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人生打掉重練 用自己的方式說故事

陳彥廷

個人成長

1049/1050期

2017-01-26 11:06

二○一四年八月,紅遍兩岸的演藝圈金童柯震東穿著囚衣、在北京拘留所內面對鏡頭,聲淚俱下地道歉。大麻事件讓他從雲端跌落,消失在銀光幕前。兩年後,電影《再見瓦城》在國內外影展大放異彩,男主角柯震東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重新在演藝圈大放光芒。

對二十出頭的柯震東而言,這番浴火重生何其沉重、深刻。

在拘留所內的十幾天,柯震東首次嘗到失去的滋味,他每天都告訴自己,「只要撐過去,我的人生不會比這天更痛苦了。」

但他錯了,當他從北京回到台灣家中,才發現心理上的痛苦更甚於此,每天從報導看到排山倒海攻擊自己和家人的言論,於是他變得不敢與外界接觸,「如果要出門,我會穿帽T……,那時候很怕所有人的眼睛。」

學會謙卑,讓生活回歸到正軌

更難受的是,柯震東看到父母對他失望、為他流下眼淚,意識到自己「讓這麼多人失望、讓家人丟臉」,他努力向父母表達,不是他們的教育方式錯誤,「是我自己克制力的問題,是我自己不夠聰明或愚蠢造成的。」他體悟親情的可貴,決心不碰任何毒品,不讓家人再受傷。

柯震東的經紀人柴智屏回憶,兩人針對大麻事件深談了一次,她追問他事發時的心理狀態,柯震東告訴她,「我其實對自己沒有自信。」這種沒自信源於成功來得太輕易,他以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大」來偽裝自己,久而久之變得囂張,「越囂張,摔倒了全身就會越痛。」柯震東反省道。

柴智屏勸柯震東,「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柯震東下定決心,接下來自己要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謙卑。

於是,他轉換心態,把大麻事件看成上天給他的一個禮物,逼自己上網瀏覽一則則批評他的留言,思考罵得是否有理,同時逐漸能以平常心看待,讓生活與心態回歸正軌。

接著,《再見瓦城》猶如一場及時雨,助柯震東返璞歸真、找回自我。

在大麻事件前,《再見瓦城》的導演趙德胤就曾考慮找柯震東合作其他電影,後來不了了之;大麻事件卻讓柯震東工作幾乎歸零,有充足的時間,反倒能接下《再見瓦城》片約,重新開啟嶄新人生。

觀看電影,思考鏡頭後的意義

家境優渥的柯震東,在電影前置訓練期間,看見另一個世界。導演趙德胤把他丟到緬、泰前置訓練一年,當他在泰國工廠日復一日做著既粗重又毫無成就感的工作,深切體驗絕望與無力感,卻看到那麼多勞工努力拚搏著,沒有任何抱怨,「從那一刻起,我覺得應該要開始往知足這條道路上走。」

趙德胤還逼著柯震東看電影,開出的片單多到平均一天必須看四部,許多是柯震東過去不太看的藝術片。

柯震東從起初的不知所云、想睡,到開始思考每個鏡頭背後的意義,他學著抽離自己的情緒、享受著進入電影中的情緒。

與此同時,他也將自己從大麻事件抽離,藉由看電影、演電影,將人生打掉重練,重新設計。

經過《再見瓦城》的洗禮,柯震東對電影有了不同的期待和想像。過去剛踏入演藝圈,他是抱著「我一定要成為下一個劉德華」的心態在拍戲,總想讓最帥氣的形象呈現在大銀幕。但現在他不想成為任何人、不再計較帥氣與否,他想嘗試各種角色,「就算演變態暴露狂都好!」

然而柯震東的野心還不止於此,更長遠的規畫,他還想當導演。當電影越看越多,腦中累積了不少故事、敘事手法,或拍攝鏡頭的靈感,他說,「如果未來有機會,當然希望用我自己的方式,讓別人來幫助我,我自己把故事說出來。」

經歷了一回人生磨難後,看來,此番他是認真地重新擁抱電影。


柯震東
本名:柯家凱
出生:1991年
現職:群星瑞智經紀公司藝人
學歷:台北市東山高中畢業,就讀大學中
作品:電影《再見瓦城》、《小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家庭:未婚,與父母、一位哥哥同住

重新找回自我
要完全了解什麼叫知足是不太可能,
但我覺得,應該開始往知足這條道路上走。

延伸閱讀

嗆朱立倫發廢文 陳其邁:要選總統的人這樣「毋湯」

2019-01-07

黑天鵝——「中華民國ROC」的品牌轉移價值

2019-02-20

紫藤花 浪漫性格 打造仙境花海

2019-04-02

不以科學為基礎

2019-05-22

編輯推薦