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國揚侯西峰的傳奇人生

國揚侯西峰的傳奇人生
高雄漢神百貨的經營績效,一直讓侯西峰頗為得意,也因此漢神北上反攻,被國揚內部視為最重要計畫。

劉俞青

個人成長

攝影/吳東岳

695期

2010-04-15 13:40

長長的隧道,終於,走到了盡頭。從四十多歲就近1000億元的身價,一瞬間雲端墜落,從此展開負債500億元的還債人生。這是國揚實業創辦人侯西峰傳奇的前半生。如今,不僅沉重的重擔終於卸下,而且他手上的企業,包括高雄百貨業與飯店業龍頭——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近期之內都有反攻台北的大計畫,令所有台北業者嚴陣以待。侯西峰不但回來了,而且將再掀風雲!

「天漸漸光,雲慢慢在散,溫暖的土地,咱永遠袂孤單……」台上歌手黃國倫,正在輕唱這首名叫「天光」的歌,台下,國揚集團創辦人侯西峰坐著,他認真傾聽,眼神中透著複雜的情緒。

這一天,在高雄的漢神百貨正對面,國揚建設正式推出十年來最大力作「國硯」,一舉把高雄房地產推上史上最高每坪七十萬元的寶座。當天晚上,侯西峰特別在漢來飯店十二樓舉辦晚宴,招待VIP貴賓客戶。


風雲 從破產到帶大案重回市場

 

當受邀演唱的黃國倫,在台上娓娓唱出這首「天光」,裡頭的歌詞說道:「咱的青春,是一首勇敢的歌,咱的名,惦惦寫在土地的心肝……」時,原本坐在台下說說笑笑的侯西峰,突然正色起來,當演唱到「天漸漸光,雲慢慢在散,……溫暖的土地,咱永遠袂孤單」,只見侯西峰低頭沉吟,再抬起頭時,目光看向遠方,彷彿這十幾年來的低潮,都隨風而去,未來,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裡。

 

如今,侯西峰風光在高雄推出第一豪宅,四月九日正式公開當天,侯西峰親自跳上第一線,白天他親自向上海來的看屋團介紹產品。晚上的宴會上,個子不高的他,拿著酒杯,周旋於賓客與媒體之間,還一併帶上難得露臉的太太李宛瑩與漂亮的女兒,這一晚的侯西峰,自信與開心全寫在臉上。

 

這個場景,對很多國揚的員工,以及當天出席的諸多侯西峰老友而言,都久違了!從以前漢揚建設時期就是侯的員工、兩人交情超過三十年的北投水美溫泉會館董事長周水美就說:「很久沒看到侯董這麼開心了。」

 

因為過去十年,為了像天一樣高的負債還沒全數償還,他鮮少公開露面,頂多就是出席自家國揚集團的內部活動,例如開工、團拜等場合,連侯西峰自己都說,「十幾年來,我不曾出來主持過。」這一次,他不僅大方現身會場,甚至還上台致詞,大動作等於向外界正式宣告:「我回來了!」

 

侯西峰是回來了!但回來的,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毛躁、追逐眼前近利的侯西峰。這一次他不僅帶著「國硯」這個超級大案重回市場,而且,在經過長時間的審慎評估之後,包括名下的漢神百貨、漢來飯店都已蓄勢待發,在近期之內即將北上,重回台北主戰場。而今年下半年以及明年,國揚建設也還有大案分別要在北縣汐止、北市南港推案,所有能量一併啟動。如同國揚建設總經理彭邵齡說:「三十年的功力,傾注一擲。」

 

國揚建設董事長林子寬親口證實,今年年底前,漢神百貨北上的計畫就會拍板確定;目前為止最可能的地點選在遠雄集團主導的台北大巨蛋,也就是松山菸廠的舊址。

 

