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七年級白領為何瘋東協?

台灣七年級白領為何瘋東協?

鄧麗萍、洪依婷

個人成長

攝影/林育緯

992期

2015-12-24 15:32

一條湄公河,連結了東南亞多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如今,它已不再是外配、外勞的來源地,也不僅是台灣年輕人下南洋端盤子的等號。一群來自台大、政大、清大等知名學府的七年級生,紛紛離開台灣的舒適圈,選擇在這裡上班!《今周刊》採訪團隊飛越一萬公里,深入東南亞四大城市,追蹤這些年輕人的海外奮鬥經歷。他們,領年薪百萬、跨文化經驗、累積資歷、尋找賺錢機會……。出走的理由很多種,但最大的共通性是,離家3000公里,已成為台灣年輕人的職場新選項。

在這片湄公河流經的廣袤地域,包括泰國、越南和緬甸,以及南方的馬來西亞,我們遇見許多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畢業的七年級生,其中有台大財金所、清大科管所、政大企管系……。

 

這些年輕人來自國內知名學府,有著亮眼學歷,卻沒有留在新竹科學園區、台北市信義區的金融中心,也沒有待在熟悉的家鄉安居樂業,反而選擇遠赴二、三千公里外的東南亞國家,在陌生的地方從頭拚搏。

 

他們,不是到東南亞端盤子的服務生,也不是拓展餐飲連鎖店的小老闆;他們都是高學歷的優秀白領,有人甚至為了到東南亞工作,不惜貸款到當地念書,以取得在地求職的競爭優勢。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些優秀的年輕人選擇離鄉背井,遠赴異地上班?

 

東協

越南胡志明市的街頭,飄揚著東協十國旗幟,來自四面八方的年輕人,都到東協工作或創業,台灣也沒有缺席。

 

東協

▲點擊圖片放大

 

第1站 泰國.曼谷 鋼鐵廠業務 姚俊吉 賺經驗「外派最好趁年輕」

 
從台北飛行二千五百公里,我們來到了曼谷。入夜時分,這座國際觀光城市在燈火璀璨下,閃閃生輝,看在姚俊吉眼中,生機盎然。他在一年多以前落腳,成了外派到泰國的台灣幹部。

 

「我喜歡外派工作,可賺比較多錢,還能賺到海外生活經驗。」三十一歲的姚俊吉,畢業於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這是他第三份工作。

 

身為台灣一家鋼鐵貿易公司駐泰國的業務,加上外派加給等福利,姚俊吉年薪超過台幣百萬元,相較於台灣同業約六十萬至八十萬元的年薪,在異鄉打拚的報償是以倍數計。

 

除了曼谷之外,姚俊吉所屬的公司在印尼雅加達、新加坡、越南胡志明市也有辦事處。「如果讓我選,我的首選還是曼谷。」姚俊吉認為,新加坡生活水平比較高,會影響到存錢計畫;曼谷物價相對便宜,並且是國際化的都市。

 

東協外派

姚俊吉.31歲,外派1年3個月

外派工作可以賺比較多錢,還能豐富人生。

 

東協服務業需求 是去年的三.八倍

 
在曼谷生活了一年三個月,姚俊吉自言沒有太多適應上的問題。「泰國人都很善良,唯一不友善的,大概只有計程車司機,他們會繞路或亂喊價。」他打趣說,即使不會講泰語,在曼谷還是可以過得很好,就連路邊賣炸雞的小販,也會講上幾句英文。

 

即使平常工作以英文和中文為主,但姚俊吉仍把握講泰語的機會。「語言能帶來親切感。姑且不論你講得好不好,至少別人覺得你很有誠意。」

 

根據一○四資訊科技的調查顯示,過去海外職缺需求最強勁的,通常是電子業、一般製造業及批發零售業,但今年整合行銷、客服助理等未特別歸類的「一般服務業」卻異軍突起,甚至擠下批發零售業。由此可見,過去台灣認為東協是世界工廠,如今大家把東協當成內需市場看待,服務業從業人員的需求是去年的三.八倍。

 

業務,正是台灣企業開拓東南亞市場的先鋒。採訪這天,姚俊吉早上六點就出門,拜訪曼谷市區以外的客戶。出差一趟,車程兩個多小時,加上塞車,常要忙到晚上六、七點才回到曼谷。

 

