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蘋果、三星後的第一人 雷軍

蘋果、三星後的第一人 雷軍
身為手機狂,雷軍親自參與小米機的設計與研發。

賴筱凡、林宏文

話題人物

雷軍微博

943期

2015-01-14 12:29

七年前中年失業,以為世界遺棄了他,但是,他有夢,包包裡背著十幾支手機,在四十一歲那年,創立小米,他勤奮,一天工作十六小時、一周工作七天,他敢夢,立下未來五年要超越蘋果,成為手機龍頭,小米成立四年,去年營收七四三億元人民幣,比宏達電還多一倍;僅次於蘋果、三星,成為全球第三大手機品牌,公司最新估值一.三五兆元新台幣,身價直逼馬雲; 他是小米創辦人——雷軍!

一月十三日上午九點十分,久違的陽光灑滿街頭,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一樓會議室裡噪動著,帶著「給台灣年輕人鼓勵」的介紹詞下,小米科技創辦人兼董事長雷軍登場了。

難得旋風式訪台二十四小時,就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想與其闢室密談,都不得其門而入。但是,起身飛回北京前的二十分鐘,面對台下爆滿的台灣年輕人,雷軍選擇了這個講題:夢想。

「不被恥笑的夢想,就不算夢想。」雷軍講得斬釘截鐵,因為四年前草創小米時,沒人相信有一天,小米能夠爭霸中國,甚至成為全球第三大智慧型手機品牌。雷軍被恥笑,如同今天,他已是與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蘋果資深副總裁塞維爾(Bruce Sewell)平起平坐,他的夢想依舊被塞維爾給嘲笑了,「因為我說,小米的目標是要在未來五到十年內,做到全球智慧型手機的老大!」

手機、耳機、電視機上盒、網路路由器……,這些趨於成熟化、低價化甚至紅海化的科技產品,不知葬送了多少英雄好漢,更讓許多企業打退堂鼓!五年前,一個四十一歲的中年失意科技人,卻在這片高科技焦土戰場撒下一把種子,如今的他,竟把這些種子孕育成總估值推向四五○億美元(約一.三五兆元新台幣)的黑馬企業,他是雷軍。

一月四日,星期天早上,一則由雷軍發布在個人微博的訊息,再次震驚了全球。小米科技在二○一四年的銷售成績單是六一一二萬支手機,稅前營收為七四三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三七一五億元),對比宏達電的全年合併營收為一八七九億元,讓世人驚覺,一匹手機界的黑馬竟奔馳地如此之快。

早在去年第三季,市調機構IDC的統計數據便顯示,小米科技以驚人的銷量達一七三○萬支,擠下聯想,成為全球第三大智慧型手機品牌,換算全球市占率為五.三%,僅次於三星與蘋果。

數據一出,不只業界譁然,也讓小米科技正在進行的第五輪融資,有了衝高作價的機會。果不其然,十二月二十日,答案揭曉,在新加坡主權基金GIC的領投下,小米科技的公司估值衝上了四五○億美元,是老牌手機廠索尼(SONY)的二倍,更是台灣宏達電目前市值的十一倍。

儘管小米科技的估值仍遠不及中國傳統網路大腕「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可是,根據參與這次融資的創投人士透露,「原本投資者願意再投資小米的資金多達二十億美元,可是雷軍只要十億美元。」直接反映出投資人對小米的狂熱。


萌芽 兩年修完四年課  保持對自信的飢餓感,每天早上七點到校


去年十月,根據《胡潤富豪榜》統計,雷軍身價達四五○億元人民幣,在中國富豪排名第八,然而,十二月小米最新一輪募資後,估值衝上四五○億美元,雷軍身價勢必水漲船高,甚至可望超越馬雲,成為中國新首富,暴衝速度之快,連馬雲都咋舌,在他的微博上這麼寫:「阿里巴巴二○一三年平均日繳稅收二千萬元人民幣,才三歲的小米可以日繳一一五○萬元。」

今日的雷軍笑著,被媒體簇擁著,被投資人捧著,但誰又能想到,七年前,他也曾是一個「中年失業」、失去舞台的人?