遠雄集團透露,這個合作案兩造已談了一年多,其間國揚曾經派出百貨團隊專程北上評估,而遠雄也曾派員南下介紹。根據了解,國揚與遠雄本來為了百貨到底要蓋在這塊地上的哪個區位,稍有爭執;國揚希望能夠面忠孝東路,遠雄則希望蓋在光復南路邊。但最近兩邊慢慢達成共識,一旦明年遠雄與台北市政府的歧見整合完畢,侯西峰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就能在忠孝東路四段旁的黃金地段,掛上「漢神百貨」的金字招牌。

 

而無論是營業額、或是百貨業最重視的坪效,漢神百貨早已穩坐大高雄百貨業的龍頭寶座,而且是遙遙領先;如今挾著高雄的成功經驗北攻一級戰區,屆時面對原已戰火連天的台北百貨業,肯定還是一場硬仗。

 

北上 帶百貨與建案重回台北

 

聽聞侯西峰對台北市場的躍躍欲試,台北的百貨業者也全數嚴陣以待,包括近期仍身陷SOGO經營權之爭的原始經營者章啟明也證實「知道此事」,但他也說「台北市場的飽和度會是侯的最大挑戰」。

 

而另一方面,漢來飯店則確定落腳台北南港,目前規畫是一棟有二百房的商務型酒店,和國揚明年的重頭戲「大南港案」共同開發。

 

對今年已經五十六歲的侯西峰而言,這其實是一場第二回合的人生競賽。

 

十二年前,一九九八年四月,國揚在出事前,股本一百零八億元,股價最高來到八十二元,市值高達八八五億元;那一年侯西峰才四十四歲,如果再加上個人名下其他資產,等於擁有將近千億元的身價,不可一世。

 

但因為過度的轉投資,當時他手上包括南企、利陽水泥、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全數虧損連連;加上最後關頭,侯西峰幾乎動用全數的現金下去護盤,孤注一擲最後一夕崩盤。同一年的十一月七日,他個人名下投資公司確定跳票,他差一點跳樓;隔天,他召開記者會,除了選擇面對之外,也懇求大家給他時間,他願意傾全力還債。

 

大南港案

而南港的大南港案,更是500 億元級的大型計畫。(攝影/吳東岳)

 

再度揮軍北上

▲點擊圖片放大

 

困頓 從千億身價到負債

 

所有的璀璨一瞬間風雲變色,從雲端墜落,從此開始他看不見盡頭的還債人生。

 

不過,國揚的資深員工強調,「從頭到尾,跳票的都是侯西峰個人,國揚至今沒有跳票紀錄,也沒欠銀行一毛錢利息。」侯西峰堅持守住國揚的完整性,因此國揚沒有暫停交易、也沒有下市,儘管股價慘跌仍讓股東受傷慘重,但至少沒有變成壁紙。

 

出事時國揚名下負債共一百九十八億元,而他個人名下負債究竟有多少?眾說紛紜,但研判大約是在三百億元之譜,合計大約將近四、五百億元。

 

直到今天,當時國揚帳上的負債已經確定全數還清,而他個人負債也清理掉二百多億元,即使是最難搞定的貸款業者,基本上都願意認同他的還債態度。

 

但即使把這幾年來的國揚推案總銷數字加總起來,恐怕都還抵不過這些負債,這有如天文數字般的負債究竟是怎麼還的?事實上,自從出事以來,侯西峰的諸多好友陸續對他伸出援手,包括東南水泥的陳敏賢(已故)、三商行陳河東(已故)等等,都讓他銘感五內。但當然也有一些人態度丕變,侯西峰說,「這場猶如電影情節的大災難,讓我認清很多事情,也看清很多人,現在很多人在我面前是穿透過去的,是透明的,我看不到他。」

 

但細數下來,所有幫忙的朋友當中,對他實質幫助最大的,當屬第一時間以實際動作力挺的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

 

