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微風廣場董事長用壓力帶出成長

微風廣場董事長用壓力帶出成長
(圖片/shutterstock)

黃玉禎

個人成長

659期

2013-07-15 15:16

在台灣精品百貨占有一席之地的微風廣場主人廖偉志、廖鎮漢父子,以強勢作風聞名商場,這對無論是個性、做事方式都十分相似的父子檔,其實是經過父親的用心計畫與安排,才親自調教出十倍速壓縮成長的兒子,究竟這位「嚴父」如何教養兒子?又帶給他什麼影響?

一向給人充滿霸氣、強悍作風印象的微風廣場董事長廖偉志,兒子廖鎮漢可說是完全得了父親真傳,從小在父親嚴格的「斯巴達」式高壓管教下,造就出一樣硬底子、不服輸個性,而這樣的鐵血教育也逼著廖鎮漢不得不以十倍速壓縮成長,不到四十歲、有「百貨業界最年輕的掌門人」之稱的他,經營出年營業額八十億元的微風廣場,成功打造獨特風格的精品王國。

外界看來,廖偉志似乎替廖鎮漢安排好了人生棋盤的所有布局,並督促他強力執行,其實廖偉志是因材施教,他看準了兒子是這塊材料、有這樣的質地,才如此去雕琢、磨練他,「我就是知道他可以承受那種壓力,給他壓力,他會成長,換作是別人,可能一壓就垮了。」

對兒子的高度期待,轉換到廖鎮漢身上,卻是強大的壓力,廖鎮漢坦言,「對父親的感覺,除了尊敬之外,就是畏懼。」採訪過程中,大多是廖偉志發言,廖鎮漢顯得話不多,好像也少了幾分平常在媒體前的談笑風生,大多數的時候,都專注在聽父親說話。

在廖偉志這強力的推進器下,廖鎮漢也沒讓父親失望,至今已經可以交出一張「像樣的」成績單。廖偉志的親自調教和用心安排,教出了十倍速壓縮成長的廖鎮漢,而他對兒子的能力也很有信心,現在幾乎把微風廣場的經營管理交給他全權掌理。究竟這位「嚴父」是如何教養兒子?兒子又從父親身上學到哪些東西?

 

磨練  是為了打底迎接激烈競爭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為何對兒子如此嚴格?

廖偉志:他是我的兒子,就要能接受我的管教方式。而且他們這一代的競爭只會比我們那一代更激烈,以前只要會講英文,就有很多工作選擇,可以做外銷、貿易等,但現在已經是地球村,不只是在台灣競爭,英文只是基本,二十到二十一世紀是很大的變化,給他多多磨練是應該的,是在幫他打底。

廖鎮漢:其實我小時候心裡曾反抗過,那時候會覺得,為什麼爸爸要對我這麼凶?為什麼別人的爸爸不會這樣?心裡會不諒解他,但是不敢表現出來;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認為這樣的管教方式對我而言是好的,也算是適合我的,雖然我小時候真的很痛苦、也很辛苦。

廖偉志:如果沒有當時的斯巴達式教育,就沒有現在的廖鎮漢。我最愛舉Henry(廖鎮漢英文名)學游泳的例子。那年他才三歲,我就把他帶去游泳池,直接把他丟下水,不會游就再推下去,再不會游就不讓他起來,結果馬上就學會了。

問:你對你的孩子,也會沿用爸爸的「鐵血教育」嗎?

廖鎮漢:我分享一個很有趣的例子。我的小兒子,今年七歲,從他四、五歲開始我就教他游泳,那時我想要用愛心來教育他們,不要與我父親一樣,讓我小時候很痛苦,可是怎麼教他都學不會,但今年暑假他就突然變得很會游,因為今年我用了父親當年對我的方式,這表示他的模式有一部分還是可以參考的。

 

接班  不是選擇題,而是把握機會


問:當年大學一畢業就回台,開始負責微風廣場開發案,也是父親的意思嗎?

廖鎮漢:我二十二歲在澳洲大學畢業,剛好碰上微風的開發案,那時我碩士都已經申請好了,父親當時只問我一句話:「你要念碩士還是回來幫忙?」他雖然表面上說,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可是又補了一句:「如果我是你,我就會回來。」於是我選擇回台灣,這個抉擇和別人很不一樣,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這是個對的決定,雖然當時犧牲一些機會成本,但是我覺得值得,像現在我已經工作十年,有兩、三個榮譽碩士的offer,也不用去念了。

廖偉志:這沒得選擇!我的企業又不是非常大規模的,第二代要做就要快點出來,早點出來磨練也好,人家說「傳賢不傳子」,那都是騙人的,到最後還是要傳子嘛!我就這麼一個兒子,當然要他快點上來。所以我說,他沒得選擇,機會只有一次,沒把握好就沒了,這是他的責任。

問:一進入微風廣場就擔任常務董事,也是父親的安排嗎?

