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面對「別人」問不完的問題

驚點語錄-冒牌生

個人成長

2016-07-04 09:46

「別人」總有問不完的問題,因為社會的價值觀就是如此。而總有一群「別人」總會依照這樣的標準攀比。然後社會影響了人,人又反過來影響社會。以至世上太多太多的你決定為「別人」而活。

致好朋友——自己

你有一個好朋友叫「自己」。
小時候「自己」是最重要的,喜歡做什麼就會去做。
你跟「自己」約好,長大後一定要變成「自己」想變成的人。可是長大後,你遇見一個新朋友叫做「別人」。

「別人」似乎比較受歡迎,說得都對。
「別人」問你在哪裡上學?考了第幾名?
「別人」想知道你就讀的學校是普通的還是名校?
「別人」問你的成績是好還是不好?
「別人」不會問你喜歡讀書嗎?也不會問你對哪方面感興趣?
「別人」是這個社會最普遍的價值觀。

總之,「別人」總有問不完的問題,因為社會的價值觀就是如此。
再過不久,「別人」會問:「讀那間大學(研究所)呢?什麼科系?」
如果你說:「臺成清交、國外名校,學管理,學金融理財。」「別人」便嘖嘖稱讚。

但若你回答:「某某科大。」「別人」則會微笑點頭,給你一點鼓勵或者安慰的眼神。

可是,「別人」不會問你「喜歡你的科系嗎?從學校學到了什麼?」
「別人」是這個社會最普遍的價值觀。
出社會以後,「別人」還是有問不完的問題。

「別人」的問題變成了「在哪裡工作?薪水多少?」「別人」聽完你的答案後會在心底掂量,進而選擇炫耀、艷羨或是抿嘴微笑。

可是「別人」不會問你:「喜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未來的生涯規劃是什麼?」
「別人」就是這個社會最普遍的價值觀。

當你年近三十,再遇見「別人」時。

「別人」會問:「結婚了嗎?找到對象了嗎?」「他家裡是幹什麼的?」「他哪裡畢業的?」「學歷怎樣?」「薪水如何?」「有房有車嗎?」……
「別人」不會問:「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對你好不好?」
「別人」就是這個社會最普遍的價值觀。

總之,別人」總有問不完的問題,因為社會的價值觀就是如此。
而總有一群「別人」總會依照這樣的標準攀比。然後社會影響了人,人又反過來影響社會。以至世上太多太多的你決定為「別人」而活。

有時候,你不由得問自己,你在做的事情,是否真心為了自己,是不是你內心的渴望,還是為了面子,為了自尊?甚至為了「別人」的面子,又或者「別人」的自尊?

做自己是最難的一件事,許多人總是為了討好「別人」打腫臉充胖子,心裡累了一輩子,靈魂不快樂一輩子。

有的人把「自己」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不再讓「別人」傷害。有的人把「自己」弄丟了,卻再也找不回來。有的人替「自己」戴上面具,最後連「自己」都認不得。

慢慢的在那些為「別人」而活的日子中,你學著溫柔、妥協、堅強、冷靜、成熟,變得能夠微笑的包容「別人」。

因為透過那些包容,你想起了那個好久不見的好朋友 ——「自己」,那個試圖抵住甚至拋開社會普遍價值壓力的「自己」。

分手以後還可不可以是朋友?

了解自己還有「去愛」另一個人的能力,再承認自己「愛過」吧。

我收過數百封失戀朋友的來信,除了充斥著低落的情緒外,這些信的內容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希望分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聯繫。講白一點,大部分的人,都希望分手以後還可以做朋友。

曾經有位讀者告訴我,他跟女友交往了一年半,一個月前分手了,女生說:「不是不愛了,只是覺得累了,也覺得彼此不適合。」分手後就與男生漸行漸遠,但男生仍然放不下,不曉得該在心裡痛苦地繼續愛她,還是該恨她的狠心。
他寫信問我:「分手之後有沒有可能繼續當朋友?」

有一句話這麼說,離開一個地方,風景就不再屬於你;承認一段感情的結束,接受不再相愛的事實,比我們想像中的困難太多,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智慧選擇放手讓自己自由。愛情無法勉強,試圖去挽留一顆已經離開的心,就別再說是愛情不肯放過你,是你不肯放過自己。

要如何學著放手,坦然面對愛情的結束呢?

首先,應該先釐清「失去」和「去愛」的概念是不一樣的,不必把兩件事綁在一起。失去一段愛情,不代表你沒有能力找到下一份感情。了解自己還有「去愛」另一個人的能力,再承認自己「愛過」吧。認清曾經愛過不代表依然「相愛」這個事實,接下來才有可能坦然放手,尋找下一個幸福來敲門的機會。

至於分手以後可不可以當朋友?當然可以,但絕對不是馬上就能做到的事。畢竟彼此費過心思在一起,如果分開後不用冷靜一段時間,釐清那些紛擾,怎麼對得起曾經付出過的那顆心。

曾經有對朋友愛情長跑十年,他們是班對,從十七歲開始談戀愛,二十二歲那一年討論結婚,雙方決定先工作存點錢再說;後來男孩出國進修,希望女孩等他回國。他們通過遠距離的考驗,出社會的改變,但一等再等,等到男生真的學成歸國,事業略有小成,存了一筆錢以後,女孩還是沒有等到自己想要的──一個家庭。