出身中國湖北教師家庭的雷軍,學生時期成績優異。就讀武漢大學計算機系(等於台灣的資工系),入學的第一個晚上,他就到自習室讀書,每天早上七點就到學校,因為這樣才能坐在最好的位置聽課。

中午休息時間,當多數人在吃飯、午睡中度過,雷軍卻把那段時間用來讀書。他用這樣的毅力,在兩年內修完了四年的課程,而且還拿到獎學金。

問起求學時期,他為何如此拚了命地活著?出身於教師家庭,即使稱不上富裕,卻也苦不到哪去,但雷軍咬緊牙地用力念書,他說,「因為我對自己沒有自信,想找到自信,唯有透過努力念書。」

「我當時想利用上大學,來證明我是優秀的。所以,我特別害怕落後,怕一旦落後,我就追不上了,我不是一個善於在逆境中生存的人。」雷軍是好學生,無庸置疑,但他也絕非天才。所以雷軍堅信,努力就能取得好成績、成為好學生,相對地,他比誰都害怕失敗。

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都屬於天才型性格,血液裡流著一股傲氣,他們認為,比起坐在教室裡、受教條馴服,他們的內心世界更遼闊。

但雷軍不是這樣的人,他很早就認知到這點,「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絕不是我雷軍這樣的凡夫俗子靠勤奮就能得到的,但我仍然有一點點不死心。」

雷軍認真、努力,因為害怕失敗,所以想盡辦法不能失敗。「我會先把事情想得非常透徹,目的是不讓自己陷入逆境,我是會先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再出發的人。」雷軍說。

擁有如此性格的雷軍,卻遇上給了他夢想開端的一本書,那是一本描述一九八○年代美國電腦業崛起的書,內容寫的是那些關於比爾.蓋茲與賈伯斯的過去如何創業、兩人又是如何彼此競爭。

回想起這段往事時,雷軍曾這麼形容:「那是八○年代的一本書,印得很粗糙,翻譯也與今天不太一樣,但看得我激動到不行。」那本書就是《矽谷之火》,而讓他深深著迷的那個人,就是賈伯斯。

 

談 創業

▲站在颱風口,豬也能飛起來。
▲創業是一種人生態度,就是要不斷挑戰自我的極限!
▲兩人合夥,相對容易,三人及以上,一定要有明確牽頭人,否則是一場災難。
▲人若無名便可專心練劍,不必要的會盡量不參加,認認真真做事。

 

雷軍


磨練 金山蹲點十六年  一天工作十六小時,換來「勞工模範」之稱


賈伯斯從輟學到賣出第一批五十台的蘋果電腦,這些情節深刻地烙印在他心裡。「看完書後的我,內心激動極了,激動了幾個晚上都睡不著,只能在武漢大學的操場裡走了一圈又一圈,久久不能平靜。」雷軍激動地說,即便這個故事他已經講了幾百遍、千遍。

「後來我就立志要做一個偉大的人,確定了人生的目標,希望做與眾不同的事,成就自我。」雷軍開始穿梭在武漢電子一條街,偶爾寫寫程式、打工,他開始做夢,「我想寫一套軟體,讓全世界的每台電腦都可以用,我想創辦一家全世界最強的軟體公司。」那是《矽谷之火》教他的,如果有夢,又何妨一試。

當時,雷軍與好友王全國一起開發一款加密軟體,花了不過兩周的時間就完成,還署名為「黃玫瑰小組」,靈感來自於當時很有名的電影《神祕的黃玫瑰》。有了這次經驗,很快地,王全國提出了創業的想法,雷軍答應了,以紅、藍、綠三原色為名,公司就叫「三色」。

好景不常的是,創業不到一年,三色就支撐不下去,有時連吃飯的錢都沒有,現實一點一滴蠶食了他們的創業熱情,最後雷軍選擇退出三色。

創業失敗,讓雷軍正視現實,所以,大學一畢業後,他進入當時中國少數、老牌的軟體公司金山軟件,成了第六號員工。

那一年,雷軍不過二十三歲,他帶著二十幾名工程師,在北京成立金山分公司。

金山時期的雷軍,工作起來像是要把命拚了一樣,早上八點進辦公室,寫程式到半夜一、兩點,隔天一早又是八點進辦公室,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每周工作七天,沒有周末、假日,雷軍卻不以為苦。

