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黃志明:每個案子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

黃志明:每個案子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

鄭淳予

傳產

774期

2011-10-20 10:40

「賽德克‧巴萊」不能沒有魏德聖,魏德聖不能沒有他。隨著「賽德克.巴萊」上映,很多人認識了這位「全台灣最會借錢」的製片人,他是黃志明。

首周末票房一億元、第二周二億元、第三周二億六千萬元、第四周上看三億元……,「賽德克.巴萊」製片黃志明在迷濛細雨中,點了一支菸,隨著電影上映,他結束奔走借錢的生活,卻又陷入另一個算錢的日子。

「其實(票房)是比預期中慢了點。」濃眉虎目的他垂著眼皮,彈了一下菸灰,距離上下兩集十五億元票房的回本還有一大段距離,走出誠品一樓大廳,看著外頭的雨,黃志明陰鬱的心情寫在臉上。

「賽德克.巴萊」再創魏德聖導演生涯高峰,也讓多位素人演員暴紅,但回想起那段調頭寸的日子,黃志明心情卻是五味雜陳。「每天從兩三百(萬元)到一兩千(萬元)都有,就是當天都要借的錢,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賽德克.巴萊」籌備到開拍的一年四個月中,借錢似乎成了黃志明的「日常生活」;其實,一開始連他自己都懷疑,「我覺得,應該撐不過一個月就要停工。」

 

耐著性子「算價格」給投資人聽

 

黃志明的想法其來有自。他看到魏德聖為了搭建霧社街場景,能用的資金幾乎都砸下去,黃志明只好硬著頭皮,向劇組中執行製片的媽媽借錢。他還記得,那是為「賽德克.巴萊」借的第一筆錢,兩百萬元。

「到最後借最大的金額,是我向郭台強一開口就說:『我要向你借五千萬元。』在拍「賽德克.巴萊」的過程中,我每天都在成長,尤其是借錢這件事。」黃志明大笑:「不過,借錢這件事情不用去學。」

談到這段彎腰低頭借錢的日子,黃志明承認自己「選擇性失憶」。他苦笑著說:「我可能為了還一千萬元,借了五千萬元進來還這個一千萬元,就是不斷地有這些消耗的債,大債、小債這樣子,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就只能想辦法弄到錢。」

到底黃志明借錢的訣竅何在?「通常我都是很誠懇地去向人家借錢啦!」說完,黃志明自己大笑了幾聲,又接著說:「但是沒人有義務要借你錢啊,別人不投資你,你可以怪他沒有眼光或評估錯誤;但不借你錢,完全不需要理由。」


要談投資,黃志明就必須把價值換算成價格,耐著性子把普通股或特別股算給投資者聽,把每一股能回收多少錢說個清楚。

「『賽德克.巴萊』的台灣票房預估可以有八億元。」「怎麼可能有八億元?我覺得頂多六億元!」類似這樣空無基礎的議價對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黃志明與投資老闆的談判桌上。資方的「不識貨」,也總是激怒一旁的導演魏德聖。

「其實他內心也生氣,但每次我一對人家發完脾氣,他當天晚上就會去道歉,要求從頭再聊。」魏德聖說,他後來知道黃志明的「善後」動作,既難過也自責。

但讓黃志明最受挫的,竟是對朋友的不捨。開拍一個月後,黃志明覺得差不多快斷炊停拍了;此時,一位朋友以公司名義借四千萬元給他,幫劇組打一劑強心針,但這位朋友也背負來自公司的壓力。

 

挺魏德聖 只為了「浪漫的想法」

 

魏德聖

魏德聖(右)、黃志明(左)就像是台灣電影的福將,無論再困難的環境,他們仍堅持完成影片拍攝。(攝影/吳東岳)

 

「二○一○年,農曆六月三十日晚上十一點多,我接到一封簡訊。他說,明天公司要查帳,他二十年建立的信用,即將毀於一旦,明天是鬼門開,也是他的忌日。我看到那則簡訊,馬上打電話給他,講到兩個人都痛哭流涕,可是我還是還不出錢來,因為那真是太大一筆錢,我一下子根本還不了。」

