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鏗鏘玫瑰

鏗鏘玫瑰

方德琳、孫蓉萍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896期

2014-02-20 16:11

台灣號稱女權亞洲第一,世界第二,但是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八成,企業中高階主管也只有23%是女性。《今周刊》最新調查,有七成家庭主要收入來源是男性,連帶也影響女性的經濟發言權。想要經濟平等,台灣女性還有三個障礙要克服!

新女性時代來了,重點是:你準備好了嗎?台灣主流產業從製造科技轉向零售服務,細心、親和力的女性特質,成為優勢競爭力。「以前,我們還會說,很多工作不適合女生做,現在已經沒有這種狀況。」每年公布亞太國家女性進步指數調查的萬事達卡台灣區總經理陳懿文說。

「這幾年,金融業裡的高階主管開始不一樣了。像張秀蓮、李紀珠就坐到台銀董事長位置,在以前是很難想像的事。」陳懿文觀察。然而,類似李紀珠的例子不夠多。雖然台灣女性在這十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兩性平等地位,卻獨獨在民間企業表現還沒有明顯突破。

去年,政府曾大張旗鼓宣稱,台灣女性地位世界第二,亞洲第一。這份根據聯合國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編列而成的排名,台灣把新加坡(第十四名)、日本(第二十二名)、韓國(第二十八名)、中國(第三十六名),遠遠拋在後面。

「台灣在國會議員女性比率超過三成,還有未成年生育率低,因此脫穎而出。像美國因為未成年女性生育率居高不下,而讓它性別不平等指數居然落在第四十三名。」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解釋。

然而,這份聯合國指標並沒有把民間企業的性別狀況含括在內。如果觀察台灣女性在私部門企業的表現,就會呈現不同的面貌。

陳懿文就指出,萬事達卡公布的亞太國家女性進步指數,顯示台灣女性最弱的一環在企業環境裡。在「女性位居企業管理階層」及「女性為企業所有者」的分項指數,台灣分別落後香港與中國,代表女性創業與擔任主管仍有不足。

 

台灣兩性最不平等處,在民間

台灣女性


薪資不成比例!
教育程度女高於男,報酬卻打八折


女性在工作職場的相對弱勢,明顯表現在薪資與權力地位上。內政部統計,女性的平均薪資約只有男性的八成,擔任公司中高階主管的比率也只有二成三。

劉梅君進一步指出,按理說,隨著年紀越長、經驗越豐富,薪資水準應該越高。台灣已婚男性的平均薪資比未婚男性高,但已婚女性薪資卻反而低於未婚女性,「這種反常現象讓我們發現,婚姻對台灣女性是一種懲罰,嚴重影響她們的薪資水準。」

為何台灣女性教育程度不輸男性,政府也用法令來確保職場公平性,但民間企業卻沒辦法讓女性取得相對平等的權利?《今周刊》特別委託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進行「台灣女性經濟力大調查」,探究背後原因。

首先,令人關心的問題是:女性在企業經濟權力的落後,是否會影響她在家庭中的經濟地位?大調查Q1顯示,七成家庭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男性。若太太有全職工作,女性是主要收入來源的比率也只有七%,這與前述女性薪資落後於男性相吻合。

男性收入比較多,也反映在他們對家庭重大支出的決策上。Q3顯示,由先生決定家中重大支出的比率高達四成,女性只有一成六。即使在雙薪家庭裡,女性可以自主決定家庭重大支出,也只有二成。


誰賺得多誰就大聲?
經濟主力是男性,女性漸漸掌發言權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女性不是家中掌經濟大權者,卻已漸漸取得與先生共同決定支出的地位。調查發現,能夠和先生共同決定家中重大支出的比率,已經達到四成以上。

「這幾年女性教育水準提高,也會改變家庭兩性的權力關係。以前,誰賺錢多誰就大聲,現在不再是賺錢能力決定一切。」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總經理戴立安解讀。現代女性有豐富的理財與消費知識,賺錢不多的女性也有機會擁有家庭經濟決策發言權。

家庭重大開銷的決定權還是以男性為主,不過,調查也發現,管理家中財務的則是女性居多。Q2顯示,四成六的家庭主要由女性管錢,男性管錢的比率只有二成五。在雙薪家庭中,由男性管錢的比率更降到一成六。

比起花錢的決定,先生更在乎資產。從Q4看出,有房子的家庭,超過五成二登記在先生名下,約二成六登記在太太名下。顯然資產登記在誰名下,就與誰賺的錢多較息息相關,「不過,現在《民法》已經保障女性。婚後買的房子,即使沒有登記在太太名下,一旦離婚,雙方還是可分持財產。」戴立安說。雖然女性在企業部門的權力未能與男性相當,但在家庭裡的狀況比企業好。

 

女性經濟力大調查


女性敵人一:家庭
上班族還是要理家,心力不堪負荷


賺錢較少也能擁有部分經濟發言權,讓女性不急於經濟獨立,在家中的地位也提升了;不過,全職工作婦女並未因工作而減少家庭勞務重擔,辛苦更加倍。

Q5顯示,家中未成年子女的主要照顧者,高達七成四是女性;即使在雙薪家庭,也有五成八把教養重擔丟給女性,男性願意共同分攤的比率只有接近七%。同樣地,在家事上,超過六成家庭最主要做家事的人是女性;在雙薪家庭中,也有近四成主要由女性做家事,男性願意共同分攤家事的比率,約只有一成。

戴立安說,即使交叉分析,把女性是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那一群人分出來,還是有高達七成的人要負責照顧小孩及做家事。顯示不管男性是不是主要收入來源者,家庭照顧的責任還是以女性為主。

在家庭、工作兩頭燒的職業婦女,已經嚴重影響她們的身心健康。有近四成職業婦女認為,自己最有可能因為健康因素而退出職場。

 

事業企圖心偏低!


