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跟曹操學傳位接班智慧

跟曹操學傳位接班智慧

遠流出版

科技

2014-05-02 09:30

在這個奪嫡之爭的白熱化時節,在奇謀譎詐縱橫往復的關節點上,誰能夠表現出一種誠懇、樸實的清新之風,才是獲勝的正道。因為作為最終評審的曹操,他本人就是用計的老祖宗,一切妙計譎策在他面前都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

接丁夫人班的,是曹操的小妾,出身於倡伎之家的卞夫人,這個前面說過了。卞夫人有四個兒子,其中一個早夭,剩下三個,個個都非常優秀:長子曹丕,足智多謀;次子曹彰,武藝高強;三子曹植,文采風流。可以說,各繼承了他們老爸曹操的一部分優良基因。

那麼,這三個優秀的兒子,誰最有希望繼承老爸的王霸之業呢?很遺憾,最有希望的不是他們三個,而是另有人在。
 
 
天才薄命,普通人才有機會
 
曹操是位很有想法的父親。古代對政治遺產繼承人的規矩,什麼「立子以長不以賢」,這些所謂的規矩,都是約束凡人的,在曹操這樣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眼裏,就是廢紙一張。世人遵守那些繁文縟節,我曹操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我偏偏要「立子以賢不以長」,我要「唯才是舉」!

那麼,曹操的兒子裏面,誰最有才呢?曹丕、曹植的確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但是在另一個兒子面前,只好黯然失色。這個兒子,就是曹操的小兒子──曹沖。
 
如果說曹丕、曹植,都是幾十年難得一見的人才,那麼曹沖就是百年難遇的天才。關於曹沖,流傳最廣泛的,就是「曹沖稱象」的故事,這是曹沖五六歲時候發生的事情,咱們不再多講,這裏舉一個和法律有關的例子。

前面講過,曹操正在搞名法之治,執法近乎苛刻。他有一副馬鞍子,存放在倉庫裏面,有一天,倉庫保管員打開倉庫檢點物品的時候發現,這副馬鞍子被老鼠給咬壞了,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的,沒法用了。這個倉庫保管員就嚇壞了,這要是被曹操知道了,那說不定是掉腦袋的事情啊!怎麼辦呢?要不我去自首吧!這個事情被曹沖給知道了,曹沖說:「你不用怕,現在不要忙著去自首,過三天以後,你再去自首。」交代完了,曹沖就找來一件自己的衣服,拿把刀,在衣服上戳了好幾個洞,放起來,然後皺著眉頭低著頭嘟著嘴,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曹操看到了,就問:你怎麼啦?誰欺負你了,告訴我,老爸給你出氣!曹沖說:「我聽大人說,東西被老鼠咬了,就會倒楣,我的一件衣服被老鼠給咬了,所以心裏很難受。」曹操趕緊開導:「沒有的事情,那都是封建迷信,別相信!」

過了兩天,倉庫保管員來自首,說曹大人,您的馬鞍子藏在倉庫裏面,小的我保管不力,被老鼠給咬壞了!曹操哈哈大笑:「我兒子的衣服成天就在眼面前,尚且被老鼠給咬壞了,馬鞍子藏在倉庫裏,你又不可能每天看著它,被咬壞再正常不過了!」擺擺手說沒事了。

從這個故事我們就可以看出:第一,曹沖確實聰明。曹操小時候曾經耍詭計騙過他老爸和叔叔,曹沖也是小小年紀騙老爸。但是曹操的爸那是什麼水準?豈能和曹沖的爸相提並論?由此可以看出曹沖青出於藍勝於藍。第二,曹沖有仁義之風。曹操騙他爸,是為了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曹沖騙他爸,是為了救人性命,兩者一對比,相去天壤之別。

