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是台勞,我來賺錢!

我是台勞,我來賺錢!

楊紹華

個人成長

821期

2013-07-15 14:03

據統計,目前澳洲打工的台灣人超過三萬人,他們是為了體驗人生、旅遊觀光,或者學習語言?一位台灣打工仔告訴我們,他來澳洲主要是為了賺錢;毫不考慮的,他以台勞自稱。以下是他和其他兩位曾赴澳洲打工年輕人的告白……。

清大經濟系畢業生(男性,未滿三十歲):

 

我上晚班,上班時間是下午兩點半到午夜十二點。


我的工作是食品加工,在偌大的廠房裡,我站在迂迴曲折的輸送帶邊,使勁地把送過來的冷凍羊肉去皮,去完了,放回輸送帶,沒有皮的羊肉移動到下一個加工程序,我則繼續為下一塊羊肉剝皮。
 

在九個半小時的工作時間裡,每隔兩小時能休息一次,第一次十分鐘,第二次二十分鐘,第三次,大約是晚上九點,我有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終於,可以利用這次相對充裕的工作空檔吃晚餐,走到蒸飯箱,拿出上班前自己在宿舍料理的簡單便當,通常是炒飯。
 

我在澳洲,工廠位於南澳;我來自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經濟系畢業。
 

這座工廠,說穿了就是一個屠宰廠。活生生的牛、羊運來之後,先被電暈,然後宰殺,屠夫一刀把牛羊的肚子剖開,內臟與血水唰地一聲流到塑膠桶子裡,接著有人負責進行內臟分類。


在這座廠房裡,估計約有六百人在同時工作著,其中,我想大約有一五○人以上來自台灣。
 

我本來就是台勞!

據我所知,幾年以前來到澳洲打工的台灣背包客,工作很辛苦,但總是工作幾個禮拜就自動辭職,把賺來的錢當成旅遊基金,坐飛機玩遍澳洲各大景點,錢花完了,再找下一份工作,他們說,來這裡是要趁著年輕「體驗人生」。
 

但我的心裡很清楚,今天我來這裡,不是為了體驗人生,也不是為了交朋友、培養世界觀。我的目的很實際、很俗氣,也很單純,就是要賺一桶金,當然也希望能把英文練好一點。放假時,我們最多是去開車就能到的地方散散心。
 

事實上,據我瞭解,最近一、兩年來的台灣背包客,有很多也不會講英文,他們來的目的也是賺一桶金。
 

我曾經在台灣工作兩年,當銀行理專,但兩年工作下來銀行戶頭裡的存款少得可憐,我想,如果繼續在台灣工作,絕對存不到一百萬。對年輕人來說,台灣什麼工作可以在兩年賺到一百萬?我不知道。

 

在台灣當銀行理專,每個月的底薪是四萬元,其實不差,但是你要想一想,我每天的工作時間經常超過十小時,菜鳥時期甚至每天上班十二小時,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所以一日三餐都是外食,加上其他的日常生活費用,能夠存下來的錢真的不多。
 

現在在澳洲,我的時薪有十九元澳幣,每周大約能賺八百元澳幣,差不多是新台幣兩萬四千元;一年五十二周,我的收入應該會有一二五萬元以上,照理說,每年存個百萬元並不算難。
 

在澳洲,要有穩定的打工賺錢機會,就要鎖定被歸類為第一級產業的「農林漁牧業」。這些產業的工作機會多半苦勞,所以很缺工,難怪澳洲政府說,必須至少要有三個月的第一級產業資歷,才能申請「打工度假」簽證延長一年。
 

在這裡,其實也有服務業的工作機會,比如說在餐廳端盤子,但這種工作比較不穩定,如果生意稍差一點,或是英文不夠好,很容易被炒魷魚。
 

我的房東是中國人,而他也是我的仲介老闆,我除了每個月要付他一萬元台幣的房租之外,每工作一小時,他還要從我的薪水裡抽佣一元澳幣。除此之外,每天上下班,中國老闆提供好幾輛二手車接送他所仲介的台灣背包客,每人每天要價五元澳幣。
 

