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幫35歲世代找對的工作

幫35歲世代找對的工作

NHK、三菱總合研究所

個人成長

795期

2012-03-15 14:44

日本針對35歲世代進行研究,發現他們就是「無感經濟」最大的受害者,而台灣,已然逐漸步入日本的後塵……早我們一步邁向人口衰退的日本,怎麼拯救就業市場,值得借鏡。

在日本,三十五歲的人代表戰後嬰兒潮(第二次大戰結束後十年出生者,主要就是台灣社會所謂的四年級生)的第二代。他們在日本經濟起飛的年代成長,此後日本出生人口逐漸衰減。這看似最幸福的一代,卻可能面對日本社會結構中各種惡化的經濟與人口趨勢。

首先我們應該了解,目前三十五歲世代面對的困難,絕不是因為他們比父母世代來得怠惰或不認真,是因為我們的環境產生劇變,以及各種制度帶來一反預期的副作用,使得他們處境更為艱難。

而三十五歲問題中最懸而未決的,便是就業問題。若三十五歲世代對不穩定的就業環境感到失望,喪失由工作參與社會的自信,將瓦解社會基礎架構。

從日本針對年滿三十五歲男女的萬人問卷調查中可以得知,三十五歲世代中,每三個人就有多達二個人換過工作,但是,換工作未必能夠帶來晉升或增加收入。

在換工作變成理所當然的現在,想讓環境變成三十五歲世代能夠找到穩定工作,光靠暫時維持生活所需的失業津貼是不夠的。我們的看法是,必須仔細、深入諮詢等方式,幫失業者找出職業適性,找到適合的工作,並透過職業訓練提高相關能力。

 

工作卡訓練實用職能


除了當事人自己要有這種覺悟之外,政府更要充實相關政策進一步落實。相較於失業津貼等消極的就業政策,積極的輔導就業才是適當的支援策略。日本的就業政策其中之一就是二○○八年四月展開的「工作卡制度」。這是一種由國家設立的職業訓練制度,對象是碰上就職冰河期、遲遲難以就業的高中或大學畢業生。

首先是由希望受訓的求職者到職業介紹所等單位,向專業員工尋求諮詢,並在工作卡上填寫所有兼職的工作經驗、學歷,以及接受過哪些職業訓練等。

透過諮詢,除了完整回顧求職者相關工作經歷外,更重要的是提升其工作意願。接著,再到介紹所轉介的企業工作三至六個月,並在企業員工的指導下接受職業訓練。

我們找到了利用這套制度的三十五歲求職者立石誠。雖然他之前也上過職業訓練學校,具有電力工程的專門技術,但因為並不是實用性的技術,並未獲得徵才企業的青睞。一直以來,許多失業者都以就讀職訓學校,找到工作為目標,但是在職訓學校所學的,往往並非企業所需要的技術。

最後,立石誠總算利用工作卡在一般企業接受訓練,而且可以支薪。有一定的收入,求職者可以一邊穩定地生活,一邊在第一線養成更實用的能力,這就是工作卡制度的用意。政府會出部分的訓練費用及薪資,求職者有可能直接獲得企業錄用,並進一步在企業第一線接受實用性更高的訓練。

立石誠在實作訓練中用到的零組件或裝置,多為日本海上自衛隊或美國海軍送修的船艦。「學校上課用的零件都是很簡單的東西,但在這裡維修的都是客戶真正送修的東西,實際感受完全不同。」最後,他也獲得了正式錄用。

在充實職業訓練上,歐美的看法是:有些政策雖然較花時間與成本,但長期而言效果較好。以往一談到中高年轉換跑道,往往傾向於回顧自己的工作經驗,再找出是否有適合的第二職場。不過,身處於知識經濟化,產業結構已產生徹底、急速變化的環境,因此,打造支援體制,提供訓練期間的生活津貼、擴大人才的再教育等,是很重要的事。

 

工作意願強烈仍有救


其實,三十五歲世代面對時代的洪流,仍然拚命努力著,同時抱持著強烈的工作意願。年輕人拚命找工作、努力工作,就是現在的希望,也是社會的悲劇。我們一定要想出辦法,將三十五歲世代的工作意願,轉換為經濟重生的機會。如果我們不能打造一個新機制,讓三十五歲世代為首的年輕族群團結起來、共同構築更美好的社會,明天的我們將會瓦解。而積極的就業政策,便是國家重生的基本條件之一。

根據我們所做的模擬,如果每年投入約二兆日圓的經費,實施新式職業訓練,一年約可讓二十五萬名失業者成為非正職或正職員工,這帶來的經濟效益,讓每年的GDP可推升達○.三%,對經濟復甦的助益相當大。
(本文摘自第三、四章.楊卓翰整理)

延伸閱讀

一群超熱血公務員 把邊緣少年變搶手人才

2017-07-13

六大工作新趨勢 找到你的快樂天職

2014-11-20

政府設安全網 勞工不怕丟飯碗

2009-01-01

培育千萬名失智者幫手 把咖啡廳變「日照站」

2018-08-16

日本企業搶著用老人,為什麼在台灣「中年失業就難以翻身」?

2018-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