所以,曹操最心儀的接班人選,當然是曹沖。

但是,非常遺憾,在赤壁之戰這一年,也就是西元二○八年,爆發了一場罕見的大瘟疫。天妒英才,天才兒童曹沖就在這場瘟疫中染病身亡,年僅十三歲。曹沖死了以後,曹操非常悲痛,每天痛哭流涕,身體也一天天地垮下去。當時曹丕就看不過眼,勸慰曹操,說:「父親大人,人死不能復生,您還是節哀吧,注意身體要緊啊!」曹操紅著眼睛,冷冷地瞥了一眼曹丕,丟下一句話:「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曹沖之死,是我的不幸,我這麼大年紀了,白髮人送黑髮人,人世間最大的慘劇莫過於此;但是曹沖之死,卻便宜了你們這群小兔崽子,是你們的幸運。
 
曹操這句話,吐露了他掩埋在內心深處的一個秘密:他早已經把曹沖看作心目中的最佳接班人選了。可惜,這個不世出的天才兒童,生命永遠定格在了十三歲。天才薄命,普通人才有了機會。曹沖之死,使得曹操心中的那個位置再一次空缺出來。那麼,曹操要採用什麼別出心裁的辦法,挑選出他事業的接班人呢?


曹丕PK曹植

人選還剩下三個,也就是卞夫人的三個兒子:曹丕、曹彰、曹植。這三個人裏面,首先退出選舉的,是曹彰。

曹彰的武功之高強,還遠在曹操之上。曹操一開始,也很有一點培養曹彰的意思。他勸曹彰:「你武功是很高強,但是這只是『一夫之勇』。你再猛,能打過幾個人?所以文化課也不能荒廢,要多讀點書。」曹彰一口拒絕:「大丈夫應該像衛青、霍去病那樣,統兵十萬,馳騁沙場,保家衛國。讀書幹什麼?我又不考博士。」(何能作博士邪?)曹操聽了,哈哈大笑。他也就明白了,我這個兒子是個將才,但是不適合做一國之君。

還剩下曹丕和曹植兩個人。

曹操想要考驗一下曹丕、曹植兩個兒子的才能,以確定自己的繼承人。這是一件技術活兒,玩好則罷,玩不好難免自焚。東漢末年的大軍閥袁紹和劉表,都是前車之鑒。這兩個人,都因為寵愛小兒子,搞得手下人心分散,最後走向了滅亡,所以說這是個技術活兒,很危險。但是曹操和袁紹、劉表不同,袁紹、劉表優柔寡斷,不能儘早確立繼承人,所以把事情搞得很被動;曹操決定主動挑起兩個兒子之間的較量,以觀察孰優孰更優。

按照繼承法,卞夫人轉正以後,曹丕就是嫡長子,曹植是沒有機會的,沒有考慮的餘地。但是我們講過,曹操不按常理出牌。在曹丕和曹植之間,從感情上來講,他是偏向曹植的。因為曹植實在太優秀了,太像年輕時候的曹操了。
 
我們先來隆重介紹一下曹植。曹植,字子建,濁世翩翩佳公子,自屈原、司馬相如以降,一直到李白出世之前,曹植就是中國歷史上最負盛名的才子。我們知道,曹家父子三人都很有文采,詩歌、文章都寫得非常好,史稱「三曹」。但是如果說曹操是三百年一出的君主,曹丕就是五十年一出的皇帝,而曹植則是五百年僅出的大文豪。他在中國歷史上的文名幾能掩蓋父親的地位。至於比起曹丕,則完全是皎潔明月與腐草螢火的區別。

曹植從小就顯露出了過人的文學天分,十歲就能背誦詩論辭賦數十萬言。有一次,曹操微笑著看小曹植的文章,看著看著面容嚴肅起來,最後抬起頭喝問:「這是你找哪個槍手代寫的?」小曹植雙膝跪地,說:「我言出為論,下筆成章。信不信當場試驗,我怎麼會去找槍手呢?」(顧當面試,奈何倩人)

建安十七年(二一二年)春,曹操花了三年時間,造了一個面子工程──銅雀台,心情大好,就領著兒子們和一群當時最傑出的文人一起登台遠眺。興致勃勃的曹操命兒子們各寫一篇賦。別的兒子都知道,這是在考曹丕和曹植呢,俺們只是配角,所以都埋頭作思索狀,其實隨便湊點字數交上去就算了。曹丕還在皺眉頭咬筆管搜腸刮肚的時候,曹植已經落筆成章了,交給曹操。曹操一看:哦,這麼快?我看看。細讀一遍,文采粲然可觀。