正因如此,姚俊吉認為,外派最好趁年輕,原因是「你比較有體力,適應能力也比較好。」同期外派的四名同事之中,姚俊吉年紀最小,年輕、沒有家累,對於外派的顧慮沒那麼多,也更容易融入當地生活。相反的,其他年紀較大的台灣同事,單單飲食就無法適應泰國的酸辣食物。姚俊吉說,台灣同事們每天都想找台菜或中國餐廳,但在曼谷,中國餐廳還容易找,台灣餐廳卻極少見。

 

離家千里,他最想念的台灣食物是五十嵐的茶飲,但問他有想家嗎?姚俊吉聳聳肩,搖頭。
 

東協外派

姚俊吉假日會下廚,煮家鄉菜解饞,也能做出道地的泰式美食。

 

建築設計師 林勝曼 赴泰念書工作「進可攻、退可守」

 
相較之下,同樣在曼谷上班、二十七歲的林勝曼,顯得感性許多。雖然在曼谷待了三年,發展也很順遂,但回想這段心路歷程,她不禁喟嘆:「如果可以,誰會想要離家呢?」

 

離家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

 

「當初選擇泰國,就算最後沒有成功,回去一樣進可攻、退可守。」為了在泰國求職而鋪路,林勝 曼背了百萬元學貸,毅然到泰國念碩士,選了系上最嚴格的論文指導教授,卻也是班上第三個、只花兩年就畢業的研究生。

 

長她四歲的哥哥,曾罹患血癌。「我更要努力讓父母的生活過得好一點,有所依靠。」在泰國排名第一的朱拉隆功大學取得建築碩士之後,林順曼如願在泰國最有名景觀設計公司P Landscape找到工作,年薪近百萬元。

 

東協外派

林順曼.27歲,曼谷讀書+工作經驗共3年

背學貸離鄉,為的是更好的發展空間。

 

華人背景加持 搞定中國客戶需求

 
事實上,林勝曼及其他台灣七年級生選擇離家、到東南亞上班,折射出的真相是台灣長期積弱不振的經濟,給不起年輕人一個可以擘畫的未來。

 

生長於台北的林勝曼 不禁感嘆說:「身為土生土長的台北人,長大後被迫離開家鄉,原因是買不起房子。想到房價,就很厭惡,因而不想待在建設公司,覺得自己好像幫凶。」回想起當初離開台灣建設公司的理由,她忍不住訕笑自己年少熱血。

 

更反骨的是,她選擇了到泰國念碩士和工作。近年來,泰國的建築師事務所湧來許多中國客戶,正好能讓中、英文俱佳的林勝曼發揮所長。

 

「我們公司講求品質,若設計未臻完善,寧可重做。但中國客戶的案子都很急,只求做出來就好。」她說,「我的華人文化背景,能理解中國客戶的反應,也能理解公司對品質的堅持。」語言優勢與認真的工作態度,讓主管一再向人事部提議要幫她加薪。

 

語言文化隔閡 深入交流仍有困難

 
工作上如魚得水,生活上也算適應,唯有生病這件事,讓她較難掌握。有一次,她因支氣管炎、發燒到四十度,醫生要她住院。「住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以前我看急診,都要媽媽陪!」百般無奈,又怕家人擔心,事後才輕描淡寫告訴媽媽說:「啊,上個月生病了,不過已經好了。」

 

「我的泰語沒有很好,泰國同事會跟你開開玩笑、打嘴炮,可是真的要深入交流,語言還是沒有辦法。」至於台灣朋友,大半是台商二代,「他們多半在家裡的公司工作,也不會有跨國職場的壓力問題。」言語間,透露著人在他鄉的孤單。

 

畢業迄今,林勝曼努力在異鄉打拚,存錢、還學貸,雖然未來不可知,但她仍選擇繼續在曼谷待下來。
 

第2站 越南.胡志明市 科技管理專才 王佑鑫 捨竹科南進「快速累積資歷」


離開曼谷之後,我們來到曾有「東方小巴黎」之稱的越南最大城市──胡志明市。這裡是東南亞最多台商聚集之地,也是台幹外派的大宗。

 

三十三歲的王佑鑫,清華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畢業,當同學們多半進入新竹科學園區上班,他卻決心要找外派工作。「我曾經為了考研究所而大學延畢一年,加上當兵,想要追趕失去的時間,透過外派來快速累積資歷。」

 

東協外派

王佑鑫.33歲,外派逾6年

現在越來越堅信,當初選擇出來是對的。

 