事過境遷,黃志明透露,朋友現在還在那家公司工作,錢也已經還給他;但那段狼狽的日子,他只想從腦子裡徹底移除。

對黃志明賣命籌錢拍片,外界視為「挺」魏德聖,他笑說:「其實這件事王偉忠在逼我回答,媒體也在逼我回答,到底我為什麼要去……,他們都用『挺』魏德聖,其實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不會隨便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感動,只是覺得這個案子值得做,就是該去拚吧,歸根究柢就是一個浪漫的想法,要不然,我怎麼去跟魏德聖搞這『攤』呢?」

事實上,黃志明和魏德聖的互動很有趣。「賽德克.巴萊」開拍前一周,在北市南京東路辦公室頂樓,魏德聖為「賽德克.巴萊」召開誓師大會,對所有劇組人員精神講話,但黃志明卻沒參加。魏德聖曾說,他總是搞不清楚黃志明是在擺爛,還是另有想法,黃志明笑著說:「如果我們要拍五、六億元的電影,口袋都沒錢,你說我要跟著他一起衝嗎?當然要拉著他啊!他講什麼事情,我當然要賴皮啊!」

 

堅持到底 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

 

賽德克巴萊

黃志明(中)認為,即使借錢拍片很辛苦,但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是另一種志氣。

(攝影/吳東岳)

 

吐槽歸吐槽,黃志明總在關鍵時刻出現,魏德聖就說:「黃志明每次都這樣,在臨門一腳的時候,他就會出現,把那個東西給定下來。這是讓人很生氣,可是又感謝的一個點,就是……,我不知道,很複雜。」

黃志明自一九九五年第一次踏入電影製片工作,就再也捨不得離開。「電影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每一個案子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你可以去開發,也可以經營。」聽過無數導演喊卡、見證一次又一次的殺青、看著一起奮鬥的夥伴離去,黃志明始終捨不得走下自己的戲台,走回妻兒期待的正常生活。

 

被工作與家庭拉扯多年的黃志明,有好幾度心生離開的念頭,他不只一次對自己說:「再撐一下!再試試看!」最後,夫妻兩人還是分居。「有時我也會想,這犧牲好大哦!」黃志明的視線焦點停在遠方,「但久了,你還是習慣了。」

 

黃志明透露,自己非常喜歡一部美國影集「黑道家族」。「裡頭的黑道大哥Tony Sopranos每天一出門就是要喬事情,但在家和兒女妻子的相處都有問題。有時候要做很狠的事情,有時又要扮龜孫子。他的形象,就像一個製片的真實人生。」說著,黃志明又笑個開懷。

 

「今天我們所做的、被覺得是夢想的,其實只是瞎打誤撞的過程。」

 

說穿了,面對中國電影市場,黃志明挺直腰桿,和導演魏德聖站在同一陣線,為的只是爭一口氣;「即使借錢很辛苦,但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這是我們另外一個不能說出來的志氣。」

 

黃昏的敦化南路與安和路口,人群在細雨中熙來攘往,駐足屋簷下的路人,聊著昨晚才看過的「彩虹橋」。黃志明在菸霧裡,眼中透出一絲光亮。他會繼續和導演魏德聖,一起見證下過雨後的彩虹。

 

黃志明

▲點擊圖片放大

 

黃志明
出生:1962年
現職:台灣電影製片
經歷:金馬影展工讀生、《影響》雜誌編輯
學歷:東海外文系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魏妻:他的勇氣很大 就像莫那魯道!

2014-03-13

魏德聖 輸了,這一輩子就沒了

2014-03-13

「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 碰壁100次也不放棄

2008-09-11

拍《海角七號》曾被朋友說「你一定跑路」 魏德聖如何做大電影夢、再孵「百億計畫」

2020-08-05

老婆當年流淚簽下1500萬房屋抵押貸款...魏德聖憶煎熬的15年:當時只痛恨自己很沒用

202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