這件事觸動了曹操的心弦。第二年,朝廷封曹操做了個「魏公」,是一個諸侯,公爵,你可以建立自己的諸侯國了,當然也可以立你們諸侯國的太子,將來繼承你的爵位。曹操沒有急著立太子,他開始對兩個兒子進行或公開或秘密的考試。
 
奪嫡戰役正式打響。曹操的手下,也就順理成章分成兩撥,分別擁護曹丕和曹植。曹丕的主要幫手,一個是陳群,他是東漢一個源遠流長的世家大族潁川陳氏的後裔,很有政治方面的才幹;一個是司馬懿,前面講過了,玩權謀的高手;還有一個吳質,也是智計過人。曹植的主要幫手,是名滿天下的大才子楊修。作戰雙方介紹完畢,比賽開始。
 

第一回合:智力搶答。

曹操現場提問,讓兩個兒子來回答,主要都是政務方面的問題,有點兒像今天公務員考試的申論。這個按理來講是曹丕的長項。結果呢,曹丕的回答應該說中規中矩,正常發揮;曹植卻每次都應聲答出,答題思路清晰、語言表達能力突出,簡直可以打滿分,完全是超常發揮。曹操覺得很納悶,你今天打雞血了?怎麼回答得這麼好?派人下去調查一下,是不是暗中搞鬼。調查以後,發現是楊修幫助曹植預先做的押題和參考答案,讓曹植背熟了來回答,當然就能得高分了。曹操非常惱火。

戰果:曹植作弊,判負。
 

第二回合:完成出城門的任務。

上一題是口試,這一題是實戰演習。曹操給曹丕和曹植下了一道命令:你們各出鄴城的一個城門。暗中又叮囑守門官:你千萬不要放他們出去,我要看看他們有什麼辦法。曹丕走到城門口,被守門官阻擋,死活不讓他過去,這能有什麼辦法?灰頭土臉回來了。再看曹植。曹植走到城門口,也被守門官給攔住了。曹植二話不說,拔出寶劍,一劍刺死守門官,踩著他的屍體大踏步走出城門,圓滿完成任務。曹操又驚又喜,誇曹植:你殺人不眨眼的樣子,很有一點兒你爸爸年輕時候的神韻啊!

結果手下的人去調查以後,回來報告:曹大人,這次又是楊修給曹植公子出的主意。曹操再一次火冒三丈。

戰果:曹植又作弊,負兩局。
 

第三回合:檢舉與反檢舉。

曹植這邊,楊修挨了兩悶棍,也特別鬱悶:我就不信了,你曹丕就完全沒有找人幫忙?他派人每天在曹丕住宅的大門口蹲點,等了好幾天,終於有消息說:曹丕每天把他的一個幫手吳質,藏在一個大籮筐裏面,上面蒙上布匹,假裝成往府裏面運布,實際上是把吳質運進府裏面商量辦法。楊修喜出望外,終於也被我抓到你的小辮子了!屁顛屁顛跑去報告曹操。

曹操的身邊,有曹丕的眼線,連忙告訴了曹丕,曹丕很害怕,問吳質:這怎麼辦?吳質說:「這事小菜一碟,明天你就真的運一車布進府好了。」曹丕依計而行。果然,第二天曹操派人來檢查了,把一籮筐的布全部倒出來,籮筐見底了,哪兒有吳質?手下把結果報告給曹操,曹操勃然大怒:楊修鼠輩,竟敢挑撥我們父子之間的感情?曹操的怒氣值爆表。

戰果:楊修「誣衊」競爭對手,負三局。

從表面上看,曹植連輸三局;其實,這三局比試,最大的失敗者是楊修。曹操通過這幾場比試,無非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楊修把我兒子曹植給帶壞了。這為後來的楊修之死埋下了伏筆,對曹植卻並沒有太大的損害。曹操的內心,仍然偏向這個才華橫溢、有乃父當年之風的兒子。

所以,不管曹丕和曹植願不願意,明爭暗鬥還得繼續。那麼,曹丕和曹植為了爭奪太子之位,又進行了哪些過招呢?哪些因素促使曹操進行了艱難的抉擇,最後一錘定音呢?