女性敵人二:公司
加班時間長,二度就業更困難


「萬事達卡女性進步指數調查,政府單位中的女性取得主管地位的比率,超過民間企業。我想,這是因為政府單位上班作息比較正常,有利於女性的表現,但民間企業很難不加班。」陳懿文說。

事實上,據《今周刊》這份調查,的確有近三成職業婦女認為,自己無法配合公司加班、出差與外派,因而影響升遷。其他像因為要照顧小孩、身心體力無法負荷而影響升遷的人,也有三成左右。

劉梅君認為,政府應該努力去挖掘類似圓神出版社不鼓勵員工加班的企業,證明不一定要加班企業才有競爭力。「工時長的工作環境,是全民皆輸。尤其要兼顧家庭照顧的女性更是不利。」她強調。

雖然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年年上升,已經來到歷史新高,突破五○%。但是台灣女性勞參率的趨勢,卻與先進國家大相逕庭。台灣婦女在二十多歲,勞參率接近九成,之後就隨著年紀增加而一路向下,顯示女性只要結婚生子,就退出職場,而且很難再回來。

戴立安指出,二○一二年,台灣二十五歲左右女性的勞動參與率近九○%,比日、韓都高,但四十五歲女性的勞參率就降到七○%,反而比日、韓低。他分析,「像日本有很多彈性工時的機會,讓女性兼顧家庭工作,減緩結婚生小孩就退出職場的狀況,所以勞參率下降比較平緩,但台灣沒有這樣的環境。」

提供彈性工作機會很重要,劉梅君說:「鼓勵企業提供彈性化的工時,可以讓想兼顧家庭的婦女保有工作機會。有工作就不會和社會脫節,等小孩長大後,再全心投入職場的機率也比較高。」

日本的女性勞動參與率在四十五歲後反而上升,顯示在小孩長大後,日本女性會再度投入就業市場。但是,台灣的職場狀況顯示,只要女性一退出職場,要回來二度就業非常困難。根據Q11調查,離開職場的婦女只有一成曾經順利再找到工作。

 

除了家庭勞務重擔、工時長的企業環境不利女性 在職場發揮外,導引女性所有行動的選擇,則是「自我價值觀」。 對女性來說,所謂「人生的成功」,並不是指事業成就或經濟獨立。本刊調查,在結婚前,超過五成女性認為,一位成功的女性最重要是「經濟獨立」,其次是「身心健康」。但結婚後的女性,價值觀立刻大轉向,她們認為成功女性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婚姻美滿」和「子女教得好」,「經濟獨立」與「事業有成就」則被放在最後,顯示踏入婚姻的女性在工作的企圖心普遍不強,也限制了台灣女性出頭的機會。
 

女性敵人三:自我價值觀
不重視工作成就,受傳統文化束縛


民間企業會不會多用女性擔任主 管,已經不是政策或法令可以強制規 定,最主要是突破文化傳統的束縛。﹁在 雙薪家庭,若小孩生病、功課不好,多 數職業婦女會覺得很愧疚,但男性則不 會。﹂劉梅君舉例。在女性根深柢固的觀 念裡,如果事業成功,家庭不幸福,絕 大多數女性認為人生仍然是失敗;同樣 狀況若發生在男生,恐怕就不是這樣。 


雖然,已婚女性認為「經濟獨立」並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但調查顯示,女性認為「身心不健康」與「錢不夠用」是不安全感的最重要來源。台灣女性不重視經濟力,卻對錢財很焦慮,足見安全感必須建立在另一半的賺錢能力上。矛盾的是,儘管外遇小三話題不斷,台灣女性會擔心另一半外遇的比率卻很低,不到一成。(見Q14)

「女性向領導位置爬升的過程中,有種種障礙把我們往後拉。」臉書營運長桑柏格在暢銷書《挺身而進》裡提到。她認為,障礙有外部制度的歧視,但現在更大一部分,則是來自女性內心的恐懼。「害怕自己是一個不及格母親、不及格太太,如果沒有這些恐懼,女性可以追求事業成就與自我實現,可以更自由地選擇其一,或者兩者兼顧。」

桑柏格原本是一個羞怯、不敢表達自己,認為自己實力不夠的「乖乖女」。直到她意識到她有低估自己的習慣,而這些習慣來自於她成長過程中,環境給女生的刻板教養。一旦突破這些傳統文化的框架,自然也能找到願意相互成就彼此的另一半。

桑柏格認為,這個時代的女性絕對有實力在職場上發光發熱。在台灣,女性也同樣擁有可以在職場上成功的條件。要讓女性在職場更上一層樓,台灣還有最後一哩路要走。打破自我限制的框架、學習和另一半溝通相互成就,女性也能在職場上擁有一片天。

延伸閱讀

創65個工作室 她給女孩什麼建議?

2015-12-03

放膽向前行

2014-02-20

不婚和經濟負擔是少子化主因

2013-07-15

四大藥方搶救人口危機大作戰

2013-07-15

性平程度冠亞洲 女性參政超歐趕美

2019-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