元的香瓜,莊泰琳的果園裡卻曾生產出一個八百元天價的果王。算一算,每年光這塊不起眼的土地,就足足為他帶來四百多萬元的收入,因此,若稱莊泰琳為新富農,一點也不為過。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有擾攘繁雜的公事、沒有裁員減薪的憂慮,莊泰琳的生活簡直羨煞所有庸庸碌碌的白領階級,但諷刺的是,其實在務農之前,他也是標準在職場中載浮載沉的一名上班族。

 

莊泰琳的父親經營紡織業起家,曾有一段風光輝煌的日子,諸如知名內衣品牌華歌爾的內衣蕾絲,幾乎都是由他們家生產供應。自小,莊泰琳這位紡織業少東,壓根就沒想過將來成為農夫,反而應該是要接下父親的事業,當一位企業家。但偏偏近幾年,紡織業急速蕭條,在大陸的磁吸下,訂單和人才全流失到對岸,使得莊泰琳的父親不得不退出業界,也迫使他在退伍後,要與時下的社會新鮮人在職場中短兵相接。

 

初入社會,莊泰琳先到奇美電子當基層技術員,由於工作努力,輾轉升職為小主管,但這兩年的科技業生涯裡,不僅常徹夜趕工,假日加班更是家常便飯,而隨著科技業式微,薪水也大不如前。因此,工作兩年後,莊泰琳便毅然決然離開奇美,到新力的門市做行銷業務人員,也一路從基層駐點人員做到了副店長,並等待成為正式的店長。

 

然而由於受到市場銷售下滑影響,新力的展店計畫遲未進行,甚至還有縮編的危機,連帶地使得職場的流動也陷入了停滯,不但加薪升官成了難事,隨時還有解編的可能。此外,在高壓的工作生涯中,不但生活中沒有自己,失去了健康也忽略了家庭。

 

在一連串的體會與領悟後,莊泰琳偶回嘉義布袋老家,竟深深地被悠閒無慮的田園生活給吸引,他心想:「在職場爭了一輩子,不就只是要過這樣的生活嗎?」因此,等不及店長之職降臨,莊泰琳便遞出辭呈,和太太一起搬回布袋鄉下,當起了農夫。

 

決定務農的莊泰琳認為「行行出狀元」,往農業發展一樣能致富出頭天。因此從返鄉的第一刻起,莊泰琳就清楚地規畫自己的「新事業」,他明瞭,農業要成功,就得要走精緻化路線。於是有別於一般布袋的農民都是種西瓜、彩色甜椒,莊泰琳一開始在接受農委會漂鳥營(針對三十五歲以下年輕人回鄉務農的專業知識栽培)的課程時,就得知地質偏鹹的布袋,其實很適合栽種番茄和香瓜,加上這類產品適合宅配販售,只要品質水準夠,可輕易藉由網路行銷打進都會圈的高階市場。

 

因此,在確立方向後,莊泰琳除了從漂鳥營取得專業技能外,也向縣內因栽種頂級番茄而聞名的神農獎得主習藝,甚至不厭其煩地把自己的產品拿到台南農改場分析、改良。此外,為了種出頂級的水果,當別的農民還在使用每包九十元的傳統肥料時,他卻選擇了從荷蘭進口、一包二百元的頂級好肥;而以美濃瓜來說,別人一株果樹可收成七、八顆果實,但莊泰琳一株只留一顆,就為了讓養分集中在重點栽培的果王,因而在同級水果中,一般的甜度頂多七度,莊家出產的卻高達十三度。

 

直至今日,由於莊泰琳路線正確、方法得宜,再加上行銷、包裝講究高階精緻,使得其小小七分地生產的水果,賣到各大企業,每年就能創造四百多萬元產值。更令他喜悅的是,以往因為忙碌常和太太鬥嘴,甚至遲遲未生子,去年終於喜獲新生兒,隨著時間和財富更自由,一家人情感也更加和樂,對莊泰琳而言,務農不但挽回了他的事業,也贏得了一生的幸福。

 

苑裡米農許塍愈 鑽研改良技術,稻米價格高出市價一倍

 

相對於百萬富農莊泰琳,自小在農村土生土長,目前在苗栗縣苑裡鎮種稻為生的七年級農夫許塍愈,雖然沒有莊泰琳的富有,但同樣在都市職場打滾,也曾是白領一族的他,卻早在二十五歲時就「看破紅塵」,回鄉務農。如今,比起以前當園藝景觀設計師時,成天擔心訂單、周旋於客人和利潤之間,忙壞了身子,卻不知為何而戰的日子,今年剛榮獲苗栗縣優質稻米競賽亞軍的許塍愈堅定地說:「待在農田溫室比辦公室更能找到自己和成就感!」

 

其實在進入都市職場前,出生在苑裡農村的許塍愈,有別於一般農村子弟拚命地想往都市裡發展,他自小就對當專職農夫有著濃濃的憧憬。只不過在父親的堅持下,畢業後,許塍愈礙於現實,離開鄉下前往都市工作。但一如時下的年輕人,在職場環境惡劣、景氣不佳、開銷大等多重生活壓力下,可說是挫折連連。

 

退伍後許塍愈在一家專門承包科學園區公共空間的園藝景觀設計公司工作,但有一次在替公司競標一件工程時,卻親眼目睹發包單位私相授受而斷送訂單,讓公司損失將近千萬元,這讓他體會到市場的爾虞我詐,失望之餘又前往一個承接苗栗縣南庄鄉「護魚步道」工程的單位工作,沒想到案子進行中,光是周旋在政府部門和居民之間,就大小應酬不斷,讓生性恬靜的他,感到格格不入。因此,許塍愈後來自立門戶,成立工作室,接案施作園藝景觀工程,一開始,訂單應接不暇,但沒多久,卻由於景氣衰退,業績腰斬,最後只好鎩羽而歸。

 

在職場遊走幾年後,偶然的機會下,許塍愈得知農委會有專為青年下鄉務農而舉辦的漂鳥營,從沒務過農的他,因此決定回到家鄉,從家裡的三分地拿起鋤頭,正式當起農夫,並專營起種稻技術。他心想:「就算務農也要做得有聲有色。」因此有鑑於一般老農民總是用老經驗、老方法固執地不求改變,他卻把自己的田地分成好幾塊,用不同的方式做對照實驗,以尋出最好的栽培法,並用電腦精算每一筆作物的蛋白質、酸鹼質等含量,一步步地改良。

 

歷經三年的改良後,今年還拿到縣內優質稻米比賽第二名,村裡農民每一斗米賣二百八十元,但許塍愈的產品卻能賣到五百六十元,足足是市價的一倍。如今問許塍愈後不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只見他堅信不移地回說,「這才是我要的生活。」

 

許塍愈

七年級農夫許塍愈放棄白領生活,回鄉做「快樂農夫」。(攝影/蔡世豪)

 

■莊泰琳

出生:1977年

現職:吉庒溫室精緻農園負責人

學歷:遠東工專電子科(現為遠東技術學院)

經歷:SONY高雄建國直營店副店長、奇美電子技術專員

 

■許塍愈

出生:1982年

現職:苗栗縣苑裡鎮米農

學歷:屏東科技大學植物保護系

經歷:景觀工程設計工作室負責人

延伸閱讀

圓夢執行力

2017-06-20

野菜工房 打造全球最大有機蔬菜廠

2013-08-01

把溫室當晶圓廠管 牛津碩士種出千元芝麻葉

2018-07-26

食農教育結合輕旅 直販所搶伴手商機

2018-10-11

農法改良X創新研發 見證在地優質農產驕傲

2019-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