相對當時市場上很多人冷眼旁觀,甚至要等著看侯西峰完全倒下,到時可能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坐收其名下的資產。但趙藤雄憑著多年交情,答應願意用國揚帳上成本價、約四十八億元買下位在台北市南港路上的南隆案土地(後來遠雄在此推出「新天地」案,也順利銷售)。這筆錢對當時的侯西峰而言,是「救命的錢」,等於是在一團毫無章法的毛線團裡,終於理出的第一個頭緒。

 

國揚的員工說,這筆為數可觀的錢入帳後,先還掉這塊土地原來帳上約三十幾億元的銀行負債後,剩下的十幾億元,就成了其他工地復工的工程款。等於一台故障暫停的大機器,從核心的齒輪開始慢慢運轉開來。順利引入這筆十幾億元的活水後,緊接著好幾塊工地陸續復工、推案銷售,資金才慢慢流進來。

 

國揚天母順銷

近期國揚天母順銷,讓侯西峰(左二)頗為開心。

 

援手 來自趙藤雄的保命錢

 

而趙藤雄此舉或許讓市場對侯西峰稍稍安了點心,也起了帶頭作用。緊接著包括位在台北市建國北路、南京東路附近的土地,原本國揚和富邦各持分一半,後來富邦也答應願意仿效遠雄,以成本價買進。不過這筆賣土地的現金沒有直接回到侯西峰的口袋,富邦把這筆錢直接轉進另一個工地,當成北縣中和後來推案「天琴」的工程款,而天琴順銷,又有了活水進帳。

 

就這樣一點一滴,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彷彿看到了一點點的曙光。不過,也有極資深的地產人士分析,侯西峰還債最艱困的時期,大約是從一九九九年到二○○四年之間,這段期間剛好是台灣房地產業最暗無天日的谷底,大跌一跤的侯西峰竟然可以在此時逆勢而行,大舉清債,其實應該與後來他透過好友陳敏賢引薦,結交認識當時陳水扁的重要帳房林文淵有關。

 

透過林文淵的幫忙,加上當時的國揚已經略有起色,讓債權銀行團對侯西峰個人及公司的債務「適度鬆綁」,應該也是他能重新再起的重要關鍵。

 

但無論如何,在最困難的時候,朋友伸出援手,侯西峰除了感念之外,事過境遷,他也曾自嘲:「我人緣算不錯。」什麼是好人緣?侯西峰說,「在你最困難時,不要奢望人家幫你,但至少不要趁機推你一把,也沒有落阱下石,就叫好人緣。」

 

這段一般人不會也不想有的人生經歷,改變了侯西峰很多處世觀念。以前成功來得太快,他接受媒體採訪時,整個人陷在沙發裡蹺著二郎腿,戴著名表的手揮舞著,眼睛卻不太看著對方的態度,讓來訪的記者印象深刻。但如今的侯西峰出現人前時經常是一套胸前印著「國揚」的休閒POLO衫,整齊乾淨卻樸素;北市新生南路巷子裡十幾年的老房子,一住多年也沒換。

 

後來,國揚一度和當時還在尋覓合作對象的宏國集團,優先簽下經營BR4(就是現在的SOGO復興館)的意向書,等於是第一順位的經營者。如果當時侯西峰堅持不讓,現在漢神百貨的招牌,恐怕早就樹立在台北市復興南路、忠孝東路口的燙金地段了。

 

但遠東集團的徐旭東半途殺出,開出了一個「夢幻價格」,讓宏國心動不已。侯西峰固然可以選擇不讓,但當時宏國的財務狀況非常不好,手上唯一最值錢的資產,當然就屬這塊黃金土地,有類似經驗的侯西峰,深刻了解宏國「迫切的需求」。

 

最後,侯西峰告訴宏國「以自家公司的立場,我應該要堅持下去;但以朋友立場,我勸你半夜就趕快去簽合約吧!」國揚選擇成全由遠東集團向宏國買下這塊土地使用權,但侯西峰自己的漢神百貨,也因此與台北戰區擦肩而過。