曹植雖然連負三局,但是在曹操的心目中仍然有著無可替代的位置。那麼曹丕為了奪取這場奪嫡之爭的勝利,又使出了哪些招數呢?最後曹丕贏得太子之爭,靠的又是什麼法寶呢?


聰明人面前,無謀勝有謀

前面我們講到,曹操為了選出最佳接班人,在曹丕和曹植之間挑起了一場競賽。曹植雖然連負三局,卻對奪嫡之爭沒有決定性的影響。曹丕急了。之前的奪嫡鬥爭,我曹丕可謂占盡上風。我弟弟曹植呢,連負三局,從這一點上來看,我的世子之位應該說是穩如泰山。那曹丕急什麼呢?

曹丕的擔心,來自於最近一次曹操和曹植的談話。

最近孫權經常騷擾邊境,曹操就組織了一次軍事出征,親自率軍討伐孫權。在出兵之前,曹操做了一個安排,說了一句話。曹操的一個安排是,讓曹植留守後方,這是有很重的政治暗示的。歷朝歷代,君主出征,太子監國,那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以前留守後方,也一直都是曹丕的分內之事。這一次居然換成曹植留守!這就不能不引起曹丕的擔心。

更加讓曹丕感到驚心動魄的,還是曹操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曹操對曹植說:「我事業剛起步的時候,正是二十三歲;你今年也二十三歲了,要好好加油哦!」(吾昔為頓丘令,年二十三。思此時所行,無悔於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與!)

這句話換在普通人身上,不過是父親對兒子的口頭勉勵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放在曹操身上就不同了。你事業剛起步的時候?你的事業是什麼事業?王霸之業啊!你要曹植加油是什麼意思?這不就差明說他是你的繼承人了嗎?曹丕簡直想不通,我這個弟弟到底是哪裏這麼吸引我爸?無論是朝中的口碑、行政的手段還是領兵作戰的能力,甚至政治野心,我曹丕哪樣不勝他一籌?曹丕簡直覺得,如果將來曹植上位,連是否忍心逼漢獻帝下台都是個疑問。

曹丕有時候也想,是不是弟弟的文才打動了我爸?所以他也附庸風雅,把建安七子中的徐幹、應瑒等一大批文人墨客都聚攏在自己帳下,大搞文學沙龍。曹丕生怕自己的才華不被曹操知道,就寫了一本堪稱史上最無恥的自傳──《典論》的〈自敘〉,說我六歲學射箭,八歲能騎馬射移動靶,文能通五經、四部、史、漢、諸子百家之言,武能以甘蔗擊敗劍術高手……為了達到傳播的目的,曹丕像發傳單一樣把這本自傳到處送人,想必當時朝中人手一份。甚至連大江對岸的孫權和張昭,都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曹丕快遞送來的這本限量版簽名本自傳,請他們雅正(以素書所著《典論》及詩賦餉孫權,又以紙寫一通與張昭)。
什麼手段都使上了,什麼手段都用完了。建安二十一年(二一六年),曹操晉爵魏王。王太子一位,依舊空缺。

曹丕實在沒轍了。走投無路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智力之高超,就連曹操都要讓他三分。也正是這個人,最近幾年每天下班以後都準時回家,關上大門謝絕一切社交活動,為兒女結親也都找一些地位平常的人,避免結交高門大族,再加上很少出謀劃策,儼然已經成了朝中的隱士,淡出人們的注意範圍很久了。

這個人就是賈詡。

賈詡,是曹魏的重要謀士。謀士的最高境界,是「算無遺策」,一輩子沒有失算過,比算命先生還靈。曹操這麼聰明,也被火燒赤壁,一敗塗地;諸葛亮這麼聰明,也曾經六出祁山,勞而無功。三國時期能夠當得起「算無遺策」四個字的人,也許就只有賈詡了。

曹丕登門拜訪賈詡,沒說什麼廢話,開門見山:請問怎麼做才能贏?賈詡回答:「願將軍恢崇德度,躬素士之業,朝夕孜孜,不違子道。如此而已。」什麼意思呢?就是請你腳踏實地,認真做事,孝順父母,盡好做一個兒子的本分。沒別的了。這不是廢話嘛?

