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烈 放棄光環才能看清自己的位置

李烈 放棄光環才能看清自己的位置
將當年的任性轉化為韌性,李烈重新在演藝圈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羅弘旭

個人成長

攝影/吳東岳

753期

2011-05-26 15:01

三十歲前的李烈,連她自己都承認:「就是個少年得志的人生。」但是她卻在當紅之際棄演從商,跌了一跤後再回演藝圈當製作人,推出「囧男孩」、「艋舺」大受好評,她是怎麼做到的?

如果不是「囧男孩」、「艋舺」這幾部片子,李烈這個名字,可能被逐漸淡忘。

但五年級前段班的記憶中,卻永遠記得她昔日在電視「一剪梅」和電影「小城故事」中,那個嬌俏可人,帶點任性,又帶點玉女氣質的表演。資深演員龐祥麟形容當年「一剪梅」播出的盛況:「一到晚上八點,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全都衝回家看電視了,直到九點節目結束後,路上才開始有人走動。」

 

「一剪梅」造就當家花旦地位

 

李烈當年鋒頭之盛,令人咋舌。十八歲就以學生身分,靠一部舞台劇,讓導播黃以功賞識,網羅進入中視擔任女主角,之後演出的作品橫跨電視、電影,包括「一剪梅」、「含羞草」、「又見夕陽紅」、「小城故事」、 「你那好冷的小手」,最紅的時代,「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晚上打開電視,都是我主演的不同的電視劇,看到我都快吐了,也演得要吐了。」 李烈說。

三十歲前的李烈,連她自己都承認:「那就是個少年得志的人生。」在老三台年代,當家花旦被尊崇的地位超乎現在所能想像,現場每個工作人員伺候著,人人捧著她。李烈形容:「從十九歲到三十歲,你過了十一年那種被驕縱的生活,你會覺得地球繞著你轉是理所當然,我就是在那種被寵溺的環境中長大的。」

這樣的環境,讓李烈生命中任性剛烈的特質益加不可收拾,當年她的率性,絲毫不輸她在演出上的成就。二十三歲就不顧玉女的頭銜,和演員毛學維結婚,二年之後又閃電離婚;三十歲那年,決定放棄當紅的演藝事業,改往大陸經商,這些行徑放在今天,件件都是足以登上狗仔雜誌封面的新聞。

讓她決定棄演從商的原因,不是電視台沒戲可演,相反地,是她演到快發瘋,「演的都是同一類型的角色,想要試看看個性更強烈的反派角色,電視台會說你自毀形象,不讓你演。」

在這樣的定型下,李烈接戲不需要思考如何詮釋角色:「就像工廠的流水作業一樣。劇本送來就照著演出。」但對李烈來說,那是一種溺水的感覺,不用力掙扎,冰冷的液體就從鼻孔、嘴巴灌進你的胸腔,讓你無法呼吸,但不管再怎麼努力打水,人,依舊在池子中。

 

棄演從商遭逢人生重大打擊

 

當一塊浮木漂過來,遇到這樣的機會,李烈立刻上岸:「三十一歲那年,跟朋友投資一千多萬元在大連開了一家成衣工廠,還在北京、上海、南京、瀋陽設店。」她曾經用「我做了一個不智的決定」,來形容這件事。

「那時候做電視劇我們都要自備服裝,當時我對造形還滿有信心的,也因此覺得可以做成衣。」第一年靠著之前演出戲劇在大陸建立的知名度,李烈自創的服飾品牌迅速走紅,覺得成衣業也不過如此:「覺得自己很厲害,大連、瀋陽、北京、南京、上海都開始設點。」

但過度擴張,庫存拖垮現金,加上被信賴的同伴捲走她的財產,事業從雲端跌落至深淵,之後的五年,她來回在大陸各個城市奔走,希望能挽救自己的生意。

只是在不熟悉的市場、不熟悉的商場獨自奮鬥,事業最終還是宣布收攤。她帶著一口小皮箱和空空的存款簿回到台灣,還有對自己的懷疑:「過去因為演戲成就所建構出來對自己的信心全部瓦解,心想一定是自己很笨,能力很差才會這樣。」

整整三年,李烈關在家裡不見人,只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花了好幾年檢討、沉澱與消化,她才認清楚,從十八歲進入演藝圈,她的心智就停留在青春期。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無法體會別人在想什麼事情,更沒辦法面對挫折。