 

侯西峰事後曾向朋友回想這段還債的歷程,有三大關鍵促成他能夠逐漸清償債務。首先當然是許多朋友的情義相挺。第二則是出事當時,公司與個人名下都還有一些資產,侯西峰充分發揮創意,靈活運用這些資產價值,也清掉不少負債。

 

此外,在出事五年之後,也就是○三年,侯西峰才意外地被遠東銀行向法院申請破產,當時有一說是遠東集團為了爭取BR4的主導權,刻意讓他因此記上一筆破產的紀錄。

 

侯西峰夫婦

侯西峰夫婦難得同時露面。(攝影/吳東岳)

 

脫身 二年後將再披國揚董座戰袍

 

但無論真相如何,儘管他本人極度不願意留下這個紀錄,但他周邊的員工和朋友們,都因此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此一來,侯西峰名下的許多銀行負債一筆勾消。而根據《破產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破產人可以在破產終結三年後,申請復權之規定;換句話說,當時遠東銀提出破產申請,但直到去年、也就是○九年,才真正走完所有破產程序。因此,只要等上三年,也就是二○一二年、侯西峰五十八歲那年,他就有機會正式浮上台面,重新坐回暌違十四年之久的國揚董事長寶座。

 

長長的隧道,終於,走到了盡頭,曾經壓得人喘不過氣的重擔總算是放了下來。但今年年初,一次集團內部會議上,一向樂天派的侯西峰突然語出驚人,跟大家說:「我得了躁鬱症,最近只要是一點小事就大聲小聲,不要來跟我計較。」

 

原來,一路以來一直被債務壓得太ㄍㄧㄥ的侯西峰,在壓力釋放之後,反而開始和自己心裡過不去。他ㄍㄧㄥ到什麼程度,侯西峰曾經跟朋友說,出事之後,十幾年來他沒有掉過一滴眼淚。朋友說當時召開記者會宣布跳票時,你明明就有摘下眼鏡拭淚,當時讓很多人印象深刻,但超ㄍㄧㄥ的侯西峰堅稱「那不是擦淚,是擦汗。」

 

是汗還是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出了這一道幽長的人生隧道之後,此時,侯西峰真的需要喘一口氣,釋放自己也善待自己。

 

但他也沒能歇息太久,因為所有的事業已經蓄勢待發,很快,他不高的身影又要活躍在台灣的市場上,只是這一次的他已經大不相同,他準備充分,而且懂得拿捏分寸踩煞車,還特地跑去把原本已經灰白的頭髮染成黑色。或許,稍停下來就要得躁鬱症的他,只要加足馬力認真工作,帶著他的得意之作——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重新反攻台北這個一級戰區,就是治療他躁鬱症最棒的特效藥。

 

巔峰

1989年 推出新店安坑「黎明清境」建案,總銷金額上百億元,侯西峰因而冠上「侯百億」封號

1997年 以20億元現金,接手高雄漢來飯店與漢神百貨

 

冠上「侯百億」封號

 

谷底

1998年 國揚跳票,負債高達198億元,龐大負債讓侯西峰興起自殺念頭,並被捕入獄

1999年 以500萬元交保,暫時恢復自由之身,10月將集團公司減至3家,國揚建設並減資50億元

 

國揚跳票

 

再登巔峰

2008年 還清198億元債務,高雄漢神巨蛋開張

2010年 國揚與葉國一合作推出「高雄國硯」,親自現身介紹推案,再創人生新局

 

親自現身介紹推案

延伸閱讀

地產大亨侯西峰 要靠美食再闖股市

2015-12-03

台灣神祕金主 葉國一

2009-03-12

十年翻身 侯西峰首度告白

2008-07-17

葉國一介入高興昌 土地油水不多

2010-06-10

國揚集團呼聲最高的接班人!哈佛學霸外加高顏值 侯西峰能否交棒成功?

20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