儘管金山身為中國老牌的軟體公司,但微軟在全世界的壯大,並沒有給金山崛起的機會。就拿雷軍進入金山的代表作「盤谷組件」為例,做的是Windows系統上的文字處理軟體,雷軍前後花了三年開發,好不容易推到市場上,原本以為最少可以賣出五千套,卻只賣了兩千套。

那次的挫敗,就像是要把雷軍「滅頂」般,金山員工原本有兩百多人,走到只剩下二十人,開發期間投入的兩百多萬元人民幣,也全部付諸流水,差點連員工的薪水都付不出來。

這個打擊對雷軍來說,太大了!愧對於金山董事長求伯君的信任、愧對於同事的支持,愧疚感差點壓垮了他,雷軍遞出辭呈。只是,求伯君沒有接受,放了他六個月的長假,讓他去好好思考一下。

這六個月,雷軍反覆思考,到底「盤古組件」的問題出在哪裡?最後他得到了答案,技術不是問題,關鍵出在他們不夠認識市場,不懂得怎麼行銷、賣產品。因為他們不知如何讓消費者將手上的軟體換成「盤古組件」,他們沒有意識到微軟Office的步步滲透,最後他們失去了中國文字處理軟體的半壁江山,這就是雷軍找到的答案。

重新回到金山的雷軍,下定決心,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他知道,不是埋頭寫出一套牢不可破的軟體就是好,更要懂得市場、和消費者溝通。

這成了後來雷軍成功極重要的基礎觀念,他開始規定,金山的員工一年必須到賣場去站櫃枱三天,從研發到行銷人員都一樣。這項規定讓不少工程師反彈,還寫信向雷軍抗議,但他始終堅持,因為「盤古組件」的挫敗讓他學到一件事:做公司需要的,而不是做自己想要的。就連後來創辦小米,也延續了這項規定,雷軍要求工程師每天最少必須花十五分鐘、最多一小時來瀏覽網路論壇,直接傾聽消費者的聲音。

二○○○年後,靠著聯想的注資,金山重新改組,由雷軍出任總經理,後來遇上電腦單機版遊戲的大紅,加上英語詞彙軟體「金山詞霸」的成功,在在都成為○七年金山成功在香港掛牌上市的根基。

雷軍在金山工作十六年,他的賣命是中國軟體業界有目共睹的,所以人家稱他為「中國IT勞模」,意思是「中國科技業的勞工模範」,畢竟他一天工作十六小時,如此持續了十六年,就連要離開金山的那天,他都待到了深夜。

○七年十月九日,經過雷軍長達八年的努力,金山終於在香港掛牌上市,面對得來不易的甜美果實,兩個月後,雷軍卻「因為健康因素」辭職。在記者會上,站在媒體面前,雷軍以深深一鞠躬向大家道別;站在員工面前,雷軍足足鞠躬了三次,才讓員工接受了他要離去的事實。那一刻,雷軍像是鬆了一口氣般,「我終於把債還完了。」

但緊接著而來的龐大失落感,正等著衝擊雷軍。「那半年,沒有一家媒體想要採訪我;沒有一個業內的會議邀請我去參加。我有的是時間,但沒人記得我。我似乎被整個世界遺忘了,冷酷而現實。」

從金山離開後,好長一段時間,雷軍不開車、也不請司機。即使天氣很冷,自己一個人站在街上攔計程車,是常有的事。「那個階段,我放棄了事業後,變得一無所有,除了錢。」

「勞模」這樣的字眼套在雷軍身上,剩下的意義,只有諷刺。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工作,他相信人因夢想而偉大,他堅持努力一定會成功,他是如此用力地活著;但十六年後,金山掛牌上市,市值遠不及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有些人說,「那是他沒站在風口上。」

 