自學越南語 與同事拉近距離

 
退伍後,王佑鑫應徵上台灣及越南市占率第二大的凱撒衛浴,成為儲備幹部。在台北受訓三個月之後就到越南,一待就六年多,現在已經升為越南總營業處經理,年薪大約一百一十萬元,公司每年提供五張來回機票、返台假三十九天。

 

「在台灣生活得好好的,跑去那邊(胡志明市)幹什麼?」來自高雄單親家庭,王佑鑫的媽媽和妹妹剛開始聽到他要到越南上班,不免擔心。直到家人從他臉書上的照片發現,胡志明市「跟台灣差不多」,而且看他發展得還不錯,才慢慢接受他的選擇。

 

剛開始,王佑鑫負責進出口貿易和國外採購,兩年後轉到營業處,開拓越南市場。「最大差別在於以前講英文,現在都要講越南語。」他說,以前貿易部下屬僅四名,現在七十多名,管理人數增加二十倍。

 

來到距離胡志明市逾半小時車程的凱撒衛浴營業處,只見王佑鑫忙於交辦工作給越南同事。「越南人做事節奏慢,很重禮儀,即使認為不可行,嘴上不說,後來也沒做出來。」他有時會納悶,明明三、五分鐘就可以做完事情,為何拖拖拉拉?後來他決定調整心態,順利和越南同事磨合。

 

六年多下來,王佑鑫的越南語講得相當好。「現在反而是中文退步了,因為不常用,有些中文字會一時想不起來。」當初面試王佑鑫的凱撒衛浴副總經理陳威志指出,「我們工廠不配翻譯,所以每位台灣員工都要強迫自學越南語。」
 

東協外派

王佑鑫(右一)用流利的越南語和員工講解產品特色,積極開拓本地市場。

 

落地生根 在當地娶妻生子


對王佑鑫來說,胡志明市最難適應的是交通。以前他在台灣會暈車,但來越南之後,出公務都必須搭車,很多地方看似很近,但開車就要花上半小時。「幾年下來,暈車好像變好了。」 

 

剛開始來到越南,王佑鑫也會很想家。回想外派胡志明市之後的第一次返台,他記憶猶新:「去到胡志明新山一國際機場,領到登機證那一刻,想到要搭飛機回家了,心裡非常感動。」

 

「一開始還有點徬徨,但是現在越來越堅信,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兩年前,王佑鑫娶了越南籍妻子,目前已經有了六個月大的兒子,算是在越南落地生根了。

 

第3站 緬甸.仰光 財金高材生 黃子耘 經營泡麵工廠 沒水沒電當練兵


 從胡志明市飛往仰光,時間彷彿凝固了二十年。

 

「如果說,越南是二十年前的中國,緬甸則是二十年前的越南。」當同學都在倫敦、新加坡、香港、上海等國際金融中心上班,台大財金所畢業的黃子耘,卻選擇到緬甸披荊斬棘,走上一條迥然不同的路。

 

東協外派

黃子耘.29歲,外派2年

吃苦當吃補,找回台商前輩的拚勁。

 

打造自有品牌 要克服交通、物流的不便

 
現年二十九歲的黃子耘直言,「台灣真的沒什麼搞頭了。」在海外,他遇見很多和他一樣遠走他鄉的台灣年輕人,大家都有同樣感覺:不要留在台灣。「你要留在台灣可以,但你的公司一定要拓展其他海外市場。」黃子耘認為,就算是再有利基的產品,倘若只押單一市場,尤其是中國,很容易被取代。

 

來緬甸之前,黃子耘曾在租賃公司中租迪和當過兩年業務,原本他業績名列前茅、發展順利,兩年前卻被緬甸台商打動:「人生再也沒有機會,能夠回到什麼都沒有的環境(緬甸)。」於是決定到仰光協助台商創設泡麵工廠。

 

如今,同學都笑稱他是「征緬大將軍」,黃子耘卻感嘆,相較於台商前輩「一卡皮箱走天涯」的拚勁,他說,「我們這一代,從小到大生活不虞匱乏,會失去那種打拚的意志力。」回想兩年前,他剛到緬甸,工廠沒有電、熱得要死,洗澡用地下水,沒有網路,非常克難,「比當兵還慘!」他說。

 

但兩年來,黃子耘從無到有,開發了泡麵自有品牌,主攻內需市場,期許成為緬甸的「康師傅」品牌。

 

「緬甸最缺中階幹部。」緬甸曾鎖國六十年,教育水平落差大,他曾面試一名應徵會計的大學畢業生,連基本的借貸平衡都不會。黃子耘的工作包山包海,從財務、會計、原料進口、行銷到管理等,「就連公司網站也是我做的。」