我覺得在這邊的中國人很會做生意,一條龍的經營方式,掌握工作機會就掌握通路,延伸下來租屋、租車、二手車買賣,真的很會賺錢。
 

會不會遇到歧視?難免。我自己的經驗,是車子經過身邊,一群小夥子把車窗搖下來對我叫囂、吹口哨。澳洲人愛喝酒,所以每到周五晚上,最容易成為酒醉年輕人的戲弄對象。但在工廠裡,歧視的情況較不常見。
 

我決定在澳洲打工兩年,雖然會讓我的履歷表空白兩年,但我一點都不在乎,最慘最慘就是回到銀行當理專。

逢甲經濟系 賴逸凡(男性,25歲):

我曾在澳洲打工一年,一開始在布里斯本的工地工作,我在四十層樓的工地裡負責雜務,刮油漆、掃地、搬東西。兩周之後,我來到布里斯本近郊的農場工作。


每天清晨五點,我們在「工頭」家的門口集合點名,聽他分派今天的工作,然後,十幾個背包客擠進一輛破舊不堪的小麵包車,一站一站,工頭把我們陸續送到不同的農場。


我一度聯想到那種二次大戰電影裡的畫面,一群猶太人表情惶恐而疑惑的,被送到一處一處的勞改營……,可能想得太誇張了,但這是我當時的真實感覺。


大致上,農場工作的時間是從上午六點到下午三點,中間約有兩次、每次二十分鐘的休息,我就在農場裡找個地方坐下,拿出自備的水壺和土司麵包,分別解決早、午兩餐。


兩個月後,我來到了牛肉工廠,負責清洗牛的內臟,洗肺。一條鎖練上面吊掛著牛肺,送過來了,我就拿水管沖一沖、洗一洗,然後在丟到箱子裡。過程中,身上一定會被牛的血水噴得紅通通的。在這裡工作,經常還可以看到剛剛從牛的身體取出、還在噗通噗通跳動著的牛心臟。


說到歧視,在澳洲的台勞,接受歧視是必經的修練。聽過比較誇張的是工頭對台灣來的女孩子毛手毛腳,也聽過被惡意積欠薪水的、被圍毆的;至於我,曾經被人稱作「黃猴子」,也有幾次,車子從身邊開過去,一群小鬼頭不知道在叫囂些什麼東西。


在澳洲打工不能生病,看醫生的費用貴得嚇人,我就不幸患了「痛起來要人命」的牙痛,前前後後已經忍了四個月了。


一開始,我到附近的診所看診,醫生只是塗上一些消炎藥,也沒給他其他的藥,就花了他五十元澳幣,相當於一千五百元台幣。牙繼續痛,我想索性把牙齒拔掉算了,但必須先照X光,這張X光片又花了他一百元澳幣。照好了,醫生說要到大醫院才能處理,他問遍了城市裡所有的大醫院,最快也要等到兩個月後才能為他拔牙。


我想繼續忍,在澳洲,買消炎藥必須要有醫師處方籤,我想盡辦法透過關係弄到消炎藥,但終究是熬不下去,趁著過年回台灣才順利搞定我的牙齒。

師大畢業生(女性,25歲):

我在澳洲一年,主要是在農場採收果子,時薪大約十五澳元,但老實說,並不好賺,天氣好時,一天要採八、九個小時的果子,如果訂單好,待在農場的時間更有可能超過十二小時;天氣不好時,不用工作,但是也就沒有薪水。


來到這裡,老實說我不單純是為了錢,某種程度,我是想證明自己不是草莓族,有一回,室友打電話回台灣訴苦,說這裡的生活和原本想得不一樣,我覺得他很沒用,我打電話回家都是報喜不報憂,何必讓家人擔心呢?況且,大人們都說我們是草莓族,別再讓這些標籤貼在身上了吧!


好笑的是,室友的爸爸反而對他說:「這樣的歷練很好,台灣的年輕人現在就是不能吃苦耐勞,只想坐辦公室,所以找不到工作。」

延伸閱讀

徐薇:嘗過窮滋味 才懂人生的真甘美

2014-02-06

500萬上班族賣肝窮忙 苦勞經濟

2013-07-29

台灣經濟該送進加護病房!

2012-09-13

洪雪珍:領29K又怎樣,我有房子住,餓不死就好?

2019-03-04

我在澳洲打工的日子:月賺20萬、螃蟹吃到痛風...龍蝦工廠是全澳洲最棒工作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