談 成功&夢想

▲做任何事情要順勢而為,不要強求,不要蠻幹。順了,自然就成了。
▲成功是不可複製的,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一定會成功。
▲人因夢想而偉大,只要我有這麼一個夢想,我就此生無憾。
▲不要祈禱生活的舒適,要祈禱自己變得更加堅強。
▲我把別人用來睡覺的時間拿來完成工作了,我很快樂。

 

雷軍

努力了八年,雷軍終於讓金山掛牌上市(上圖);兩個月後卻以健康為由辭職。記者會上,雷軍深深鞠躬,留下無限感慨(下圖)。(圖片來源:雷軍微博)

 

雷軍

(圖片來源:CFP)

 

高峰轉天使投資人

▲點擊圖片放大

 

雷軍

禁不住內心對創業的渴望,雷軍找來共同創辦人,人手一碗小米粥,準備大幹一票!(資料來源:小米提供)

 

雷軍

▲點擊圖片放大

 

沉潛 中年失業  他一無所有,只除了「錢」……


中年失去舞台的雷軍,失意的程度是你我難以想像,即使他在給金山員工的公開信上,平實地寫著:「十六年的春去秋來,我和大家一起書寫了金山輝煌的歷史,雄心不改,壯志猶在。」

可是,那股不甘心的情緒,在雷軍的心中漾開,「我不服氣,為什麼?要是我沒努力,我也認了,但是我覺得我非常努力;要是運氣不夠好,二十多年,這麼多機會,一個都沒撈著。」憤恨不平的情緒,在他心裡翻攪著,離開金山的心理創傷,遠超乎想像。

有關他的離職原因,外界諸多揣測,但從他的心境,不難揣測離開金山,不是出於自願。

沒了工作,雷軍成了天使投資人,幾乎是投什麼、賺什麼。他入股號稱「中國ZARA」的服裝品牌凡客誠品,估值上看十億美元,他投資以中國Google為目標的優視科技(UCWeb),後來賣給馬雲,也賺了不少錢。

天使投資人的生活,對雷軍來說,收入豐厚,卻無法滿足於想要打造一家一流企業的雄心。○七年,正好是蘋果iPhone問世的年代,所有人都為智慧型手機而驚歎,雷軍也不例外,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與他合作過的供應商私下透露,當時雷軍的背包裡一打開,就是好幾十支手機,每支手機的特性,他都能說上大半天,也不嫌煩。

iPhone 4上市後,雷軍更是逢人就推薦iPhone有多好用,講完之後,還會從背包裡拿出一支全新、未拆封的iPhone 4送人,足見雷軍多麼地熱愛手機。據傳,他甚至曾找上諾基亞的主管,與他討論了幾十項功能,希望能導入諾基亞手機,對方卻輕易地就打發了他。

那兩年,雷軍偶有垂頭喪氣之時,偶有力圖振作之時,多半是談到手機功能,眼中才放射出光芒。後來雷軍的金山老同事、也是小米創辦人之一的黎萬強鼓勵他創業,雷軍認真想了想,「柳傳志四十歲創辦聯想,任正非四十三歲創立華為,我四十歲重新開始,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個念頭在雷軍的心底不斷發酵,緊張的情緒拉扯著他,就像小時候隔天要考試,連晚上睡覺都會驚醒。「我問自己,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的夢想?我的一生就這樣了嗎?」醒來後,雷軍決定:再試一次!

正是帶著這股氣,雷軍創業了,還回頭找黎萬強一起,雷軍只說他想創業,黎萬強就明白,他想做的是手機,一支讓所有消費者都認為是最棒的手機。

當時,不論是蘋果iPhone或Android手機,由於部分功能無法滿足所有消費者,應運而生出各式各樣的手機破解程式「越獄」、「刷機」。以iPhone為例,由於是封閉式作業系統,許多軟體到了iPhone就無法使用、不相容,因此,工程師便著手自行改寫程式,讓想用的軟體安裝在iPhone上使用。

雷軍看到了這層需求,如果一支手機的作業系統無法滿足所有消費者,代表著中間就存在機會。於是,一○年雷軍創辦了小米,第一件事卻是要黎萬強帶著工程師一起開發軟體,他們要給消費者一款最強大、所有消費者都會想要的軟體,也就是後來的MIUI(小米科技開發的Android行動作業系統)。