廖偉志:對。我就是要他馬上扛下這重責大任,他那時原本還對我說想從基層課員開始,我是覺得他的個性和資質可以做到,有那個膽識,而且可以接受磨練我才敢給,像Henry的兒子我就不敢了,我怕他一壓就垮了,如果是他兒子來做我兒子,就沒有辦法這樣管教,小孩會恨我,但Henry是可以給壓力的,壓了會成長。

他經營微風一開始就遇到同業的打壓(編按:微風開幕期間,附近百貨同業與進駐廠商簽訂合約,明定「半徑兩公里內不得設櫃」,但雙方距離僅五百多公尺,因而引發一場激烈的駐館品牌爭奪戰),一個學校剛畢業的初生之犢就遇到這種難關,我那時想,那一關過不了他就完了,不過或許是他在斯巴達式教育的基礎下,很敢衝、很敢拚,當時我自己在後面看,我都替他擔心,可是他卻不怕。

廖鎮漢:當時就覺得只要我不怕辛苦,我什麼都可以做到,也許真的是一種膽識,是真的不怕。最後那件事還是讓我受到打擊,也學到很多。

但若當時沒受打擊、沒受挫,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當時這是優點(指膽識過人),不過如果沒有受打擊,經過反省,可能會變成現在的缺點。

廖偉志: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打擊對他而言是好的。很多事情事後看來,原來錯了不一定現在看是錯,對的現在也不一定對。如果沒有斯巴達式教育、如果之前沒受同業打擊,我很難想像他現在會做出什麼事情。搞不好今天標下一○一大樓的就是他,因為如果都很順的話,他會太過自滿,以為自己很強。別人的打擊是對自己的磨練,我覺得這項磨練對他來說很好。

 

放手  微風台北車站是里程碑


問:現在微風經營出品牌,業績也穩定成長,父親會不會對兒子比較放手了?

廖偉志:人生有一個成長的歷程,就像小草一樣,經過風吹雨打之後,小草會長成樹梗,之後長成樹,再茁壯成大樹,最後是神木。Henry現在是即將要從小樹邁入大樹的階段,應該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像兩年前的「微風台北車站」,我就幾乎都放手讓他一個人去做,成果也算不錯。不過我認為他當時在媒體前,話講太多、idea太多,我在後面看都不敢講,我都比他怕,媒體很會記帳的,到時候做不好會被拿出來講,而且如果做失敗了,會把微風也拖下去。

廖鎮漢:因為父親是比較保守的人,我比較敢冒險。我和父親的關係有改變,應該也是從「微風台北車站」成功營運之後開始,我想可能是他也對我比較稍微放心了。

不過,我的成就感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微風台北車站」營運之後,父親馬上安排我和長榮集團張榮發總裁一起出國考察,去參訪他在世界各地的事業版圖,這趟歷時一個月的旅程,對我來說影響很大,出國看了一圈之後,我改觀很多,更讓我覺得自己其實真的很渺小。

這幾年雖然微風已做起來,但其實我目前手上這些東西還是微不足道,外面的世界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大,所以要更謙虛。

問:是父親刻意安排在「微風台北車站」成功開幕之後,怕兒子開始享受成就感嗎?

廖偉志:可以這麼說。而且他才三十八歲而已,還很年輕,可以多看多聽,不能讓他自滿,要讓他知道世界有多大。

問:對於父親成家立業的安排,廖鎮漢可以接受這些安排嗎?

廖鎮漢:我不會把這些當成一種「安排」,是自然而然就這麼順理成章,先成家後立業也是很自然地按照父親的模式走,絕對不是家裡給的壓力,但我覺得是家裡的文化和傳承。

我爸媽結婚更早,我是二十八歲結婚的,我覺得這樣有一個好處是,像現在我長大了,我父親還年輕,他可以邊做事邊教我,這模式很好,所以我結婚時也考慮到關於下一代的教養問題,早點結婚生子,這樣我以後還有體力來帶他們。

廖偉志:我剛剛講過,我們要趕快看到下一代,像我現在已經看到第三代。

 

責任  五十歲以前是對家庭盡責


問:對廖鎮漢還有什麼期望?

廖偉志:很多啊,我還有很多理想,可能要等他去實現了,比方說到大陸去設立百貨公司,更遠一點的是,成立國際的shopping mall。

問:看來Henry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廖偉志:他沒有選擇嘛,這是一種責任,是他五十歲以前要完成的責任,不管是對事業、對父母、對家庭,五十歲之後他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常常對他說,那時你就可以回學校念書了,因為我覺得他也是讀書的材料,等他五十歲,我們再一起去學校念書。

 

廖偉志


■廖偉志
出生:1949年
現職:微風廣場董事長
學歷:美國商學院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廖鎮漢
出生:1971年
現職:微風廣場執行常務董事
學歷:澳洲格理菲斯大學企管、日文雙學位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延伸閱讀

「父後」150天,廖鎮漢感性告白父子情

2015-10-22

廖鎮漢十人團隊 闖出百貨成長率第一

2014-04-03

微風廣場董事長 廖偉志:人生下半場的價值 在於被更多人需要

2013-07-15

微風廖鎮漢 不甘只是個少爺!

2011-11-03

廖鎮漢 左打精品 右攻餐飲

201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