其實賈詡說的這番話,表現出他的智謀之術已經臻於化境了。他的表面意思普普通通,毫無驚人之語,實際上是在點醒曹丕:你別搞陰謀詭計了。在這個奪嫡之爭的白熱化時節,在奇謀譎詐縱橫往復的關節點上,誰能夠表現出一種誠懇、樸實的清新之風,才是獲勝的正道。因為作為最終評審的曹操,他本人就是用計的老祖宗,一切妙計譎策在他面前都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你看楊修,給曹植出的那些計策,不都被曹操戳穿了嗎?導致曹操對曹植的印象分大減,這就是一個失敗的例子。你索性反其道而行之,以德服人,說不定反而能奏奇效。
 

重劍無鋒,大謀似誠,這才是謀士的最高境界。

那這麼高深的道理,這麼隱晦的計謀,曹丕能領會嗎?如果說曹植繼承了曹操的絕世文才和浪漫氣質,那麼曹丕就繼承了曹操的政治權謀和實用主義。所以曹丕完全心領神會。

機會很快就來了。曹操要出征,曹丕和曹植送行。三軍將士整裝待發,曹植興致高昂,在大軍面前發表即興演講,出口成章,贏得一片掌聲與喝彩。這時候,在旁邊久久不語、情緒低落的曹丕終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眼眶裏打轉許久的淚水奪眶而出。曾經威嚴而不可一世的父親,如今已經老了,微微佝僂的軀體、斑白的兩鬢和眼角的皺紋,都在提醒著他:這位帝國最有權勢的人,也不過是個普通的老人而已。然而征戰在即,我身為兒子卻無法替父親分憂。相會不久,又當遠離,臨別涕零,但願這次父親仍能戰無不勝,像往常一樣平安歸來!

曹丕哭到動情處,拜倒於地。三軍踟躕,眾人欷歔,孤雲為之徘徊,天地為之久低昂。曹操望著哭拜馬前的兒子,心中也不禁悲不自勝,情動於衷。看來曹植雖然文采出眾,到底不如曹丕誠懇踏實啊。曹操心中的天平終於開始向另一側傾斜。而哭拜於地的曹丕,在淚眼朦朧中抬眼偷看父親的神情,心裏面樂開了一朵花:曹植啊,比文采,也許我遜你一籌;論演技,影帝這個稱號我要定了。

太子爭奪戰終於要接近尾聲了。為曹操傾斜的天平最終加上決定性砝碼的有兩個人:一是賈詡,二是曹植。曹操把賈詡找來,問他:你看曹丕和曹植,誰適合當太子?說完,等賈詡回答。但是賈詡沒吭聲。曹操一看,賈詡就好像神遊外太空,置若罔聞。
曹操有點不高興:「喂喂,問你呢,怎麼不回答?」
賈詡「啊」的一聲,如夢方醒,忙不迭地道歉:「不好意思,我剛才在想別的事情,沒反應過來。」
曹操問:「想什麼?」
賈詡一臉歉意:「我在想袁紹、劉表父子的事情。」(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也)
前面講過了,東漢末年的大軍閥袁紹和劉表都因為寵愛少子,最後搞得國破家亡。曹操對這個事情再熟悉不過了,現在被賈詡一點破,忍不住渾身打了個激靈。