 

雷軍

為了證明小米機品質絕非山寨機能比得上,雷軍不惜在媒體面前三砸手機。(圖片來源:雷軍微博)


再起 創業永不嫌晚  包包背著數十支手機,說得一口手機經

 

小米員工

小米設立之初,就決定要把員工變成粉絲,把用戶變成朋友,因為唯有做出有愛的產品,消費者才會以愛回報。(圖片來源:小米提供)


由於小米創辦之初,資源不多,雷軍給黎萬強的任務很清楚,「就是不花一塊錢,把MIUI的用戶做到一百萬人。」沒有資源的奧援下,黎萬強能做的,就是把MIUI放到網路論壇上,免費提供給用戶使用,希望用戶回饋意見給小米,這樣的做法,很快地獲得了廣大的回響。

小米內部主管解釋,「這就是互聯網(台灣指網路)的威力,在以前的時代是辦不到的。」

軟體免費使用的思惟,起源於中國,「因為中國人當時生活水平不高,不喜歡花錢買軟體,買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因此盜版猖獗。」從金山時期就在雷軍麾下工作的獵豹副總裁陳勇形容,那時金山辦公室裡頭的橫幅就寫著,「讓全中國的電腦都用金山的軟體」,軟體就是一家公司的生命根源,如果軟體免費送你不要錢,那是要革軟體公司的命。

陳勇就舉了個例子,早些年,金山的軟體在中國一套要賣兩百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一千元),「可是,美國人的軟體一套才賣五十美元(約新台幣一五○○元)。」雷軍仔細分析了中國與美國的消費水準,發現這樣的售價根本行不通,因為美國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是中國的好幾倍,美國才賣五十美元,中國怎麼會有人付兩百元人民幣買軟體?

後來,雷軍就推出一套要價只有二十八元人民幣的軟體,引發內部大反彈,卻在通路商獲得廣大回響,才說服了內部團隊。

互聯網時代就更不一樣,MIUI靠著免費使用的方式,累積了大量用戶評價,反而成為小米修正產品的重要利基點,還成了MIUI的免費廣告。所以,一一年小米機才剛問世,MIUI就已擁有五十萬用戶,扎下小米科技的立足點。

成立小米前,雷軍幾經深思熟慮,他想過所有手機廠的獲利模式,歸結出互聯網時代的特色,形塑出小米的重要七字口訣:「專注、極致、口碑、快」。

所以,小米內部沒有別的關鍵績效考核(KPI),客戶評價就是唯一的KPI;小米的速度要比誰都快。舉例來說,蘋果與三星的軟體內容一年才改版二次,但是小米為了回應消費者需求,一年改版五十次,幾乎是周周改。最後,為了求快,小米不走傳統通路,直接在網路上賣。

外界看雷軍,很多人說他狂妄、說他抄襲賈伯斯,還稱他為「雷伯斯」。雷軍深深不以為然,《今周刊》在一一年成為台灣首家專訪他的媒體時,正巧遇上賈伯斯因病逝世,那時的雷軍心中百味雜陳,仍這麼告訴我們:「我生存的意義,就是在等著他掛掉!」

雷軍崇拜賈伯斯,卻期待自己能夠超越賈伯斯。因此,前些年,每每有媒體質疑他,說小米機只是在模仿iPhone時,雷軍總會嚴詞反駁,「小米走的是和iPhone完全相反的路,iPhone極簡,小米走集大成路線,力求支持各種功能。」

那時山寨機在中國的銷售還有些力道,總會有人抨擊,認為小米機賣得那麼便宜,品質肯定有問題,每次媒體問到這,雷軍總會激動地在記者面前摔手機,兩次、三次地摔,就為了證明小米機的品質。

從金山到小米,雷軍也有莫大的改變。他脫掉了西裝、襯衫,此後現身總是深色T恤、牛仔褲與帆布鞋;為了擺脫過去埋頭寫程式的苦悶日子,他在小米內部舉辦大、小運動賽事,打造出快樂的公司,因為工作快樂、不會累,員工才會更加投入。

 

談 經營

▲小米只有一個目標:就是米粉覺得小米手機好,值!
▲最好的產品,就是最好的行銷。
▲什麼是網路思惟的經營?專注、極致、口碑、快!

