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在小套房拍出公仔動畫 好萊塢捧錢找他

在小套房拍出公仔動畫 好萊塢捧錢找他

蔡曜蓮

個人成長

攝影/陳俊銘

881期

2013-11-07 13:33

政府五年補助五億的動畫長片《我是隻小小鳥》的預告片,放在YouTube三個月,至今點閱率破不了七萬人次;但非科班出身的黃興良憑肉眼與雙手,玩出每月300萬人次的人氣,一躍成為年收入200萬的新貴。

閒適的午後,台中市偏僻怡靜的巷弄一角,國小女孩剛放學,正逗著家中的小黑狗玩,一對尋常夫妻在陽台澆花,偶爾交換一兩句的家常話……。他們渾然不知,就在這老舊社區的公寓樓上,一戶門窗緊閉的小套房內,不只「進擊的巨人」即將來襲,鋼彈勇士也已經大戰日月神教,和東方不敗一決死戰……。

這些天馬行空的畫面,不是哪個宅男自己玩著開心而已;小套房裡一次次上演的公仔戰鬥,透過網路平台,每個月在全世界已平均有三百萬人次的點擊觀看,甚至吸引美國好萊塢片商的目光。承接包括迪士尼在內許多片商網路行銷案的美國公司Machinima,就幾度跨海指名由這位台灣素人製作宣傳影片,於是,好萊塢動作片主角公仔在內務不整小套房裡戰鬥的畫面,全世界都看到了。

小套房的主人叫黃興良,今年三十三歲。隨著自製的「逐格動畫」影片在網路暴紅;他的命運,也有著比奇幻激鬥更加戲劇性的轉變。

 

黃興良

2013的動漫展,黃興良吸引無數粉絲相會。(圖/黃興良提供)

 

拍片環境克難    相機架在書本上當軌車 手電筒做特效


所謂逐格動畫,就是將畫面中的角色,用一張張照片串聯成影片;一秒二十四影格,短短一八○秒的影片,至少就得拍出四三二○張照片;而每張照片,都是黃興良單憑肉眼與雙手精準調校每個公仔的動作。「光是一個簡單的揮手舉劍,牽涉手腕的翻落與轉腰,這些都要考量細緻的物理邏輯。」

靠著這項技藝,黃興良從一名外貿公司的平凡業務員,翻身而成台灣動畫界的新星。包括YouTube、優酷網、土豆網都和他簽廣告收益合約,母校亞洲大學也回聘黃興良擔任講師。此外,他的工作室還吸引了美國、中國的創投公司注意,捧著三百萬元台幣的資金等著入股。

目前,黃興良在YouTube上的訂閱者達二十五萬人,每月的平均流量達三百萬人次,這樣的流量,能夠保證他每月至少流入七到十二萬元的廣告酬金;加上正式接案與競賽獎金,年收入可破兩百萬元。「兩周前參加樂高的影片比賽,獎金二十五萬元,上個月接了一個國外的案子,七十五萬元。」他說。

相較之下,政府五年花五億元補助的動畫長片《我是隻小小鳥》,在YouTube上傳三個月點閱率破不了七萬人次,台北票房也僅四十一萬元,不只國際沒人注意,國內也是慘淡收場。而黃興良一個人單打獨鬥,從編劇、拍攝、導演、行銷、業務樣樣自己來,沒有資源就靠著創意與決心,對於自己在這條路上開花結果的原因,他說:「我一直相信,絕對沒有此路不通這回事!」

他開始細數拍攝過程中每一次的「克難」經驗。如果一個鏡頭,角色在空中用鐵架固定拍起來效果不好,就改用椅子支撐;想製造出如電影般的流暢運鏡,卻沒有像電影一樣的軌車可以使用,「我就把相機架在書本上,緩慢推移書本,能製造出同樣的感覺。」無法砸大錢做特效,就靠手電筒照棉花做效果。

 

幼時生活優渥    隨父外派住豪宅 作品屢獲國際首獎


「一套方法行不通,一定有另一套方法可以替代,絕對不可能沒有,只是要把它找出來!」從小,黃興良的藝術天分就鋒芒畢露,母親王翊鈴透露,黃興良在幼稚園時,用黏土捏塑恐龍,栩栩如生的樣子讓視察的督學大為激賞,當場探問他的家學淵源,「否則怎麼能做得這樣好?」

黃媽媽驕傲地說,「他的得獎經驗個個都驚天動地,作品寄到日本比賽拿第一,青少年在宏都拉斯,作品不只拿第一,還贏過墨西哥來回機票。」他曾用垃圾跟紙做出一輛坦克,成品最後登上宏都拉斯的報紙。

爸爸是台糖員工,黃興良國小時,爸爸被外派到中美洲的友邦從事農業援助,六年多的中美洲生活,他笑著形容:「那段時間活得就像王子。」寬敞豪華的住家,內含小型泳池、獨立籃球框,還有傭人隨侍;娛樂活動就是在南美草原騎馬打獵,聽來的確是貴族生活。

說到這,他的人生彷彿一路順遂,有天分有背景,成功自然指日可待;但是故事發展急轉直下,國二時父親結束外派,回到台灣,卻在此時發現罹患肝癌,加上一連串的投資失敗,讓家中經濟瞬間崩壞。