最後兩人協議分手,女孩身旁很多朋友都認為,男孩對不起她,讓她等了十年,卻還不給名份,實在太過分,浪費了女孩最寶貴的十年青春。但女孩不這麼認為,從十七歲就開始的愛情到了二十七歲依然刻骨銘心,可是整個過程沒有誰對不起誰,真的要說,只是因為彼此對未來有著不同的追求。

他們分手以後還是朋友,平常也有聯絡。

兩年後,女孩找到了新的對象要結婚了。男孩收到女孩寄來的喜帖卻沒有前往祝賀。就因為是朋友,所以他考慮到對方的感受更勝過自己,怕老情人的身份敏感,怕太多的關心只會干擾對方未來的生活,於是他決定不出席,僅以一個大紅包表示心意。

不是每一段感情用盡全力就能永遠在一起,可是沒有關係,就算分開了,至少搞清楚了什麼是我們不想要的。「分手後還是朋友」,這句愛情經典語錄,就讓它存在於放手之後吧。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你來,我熱情相擁。你走,我坦然放手。

把你的痛苦打個分數

記錄煩惱,發洩煩惱,跟信任的人分享自己難為情的經驗,
本身就是一種療癒。

「冒牌生,有件事讓我好痛苦,不知道該跟誰說,只好跟你分享……」
自從開始在網路上回答網友問題後,總有人寫信跟我分享他的心情點滴。
這些問題的數量非常多,我無法每一位都一一回覆,而我也發現每個人的問題雖然時空背景都不一樣,卻又能找到許多類似的地方,好比說……

「我明明付出了,他卻……」
「我很忍耐,可是他總是……」
「又不是我的錯,我只是要一個回應!」
從這些問題可以看出,人們總是不安的,總是被誤解,或者認為自己滿腹委屈,想找人說說心裡話。而更多人選擇悶在心裡,最後累積太多壓力,無法靜下心來檢視自己的整體狀態,結果在不知不覺中做出誤判。

那些過度累積的工作或者雜事,總會讓人陷入不安或不滿的情緒,再加上事情尚未解決,心情焦慮不安,無法抒發的困擾逐漸累積後就會惡性循環,讓人陷入「這樣做不行,那樣做也不行,似乎已經沒有任何解決辦法」的思考模式,進而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一步。

我小時候在國外讀書時也有過這種焦慮的心情,總會跟同學們鬧彆扭,認為這些老外不懂我的想法,覺得跟周遭的每一個人都格格不入。

那陣子我過得很不快樂,唯一的華人朋友,每週六都得聽我訴苦,長達半年之久。

直到有一次,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必須振作起來。於是找了國際學生部的輔導老師溝通,她建議我把心情寫成日記,舒緩自己的不安。事隔幾週後再翻閱,會發現許多問題遠沒有自己想像中來得複雜。

而後來,那本日記簿成了我如今創作的素材(笑)。

許多問題,當你願意寫下來分享時,其實就已經開始好轉;記錄煩惱,發洩煩惱,跟信任的人分享自己難為情的經驗,本身就是一種療癒。

現在,每當看到那些網友給我的信,我都抱著鼓勵的心情,即使我無法一一回答,但對這些網友來說,試著將問題寫下來的過程,就能幫助釐清問題、檢視心情。而在過了一段時間後,有些人則會寫信告訴我說,事情過了之後再重新檢視,心情已經平復許多。

時間是一帖苦口良藥,它會讓我們在苦澀中發現什麼東西是重要的,什麼就讓它隨風而去。

我們常忽略人生不是在追尋非黑即白的解答,它其實有更多種可能,而不是只有兩種選項的選擇題,它更像是沒有標準答案的申論題。通常,想法太過極端的人,只會把自己推向更痛苦的深淵。

建議如果真的陷入那種沒有未來、人生絕望的思考模式時,試著用打分數的辦法來重新思考,讓自己稍微喘一口氣吧。

像我會把自己遇過最痛苦的事一一評分,以一百分為滿分一一計算比較,比如:情人劈腿、事業受挫、離鄉背井……各占我人生中多少痛苦指數。
扛不住負面情緒的時候,不如試著把現在所遭遇的挫折與過去相比,最痛最苦的時候已經過了,就會覺得「這次也沒那麼難熬!」進而幫助自己增加克服困難的信心,走出逆境。

這個辦法也許不適用每個人,也無法實際解決問題,但或許可以讓你脫離痛苦的情緒,遇到困難時不妨一試。

痛苦不可能馬上消失,沮喪的心情也一樣,但可以透過不斷調整,用不一樣的角度,客觀的整理與檢視心中的負累。
 
(本文選自全書,周政池整理)

作者︰冒牌生

本名楊立澔,青年作家,出了4本書,攻占各大排行榜,粉絲團人氣累積直達70萬人,曾獲《數位時代》個人粉絲團冠軍,不定時到各大企業、校園演講,即使面對家人好友不時潑冷水,也決心堅持寫下去,是個克服重重訕笑與困難的夢想者。

出版:時報出版

書名:成年禮:給不再是孩子,卻還不是大人的你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8255
 

延伸閱讀

2020年投資「發大財」嗎? 求穩不求多

2020-01-10

遭減薪20%!熊貓外送員暴怒 號召1/16全台罷工

2020-01-12

奈米夜明珠「照亮」腫瘤 偵測肝癌大突破

2020-02-05

失眠》原來睡前運動、洗熱水澡反而會睡不著?腦神經內科醫師打破4大助眠迷思!

2020-02-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