多年之後,再度問及是否後悔放棄演藝事業到大陸經商,李烈有另一種感受:「經過很多年消化回想和整理之後,才發現那段時間的經驗對我很重要,五年的時間,讓我轉換成另外一種know-how,是我以前沒有的,也幫助我思考自己回到圈子後能做什麼事情。」

剛回到台灣,李烈連租房子的錢都沒有,試著找個窩時,還是硬著頭皮向朋友借了幾十萬元才租到房子。擺在她面前的有二條路,一條是重新當演員,當時仍有許多戲約等著邀請她,只要隨便接一檔,財務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另一條是歸零,從幕後人員做起。但李烈硬是不願意再走回演員的路子,好友徐璐分析李烈當時的決定:「那時她剛從大陸回來,經濟並不寬裕,但她已經認清楚鎂光燈下的人生並不真實,所以她變得更挑剔,不隨便接戲。」

 

李烈

從前有專車接送的李烈,現在就算搭捷運也甘之如飴。

 

名言

 

推掉戲約往製作人之路邁進

 

不當演員,唯一能做的就是製作人,她形容「攝影、導演都需要技術專業,我只能做製片,這工作需要人脈、EQ,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組織力,這是我在大陸被訓練出來的。」如果沒有在大陸五年的挫敗與之後的沉澱,李烈學不會當一位稱職的製作人。

 

回國第六年,李烈以製作人的身分,向中視遞出「Mr.com之死」的劇本,這個專為金鐘獎獎項製作的單元劇,入圍九項,拿下五項大獎,在當時是罕見的獲獎率,也證明商人李烈人生中的失敗,已經化為養分,培育出製作人李烈。

 

○七年,李烈賞識的新銳導演楊雅喆,在國片仍黯淡不明的年代,寫出「囧男孩」劇本交給李烈。她形容:「已經很難被電影感動的我,看到劇本卻感動到哭,那時就覺得我怎麼樣都要把它拍出來。」李烈既樂觀又任性的脾氣又再度發作,手上資金還沒到位,卻已經一頭熱地的開始選角拍攝,好友蔡康永甚至半開玩笑地對李烈所有朋友說:「最近不要接李烈電話,她什麼人都敢借錢。」

 

最後,她只得央請母親將房子借給她抵押一千萬元作為拍片資金,但「囧男孩」導演楊雅喆回憶當年討論的過程:「烈姊投資電影,不是賭博,她是一種準確的分析,覺得青少年電影可以在當時的市場殺出血路。」

 

這部一千四百萬元製作經費的電影,票房收入三千六百萬元,成為當年與「海角七號」並論,國片反轉向上的指標作之一。

 

兩年後,李烈製作的「艋舺」,不僅創下國片票房最快破億元的紀錄,更捧紅了原本只是小螢幕明星的阮經天與趙又廷。

 

今年,李烈更興致勃勃地將紀錄片「翻滾吧男孩」前傳「翻滾吧,阿信」以劇情片的形式搬上銀幕,選擇國片不曾有的運動為題材、以人氣並不旺的彭于晏作為男主角,再度挑戰國片的極限,李烈說:「我不喜歡拍同樣風格的東西,只要認為這個明星有潛力,我覺得有機會就該投資他。」原來,在多年的磨勘之後,李烈少了任性,卻把這份任性轉為韌性,只在堅持自己目標的時候,才鋒芒一現。

 

只是當被問起:「如果你遇到一位有潛力的演員,即使賠錢,你還是會投資他嗎?」她毫不猶豫地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會做。」但說完這句話,任性的小女孩李烈立刻退場,改由精明算計的製作人李烈上台:「彭于晏是具有電影魅力的演員,而且我算過,這部片投資三千萬元,介於『艋舺』和『囧男孩』之間,這種規模的投資,在台灣應該還會有機會。」

 

在任性與算計的角色之間切換迅速,兩個演出都如此恰如其分,李烈,雖然不再演戲,但人生的舞台上,卻因為失敗的歷練,讓她演出更豐富的角色。

 

李烈

放下過往榮光轉戰幕後,反而讓李烈獲得金馬獎的肯定。

 

李烈
出生:1958年
現職:影一製作負責人
經歷:演員、電視製作人、電影製作人
學歷:世新編採科
得獎紀錄: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延伸閱讀

李烈 傻傻往前衝 永遠有新樂趣

2016-02-04

李烈有Guts 不怕拿陌生人的錢拍片

2014-10-30

鈕承澤 要永遠記住十七歲的熱血

2010-02-04

董俊毅以「一種態度」成功投資國片市場

2011-09-15

新手導演葉天倫:實現夢想要精準的算計

201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