王子跌落凡塵的同時,課業成績也一落千丈,除了英文,學業難以跟上台灣學生;以往他所自傲的美術成就,在台灣僵硬的升學體系內,也毫無用武之地。

父親在黃興良高中時去世,家庭經濟頓失依靠,「家裡錢不夠,我就讓弟妹去念書。」高中畢業,沒錢讀大學的黃興良決定先投身軍旅,考上指職士官,三年半的職業軍人退役後,考進亞洲大學應用外語系夜間部,白天則打工賺錢,「所有能賺錢的工作我都做過了吧!」

他笑著回憶,從洗車小弟、KTV服務員、餐廳服務生,到站在路邊發傳單的工作都做過。打工經驗的終點是車床工廠黑手,月薪也才二萬二千元,一做就是三年半,夜校畢業後,進入外貿業務跟網路行銷人員。

談起過往,黃興良說得一派輕鬆,黃媽媽可是愁眉深鎖,「他做黑手的時候我很傷心!」在媽媽眼中,當時的黃興良是個成天只會打電動、玩玩具的孩子,黃媽媽曾經半夜爬起來,看到他還在打電動,一怒之下,一手抄起鐵鎚把電動玩具敲壞。

黃興良倒是自信滿滿,「我相信,你只要一樣東西強,你絕對就可以靠那個吃飯!」從第一部片至今已經四年,從開頭的愛玩好玩,到後期衝出每月百萬流量後,兩年前逐漸從中獲利;預見未來商機的他,從那時起,決定將這業餘愛好當正業經營,半年前更辭去外貿公司的職務,專心拍片。

愚人夢想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林芯如曾贊助黃興良影片的音效製作,長期關注國外動畫的她表示,一般動畫有五萬人次觀賞就算不錯,黃興良的影片能衝到千萬以上,「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更令人佩服的是,他有三年半的時間是「日夜兼差」,白天在貿易公司做到八點,晚上繼續拍到凌晨。

也許很多台灣人不知道,在一九八○年代,日本、美國迪士尼的卡通動畫,其實都是台灣代工,其中以宏廣公司最負盛名,當時台灣的卡通代工產能還引起美國卡通工會決定罷工,抗議台灣人搶了他們的工作。《洛杉磯時報》也曾報導,「如果台灣罷工,美國人禮拜六就沒有卡通可看了。」

 

黃興良

從拍攝到後製,一切都在黃興良的家中完成。(攝影/陳俊銘)

 

思考市場策略    不冷場、不拖戲 廣告邀約隨人氣而來


一九九○年代,台灣經濟起飛,發生在美國工人的命運也在台灣身上重現,許多代工機會移往人力更便宜的中國,此後,台灣的動畫產業幾乎是一片荒漠。外在環境如此貧瘠,更顯得黃興良的竄起像奇蹟,他笑說:「大家都以為,我出個門流量就從天上掉下來,好像撿到的樣子」。

他其實有許多策略性的思考,包括YouTube帳號的選擇。他認為,既然YouTube是他吸引廠商目光的第一關,帳號就是他的品牌。「之所以選擇counter656作為網路代號,是看準這名字中英文都好記,發音簡短有力。」

兩年前,黃興良在YouTube上的人氣每月突破十萬人次後,為繼續衝高人氣,他開始蒐集YouTube的使用者資料,「比如YouTube的使用者有三成是女性,七成是男性,年齡多在十到三十歲。」同時多數人上網看短片只想尋求短暫的娛樂,對長篇劇情沒興趣,打鬥是最快吸引人目光的,各種動漫角色間的對決也是最快獲得人氣的方式。

思考過後,他持續朝商業化的角度邁進,「不要冷場,不要拖戲,抓好節奏」,人氣也從去年破一百萬人次,到今年達三百萬人次高峰,人氣越高,廣告商邀約、合作案就越多,終讓他有了今日成績。

在黃興良的家中與他訪談,得以仔細觀察他的「片場」。樸素沒有裝飾的白色牆壁、米白色的居家瓷磚,一盞立燈加一台相機,散落幾座小屋子模型當作布景,他常常跪在地上一拍就是一整夜。

這就是黃興良的奇幻旅程,在這麼家常的「片場」,在沒有任何能用「專業」兩個字來形容的設備中,在宛若荒漠的台灣動畫產業環境,黃興良憑著天分和一股「絕對有路可走」的氣勢,硬是為自己闖出一片天。

附帶一提,在每段影片結尾,黃興良絕不忘打上大大的「Made In Taiwan,台灣製造」。他的奇幻旅程,能不能也刺激台灣文創產業?資源與環境或許不佳,但總要有股「絕對有路可走」的氣勢和決心啊!

 

黃興良

▲點擊圖片放大


黃興良
出生:1980年
現職:動畫導演
經歷:車床加工黑手、外貿公司業務、擁有個人品牌「counter656」
學歷:亞洲大學應用外語系夜間部

延伸閱讀

諾蘭:要拍攝偉大作品 就要學會冒險

2014-11-20

用十二年時間完成一個發自內心的堅持

2012-08-16

喬治盧卡斯從片廠小助理到全球慈善家

2012-11-22

名導、特效王、漫畫天后強強聯手搶商機

2019-08-28

為何迪士尼不讓米奇老鼠「安享天年」 還能讓大家愛到死心塌地?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