 

小米

▲點擊圖片放大


登頂 中國下一位首富  撕掉「雷伯斯」標籤,他要做自己


這樣的氛圍,在旁人看來,其實深受鼓舞。「他是一個很沒有架子的老闆。」這些年和雷軍時常有互動的供應商說,即使認識多年,雷軍從未和他在外吃過奢侈的大餐。雷軍親自到小米手機代工廠英華達參訪時,總是腳步很快地走在前頭,連陪同的人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對於執行的細節,雷軍也總是風火雷行地迅速拍板,「我們固定與小米談的合作,就是兩個小時,很快地談透。」身為小米生態體系的第一家子公司加一聯創董事長謝冠宏很有感,因為在他創業前,雷軍一度想延攬他進小米,成為共同創辦人。

可是,面對核心思惟的探討,雷軍卻又可以花大把時間,坐下來與你辯論到底。謝冠宏就透露,雷軍鼓勵他創業,當時為了加一聯創的業務目標,他與雷軍激烈地辯論了三天三夜。「他希望我們只要做一個足以媲美蘋果的耳機,但價格賣四十九元(人民幣)就好。可是,我的想法是,如果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能只有『媲美蘋果』。」謝冠宏說,後來雷軍被他說服,才有了今日的小米活塞耳機。

如今,雷軍再次攀上人生巔峰,甚至依舊維持每天工作十六小時的習慣,但他沒想到,就像他接受《富比世》雜誌專訪時說:「我犯了一個錯,我以為小米就是一家價值一百億美元的公司,這些年努力就為了打造一百億美元的公司,可是,它其實價值一千億美元。」雷軍的話很直白,他低估了小米的價值,所以過去的努力是為了打造百億美元的公司,如今小米要挑戰千億美元的價值,他必須更努力才行。

儘管外界對於小米的獲利能力多所質疑,但真正看過小米財報、實際參與小米募資的創投業者直言,光看小米繳稅的額度直逼阿里巴巴,便可知小米的獲利絕對超乎外界想像,「過去五輪募資,很多人犯了錯,以為小米賣低價的產品就不賺錢,看了財報發現自己錯了,才在下一輪募資投進來,但也有人看了財報後,怎麼也不相信。」

即使近期小米因專利問題在印度市場踢到鐵板,但熟悉小米內部的業內人士倒很樂觀,「隨著小米規模擴大,透過收購與投資的方式,擴大專利保護傘。以小米的資金實力,把聯發科買下來都不是問題。」

七年的時間很短,雷軍從離開金山、失業,到再次創業,成就小米;七年的時間很長,長到足以讓小米顛覆了手機產業的生態,足以讓三星、蘋果的霸業受到威脅,足以讓雷軍從黯然下台,翻身成為中國新首富的明日之星。或許,就像雷軍最喜歡說的那句口頭禪,小米就是站對了風口,因為站在風口上,連豬都會飛!

 

談 投資&創新
▲「成王敗寇」這樣的觀點,是阻礙創新的因素。
▲創新為什麼這麼少,因為我們社會缺少包容失敗的氛圍。
▲你不可能對某一項投資有100%的把握,有80%的把握就可以做了。

 

雷軍

我的存在就是等著賈伯斯掛掉2011年,《今周刊》首次獨家專訪雷軍,他曾這麼說,遭外界批狂妄,但他只是比別人更敢夢。(攝影/陳永錚)

 

雷軍

小米快速躥起,連《富比世》雜誌也將雷軍選為年度財經人物。

延伸閱讀

中年失業再出發 雷軍身價直逼馬雲

2015-01-15

抓住行動網路 雷軍:一定要站在浪頭上!

2013-09-12

小米科技雷軍 撂倒華為、宏達電的關鍵

2012-07-19

雷軍的小米機搶吃台灣「米粉」

2013-05-02

「中國賈伯斯」 雷軍的叛逆人生三部曲

201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