 

想要打造自有品牌、做內銷,就要克服交通、物流上的不便。他曾為了辦活動到仰光以外的縣市,客運就搭了十七個小時,「 這是在台灣無法想像的。」 

 

「滾石不生苔,我覺得人生還是要多一點累積。」雖然目前吃人頭路,但黃子耘抱著既是「練兵」,也是「練心」的態度,有一天,他也想自己創業開公司。

 

只是每一回,從仰光機場回到工廠,車子走小路,路況很爛,晃啊晃啊,老提醒他,又回到緬甸了。會堅持下去嗎?「希望。話都不敢講太滿,因為這是很考驗人的地方。」言談間,依然展現七年級生面向世界的雄心壯志。 
 

第4站 馬來西亞.吉隆坡 留美碩士 徐芳雅 外派當跳板 五年內拚創業 

 
十一月下旬,最後一站,我們來到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東協峰會在毗鄰雙子星塔的世貿中心舉行,美國的歐巴馬、中國的李克強、印度的穆迪,以及東協十國領袖都聚集於此,正式宣告東協共同體(AEC)的成立。從政治領袖、商人到年輕白領,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這塊六億人口的市場。

 

早在一年前,活潑外向的徐芳雅,就已帶著大同電鍋,從台灣飄洋過海而來。這不是她第一次離家,念書時,她曾在美國住了六年多。

 

七十四年次的徐芳雅,目前擔任微星科技派駐吉隆坡的行銷部經理。一年多以前,從美國研究所畢業的她,應徵上微星科技的海外儲備幹部;一心想要派駐中東的徐芳雅,第一次得知被分派到吉隆坡工作時,「心裡是在滴淚的。」她不好意思地大笑。

 

她坦言,以前對東南亞的刻板印象就是「很落後」,因此很羨慕同事被分派到埃及、中東等地,覺得很酷。當時,她沒到過東南亞,更沒去過馬來西亞,有點擔心;反而父母很鼓勵她到海外發展,「他們希望我去看東西方不同的文化。」

 

東協外派

徐芳雅.30歲,外派1年

先來做功課, 以後就有我們的市場。

 

修跨國市場學分 朝百萬年薪邁進

 
剛來時,徐芳雅坦言,前三個月都十分不習慣,因為台灣人比較重感情,而馬來西亞卻不是如此,「在這裡,不是搏感情就能做成生意。」此外,她也感受到馬來西亞同事對外來者,有一種莫名的防衛心,下意識地拉開了無形的距離。不僅是同事,就連客戶端也一樣,「我好像是敵人,很難找到可以講話的人。」

 

剛出社會的徐芳雅,外派資歷還不到一年,月薪四萬多元,但公司提供住宿和汽車,還許諾未來的成長性,將能讓她達到年薪百萬元的目標。只不過,薪資以馬幣支付,今年來馬幣重貶逾二成,也讓徐芳雅叫苦連天。除了醫療問題之外,劇烈的匯率波動風險,也成了東南亞工作必須考量的變數。

 

儘管如此,徐芳雅卻開始對東南亞改觀。「東南亞國家的發展潛力大、成長快速,超乎我們的想像。」她認為,台灣是很棒的地方,但如果東南亞有更多的選擇、更好的機會,年輕人也應該把握。

 

「我們為何不先來這裡做功課?說不定,以後這塊土地就有我們的市場,能夠分到一塊餅。」轉念一想,眼前的磨練,都成為徐芳雅未來創業的資本。「我希望三十五歲能創業。」說時,徐芳雅眼睛發亮。未來五年,她將繼續在海外工作,累積跨國市場的經驗,朝夢想前進。

 

從泰國、越南、緬甸到馬來西亞,越來越多台灣年輕人選擇勇敢闖蕩東協,出社會不久,就獲得年薪百萬的機會,站在比同輩視角更寬廣的位置。

 

隨著二○一五年底,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成立,金流、物流、人流,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於此。未來具有潛力的工作機會,就在距離台北三至四小時航程的東南亞,而你,是不是東協需要的人才?

延伸閱讀

外派當跳板 7年級白領:拚5年創業

2015-12-24

迎接東協商機 女性也要去

2015-12-24

東協就業具「三力」 贏在起跑點

2015-12-24

勇闖東協逐夢

2015-12-24

台灣7年級生搶進東協 領百萬年薪拼資歷

2015-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