關鍵時刻,曹植又犯事兒了。
在奪嫡期間,和緊鑼密鼓積極行動的曹丕不一樣,曹植反而是任性而為、飲酒不節,經常喝到酩酊大醉。這一天,可能是又喝醉了,曹植縱馬驅車出司馬門。
司馬門是王宮裏面禁衛最森嚴的一道門,光把守這道門的禁軍將領就有八個人之多。按照漢朝的制度,除了天子本人以外,任何人都只能徒步進出司馬門,就算你是太子也不能例外。現在曹植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司馬門飆車!而且還是酒駕!曹操拍案震怒。他首先立刻處死了掌管宮室車馬的公車令。對於太子的人選,他的內心終於不再有半點猶豫。建安二十二年(二一七年),曹操冊立曹丕為魏王太子。

太子之爭,終於塵埃落定。(本文選自第十五講,陳若雲 整理)
 
 
作者︰秦濤
江蘇常州人,少好文史,小學二年級通讀《三國演義》及《新華字典》,至今引以為傲。現就讀於西南政法大學法律史專業,為博士研究生。主要學術論文有《蜀漢法制考略》、《名法之治三題:正統、思想與世家》等,另在報刊發表歷史散文多篇。2012年起擔任央視《法律講堂》主講人,口才便給,每自以為「說的比唱的好聽」。作品有《權謀至尊司馬懿》、《聊公案》、《黑白曹操》、《歷史上的不倒翁》等。
 
出版:遠流出版(2014年4月)
 
書名: 黑白曹操 
 
   
 
目錄:
 
第一講 亂世頑童
因緣際會,成了宦官之家的寵兒
讀書,不走尋常路
游俠,勇敢者的遊戲
第二講 黨錮之禍
在名人面前,你不過是個人名
象牙塔外,是流血的仕途
直搗黃龍,給天子寫信
第三講 站隊入仕
失敗,也可以是一種成功
通緝犯和綁架終結者
亂世之奸雄,鑒定完畢
孝廉的背後,是金錢和權力
第四講 棒殺權貴
司馬防軟硬不吃
給我打,打死他
當官,講究的是自我包裝
三起三落,這才剛開始
第五講 三起三落
反貪,流的是清官的血
避無可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我曹操又回來了
第六講 真假捉放曹
史上第一餿主意
滅門慘案的三個版本
遲到一千八百年的真相
一刀兩斷,開始新的生命
第七講 徐州復仇記
同床異夢不如分道揚鑣
屠刀下的結仇與復仇
失誤成就了對手,逼反了隊友
第八講 挾天子
啃骨頭的落魄皇帝
挾天子,搶的其實並不是天子
避免低級錯誤,不給對手以機會
第九講 衣帶詔
傀儡皇帝的絕地反擊
排除定時炸彈再動手
斬盡殺絕,決不給對手留後路
第十講 官渡鬥法
為了天下,好友反目成仇
關羽叛逃事件
官渡之戰的「鬼手」
鬥智鬥勇,勝敗絕非偶然
玩轉法律的玄機
第十一講 孔融之死
孔融其人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哪怕是個文人
殺知識分子,是個技術活兒
以理殺人,殺人的最高境界
第十二講 名法之治.
「法律一本通」創造奇蹟
「割髮代首」背後的秘密
掃除歷史垃圾,輕裝上陣
第十三講 求才三令
恐怖的二十四孝
不仁不孝?我看就是人才
招聘也可以是行為藝術
第十四講 諸子奪嫡
曹操離婚的那點事兒
天才薄命,普通人才有機會
曹丕PK曹植
第十五講 塵埃落定
聰明人面前,無謀勝有謀
曹植的秘密
楊修之死
第十六講 身後謎團
寧患絕症,絕不受人擺布
曹操墓位置揭秘
曹操的七十二張面孔
後記
附錄:本書大事記
 

延伸閱讀

2021「女性創業沙龍」線上講座 六位創業成功女性分享

2021-08-27

當年創業連老師都不看好 如今她的公司已是「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Q2獲利創新高、H1毛利率逾35%!

2021-07-26

「VTuber」浪潮襲來! 大學生創業、開直播 盼把台灣推向世界

2021-07-13

4次創業,年營收都破億!從小業務變身CEO⋯黃千芬:別人不敢做的,就是機會

2020-06-15

不只病患方便、連醫生都驚豔!她如何和北醫結盟,把「醫病數據」變黃金?

2020-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